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他们说(八)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S市的深夜,街上几乎空荡。

 

周泽楷开着车子沿着街区绕了几圈,江波涛看出周泽楷是在没有目标的晃荡。闲情逸致倒无所谓何时发作,但车油总会没的。到最后江波涛只能无奈的提议“去我家吧”,结果周泽楷油门一踩没几分钟就到了。

 

江波涛站在自家门口哭笑不得,恍然大悟对方简单的意图。

 

*

 

周泽楷用筷子夹起泡面,吃了一口,味道倒是出人意料的不错,他又吃了几口,最后还是忍不住轻声问:“这四天,你都吃的这个?”

 

江波涛刚对着热腾腾的面条准备下筷,此时听到周泽楷问话下意识停下了动作。他笑了一声,然后眨了眨眼简单的回他:“当然不可能呀,只不过大部分都用泡面解决啦,偶尔买点别的便当填肚子。这四天太忙了,哪有时间好好吃顿饭。”

 

周泽楷沉默的朝着四周望了望,老式居民楼的房屋面积不怎么大。江波涛应该是刚搬进这间屋子,他的东西大部分都还装在大纸箱里,四五个大纸箱堆积在客厅里占了不少空间。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嗯……”江波涛耸了耸肩,“其实这些箱子里都是书啦,以前放江家还不觉得多,现在一拿还挺多的。不过还有些私人物品没搬完,明天还得去一趟。”

 

“嗯,好。”周泽楷说。

 

过度拥挤的错觉涌入周泽楷的脑海里,但这感觉似乎也还不赖,他和江波涛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拉近了距离。天花板上的节能灯散出过度刺眼的白光,他们两个围坐在小小的四方桌旁,仿佛动作一大就能够碰到彼此。

 

江波涛应该是挺饿了,泡了一袋泡面,没过一会就吃得差不多了,他抬头看了眼慢吞吞进食的周泽楷,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不合胃口吗?”

 

“没有。只是……”周泽楷魂游天外的思绪被打断,他盯着江波涛看了一眼,然后从桌上的餐巾纸盒子里抽出了一张餐巾纸,抬手帮江波涛轻轻擦了擦嘴角,然后继续补充,“想帮你擦擦。”

 

江波涛窘迫地往后一缩,他还是不怎么习惯周泽楷自然而然展现出的亲密。只能自己又抽了张餐巾纸,狠狠擦了擦嘴角。

 

江波涛防备的心从没有消失过,不论对谁,江波涛总有自己一套的处事原则——不靠近、不轻信。他深知如何能让人放下防备,却从来没有修习过卸下防备心的课程。他和周泽楷接触的时间其实不长,但很奇怪,对方却是短短二十几年里最靠近他的人。

 

抱也抱了,亲也亲了,其他事好像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了?

 

这么一想,江波涛也有点尴尬。他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看起来异常冷静,但耳根子却反常的红了起来。江波涛心说今天这状态有点奇怪,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有什么好心燥的。于是当下便打起了太极,想转移对方紧盯着自己的视线,“小周,你不知道,其实这煮泡面也大有门道的。”

 

周泽楷顺着对方的手指看了眼泡面,大为不解:“什么门道?”

 

江波涛一边想一边背诵道:“水烧开后放入面饼煮制,计时 3 分钟,时间一到迅速捞出!再把煮好的面条放入冰水里过凉。沥水捞出面条,放入调味料,撒上葱花,滴入1 g麻油,迅速拌匀。倒入适量开水,水量是刚刚好淹没面条,放置 3 分钟。”[注1]

 

周泽楷放下筷子,来回看了眼江波涛,重点却不在这一段堪称活食谱的理论,他问:“哪学来的?”

 

江波涛抬手摸了摸鼻尖,心想周泽楷这人完全不按剧本走,摸不透摸不透。只好老实交代:“电影里学来的步骤,试了一下……”还不错。

 

“最近去看电影了?”周泽楷打断他,眉头皱起,连带着声音里都沉了一下。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这不是刚失业又离家吗?之前身上的钱准备省着做投资,S市寸土寸金,就准备找个便宜的地方先住着,稳定了再搬。忙到昨天刚停歇了会儿,想着换换心情,就去看了部电影。”

 

“和别人一起?”

 

江波涛摆了摆手,忙否认道:“没呢,一个人去看的。”说完又觉得这种急于解释的心情哪里怪怪的,好像在否认自己在外面有人?不对,等等,这更奇怪了吧。江波涛一边心想着,一边低头喝了一口面汤。

 

周泽楷摸摸下巴,“哦”了一声,想想又开口道:“你看的是金城武演的那部电影?”

 

江波涛似乎对于对方知道这种小事感到些差异,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说:“是呀,就是他演的那部,还挺好看的。现在这个世道男A和女A结合还蛮少见的,题材很新颖。”

 

周泽楷 “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问他:“这部电影名字是什么啊?”

 

“《喜欢你》呀。”江波涛笑着说完,顿觉这话歧义的厉害。

 

喜欢你呀。

 

周泽楷看着他,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就连时常抿着的唇角都微微勾起来,好看的很。但这瞬间来的快消失的更快。江波涛还没捕捉到这细微的情绪变化时,周泽楷已经转变成认真吃面喝汤的模样。

 

最后江波涛从位置上直直站起,逃也似的转身离开了,像脚底抹了油一般跑得飞快。但他忘了,这栋旧式老房区的住房面积都不怎么大,他要去哪,准备做什么,都可以被周泽楷看得一清二楚。

 

江波涛先是回房拿了自己的白色浴巾,出房门后看也没看周泽楷就直直窜进了浴室,然后重重关上了浴室门,紧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小动响,最后响起了清晰的水花喷洒声。

 

周泽楷安静的坐在桌旁,心底觉得江波涛实在有趣,绷了半天的表情硬是破了功,忍不住一边摇头一边笑了笑。然后他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碗就朝着厨房走过去,准备把两人的脏碗都给洗了。

 

*

 

“小周,今晚我们挤一张床没关系吧?”江波涛指了指这个摆在卧室里唯一的床铺。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珠,湿漉漉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十分疑惑,“小海岛不也是一起睡的?”

 

“是哦。”江波涛往床上一坐,拍了拍床垫补充道,“不过这床实在比不上你那别墅里的大床好,我睡姿如果不好别见怪呀。”

 

“不会。”周泽楷朝他看了一眼,“小江,可以抱着睡。”

 

“……”江波涛第一次感到自己有些招架不住对方,连笑容都消失在了脸上。他低头想了想到底是自己变弱了还是对方太强了,沉思片刻却没得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周泽楷仍旧不紧不慢按着自己的节奏来,他也没管江波涛怎么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再自然不过。他穿着拖鞋走到浴室里拿了一条干的小毛巾,然后回到房间帮江波涛擦起了湿漉漉的头发。

 

江波涛被一通热水澡洗的晕乎乎,柔软的毛巾盖在他头上,一时之间让他有种被推进黑暗的感觉。但这样似乎也好,他莫名有点不敢看周泽楷的眼睛,于是闭上了眼假装任对方所为。对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发间游走,很温柔。

 

江波涛起先是以一种无奈的放任态度去面对,但隔了会他竟然也有些享受。他像一只被人安抚了的猫,安静的眯着眼。在这短暂的放松时间里,他也终于琢磨透了一件事。

 

周泽楷这个人秉持的宗旨是少说多做,他们的个性其实相差挺大的,但从某些方面来看又出乎意料的合拍。虽然有时候对于周泽楷跳跃性的问话或是举动有些措手不及,但正是这些超出预料的事情才让人有所惊喜。

 

虽然总有一天,江波涛一定会摸透了周泽楷。但在这之前或之后,似乎都挺让人期待的。毕竟,他不讨厌周泽楷,甚至觉得他挺好的……

 

江波涛来回狠狠摇了摇头。

 

周泽楷正站在江波涛跟前帮他擦额前的刘海,见他这动静于是俯下身子,“不舒服?”

 

江波涛微微抬头,听到耳边传来“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像有人不停的在耳旁敲鼓,一刻也不肯停。江波涛抬起一只手捂住心脏,不知道那颗拳头大小的器官在作什么祟。

 

周泽楷则是突然自言自语道:“奇怪,怎么有甜甜圈的味道。”

 

*

 

方便面是失眠人的好朋友,水在100度沸腾,却会挥发了面的香气,面在三分钟煮透,但将透未透时才最弹牙,完美只存在一瞬间。

————《喜欢你》

 

 -TBC-

注1:步骤来自电影

评论(39)
热度(179)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