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Super Psycho Love

祝师弟 @林木木LinM 十八周岁胯热!

一个ABOpa的出胜肉,好久不见的粗暴流,非常粗暴非常粗暴非常粗暴。

绿谷出久x爆豪胜己    


你最好永远不要把那该死的骄傲、暴躁、狂妄褪去。

 

*

 

这是ABO的世界,人群被划分为三类——各方面优秀异常的Alpha,不论如何都表现平平的Beta,剩下的就是处于弱势的Omega。

 

但凡事总有意外,这世上仍存在备受轻视的Alpha以及骄狂强势的Omega。

 

 

发情期的Omega所散发的信息素正处于超标的状态,那种诱发情欲的滋味像是夜色里最为撩人的带刺玫瑰正盛开在月色下。红到刺眼的花瓣,扎手的绿藤,却仍撑着高傲的姿态。

 

满教室的人群都被那过于浓烈的滋味所围裹,其中不乏强势的Alpha。他们的喉头微微发干,忍不住作出吞咽动作,Alpha们不约而同地偷偷扫视着周围,想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Omega在满堂的Alpha面前散发信息素。

 

但当那一双双眼睛锁定了目标后,却又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

 

爆豪胜己一手搭在椅子后背,一脚高抬半抵着书桌。他确实受到了发情期的影响,总觉得身子有些使不上劲,但他不会在那一群正舔着嘴唇的Alpha面前退后一步。他习惯性的“哈”了一声,上挑的眼角一如往常的狠厉。

 

爆豪胜己猛踢了一下桌子脚,整个桌子都“嘭”的一声摇动。他咧开嘴,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眼眸里的神情变得深邃而挑衅。分明是带笑的脸颊,却愣是让人觉得危险。

 

“他妈的,再敢看我一眼,就揍死你们。”爆豪胜己暴躁地说完才伸出手指拉了拉白色衬衫翻领下的领带,喉头被勒住的滋味让他觉得十分难受,待到这个动作做完他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补了一句,“垃圾Alpha。”

 

这短短的一句话像一颗尖锐石子投到了看似平静的湖面,搅动了层层波澜。被刺到自尊心的alpha们顿时炸开了锅,像讨伐似的齐齐将眼神又全部聚集到了爆豪胜己身上。

 

爆豪胜己仍是短短的“哈”了一声,然后他眯着眼一手握拳狠狠砸向了桌面。本来完好的桌面顿时被打的凹进去了一个小坑,十足的力量面前没人再敢说话,场面一时恢复了寂静。

 

“老子没有针对谁,反正在我眼里都是垃圾。”爆豪胜己懒洋洋的说道,他又环视了四周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埋头缩在座位上的人。他终于慢悠悠地站起身,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到了龟缩在那的家伙旁边。

 

“哈!我说错了,”爆豪胜己一把拽起了对方的衣领,将那家伙整个人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最垃圾的Alpha明明在这啊。”

 

绿谷出久垂着头,不想直视对方,语气里还带着一点微弱的反驳与恳求:“小胜……别这样……”

 

“臭久。”爆豪胜己将脸凑过去,伏到了对方的耳旁恶作剧般的低声说,“哈,不这样?那我们今天换点别的。”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强行拖着衣领拽出了教室。教室里的人默契的避开了绿谷出久求救的信号,又有些活久见的感慨。

 

总而言之,绿谷出久一个大写的Alpha被爆豪胜己这个Omega日常欺负,却没人觉得这不对。不过,爆豪胜己这是要做什么呢?

 

——就在刚刚那一刹那,Omega的信息素似乎又浓郁了一些。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拖到了无人的音乐教室,进门前他还细心的反锁了门锁。

 

信息素在不断的浓郁,这是情欲快要到达巅峰的预兆。爆豪胜己一手拉拽着对方的领带迫使对方跟随自己,一边寻了钢琴前的四角软凳坐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烫,身体里的细胞像是突然兴奋了起来,活跃着又不停沸腾着。理智的弦在不断的收拉,他其实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只是对上对方无辜的眼神,全身就像是突然被按下了开关。

 

他愤怒地朝着绿谷出久踢了一脚,又狠又准。对方一时没有防备,冷不丁的被这一下袭击到,不由得摔倒了下来。

 

绿谷出久正双手撑地准备起身,抬起头时正见坐在四角软凳上的爆豪胜己俯下了身子。白色的衬衫扣子早已解到了露出精致锁骨的程度,对方小麦色的肌肤透着健康与迷人的魅力。

 

爆豪的眼神里满是戏谑与压抑着的情欲,他伸出手捏了一把绿谷出久的脸颊,又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哈,臭久。别用这样的眼神看老子,他妈的恶心死了。”

 

绿谷出久深吸了一口气,窜入鼻腔里的是对方浓重的香甜信息素,像在一点点腐蚀他的全身。他瞪大了眼,看着越凑越近的属于爆豪的英俊脸颊,紧张的心脏不停跳动,“噗通噗通”的声响让他整个人都僵硬着,看起来像是一座维持着抬头姿势的雕像。

 

他充耳不闻,假装不明白对方所说的“这样的眼神”,但下一秒他听到对方沙哑又讽刺的嗓音响了起来。

 

爆豪胜己一手抓住对方的头发,冷峻的眉眼里满是打趣与不屑,他冷哼道:“凭你也敢喜欢老子?废物。”

 

绿谷出久的瞳孔微缩,脑袋却昏昏沉沉,头发被对方抓在手里又感受到一点说不出口的疼痛。

 

 

说起来他和爆豪胜己是竹马竹马,是互相陪伴对方最久的人。虽然他至今不明白,为什么爆豪胜己总是看轻他总是欺负他。

 

但任凭对方一贯的骄傲与狂暴,他仍是无法抑制地被那目空一切的高傲神情所深深吸引,那眼眸里所带有的碰不得也无法消磨的狂妄像是一根针狠狠扎在心尖上却又不敢拔出来。

 

“小胜……”绿谷出久低声喃喃道。鼻尖上几点淡淡的雀斑,随着他不安的皱鼻动作而更鲜活了起来,看在对方的眼里竟有些可爱。

 

爆豪胜己烦躁的推了一把对方瘦弱的肩膀,又闭上眼不甘的深呼了一口气。他睁开眼时却意外瞟见对方已然抬头的下半身。

 

“呵。你倒是厉害……”爆豪胜己冷笑了一声,挑起眉讽刺道,“这样也能硬。”

 

绿谷出久慌忙用手遮挡了起来,脸上窘迫的不行。他猛摇着头,心底却明白这是事实,所以咬着嘴唇没有出声。但他心里却偷偷说:你喜欢的人在你面前散发了这样那样的信息素,谁能支撑得住?

 

爆豪胜己看他这副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天下千千万万个Alpha,怎么偏生他就只对这么一个Alpha硬呢?真是操蛋。

 

爆豪胜己压着体内的暴躁因子不耐烦地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嘴里说道:“臭久,过来!”

 

绿谷出久虽然不解他的动作,却仍是乖乖的过去了。只见对方一手解着裤子上的皮带,一手拉下了裤链,动作快速而流畅。

 

 “今天算便宜你了,臭久。”


“你果然爱老子到不行。废物。”
   

 

*

 

我就喜欢看你以不可一世的姿态被我压倒在身下。

 

 -END-


某木点文想看这样那样的出胜,没法反驳寿星,随她了随她了。虽然根本没写出ABO的重点【耸肩

发完生贺继续下潜【。

评论(15)
热度(273)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