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人间是场大梦啊 梦里风雨万丈碎石瓦

【百日江波涛|周江】他们说07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38

感谢邀请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We're only happy sitting in the silence.
唯有安静地坐在彼此身边,才觉欢欣喜悦。

——Carta/RobertFalcon《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

 

十字路口前的红灯高悬,周泽楷两手握着方向盘,静静等待着十五秒的倒计时。

 

平常觉得分、秒都是小到不足以让人在乎的时间刻度,但当下却让人觉得漫长。红色数字一秒一秒的跳动,像红色流动的热血在不停的流窜,最后涌上心头,连带着让周泽楷胸膛里拳头大小的心脏都开始不安分的狂跳。

 

——也不知道这四天没见了,江波涛有没有想过他。

 

大约是不太想,因为他天天揣着手机在兜里,却连一个消息提示都没有。他略过这个令人不太高兴的结论,脑海里又是一通乱想,也不知道一会儿江波涛和他见着面,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但其实这答案也十分的简单。

 

周泽楷微微叹了口气,他觉得对方会笑着和他打招呼的可能性最大。江波涛一定会礼貌十足的,十分得体的,保持距离的和他问候。问候的内容具体会是什么就有点选择性了,可能会是“最近过得好吗”、“饭吃过了吗”、“一会儿准备干嘛”等等之类。

 

总而言之,这感觉和路上偶遇了一个普通朋友差不多。但关键是,他们结婚了,又怎么能当普通朋友呢?周泽楷心想。

 

十五秒的时间其实挺快的,红色的灯一灭,绿灯就亮了起来。周泽楷带着说不清楚的复杂情绪狠踩了油门,开着自家跑车就向右拐了弯。

 

夜早已是深了,街道上的其他店铺早已熄了灯,一眼望过去整条商铺几乎漆黑一片。除了那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还一片通明,这倒让周泽楷捡了个便宜,他对S市其实不怎么熟,平常也都是让自家司机开车。本以为还得费点功夫才能找到目的地,没想到倒是容易得紧。

 

但周泽楷却下意识的在距离便利店二十米的时候突然减了速,他分了心往后视镜里瞟了一眼。察觉到自己的头发似乎有些乱了,脸色也由于最近的工作强度太大显得有些疲惫。周泽楷一手抓了一下刘海,一边摸索着将兜里的墨镜戴了起来,强行补救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即使前行的速度再慢,也终究到达了便利店的门口。他按了车窗的开关,玻璃窗缓缓降下,更好的显示出了窗外的景色。周泽楷藏在墨镜背后的眼睛紧紧盯着坐在便利店窗边的男人。

 

江波涛今天穿着最适合他的白衬衫,他的一手正托着腮,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便利店里的灯光白亮,他就像身处白昼里,却不曾被一些刺眼的光所遮盖。

 

周泽楷突然神色一僵。

 

他看到江波涛望过来了,轻轻松松的捕捉到了他的身影。

 

*

 

周泽楷推开车门,下了车。他的嘴唇微抿,想借此掩盖自己偷看人还被抓现行的尴尬。

 

江波涛看到他之后就从便利店走了出来,他一手拿着西装外套,一手朝着周泽楷打招呼:“嗨,小周。”

 

周泽楷向着朝他走进的人看了几眼,然后才闷闷开了口:“喝酒了?”

 

“嗯。”江波涛应了他一声,盛夏的夜风吹的他头发凌乱。杂乱的刘海半遮在眼前,他在那种类似缝隙的视野里看清周泽楷微微下抿的唇,这人在不高兴什么呀?

 

“去酒吧了?”

 

“唔,是的。”江波涛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但好奇怪,为什么会有些心虚。

 

“以后别一个人去了。”周泽楷冷冷回他,然后一把拉过他的手,像是怕他酒醉站不稳似的。

 

江波涛却下意识的倏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那动作太快,像条件反射似的。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尴尬的收回了手。

 

“啊……小周,没关系的。”江波涛硬是扯了一个笑出来,想借此打消他们之间古怪的气氛,“和下属们一起去喝的,而且我喝的不多。”

 

“哦。”周泽楷回他。

 

江波涛无奈的耸了耸肩,打圆场似的接上了别的话:“最近过得好吗?”

 

周泽楷不禁佩服起自己来,江波涛说的话和他之前猜的一字不差。

 

“还行。”周泽楷说。

 

“那就好,那就好。”江波涛对这短而又短的回话也是没辙了,即使他交际天赋满分,也不可能从两个字就思维发散到无数话题吧。那就不叫交际了,那得是天马行空。

 

两个人站在大马路边,一时有点相顾无言。

 

江波涛觉得这场景也有些过于诡异了,于是开口:“上车再说吧。”

 

这一次周泽楷倒是答应的爽快:“好。”

 

*

 

周泽楷帮江波涛系好安全带,过程中不小心嗅到了对方身上残余的酒味,不满的皱了皱眉。

 

江波涛也不知为何对他的靠近十分敏感,神经紧绷。他看不到周泽楷墨镜后面的眼神,但猜得出他那双眼睛应该是紧紧盯着自己的。他不免耸了耸肩,两手举高做投降状:“别这样,我真的不怎么喜欢去酒吧,今天是个意外。”

 

“去喝酒没关系。”周泽楷已经坐回到了驾驶座,想了想继续补充,“别一个人去,不放心。”

 

江波涛经不住挑眉,打趣:“周先生,不必担心你的伴侣有什么事。我可有分寸了,不是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Omega,绝不会一个人喝得烂醉待在那都是Alpha的酒吧里的。”

 

听对方承认是自己的伴侣,周先生不免有些被这无意之举讨好。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轻声回了句:“你也知道。”那里都是Alpha啊。但后半句还是憋着没冒出来,留在了心中。

 

江波涛像是领悟了什么似的,但却没说。只是转移到了别的话题,他盯着周泽楷戴着的墨镜问道:“我说小周,大晚上可没有太阳,需要什么墨镜呀。”

 

周泽楷咳嗽了一声,迟疑了一下才摘下了为了耍酷的墨镜。颇有些要被打回原形的狼狈。

 

江波涛看了眼他眼睛底下重重的黑眼袋,忍不住弯起嘴角:“最近熬夜处理工作很忙吧,一定要休息好呀。小周,身体最重要。”

 

周泽楷没答话,踩了脚油门,然后泄愤似的转了下方向盘。

 

江波涛偷偷笑,最后还是正经的问道:“这么急着回S市,到底为了什么呀?”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都是“你居然不知道吗”的疑问,看的江波涛一脸茫然。隔了一会,他说:“为了你。”

 

“我怎么了?”江波涛摸了摸鼻尖,不着痕迹的偏转了一下视线,“我挺好的呀。”

 

“江氏把你的股权全收回了。”周泽楷抿了抿唇继续说,“连挂名经理的身份都撤了,你挺好?”

 

江波涛抓着安全带的手指收的更紧了些,他似乎咬了咬唇才勉强笑道:“本来就是个被收养的小孩,哪需要什么认可啊。他们这样做挺对的,我一个Omega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和你结了婚自然是作为了附属品。”

 

江波涛心想既然周泽楷那么清楚他的事,只怕自己所有的底细也早就被摸清了,也懒于挣扎,十分平和又冷静的把所有藏着掖着的话全都说了出来:“而且周氏、江氏对立竞争的局面也不会因为我们在一起而软化,他们也是怕我万一哪天真中了你的计盗取了商业机密吧,那样的话江氏可不就完了。”话说到最后,江波涛尾音一翘,好像心情不错。

 

周泽楷问:“你真的想看到江氏完蛋吗?”

 

江波涛想了想,望向车窗外,似乎在回味过去在江家生活的十几年,他认真开口:“应该不想吧。虽然我也只是被利用着,但至少他们的确给我吃穿了。虽然生活多不快活,但好于颠簸流浪。不过现在好像又被遗弃了,明后天还得回去收拾东西搬出来呢。”

 

江波涛又喃喃自语,“我大约只是不甘心。凭什么因为Omega的身份被遗弃,又凭什么因为Omega的身份否定我的能力,明明我可以让江氏更好,不是吗?”

 

十字岔路口的红灯高挂,周泽楷踩了刹车,银灰色的跑车恰好停在街灯落下的光里。

 

周泽楷说:“是。所以你现在可以选择来周氏做事。”

 

江波涛转过头,对上周泽楷深邃的眼神。对方说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有力,是肯定的语气。周泽楷十分真诚,就连少言少语的个性枷锁都少见的被打破,他说:“Omega的身份又怎么了?只要是你江波涛就行了。”

 

江波涛起先楞了一下,然后禁不住笑了一下,眯起的眼睛如弯弯月牙儿,他问:“那周经理准备给我什么职位呀?”

 

周泽楷提议:“私人助理,好吗?”

 

“好呀。”江波涛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能进入周氏工作,对于一个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呀。”

 

但其实,你不工作也没事,有我养你呀。周泽楷心想。

 

“合作愉快。”江波涛补了一句。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接道:“合作愉快。”他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太过自作多情了,明明对方只是拿他当商业合作伙伴。

 

周泽楷转过头,烦躁的抬手抓了抓头发。红灯的倒计时终于完毕,他重重呼出一口气,结束了他们之间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江波涛第一次感到这么重的失落。原来真的只是想合作啊,差点就以为是别的意思。但他安慰自己——没关系,至少以后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他可以试着少怀疑对方一点。

-TBC-

评论(26)
热度(24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