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懒懒,不是勤勤。
-我cp超甜💕

【叶蓝24H/17H】江湖笑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很开心和各位老师们一起奋战到死线的最后一秒(?)还有感谢我亲爱的蓝蓝愿意救我一命!

叶蓝only  一发完结 

本文游戏纯属私设,勿要细究。

有些事,你不说,我不说,却不代表没人知道。 

 

 

*

 

 

 

伞骨“哗”的展开,金色的繁细花纹被描绘在火红色伞面上。

 

 

 

五柄长剑同时刺入伞面,锋利长剑穿透薄薄的伞纸,来势汹汹。叶修手握伞柄,借以伞面堪堪抵挡住敌人的攻势。刺入的长剑却更近一寸,距离叶修的面庞不过两指。

 

 

 

叶修忍不住“啧啧”两声,倒不在意对方以多欺少,而是大为感慨:“你们这些人啊……也太不懂欣赏艺术品了!”他盯着那五个孔洞,俨然在为刚刚完成漂染的纸伞心痛。

 

 

 

面前五人一听叶修这话,心中只觉对方看轻自己,当下就有人憋不住的喊:“叶修!3D全息网游可不同往日拼手速的荣耀,别妄想与我蓝溪阁作对!”

 

 

 

一人咬牙将剑推近一指,嘴中嚷嚷:“退役选手还是老实点吧!”

 

 

 

 “现在的小年轻素质不行啊……”叶修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还是让我这老前辈来教导教导你们吧。”话语刚停,懒散的眼神微微一眯,竟显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凌厉神色。

 

 

 

叶修嘴角上挑,手中伞柄一个打旋,伞面便如风叶快速旋转。五柄长剑本就嵌入极深,突然暴起的快速旋转颇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敌方只顾拼命往后回抽长剑,五个小小孔洞转而变成了五道长裂缝,伞面被这蛮力撕拉开来犹如玉帛割裂。红色纸伞转瞬间破的不成样子,伞骨显露在外,像失去了最后的保护。

 

 

 

叶修在对方后退拔剑之时已然闪避到了另一处,手中同时用力一折,由八根细竹制成的伞骨顿时少了一根。紧接着叶修将破败的红伞随处一扔,手中仅留一条竹节。

 

 

 

五人看他手中只余那一根竹节,眼神中不免玩味起来,甚至在心中默契的将这次对战定义成“躺赢局”。五人再次合力向前,剑锋冰冷,似乎要穿透对方的身躯。

 

 

 

叶修被五人合力围住却不显惧色,竹节虽细却足够抵挡来势汹汹的剑尖,他先是两手上下紧握竹节,将一柄剑尖抵住,后微微俯下身躲过侧面袭来的剑锋,最后手中竹节狠力一抽正中第三人的手腕。叶修脚尖点地,挑起那柄落在地上的宝剑,手中竹节一甩扎入第四人手臂,最后手握宝剑正点中第五人眉心。

 

 

 

叶修手握长剑,凌厉神色忽然散尽,又恢复成刚刚撑伞在集市溜达的轻松模样,他的声音颇为低沉,此刻却忍不住上挑:“诶,不小心,你们口中的退休老前辈赢了。”说完,还吹声不成调的口哨,显然心情不错。

 

 

 

几人虽败却不肯服输,咬牙切齿还想继续上前,眼神互相一对上,手里小动作不断。叶修却眼神突然一亮,垂下手臂收了剑,朝着五人身后说道:“诶?小蓝啊,真巧,看看你们的人正以多欺少呢。”

 

 

 

*

 

 

 

《笑江湖》这款3D全息游戏的最大特色便是能制造出最真实的感觉,借此完美重现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场景。从那随风摇曳的一花一草,再到那会动会出声的活物,细节一丝不苟,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

 

  

 

红褐色的喜鹊桥横跨一道江流,蓝河骑着白马从喜鹊桥上穿过,身后跟了一众蓝溪阁公会的人。

 

 

 

他身穿一件月白色的短袍,蓝线在衣角边缘绣了云纹,长发用白色的发带扎起,零碎的几根发丝随风飘荡,他身后还斜背着柄长剑,十足的剑客打扮。

 

 

 

腰间挂着的翠玉色公会令牌显示着他蓝溪阁公会领头人的身份。

 

 

 

蓝团长这一趟本是因为蓝溪阁内部得到“神女”地标才匆匆赶来。这所谓的“神女”是这一期游戏公告登出的新BOSS,据说在七夕结束之前成功打倒神女的第一组人员能获得官方赠送的神秘装备。

 

 

 

要知道但凡官方出品的特殊装备,不是神装也必是少见的极品!

 

 

 

因此这消息一出,各家公会自然全程关注,每天都在摸索神女的地标,以求尽快获取这官方准备的神秘装备。但令人遗憾的是,到现在距离七夕正式来临只余一天的情况下仍是没有任何一家公会打通神女的关卡。

 

 

 

倒不是因为难打,而是根本就搜查不到神女出现的地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见到游戏新建出的美艳BOSS——毕竟大家潜意识里认为能够拥有神女这样的称呼,这NPC外观一定很仙。

 

 

 

另外,游戏官方在前半个小时发布了一则新通告,说是发现了游戏BUG,准备进行系统修补与维|护。

 

 

 

所以当蓝河通过小道消息获取神女地标时,几乎是立刻调动了公会在线的人员参与此次活动。毕竟这么丰厚的奖励,他不信神女有这么容易被打倒。他的行动果断又低调,力求在系统维护之前就将BOSS成功推倒。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规划是可行的,意外是并行的——见到叶修着实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他可从未忘记在荣耀开荒时的辛酸与后来多次被抢BOSS后的无奈。

 

 

 

倒是叶修面色如常,甚至带笑打了招呼,至于对方说的话好不好听又是另一回事儿了——“诶?小蓝啊,真巧,你们的人正以多欺少呢。”

 

 

 

蓝河皱起眉,使劲勒了下缰绳,哒哒的马蹄声停,身后的蓝溪阁众人一致停下了脚步。

 

 

 

他往叶修身后看了眼,那五人腰间都挂着小小的翠绿色公会令,蓝河靠着公会令一眼就认出来对方的确是自家公会的人。但在叶修面前低下头,蓝河又是万万不肯的,但要他睁眼说瞎话,他还扯不下这面子。

 

 

 

当下便只能沉默以对,倒是叶修一挑眉反问:“小蓝啊,你这兴师动众的是准备干嘛啊?是去刷新记录还是去推BOSS啊?”

 

 

 

“当然没有!别想再抢新BOSS!”别人问这话倒还好,蓝河必然可以沉住气应答,但换了叶修,他一肚子怨气莫名的往上冲,旧仇全都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当下连带语气都恶劣了一点。

 

 

 

叶修一愣,接着恍然大悟:“哦,原来蓝溪阁有了神女新消息?分享一下呗?小蓝。”

 

 

 

“……”蓝河坐在马背上,突然觉得有些心虚,蓝溪阁众人的视线仿佛全都化成了实体凝固在了他身上,压的他刻意绷直的脊背都快要弯了下来,但关键是他并没有想透露信息给叶修啊!

 

 

 

是叶修太了解他了吧?诶等等……这个结论哪里有些不对?

 

 

 

“小心!”蓝河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心里冒出的疑问,只是看到有人要偷袭叶修便下意识的开口提醒,然后反手从背着的剑鞘里抽出了长剑使劲扔出,这一下又狠又快,长剑直接穿透了想要偷袭叶修的人的心脏。

 

 

 

簌地,那人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化为一道蓝光,回了重生点。气氛突然寂静了下来,蓝河觉得自己的操作实在是令人窒息,他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为了叶修一剑把自家公会的人送回了重生点。

 

 

 

全场的视线再次聚集到了蓝河身上,就连叶修都经不住挑了下眉头,来了句“多谢啊”。蓝河狠狠瞪了他一眼,直接从马背上下了地,然后正经解释:“我蓝溪阁的人,做事从来光明正大。”

 

 

 

公会斗争从来都是小动作不断,这事大家心底里都清楚。蓝河这话一出,就连自己都不免心虚了起来,但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倔强就是不肯承认刚刚下意识做出的举动。

 

 

 

叶修歪了歪头,剑指蓝河的方向,悠悠问道:“小蓝啊,你这是想和我单挑的意思吗?”

 

 

 

“是啊。”蓝河说着从别人手里接过一把长剑。

 

 

 

一直混在蓝溪阁众人里的笔言飞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看好戏的心情,高声喊道:“老蓝,加油!给我们蓝溪阁争口气!”

 

 

 

蓝河一听这咋呼的声响,顿时无语:“二笔?你怎么来了!大春不是让你和他一起刷新副本记录吗?”

 

 

 

笔言飞也不知哪来的底气,直接一把扯了脸上的黑色布巾,拳头一握:“神女总比副本记录更重要吧!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单挑叶神诶!”

 

 

 

蓝河:“……”

 

 

 

*

 

 

 

锋利的长剑相撞,有尖锐的摩擦声发出。白冷的剑身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了凌厉的光,悠悠飘落的绿叶被一剑斩裂。二人过了数招,然后定格了下来。两人以剑相搏的力道极大,像掰手腕一样僵持不下,打成了平稳局面。但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重心开始偏移,剑身愈发靠近叶修。

 

 

 

蓝河少见的占了上风,颇为得意:“叶神,你这是没加气劲的点数吧?”

 

 

 

“嘿。”叶修一笑,夸道,“这都被你发现了。”

 

 

 

说完便往后一跃,拉开距离前还用脚一踢蓝河的麻穴,使得对方重心不稳了一秒。蓝河气的咬牙,一停止酸麻感觉就立刻提剑往上冲,脑海里回放了一遍所学过的技能,心想着下招要打什么,身体便自然而然的打出了招。

 

 

 

但叶修的预判总是过于准确,他猜的中蓝河下个连招,也猜的中对方将要移动的方向。虽然在气劲上比不过对方,但论敏捷点数叶修比对方高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于是蓝溪阁众人眼见着叶修东闪西闪,而蓝河追着他却连衣角都摸不到的尴尬局面。

 

 

 

眼见着场上的追逐战一时半会停不了,笔言飞偷偷走到了一旁的大树后面给春易老发起了飞鸽传书。

 

 

 

由于《笑江湖》拟真性过高,所以笔言飞此刻是从收纳袋子里掏出了一只肥肥的小白鸽,然后取出了一张小白条,但上面的字倒不用墨水写,只需要笔言飞心里想着便自动添上了内容,最后他将纸条绑到了白鸽腿上,大白鸽紧接着就一飞冲天望不见踪影。然后又突然闪现在了笔言飞眼前,来来回回几下,其实倒没什么重要内容。

 

 

 

[笔言飞]:大春大春,你在吗?

 

 

 

[春易老]:该我问,你人呢?

 

 

 

[笔言飞]:嘿嘿,跟着老蓝去打神女啊。

 

 

 

[春易老]:……所以你们打完了?

 

 

 

[笔言飞]:没啊,刚到地标附近,在月老庙附近待了有一会儿。

 

 

 

[春易老]:???所以你们这是去干嘛了??求姻缘?

 

 

 

[笔言飞]:不,老蓝在解决烂桃花。

 

 

 

[春易老]:……

 

 

 

[春易老]:打到什么进展了,蓝河快输了没?

 

 

 

[笔言飞]:哇,你知道是叶修啊?哦,我看看他们什么进展哈。

 

 

 

笔言飞从树后窜了出来,回来一看场上。叶修还是那套气人的闪避打法,蓝河追的有些气喘吁吁,而叶修似乎终于准备结束这场打斗,反手扣住了蓝河的手臂,将人制住在怀中,另一手则是将剑扣在了蓝河的脖颈处。

 

 

 

笔言飞刚想回春易老打斗结果,就眼见着蓝河脖颈上架着的剑以光点的形式解散了。笔言飞瞪大了眼,一时之间捉摸不透蓝河使出了什么招式。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睁开眼躺在了游戏舱里。

 

 

 

“我靠,强制下线了?”笔言飞推开游戏舱的门,嘴巴里还碎碎念着,接着低头一看手腕上的钟表顿时恍然大悟,“哦,系|统|维|护时间到了啊……”

 

 

 

接着他躺倒在自己的床上,觉得有些无聊,拿起手机给蓝河发了条信息安慰道:“老蓝啊,胜败乃兵家常事,别伤心,别伤心。”

 

 

 

本以为蓝河会秒回,没成想隔了十几分钟也没个动静,笔言飞忍不住连续发了几个消息,都是石沉大海。

 

 

 

“老蓝这是见了鬼了?大半天不回信息。”笔言飞吐槽道。

 

 

 

*

 

 

 

真是见了鬼了。蓝河心想。

 

 

 

整个游戏里的战斗道具突然全部分解无法使用,整个游戏里的玩家几乎全部被迫下线。

 

 

 

为什么偏偏他和叶修被困在了游戏里。

 

 

 

“唉,3D全息游戏毕竟是第一次推出,总会有些系统漏洞。”叶修分析道。

 

 

 

蓝河看了他一眼,气的不行:“公告里早提醒玩家们在系统正式维护之前的五分钟下线!”

 

 

 

叶修嘴里含着根狗尾巴草,背靠着大大的姻缘树乘凉,悠悠道:“我也知道啊。”

 

 

 

“知道你还拉着我打架?叶神,咱们也得看看时间地点吧?”

 

 

 

叶修直起身子,纠正他:“是你们公会里的人先追着我打的啊,我当时可是老实的逛集市呢,招你们惹你们了,各个见着我恨不得把我打回重生点?说起来,我还没让你赔我那把新漂染的纸伞呢,这破游戏,做把伞还得要自己收集材料,改天你公会仓库里分点给我呗?”

 

 

 

荣耀的旧账,蓝溪阁的大伙可都记着呢!蓝河心想。

 

 

 

紧接着耳听对方将话说到后面的套路越来越熟悉,甚至毫无违和感,蓝河及时打断:“不可能。”

 

 

 

叶修“哦”了一声,接受的也很自然,反正这个回答是预料之中的。他又往姻缘树上一靠,朝着一直在琢磨的蓝河问道:“小蓝啊,有发现什么东西吗?”

 

 

 

蓝河回过头,嘴角抽了抽,手一指来时的方向,无奈道:“这喜鹊桥突然就消失了,而且那条河也不见了,变成了一道深渊峡谷。”

 

 

 

叶修又“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觉得我们靠游戏里学的轻功技能飞的过去吗?”

 

 

 

蓝河想了想脚尖轻点,脑海里回想轻功名字,下一秒顿觉身轻如燕,跳跃的极高。这算是个大发现,他有些兴奋:“诶叶神!游戏技能好像还是可以使用的。”

 

 

 

叶修向前指了指,蓝河懂他意思,直直往原来的喜鹊桥走去,结果还没走到便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屏障,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人还有点懵。叶修走到他身后,乘机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然后才下结论道:“果然啊……我们刚好进了重点维护区吧。”

 

 

 

蓝河站了起来,“哦?你怎么就确定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少见的正经分析:“战斗道具被分解,应该是这范围内的数据重改了吧。会有保护屏障,可能因为程序员不想影响到别的地图构造,所以圈定了范围。”

 

 

 

蓝河愣愣的,心想叶修的游戏天赋和思维能力真的很强,看来不仅是荣耀,笑江湖这游戏也迟早有一天会被他摸透。

 

 

 

 “小蓝啊……你不会信了吧?”叶修忍不住闷笑,紧接着又补充道:“都瞎猜的。”

 

 

 

蓝河:“……”他收回之前对叶修的至高评价。

 

 

 

*

 

 

 

3D全息游戏是将人的脑电波直接连通入游戏,以此形成了脑内游戏场景视图。当人们在游戏进程中的时候,游戏舱里会提供一定的必备能量,防止出现由于沉迷游戏过长时间而死亡的情况。

 

 

 

蓝河明白这个道理,于是更加忧虑,“你说如果我们现在死了,还能不能回重生点。”

 

 

 

叶修看了他一眼,提议道:“不如你先试试?”

 

 

 

“……”蓝河呼出一口气,决定不让自己生气。

 

 

 

叶修觉得他憋着忍气的样子格外有趣,忍不住又逗了逗,“说不定还能强制下线,离开这个鬼地方。”

 

 

 

蓝河的心态差点崩了,犹如快疯了的猫,全身的毛都要炸起。叶修一看这状态不对,立马见好就收,认真回他:“现在做一切都是未知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保持毫发无损。毕竟在这个区域里面,一切数据都是在重组的,万一我们有什么意外可就糟糕了……”

 

 

 

蓝河咬了咬唇,不安道:“可是我记得系统维护要12小时,那么久怎么待下去。”

 

 

 

叶修看他这模样,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动作轻而柔,安抚着对方:“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你可不是一个人。”

 

 

 

蓝河看了他一眼,第一次安静的又认真的点了点头。像某种沉默的妥协方式。

 

 

 

叶修笑了一笑,提议道:“先找点东西吃吧,我记得这游戏有饥饿条,要是饥饿条数值为零就会死。”

 

 

 

蓝河点了点头。

 

 

 

另外这游戏不仅逼真,就连一些合理度也处理的非常好。猎物会出现在哪?当然是大森林。正巧他和叶修被困在游戏地图的月老庙附近,这块地方除了姻缘树、喜鹊桥、月老庙这几个大型建筑便是一旁的大森林了。

 

 

 

蓝河心想,还好他们不是在沼泽深潭附近打架,不然真得吃土了。

 

 

 

到了森林深处,茂密的枝叶连成了一片,光影只能从那细密的小缝隙中透出,照落一地的斑驳。叶修怕蓝河跟不上他的脚步,便拉着他的手一路飞奔,蓝河茫然的跟着他走在大森林里,左拐右拐,不免有些头晕。

 

 

 

叶修最后带着他停在了一处矮树冠前头,还神神秘秘的朝着蓝河一笑。蓝河大为不解,直到叶修拨开树丛钻进了一个洞穴,他才有些目瞪口呆。

 

 

 

洞穴里头干燥明亮,家居摆设都很齐全,一看就是有人常居在此。

 

 

 

“叶神平常都住这?”

 

 

 

叶修走到一个大工具架子旁,敷衍的“嗯”了一声。

 

 

 

蓝河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再度发问,“《笑江湖》不是可以建造古式楼房的吗?”

 

 

 

“但我仇家多啊,造个古楼迟早被夷为平地,还不如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住,这地方干净又舒服,挺好的。”叶修说完,从工具架子上挑了一把铁斧下来,他走到蓝河身边递给了对方。

 

 

 

蓝河接过斧头,一脸懵:“这是要干嘛?”

 

 

 

“砍柴啊?”叶修说,“不砍柴,怎么生火。不生火,怎么烤肉,不烤肉怎么吃饱活下去?”

 

 

 

蓝河觉得对方说的十分有道理,可他反应也不慢,不可能随便就被带到了沟沟里,于是反问:“那你怎么不去砍柴啊?”

 

 

 

叶修说:“我技能天赋加点全点了敏捷啊,你要是想让我上树,那还挺容易的。要让我砍树,估摸着我们都得饿死。”

 

 

 

“……好,我去。”蓝河服了。

 

 

 

*

 

 

 

柴火旺盛,火星子噼里啪啦的四溅着,火光将小山洞里照的一片明亮。叶修和蓝河坐在火柴堆旁边,看着烤架上烤的正滴油的山鸡。

 

 

 

叶修手拿插着烤鸡的小铁棍,来回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终于看到烤鸡的皮都已酥香油亮。蓝河坐在他旁边,眼眸里尽是垂涎的神色。

 

 

 

叶修将烤鸡在蓝河眼前晃了晃,然后说道:“想吃?”

 

 

 

蓝河吞咽了一口唾沫,回复说:“想!”

 

 

 

叶修又说:“那你夸夸哥,高兴了就给你吃。”

 

 

 

蓝河往后挪了挪,摆出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叶修挑了下眉,没说话。直接将香喷喷的烤鸡凑到了自己的嘴前,吃一口还感慨一句好吃,还不时拿着烤鸡在蓝河眼前晃悠。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了看自己的角色面板,饥饿度已经掉到了10,再不吃真的会饿死的!蓝河思虑再三,决定放下没用的面子,温饱才是最实际的。

 

 

 

他看了眼叶修,对方的面容映出火光的暖色,明亮又吸引人。

 

 

 

他不得不承认,叶修是个想低调也很难的男人,因为他出众的能力没人可以否认。叶修不像他扎起了高高的马尾,反而在脑袋下方扎了根低垂的小辫子。他依旧和他之前在荣耀里的风格相似。身上穿了件墨绿的劲装短袍,腰带却是红色,上面还嵌了一小颗蓝宝石。

 

 

 

他的下巴有未刮干净的小胡茬,和他本人慵懒不修边幅的形象十分搭调。但不知为何,他看到叶修那双眼睛,戏谑的正盯着自己,眼里有一些生动的感情,深邃却又迷人。

 

 

 

“叶神……你挺好看的。”蓝河说。

 

 

 

叶修一愣,然后眼睛一眯笑了起来,“小蓝啊,你真聪明,最知道怎么哄人开心。”说完便将烤鸡递到了蓝河嘴边。

 

 

 

但这次我说的是认真的啊,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吧。蓝河忧虑的想。

 

 

 

*

 

 

 

距离系|统|维|护结束的最后一小时,叶修跟蓝河决定走出山洞,但树林还未走出,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此时正是游戏里清晨的时间段设定,以前森林里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鸟儿鸣叫声混杂在一起。而此时,却静谧到有些诡异。

 

 

 

晨间起了薄雾,白蒙蒙的有些碍眼。叶修依旧牵着蓝河的手走在森林里,但处在这过于静谧无声的氛围里着实令人紧张。

 

 

 

一声冲天的尖锐鸣叫,听的人直发晕。这陌生、可怖的声音,极有穿透力。

 

 

 

叶修暂停了前进,蓝河默契的转身与他背靠着背。白雾依旧茫茫,但二人却不敢眨眼,只是紧紧的朝着四周来回寻望。

 

 

 

突然一阵疾风掀起,风沙从平地被卷起,蓝河忍不住抬手挡了挡。叶修却突然反身抱住他往地上倒下。

 

 

 

“你没事吧?”叶修问。

 

 

 

蓝河盯着近在咫尺的叶修,愣愣的摇了摇头。

 

 

 

叶修说:“刚刚有一只巨大的……”

 

 

 

话未落音,又是一阵猛烈的疾风,叶修抱着蓝河滚了几圈堪堪躲过那道偷袭。蓝河在那翻滚的间隙中看清了那诡异的对手。

 

 

 

一只巨大的喜鹊。

 

 

 

“我靠,说好这游戏设计合理度超高的呢?哪来那么大的鸟!“蓝河忍不住说道。

 

 

 

那鸟儿的爪钩足有人脑袋那么大,庞大的羽翼展开时可怖无比。它的飞行速度极快,带来的劲风足以刮出一道深深的伤口,其他也不知有何技能,叶修和蓝河不敢托大,只能迅速的闪躲。

 

 

 

结果二人到了后面体力迅速下降,连躲避都快要不及时。他们意识到光守不攻是没有办法的,必须得换个方式结束这场战斗。

 

 

 

叶修和蓝河躲在一片树丛中,此时叶修突然凑到了对方的耳后,轻声道:“这怪东西虽然穿梭速度极快,但由于体型巨大,所以只能在偏下的方位飞窜,枝叶茂盛的上空反而无法行进。”

 

 

 

蓝河被那热气吹的耳根子发红,心烦意乱,但此时顾不得那么多,只能紧张道:“你有什么办法直说,我配合。”

 

 

 

叶修一挑眉道,“我带你上树站到高处,寻了时机跳到他的背部。我点了那么多敏捷,上树绝对一流水准。你点了气劲,上去直接勒他脖子。”

 

 

 

“……我靠,这样真的行吗?万一他飞高了,把我们都摔下来了呢?”

 

 

 

叶修从收纳袋里掏出了一个项圈,努了努嘴道:“这玩意儿你总知道的吧?”

 

 

 

“驯兽圈?”蓝河一琢磨登时瞪大了眼,“你还想让它当坐骑?”

 

 

 

叶修耸了耸肩,“我们没有战斗性武器,也没法消除他,不如试试非对战用的驯服方式。”

 

 

 

蓝河一咬牙,点头说好。

 

 

 

*

 

 

 

叶修的敏捷点果然不是白加的,即使拉着蓝河也依旧飞快的窜上了一棵老树的上端。两人缩靠在枝桠间,看着那狂化的喜鹊不停在林间乱窜,犹如无头苍蝇一般。

 

 

 

蓝河仍在心里默念计划,他可不敢失误,现在处于一个未知状态,谁知道若是被这狂化喜鹊啄死了会有什么后果。

 

 

 

叶修:“小蓝,准备好了吗?”

 

 

 

蓝河愣了一下,才轻声道:“好了。”

 

 

 

叶修没说话,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握紧了他的手,说:“没事,有我在呢。”

 

 

 

蓝河眨了眨眼,忽然觉得自己拥有了无限勇气,于是一笑,认真的又点了点头。

 

 

 

在那巨化喜鹊不知第几次飞过他们那棵树下的时候,叶修和蓝河掐准了时间猛然下跃,这一下预判的十分成功。二人准确落到了喜鹊的背部。

 

 

 

那家伙好似知道对方要使用什么计谋,当感受到二人的重量之时,便开始疯狂的乱窜了起来,冲撞式的前进让二人站立不稳。叶修拽拉住喜鹊的羽翼,然后示意蓝河加油。

 

 

 

蓝河趴伏着,极度小心的向前慢行。其实他怕现在这样的感觉,只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被这喜鹊从半空抛落,然后摔到粉身碎骨。可他不能退缩,这是属于他和叶修两个人之间的无言承诺。

 

 

 

他慢慢靠近了喜鹊的脖颈部位,双手紧紧环抱住了那脖颈。他的气劲极大,几下按压犹如堵住了人的重要穴口。喜鹊尖锐的鸣叫再度响起,离它最近的蓝河只觉得耳膜都要被穿透,但他不敢放手。

 

 

 

驯兽圈只有在兽类产生屈服心理的时候才有用。

 

 

 

鸟雀突然向上直直冲去,叶修早已滑落到它的尾翼。蓝河回头,眼里皆是恐惧,大喊了一声“叶修”。

 

 

 

叶修的气劲数值本就低,耐抗压度也不如蓝河,但此时却什么也没说,仍旧鼓励蓝河:“别怕!小蓝你可以!”

 

 

 

蓝河回头,额头满是汗水,却不敢松手去擦,依旧狠狠勒住了鸟雀的脖颈,他的力量越来越大,鸟雀的鸣叫声犹如惊雷让他十分惧怕,但却不肯松手。

 

 

 

蓝河发现这只喜鹊其实并没有别的伤害技能,除了身体巨大飞行速度迅猛以外,只有那尖锐的鸟嘴和锋利的爪钩能造成伤害,但他们现在站在它的背部,所以只要不被抛落,一定可以驯服它!

 

 

 

蓝河闭起眼,感受着疾风如刀割般的疼痛在脸颊刮擦。他来不及思考更多,只能下意识的去相信叶修,他的脑海里满是叶修的声音,他说——小蓝你可以!

 

 

 

大约这样僵持了三十分钟,蓝河的全身只觉得气力用尽。叶修扒拉着羽毛的指节都已泛白,显然到了极端。喜鹊却发出一声长鸣像是准备奋力一搏,它不再冲天乱飞,而是让自己的身躯左右来回侧翻前行,这喜鹊一直飞行,二人甚至随着他穿越过了之前那道透明的屏障。他们正巧在那道深深的峡谷上方盘旋,叶修的手指猛然一松,身子直直下坠。

 

 

 

蓝河看到了这一幕,慌乱中大喊出声:”叶修!”

 

 

 

对方却仍旧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坠,那道黑漆漆的裂缝像是没有尽头,看在蓝河眼里犹如坠入死亡。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他不再仅仅掐弄喜鹊,而是往上攀到了它的头顶,他手握成拳狠狠砸向了喜鹊的眼珠,充满戾气的眼神里满是威胁。

 

 

 

鸟雀被这玩家打的连连哀叫,它感受到了对方的可怖,似乎不臣服就一定会被消灭,他突然发出了一阵呜咽似的哀鸣,然后转为了平稳的飞行。蓝河知道他成功了,登时松了一口气从衣袋里拿出来驯兽圈,驯兽圈受了感应一下子变成了适合喜鹊戴着的项圈环。

 

 

 

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指挥喜鹊快速向峡谷俯冲而去,鸟儿的速度极快,蓝河在焦虑中终于看见了叶修的身影,但喊着叶修的声音里却透出了一阵颤抖与哽咽。

 

 

 

蓝河将叶修拉起,两人累的浑身气力都快要耗尽,互相背靠背端坐在喜鹊的背上,大口呼吸着。蓝河忍不住捂着疯狂跳动的心脏,尽力忽视刚刚涌现在内心里的恐慌。

 

 

 

叶修却还有力气调侃道:“怎么了?害怕我死了?“

 

 

 

蓝河抿了抿唇,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还好你没事……”

 

 

 

叶修转头乍一看对方眼睛里还强忍着的水雾。硬是不让眼泪落下来的倔强脾气,果然是蓝河啊……叶修忍不住转身抱住了蓝河,对方没有挣扎,只是埋头在自己的脖颈里蹭了蹭,像小孩子一般幼稚的确认存在。

 

 

 

空中突然一道接着一道的蓝色流光划过,是玩家进入游戏世界的标志。系统维护总算完成了,一切都刚刚好。

 

 

 

蓝河叹了一口气,像交代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其实当时夸你好看是真的。”

 

 

 

叶修顿了顿,低下头看向蓝河:“我也一直觉得你挺好看的。”

 

 

 

两人突然俱是沉默,气氛却不似从前那般剑拔弩张,有种隐秘的心思如种子般发芽生长。

 

 

 

结果没等两人打破沉默,游戏世界突然发布了一条系统公告。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恭喜玩家叶修与玩家蓝河成功挑战神女,完成了七夕节特别任务,二人可获得由官方赠送的情侣成套S级装备。”

 

 

 

刚刚登录游戏的玩家先是傻眼,后是炸开了锅。纷纷向官方提出了质疑,而提到问题最多的就是“这两家伙哪里是情侣了怎么能用情侣装备”。

 

 

 

叶修和蓝河则是默契的看了眼自己屁股底下坐着的巨型喜鹊,神女这名字取得好啊,当时大家怎么都没想到可能神女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只鸟呢?其他的问题反倒没让他们多困扰。

 

 

 

倒是官方耐不住,出来降低人民的愤怒,官方解释道:“二人虽未成情缘,但经AI脑内情感分析,双方好感度均破90,可以认定为情侣。”

 

 

 

世界众人:……

 

 

 

蓝河顿时心虚的推开了对方,恼羞成怒的轻声骂道:“闭嘴!”

 

 

 

叶修却背过身,偷笑了起来。

 

 

 

有些事,你不说,我不说,却不代表没人知道。

 

 

 

*

 

 

 

七夕副本攻略:

 

 

 

1.二人好感度必须达到90以上。

 

 

 

2.找到神女后不得直接推倒,而是选择驯服。

 

 

 

3.神女充当喜鹊桥带二人飞过银河峡谷。

 

 

 

蓝河:我靠,别告诉我之前那条河名叫银河!

 

 

 

 

 

 

 

-END-

我居然被屏了,委屈……

明明如此清水纯爱!

评论(40)
热度(33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