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百日江波涛|周江】他们说(四)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23

感谢邀请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他们说这一切都是做给媒体看的。

*

这座小海岛竟然真买的到家常的豆浆油条。

 

江波涛一边用吸管悠悠喝着甜豆浆,一边用手摸了摸额头。他现在早已不复清晨的迷糊,甚至异常的清醒,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着那一幕。

 

——周泽楷的吻啊,又轻又快。却把他吓的从床上滚到地板。

 

这反应真是太怂了,江波涛咬着吸管再次悔恨。

 

幸而接下去他迅速恢复了冷静,找了个开门的借口火速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即使当时紧张的拖鞋都左右穿反了,但至少表面上没任何问题。

 

拉开门,直接迎上一袋热腾腾的豆浆和塞满的油条,油渍直接蹭在他白色的宽松体恤上,刚炸出油锅的油条烫的人心口发慌。江波涛想了想,用筷子夹起油条咬了一口。

 

“周总,我为了你要的豆浆油条跑了很多地方。”方明华说完伸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细边眼镜,又说,“生意场上时间可就是金钱。”

 

方明华,就是今早站在门口外猛按门铃的人。

 

江波涛见对方第一面的时候,就知道这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对方当时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头发梳理的整齐,那细边的眼镜让他看起来十分斯文,但眼里的精光仍是分明。他一手提着黑色的公文包,浑身显示着业务繁忙的气息,除却那一袋不搭调的豆浆油条。

 

咕嘟喝了一口豆浆的周泽楷放下杯子,抿了抿唇,简单的说:“待会给你开支票。”

 

“谢周总。”方明华说完还无奈的耸了耸肩,“你也知道,我快要结婚了,用钱量大。”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江波涛,问道:“不好吃?”

 

江波涛摇了摇头,咬了一口香喷喷的油条,心想这油条太金贵了,还得开支票当跑腿费。转眼一想,以后还是自己早起做早餐吧,不然家里的钱可不得周总“挥霍”完了。

 

方明华看了眼吃早餐的两人,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当初他和周老爷子都担心周泽楷闷葫芦的性格会让对方受不了,但现在这么一看,似乎还挺和谐的。他忍不住朝江波涛多看了几眼,有些好奇了起来。

 

周泽楷似乎察觉到对方打量江波涛的眼神,重重咳了一声拉回了方明华的视线,然后问道:“方哥来这,有事?”

 

方明华意味深长的撇了一眼周泽楷,倒没说什么。只是将重心放到了正事上,他说:“大后天,周氏有个很重要的合作案。老爷子让我来问问周总的行程安排,以便提前做好准备。如果没其他要紧事,我现在就可以为你订明天的航班。”

 

“方哥。”周泽楷皱了下眉头,“订后天航班回程。”

 

听到这个回答方明华惊讶了一下,“还有什么事吗?”

 

“陪他。”周泽楷说。语句里的“他”是谁十分好猜。

 

江波涛听了他们的对话赶忙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然后急急摆手,“小周,不用因为我耽搁正事,再说我对这地方也没什么兴趣呀。”

 

周泽楷疑惑的看了江波涛一眼,反问:“小江,你喜欢海。不是?”

 

江波涛一愣,甚至一下想不到如何反驳。因为,他确实喜欢海。

 

还是方明华出来打了个圆场,“那行吧。你们夫夫新婚,就当度个简单的小蜜月吧。”

 

江波涛乍一听“蜜月”这个词,差点被豆浆呛死。忍不住咳嗽了几下,才恢复了正常。眼见着一旁的周泽楷神色不变,似乎事不关己的模样。江波涛暗骂自己太过当真。

 

方明华适时补充:“这样媒体如果拍到,通稿上写也能写的好看点。”

 

周泽楷没反驳,然后对方明华说:“辛苦了,方哥。”

 

哦,原来只是做给媒体看的啊。江波涛咬了咬唇,心下浮起一丝小小的落差。

 

方明华只是一笑,神神秘秘的回周泽楷:“不用这么说。过几日我想辛苦也辛苦不了啦。别的没什么事,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江波涛、周泽楷倒是动作一致的站起身,默契的将人送到了房门口。方明华的小轿车就停在外头,他开了车门然后坐进了驾驶座,油门刚踩又忍不住将车窗户摇了下来,他向周泽楷招了招手。

 

周泽楷凑过去,方明华对周泽楷不放心的低声叮嘱道:“方哥告诉你,你这性子最好的地方就是没人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有一天,什么都被轻易看破的话,对你一个商人来说是很危险的事。周总。”

 

周泽楷点了点头,说:“大后天见,方哥。”

 

方明华耸了耸肩,踩了油门就走。

 

*

 

江波涛站在周泽楷身旁忍不住问道:“小周呀,方哥就是之前提到的助理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说:“方哥就是方哥。他只是顺道帮我。”

 

江波涛有些不懂,方明华担任的工作和助理差不多,可周泽楷又一口否定,到底是为什么?但他没来得及多想,因为周泽楷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一会就去看海,好吗?”

 

江波涛看了一眼外头大好的艳阳,又想到婚礼场所虽在海边却没体会到海边应有的感觉,不免觉得有些遗憾。于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好呀。”

 

周泽楷笑了一下,十分开心。

 

江波涛似乎永远无法抵抗周泽楷的笑容,当下忍不住转身,往房间里快走了几步。跟在他后头的周泽楷不解的问他:“怎么了?”

 

江波涛站定,灵光一现,转过身用手指着心口那被油条沾染的油渍说道:“衣服太脏啦,总得进房才好去换呀,等我换好衣服就一起去海边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江波涛呼出一口气,忍不住在心底为自己愈发机智的回答而点赞。紧接着他快步走进房间,刚准备反身关上门,一回头却见周泽楷正用手抵着门板。

 

“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冷静的说:“我也要换。”说完还指了指自己身上发皱的家居服,确实也不太适合穿出门。

 

江波涛一想到两个人要半坦诚相见,有些不自在,于是打太极般的拒绝:“要不等我换完,你再换?”

 

“为什么?”周泽楷似乎有些不解,然后又补了一小句,“反正都是男人。”

 

“……”江波涛心想,这家伙只是不擅长大篇幅的交流,实际上脑袋转的比谁都快吧。

 

“里面的衣服都是我的。”被挡在门外周泽楷又说,“你知道穿哪件吗?”

 

江波涛没法反驳,当下只好松开手,放周泽楷进屋来了。

 

江波涛心说,没错大家都是男人,多看一眼少看一眼,能有什么差?

-TBC-

评论(15)
热度(182)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