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百日江波涛|周江】他们说01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16

感谢邀请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ABO

“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么理由使得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请说出来,或永远保持缄默。”[注3]

*

 

细长的高脚香槟杯层层垒叠,堆出了一个香槟塔。

 

夏日海边的阳光充足,照射在透明的玻璃杯上的光线使其显露出晶莹剔透的质感来。那璀璨明亮的通透感,就好像烈日抖落的碎芒,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同站在摆放香槟塔的长桌后面,两人之间的距离大约保持在10cm。这是一个微妙的距离,看起来似乎再贴近一点就是亲密范畴,可实际上两人之间毫无接触。

 

大约是恰到好处的疏远。

 

周泽楷穿了身黑色的西装,蓝黑色的领带规整的扎束在白色衬衫的翻领下,银灰色的领带夹扣夹在领带上。夏风里夹裹着咸咸的海水味,还有闷热的气息。周泽楷忍不住抬手解开了白衬衫袖口的小纽扣。

 

江波涛恰好捕捉到了对方的小动作,然后十分理解的安慰道:“周先生,再熬一熬,婚礼仪式很快就会结束了。”

 

周泽楷转过头,正见对方摆出礼貌的微笑,于是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似乎再无后话。只是顺势扫了一眼对方纯白色的西装外套,以及内里搭衬着的黑色衬衫。银灰色的领结扎带在他的衬衫领口,看起来英俊却不失柔和。

 

至于江波涛则是摸了摸鼻尖沉默了下来,很有自知之明的准备结束这还不到几个回合的对话。

 

却听对方又轻轻补了一句“你也是”。

 

江波涛讶异于这意料之外的关心, 又迅速调整了神情,于是眯起了眼,带笑回复:“谢谢呀。”

 

其他话还未来得及说,只见受邀而来的嘉宾都已入座,而主持婚礼仪式的男人拿着话筒开始了无趣的开场白。

 

“爱情是花,越开越美; 爱情是酒,越沉越香。下面有请两位新人共同为香槟塔注满香槟酒。”[注1]

 

主持人话刚落音,台下的人就很给面子的响起了鼓掌声。

 

江波涛早在心里记下了安排好的流程,但由于工作繁忙而没能提前走过场的周泽楷当然是一脸茫然。只能安静的看着江波涛抬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香槟,对方微笑着将瓶塞开启,那一下发出了“砰”的轻响声。

 

随之便是喷涌而出的香槟酒,江波涛则是偷偷对着周泽楷眨了下眼睛示意他动作。周泽楷猜疑着,小心的抬手握住了香槟瓶子。眼看着对方松了一口气,周泽楷才安下了心。

 

他们两人共同握住香槟的瓶身,然后高举起来将酒倒入透明的高脚杯。发白的泡沫不断地从杯底向上翻涌,金黄的酒液犹如瀑布一泻而下,注满了每一个形如郁金香的高脚杯。

 

直到香槟瓶子倒空,主持人才走过来送上了两个空的香槟杯,并且再度开口:“香槟酒是喜庆的象征,是幸福快乐的源泉,下面我们有请新郎周泽楷先生,新郎江波涛先生,为我们共同开启这幸福快乐的源泉,注满彼此的酒杯,为了将来,手腕手喝一杯。”[注2]

 

10cm在不断的缩短,江波涛仰头喝酒的时候,看到海边的白色海鸥恰好飞过天空,像没有退路的人只能往前走。酒水一饮而尽,睁开眼时正对上周泽楷细长的眼眸。

 

对方似乎闪躲了一下眼神。

 

江波涛笑了一下,没想太多。毕竟闪躲这个词怎么也不该出现在一个不惧标记的alpha身上。Alpha有千千万万个选择,可omega只能有一个。

 

今天他选择了周泽楷,日后便只能有周泽楷一个Alpha。

 

虽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

 

江波涛将白色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扔到了车后座。此时他正坐在周泽楷的私家车里,甚至感到些久违的拘谨。他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来回张望,又不安的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最后只是沉默着将安全带扣到了身前。

 

坐在一旁的周泽楷倒没将外套脱了,只是忍不住将领带拉松了一些。接着他将手机从裤袋子里拿了出来然后摆放到专门的手机架上,耳朵上别起了蓝牙耳机。

 

然后周泽楷双手操控方向盘,脚踩油门,稳稳的将车开动了起来。

 

窄小的空间里,沉默让人觉得发闷。江波涛只好望了望窗外,自顾自的发呆。此时已是深夜,天黑的不成样子,那轮弯月好像被乌云挡住了,只有零碎的几颗星。

 

他也没想到,这场仓促又匆忙的婚礼,竟然持续了那么久,他眼睁睁的看着悬在高空的太阳慢慢落下山头。虽然婚礼内容其实并没有很多,但额外的商业洽谈和圈内交际却持续不断。毕竟江氏家大业大,人脉广合作多,要应付周旋的人也不少。

 

虽然,江氏近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财政漏洞——此事甚至一度威胁到江氏的地位。但这不,周氏江氏两家成了亲家。周氏强大的财富底蕴恰好填补了这个漏洞,甚至让江氏不动声色的避过了一场大危机。

 

江家其实也付出了代价——损失了一个出色的生意人,但实际上不痛不痒,因为无论江波涛再怎么优秀出众,他都只是个omega,没机会成为江氏下一任的接班人。

 

甚至此事在不明内因的别家眼里自动解读为两家想互借对方攀上更多的合作机会,而他们也会因此有了更棒的合作对象。所以,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场合情合理的婚礼。

 

江波涛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只觉得闷热的夏夜都快让他冷透了。

 

但那突然发出的声响却打断了他所有的思绪,他回过神正见周泽楷点开了车内的音箱。周泽楷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圆润的短指甲看起来又干净又舒服,他沉默着换了几个台,最后将音乐定格在柔和的钢琴曲上。

 

江波涛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甚至搭话道:“周先生也喜欢钢琴曲吗?”

 

周泽楷似乎想了想,又说:“不怎么听音乐。但你喜欢。”

 

江波涛一愣,下意识道:“你调查我?”

 

周泽楷踩了个急刹车,咳了一声才继续冷淡的回道:“没有。”紧接着,他又补了一句:“婚礼上有人弹,你说好听。”

 

“对哦……”江波涛这才回过神,用手揉了揉头发讪笑道,“想太多,不好意思啦周先生。”

 

“没关系。”周泽楷说。

 

对话到了这里,又是简单的完结了。江波涛觉得有些奇怪,他往日擅长的交流对话,怎么到了周泽楷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盯着对方的侧脸看了几眼,那长而浓密的睫毛犹如夏日里带来凉风的小扇子,薄薄的唇瓣性感又有魅力,而那上挑的眼尾带着点锋利的棱角却又格外的好看。这么好看的脸,却偏生有冷如冰山的性子,让人忍不住想靠近却又害怕被拒绝。矛盾之下,竟想让对方多看自己几眼。

 

似乎被对方定定的眼神所困扰,周泽楷将车停在红灯前的停车线后,便转过头问他:“怎么?”

 

江波涛这才惊觉,杂志上说的第一完美alpha不是假的。至少这深邃的眼眸让人无法抗拒。

 

江波涛同时也觉得对方似乎没有报纸杂志上说的那么冷酷,又明白日后算是和对方绑定了,于是存了心想好好拉近点关系。当下说道:“我在想,我们既然已经是那个关系了。不如互相换个称呼?”

 

“比如?”

 

江波涛看他十分纠结的样子,好心解围:“不用太纠结,随意叫吧,你觉得怎样顺口都行。”

 

绿灯亮了起来,周泽楷于是慢悠悠的踩了油门,漫不经心的说:“波涛、阿江、小江、宝贝。”

 

江波涛被这声清晰的“宝贝”喊的发懵,又听对方性感的嗓音再度响起:“你选一个。”

 

江波涛想了想,不确定的尝试道:“就叫小江吧。”

 

“……好。”

 

江波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竟然从那一点点的迟疑里听出了遗憾。虽然说正常的夫夫关系是无所谓honey、宝贝之类的称呼,但他们才见第一面,断然是不能这样的。

 

还想继续再说点别的,却没想到这次周泽楷先发问了:“那你对我呢?”

 

江波涛愣了愣,联系之前的谈话,低头想了想,确定下来了回答。

 

“小周,你觉得好吗?”

 

“好。”

 

说完这个字,周泽楷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下,像笑,却又极度腼腆。这一下极为短暂,江波涛只是眨了一下眼,就发现对方的嘴唇又是微微抿起的模样。

 

钢琴曲恰好在这一下到了尾音,又低又沉的重音打击在心脏上。

 

江波涛心想,周泽楷真好看。

 

如果,他们有机会正常相识然后有一场循序渐进的恋爱该多好。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最先从别人的口中知道——“听说,你的婚礼对象是周泽楷呀”。

-TBC-

注1:证婚词百度的

注2:证婚词百度的

注3:牧师宣誓词百度的

以上【。

评论(37)
热度(34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