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百日江波涛|周江】他们说02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17

感谢邀请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但我说,你喜欢就好。

 

*

 

他们的婚礼在这座不知名的小海岛上举行,却不是为了浪漫。只是恰好,双方近期的行程安排路线折中,这座海岛是两人共同的中转站才因此确定了婚礼地点。婚期来的突然,婚礼准备的仓促,谁都没空去管更多的。像现在,能够顺利的结束已是万幸。

 

江波涛本以为婚礼结束后周泽楷会开车带他去附近的酒店随便过一夜,没想到是直接来到了这栋海边的独立别墅。他甚至一度怀疑周泽楷是记错了路,直到对方将匹配的钥匙插进锁孔,房门应声打开时,他才收起了心思。

 

周泽楷先于江波涛走进屋子,他似乎对这里也有些陌生,手指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开关。

 

天花板上的精致吊灯亮起,暖黄色的光晕开来,代替了刚刚的漆黑一片。江波涛眨了眨眼,眼前是周泽楷身材良好的背影,恍惚觉得不真实。

 

周泽楷低沉的声音让他回过了神,他说:“小江,进来,把门关了。”

 

江波涛这才连连点了点头,动作利索的跟进屋子,顺手关上了门。

 

江波涛跟在周泽楷身后,偷偷打量着这个新地方。白色的墙,黑色的沙发,透明的玻璃茶几,墙面上的圆盘钟“滴滴答答”的响。透过不远处那巨大的落地窗还可以看到夜晚的海边,静谧而温柔。

 

黑白色调为主的内部设计,给人的感觉就像这栋房子的主人一样冷淡又性感。

 

“周先……唔……”江波涛快说出口的周先生三个字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去,心底不免佩服周泽楷如此迅速的记下了“熟人”称呼,“小周,你常来这海岛吗?”

 

周泽楷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放到了沙发上,听到江波涛问话的时候他正努力扯下松垮的领带,“不常来。”

 

江波涛挑了下眉头,忍不住眯眼夸赞:“看来你的私人助理想的很周到,提前安排很好。”

 

“那就好。”周泽楷强调,“你喜欢就好。”

 

江波涛摸了摸鼻尖,心想这家伙似乎一点都不像外界传的那么不懂风情。若非他们才刚见面,他都快被这短短的语句撩拨了。当下不免胡乱担忧起,这家伙外面是否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情人。

 

周泽楷见他站那不说话,于是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将对方拉回了神。

 

“想什么?”周泽楷问他。

 

江波涛心说反正想的都是不能让你知道的——他已经计划好把这大A外面有关系的O全都扫除干净。虽然婚礼是半商业性质,但两人的关系是实打实的。江波涛又不是什么善人,怎么可能会把名义上的合法伴侣分享给别人。

 

这些想法,江波涛是不会让周泽楷知道的。万一对方不肯呢?那他也要这么做。

 

江波涛当下便扯了一个笑容,以尽量的冷静姿态打起了马虎眼:“我在想……这屋子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

 

“很饿吗?”

 

本来只是个借口,但真说到这,饥肠辘辘的感觉突然明显了起来。江波涛想了想,婚礼场上应付来应付去,也就喝了几口香槟酒,最多吃了一口小蛋糕,说饥饿是个顶个的真。于是一手摸了摸肚子,一边说道:“是呀,今天胡乱忙了一堆,也没来得及吃东西,饿得慌。”

 

周泽楷瞧了他一眼,想了想走到了厨房。江波涛仍然跟在他身后,也蛮奇怪的,到了这地方,他能放心跟着走的,能跟着走的也就只有周泽楷一个人了。

 

拉开冰箱门,只看到几包挂面和几个生鸡蛋还有一束小葱。

 

江波涛叹了口气,颇有些失望。不免感慨了一句:“小周,下次得和你助理说一声,冰箱里多放点吃的。不然晚上饿了,真是没地儿哭了呀。”

 

周泽楷抿了抿唇,认真的点了点头,保证道:“会记得。”然后他将冰箱里仅有的挂面、生鸡蛋和小葱拿了出来,还问了句:“下面好吗?”

 

“小周竟然会厨房里的事呀……”江波涛愣愣道,又转眼一想,“有的吃就不错了,我很知足的呀。”

 

周泽楷又腼腆的笑了一下,然后卷起了白衬衫的袖子,大有露一手的意思。

 

*

 

煎的金黄的荷包蛋,上面撒了细碎的绿色小葱,白色的清汤挂面冒着热气,香而不腻。

 

江波涛愈发觉得饥饿了一点,他舔了舔唇,忍不住吞咽了几口。

 

周泽楷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那垂涎的模样,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递给他一双筷子,关心道:“很烫,慢点吃。”

 

“知道了,小周。”江波涛用筷子卷起一口面,呼气吹了几下,然后眯眼笑,“但我想快点知道你的手艺呀。”

 

大约是被这句话所讨好,周泽楷一手托着腮一边侧着头看对方,也不阻止对方大口大口吞咽的架势。

 

一旁的江波涛是真的饿极了,何况周泽楷的手艺超出了他的预期,令他十分满意。当下把他的馋虫全都勾了出来,也懒得管形象之类的小事。

 

周泽楷眼见着对方被热腾腾的气熏的冒汗,细碎的发黏在额前,黑色的发丝和白皙的肤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为了呼气而鼓起的脸颊看起来可爱又无防备,比平日的假笑真实了无数倍。

 

江波涛似乎察觉对方的注视,一边嗦着面一边想问“你怎么不吃”,但话还未出口,就被面呛得猛咳不止。周泽楷下意识将手掌贴在了江波涛后背,为他轻轻拍了拍。

 

“慢点吃,别急。”周泽楷慢慢的说,“以后为你做别的好吃的。”

 

江波涛被呛得狠了,咳嗽的那几下把脸憋的通红,看起来像害羞的脸红。

 

但周泽楷知道,江波涛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人。

-TBC-

评论(9)
热度(25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