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百日江波涛|周江】他们说(九)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61

抄送组织 @江受安利企划 

周江only  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他们说

“你说吧,只要是你的故事,我都听。”

*

哗哗作响的水声乍然而止,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留有水痕的印记。天花板上的小吊灯散着暖黄色的光,周泽楷“哗”的拉开了浴室门,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发打着赤膊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经常健身的好处就在于不必害怕任何需要展示身材的场合。周泽楷的肤色白,却从不影响他给人的感觉。赤裸的上半身还有未干的水滴顺着脖颈往下滑,滑过精致锁骨又滑至腹肌。

 

他穿着人字拖走到了床边,白色的浴巾围在下|身,身上还带有沐浴露的清爽味道。发尖的水滴还在往下淌,周泽楷拿着吹风机站在床边吹头发。

 

嗡嗡的声音,暖暖的热风像在打乱这小小空间里的所有气息。

 

刚刚闻到的甜甜圈味道,或许是错觉吧。可是为什么江波涛那么快的往后缩了一下,不敢再对上他的眼睛,还故意催促他去洗澡……

 

果然有哪里不太对。周泽楷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想。

 

*

 

江波涛目不斜视的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看的十分认真。

                                                    

周泽楷与他的距离其实很近。

 

他感受得到吹风机呼出的热风,也觉得那嗡嗡声有些嘈杂。但他却无暇顾及,心里的事像翻浪的海潮一样唰啦啦的直冒浪花,震的他静不下心——他的信息素居然在刚刚那一刹那正常散发了!

 

江波涛心里一直有打不开的结,这个心结导致他个人对于omega身份十分厌恶,也因此影响到他的信息素正常释放。但这情况其实也带给他了一些便利,比如说他不必像寻常omega那般惧怕身在满是alpha的酒吧,又比如说发情期也从未成为过困扰他的问题。

 

他一个Omega其实活的和一个无感逍遥的Beta一样。

 

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活,这么多年的平静无波,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这情绪里有唏嘘又有些隐藏的庆幸,他可以避免Omega被信息素操控的窘迫,可以时刻保持清醒理智,是件好事。至于那一点点近乎于无的唏嘘也说不清了,倒不如不提。

 

至于今天晚上这突然散发的香甜味道,江波涛起先是懵的而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当下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快速推开了周泽楷,赶鸭子似的把人赶进浴室去洗澡。

 

结果周泽楷乖乖进浴室的下一秒,江波涛散发香甜味道的信息素又忽地散了。

 

简直让人以为这是错觉。

 

但明明白白的心跳加速感,是怎么也不可能掩盖的。想到这,江波涛不免心虚。

 

但既然没持续太久的正常散发信息素,应该对自己没太大的影响了吧?江波涛心存侥幸的下了定论。

 

*

 

“书都拿反了。”周泽楷摸了摸头发,差不多吹干了,接着他瞟了一眼江波涛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江波涛听到了他的话这才结束了神游,低头一看自己手里一页没翻动过的书,尴尬的合起来放到了床头柜上。

 

周泽楷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见对方没说话,干脆钻进被窝然后靠了过去,问道:“想什么?这么入神?”

 

清爽的沐浴露味道,还有那淡淡的薄荷味道,江波涛只觉得这味道好闻之极。眼见着对方靠过来,也没闪躲,顺势瞧过去才发现,周泽楷总认真盯着自己看。江波涛别扭的转过脸,咳嗽了一声,回他:“没想什么呀,只是太无聊了,就发会儿呆。”

 

周泽楷也不强迫他解释,只是简单“哦”了一声,接着又凑过去亲了对方的脸颊一下,又轻又快。

 

江波涛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和没事人一样的缩了回去。江波涛抬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忍不住控诉他:“小周,你这是偷袭啊,犯规的!”

 

周泽楷眼睛一眯,坦荡荡的靠在床头,指了指自己脸颊,“你也可以。”

 

“……”江波涛看了对方一眼,心说周泽楷完全没有一点认错的态度吧。又看了眼对方明显得意却又硬收敛的模样,鬼使神差的,他凑过去亲了一口。

 

周泽楷倒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回应,当下愣了一愣。心道难不成直球打多了,对方也学乖了,换了招数来应对?

 

江波涛则是一本正经地说:“打平了。”说完也没管周泽楷什么态度,直接抬手关了台灯,然后立马缩回了被子。

 

江波涛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小周你回来那么急肯定累了,早点睡。晚安呀。”

 

心虚,太心虚了。江波涛脸朝着窗外,不敢回头看周泽楷,天知道他现在什么心情。比拿下几亿价值的合作书还要慌的多。

 

周泽楷也没出声,只是凑过去,一手环在他腰间,两人之间的距离间隙近乎于无。江波涛感受得到周泽楷温热的体温,耳边也听得到对方平稳的呼吸声。周泽楷像把江波涛当抱枕一样抱的紧紧的。

 

*

 

江波涛一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很奇怪,总有一种节奏被打乱了的感觉。他企图找回在海岛时候那种坦然的感觉——不过是睡一张床有什么好怕的?

 

话是这么说,但眼睛却一直瞪得老大,净顾着看着纱窗外的月亮、星光,没有一点困意。他不免叹了口气,为这样突如其来的失眠感到无语。

 

“怎么了?”周泽楷问他。

 

江波涛陡然一惊,“小周呀,你怎么也没睡……”

 

周泽楷的声音低低的,还带着点慵懒的腔调,“睡眠浅。”

 

江波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看来是自己偶尔发出的动静吵到人家了,“抱歉啊小周,我好像有些失眠了。”

 

“没事。”周泽楷说完还往江波涛的脖颈里又蹭了蹭,像睡迷糊了的小猫一样黏人得很,“想什么呢?”

 

江波涛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对方蓬松的柔软发丝,像哄人安心一样的回答:“想你的事情啊。”

 

周泽楷闷闷的笑了声,大约有些不相信,反问:“具体呢?”

 

江波涛倒还真有些关于他的事儿想问问,虽然说他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转移对方的重点。当下便出声道:“我好奇很多呀,比如说你做家务怎么会那么厉害,一个富二代很少会这样吧。还有呀,回来S市,不回周家看看吗?我记得周氏是S市的本地企业哦。”

 

周泽楷似乎也被这连串的问题问的清醒了,他仔细想了想才一个一个回道:“出国留学过几年,独居时候学的家务。”

 

江波涛想了想也对,周泽楷这么精明能干的样子也不像是混的富二代,出国留学几年倒是正常,不过独居似乎就有些难以置信了。

 

“周家没给你准备住的地方?保姆管家总该有吧……”

 

周泽楷说:“拒绝了。”

 

这倒是意料之外,江波涛对他不免另眼相看,心道还真是认真求学的孩子啊。

 

周泽楷又回答了第二个问题:“周家会回,明天一起去看看爷爷吧。不住那,老宅留给舅舅一家住。”

 

江波涛翻了个身,直勾勾对上周泽楷。没想到对方已经完全清醒了,深邃的眼眸里还映有白色月光的光华。

 

“留给舅舅一家住?”江波涛总觉得不该问下去了,但又有什么让他好奇着,试图去闯入周泽楷最深的那道门,“那你……哦不对,是我们爸妈呢?”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静默了几秒,才继续道:“去世了。很早。”

 

“对不起。”江波涛后悔问出了话,下意识低头,像认错的孩子一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都过去了。”周泽楷抱住他,抬手把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他窝在对方的脖颈里,声音像雾化了一样隐隐散去。

 

冷漠的性格,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因为被现实打磨的呢?明明从第一眼觉得对方是个完美到令人嫉妒的男人,但现在又突然觉得他不过是个失去双亲的可怜大男孩。

 

江波涛明白,这世上总是充满不幸的。应该说他自己就是不幸的一员,所以他知道,总有些彷徨无助是在深夜里突然冒发的,他不知道周泽楷究竟经历过什么,也不愿去揣测这其中的境况,只是突然有些心疼起对方。

 

“还好我遇见你……”周泽楷凑在他耳旁说。

 

江波涛觉得自己栽了。

-TBC-

评论(14)
热度(178)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