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他们说03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这世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

“omega一定要依附于alpha,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但我会把我能够选择的权利最大化。”

 

“比如说。”

 

“比如说,我可以找一个外形完美的。至少我们互看不生厌。”江波涛翻了个身,想了想又加了句,“唔,我是说,至少我们可以和平共处。”

 

周泽楷在黑暗里翻了个身,纱帘外的月光偷偷窜进来。温柔白光不如日光亮堂,却将一切渲染的柔和。他翻身正对上江波涛的脸,说不出对方是什么准确的模样,但朦胧的、不确切的却似乎更让人好奇。

 

周泽楷垂下眼眸,声音低低的说:“是,至少可以和平的躺一张床。”

 

江波涛忍不住一笑,空调房里的温度有点低,他伸手拉了拉被角。调侃道:“这确实神奇,A和O躺在一张床上,很少能这么和平的。”话说到一半,他嘀咕着加了句,“你的私人助理做事还是不够周全,这么大的别墅里,只整理了一间卧室出来呀。”

 

周泽楷帮他掖好被子,感觉到对方似乎屈起了腿像团缩蛹里的蚕。他离他很近,却又似乎被隔绝在外。但当下想什么也无用,倒不如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周泽楷回:“反正日后,还是要睡一起的。”

 

江波涛裹在空调被里很是舒服,又怕把被子全抢走了让对方受凉,于是小心翼翼的往对方靠近了一点,却仍留有微妙的距离,保持着没有亲密接触的状态。乍一听周泽楷的话,江波涛一愣,手蹭了下被垫才想起手上的戒指,后知后觉的醒悟——哦,结婚了呀。

 

“说的也是呢,早点习惯也好呀。”江波涛说的很是自然。

 

周泽楷轻轻“嗯”了一声,又低又快。

 

他们的对话总是戛然而止,江波涛甚至慢慢习惯了起来。他本就是极为懂得进退的人,知道周泽楷不擅交流,也不强人所难,该停就停。

 

夜确实深了,他们又折腾一天,唯一的能量来源还是周泽楷煮的那碗汤面,于是江波涛理所当然的感到些困倦。他的眼睛眯起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当作入眠的前奏。

 

周泽楷却突然发问,“江,为什么闻不到你的信息素。”

 

一般而言,A,B,O即使在不发|情的阶段也会有自己独特的信息素,就好像是个人的标志一样。当然,在发|情期阶段会更为浓郁,甚至带有别的效果。B呢受信息素影响较小,而A、O群体则不同,他们本身就极为敏感。纯粹的O与A靠近时,都会一定程度的诱发信息素。

 

更别说是这样躺在同一张床上。

 

江波涛闻得到那淡淡的又清爽又干净的薄荷味,是周泽楷的信息素。他深呼吸了一下,便觉得自己被薄荷味所围裹,刺激着他的神经。

 

江波涛叹了口气说:“这件事呀……当初体检报告上我的确被注明omega身份。但我的信息素指标却有严重的问题。”

 

“怎么说?”

 

“你信不信呀,医生说这是心理疾病引起的。”江波涛又闲闲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此事影响不了他分毫。

 

周泽楷抿了抿唇,抬手帮对方散落到遮住眼眸的刘海撩到了耳后。他说:“信的。”

 

江波涛听了他的回答似乎清醒了一点,轻笑了一声。“我呀,真羡慕你们alpha,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都不受限制。”

 

江波涛像打开了话匣子,忍不住嘀咕:“其实呀,很久以前,我都是正常的。不过我们江家呀,从商的,头脑个顶个的好,还几乎都是alpha呢。我有不少哥哥,确实优秀,所以我爸很喜欢他们。”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打断他:“不开心就不说了。”

 

江波涛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的呀,都过去了嘛。Omega被轻视,得不到关注都是很正常的嘛。反正我做得再好,都不会因此得到什么的。”

 

周泽楷说:“抱歉。”

 

“没关系呀,这不是你的错呀。”江波涛想。

 

周泽楷往江波涛又靠近了一些,打破了那点微妙的距离,他伸出手搂住了对方。江波涛愣了一下,刚想问他做什么,又感受到对方的手掌轻轻的在他后背拍抚。像是安抚流浪的小猫一样。

 

“睡吧,陪着你。”周泽楷说话仍旧是一贯的简短,却极为坚定肯定。

 

江波涛忍不住缩了缩,像是扑到了那片清凉的薄荷丛里一样,安神却又清爽。他闭上眼睛,又半开玩笑道:“这样也好呀,你就不能趁我发|情期的时候乱来了。”

 

周泽楷很是纠结了半天,这才回道:“想什么,怎么会。”

 

“唔也是……你见过的omega那么多,才不会那么轻易就动摇呢。”江波涛碎碎念着,说到后面声音也慢慢低了下来,他困的紧,陡然放松下来只觉得脑袋里一团迷糊。

 

最后还是周泽楷凑在他耳边问明天早餐想吃什么,他半梦半醒的回了句豆浆油条吧。周泽楷简单的说好。

 

紧接着江波涛便放心的进入了梦乡,却错过对方落在他额头的晚安吻。

 

听着耳边传来江波涛呼吸平稳的轻微声响,周泽楷确认对方已然陷入睡眠,这才闷闷的自言自语:“哪有什么别的omega。”

 

*

 

刺耳的门铃在清晨七点响起,江波涛不耐烦的心想那么早是谁来扰人清梦,但仍不肯起床,于是又下意识蹭了蹭身边的热源。但门铃仍坚持不懈的响着,闹的人满心烦躁,江波涛终于忍不住昏昏沉沉的睁开眼。

 

入眼便是周泽楷过分精致的脸颊,纤长的眼睫毛,薄薄的唇,白皙的肤色。江波涛突然浑身僵硬,想离周泽楷远些,这一动才感觉到对方扣在他腰间的手。搂的紧紧的架势,就像一把锁不肯把人放出来。

 

周泽楷似乎终于被刺耳的门铃声和江波涛的动静吵醒,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模样看起来又慵懒又夹杂了几分可爱。

 

江波涛觉得自己疯了,大早上的美男镜头,谁躲得过这冲击。

 

江波涛咳嗽了一声,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镇定。他朝周泽楷笑,一边说:“小周,早呀。”

 

周泽楷大约还没睡醒,他简短的回江波涛:“早。”然后自然而然的凑过去,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当作了早安吻。

-TBC-

评论(29)
热度(308)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