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周江12H/04H】宿星

 @2017周江12H企划 

周江only  一发完结 

《太空旅客》pa  有私设 

祝我们小江生日胯热!

借此机会,把这个我一直很喜欢的故事写完了!

————

 

你和我的相遇,一定是命运安排好的。

 

我是一个坚定的宿命论者。

 

*

 

星历2311年8月14日,前往宿星的飞船确定于今日下午四点正式起航。按照科研控制中心的计算,飞船到达遥远宿星的时间需要六十年。所有上飞船的人都被安排进入专属的个人休眠舱,每个人都将完全的陷入生机暂止状态,只为等待六十年后的苏醒。

 

上百个银灰色的机械休眠舱都修建在这驾飞船的中心基地里。

 

每十个机械休眠舱摆放成一圈,中心是一根圆柱状的供养源,繁杂的电子细管修搭在其上,中截段是一个环形的电子屏,屏幕上依次记录了十个休眠舱内的氧气能源指标以及休眠舱的机能数值。

 

“滴”的一声电子音响起,像是奏响这场荒诞故事的开端。

 

紧接着角落那处的电子屏指标出现异常,氧气能源的指标一直在骤减。银色休眠舱连通的电子细管像再也绷不住压力似的冒出了点点火花,最后火花轻声“啪”的一炸,终于宣告报废。

 

电子屏幕上本来分了十个截屏,其中一个迅速灰了下去,强行退出了控制。

 

休眠舱本是封闭的,那唯一出现异动的银灰色休眠舱反常地松开了机械门。复杂的电子程序自顾自的一一启动,休眠舱内放出两道细管,前端尖细的针头将细管里早已备好的药液注入进青年的血管里。

 

青年口鼻上一直罩着的供氧器自行撤下,休眠舱里架起了一个透明的电子平板,3D投影形成的女人头像出现了上面,面部表情十分生动,让人难以想象这只是数据形成的人类影像。

 

躺在休眠舱里的男人终于对注入的药液产生了反应,他起先微微动了动手指,然后才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的睫毛纤长,颤动的时候犹如脆弱的蝶翼。他起先有些意识迷糊,直愣愣的盯着中心基地的天花板看了好半天,才明白自己身处何处。

 

然后定睛一看,眼前放大版的电子头像投影差点让人惊叫出声。但好在,他向来是沉稳的性子,从不会让自己丢了面子。虽然惊叫的冲动早已涌上喉头,但愣是让他把一切都收回了心底。

 

电子影像似乎在等待目标人物苏醒的时间里读取完了对方所有的电子档案。

 

冷冰冰的机械女音响起,它说:“欢迎您来到宿星,江波涛先生。”

 

*

 

宇宙的美丽在于它一眼看不到头的黑暗却仍拥有璀璨的星光。那张黑色的幕布上洒满了银亮的星屑,是无声的高贵。

 

而那用坚硬的钢铁制成的飞船在人类面前看起来是如此的巨大,可一旦投放到这广阔无垠的宇宙之间,渺小的就像刚才途径的死行星,不足以让人再多看一眼。

 

江波涛站在飞船的玻璃窗边,手里拿着杯刚刚泡好的速溶咖啡,他盯着外界足以让人心生震撼的美丽看了许久,最终却只有一声无奈的叹息。

 

——毕竟再怎样令人震撼的美丽,日复一日的看,也总会让人生厌的。江波涛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抿了口苦咖啡。咖啡味道依旧苦涩,即使他刚刚放进去一颗奶球。

 

“上飞船的人少说也得几百个吧,几百分之一的几率……”江波涛愣愣的盯着窗外,喃喃自语道,“怎么就偏偏是我呢?”

 

但这问题问出了声,却没人可以给予解答。飞船里依旧安静如初,只有他将咖啡杯放到一旁桌子上的声响。其余的,大约还有属于江波涛自己的呼吸声。

 

即使如江波涛这般冷静理智的人,也不免有些烦躁了起来。他抬起手腕,按下了电子腕带上的一颗按钮。当初第一面见到的3D电子影像便即刻投射在了他眼前,机械女音平淡而恭敬:“江波涛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乐意为您效劳。”

 

“可以尝试联系飞船控制中心吗?”江波涛揉了揉头发,问道。

 

“正在尝试联系中,请稍候。”机械女声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联系请求正在发送,抵达时间预计二十五年。”

 

“……”江波涛直直往小桌旁的椅子坐了下去,一手揉了揉太阳穴,颇为头疼,“啊,果然还是一样的结果啊。”

 

机械女声说完那句后又毕恭毕敬的问道:“江波涛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乐意为您效劳。”

 

江波涛按了按眉心,然后深呼出一口气,问出了一个日常必问的问题:“到达宿星的时间还要多久?”

 

 “还有五十八年零九个月。”

 

江波涛听到这个回答只是冷静地低头按了腕带上的关闭按钮,倏地一下,眼前的3D影像全都消失不见。他苦笑了一下,深刻的意识到,未来五十八年多的时间里,他还要继续这样孤单的生存下去。

 

他必然会从那个精致的套间里一路走向自助餐厅,然后一个人吃完分量十足的早餐、午餐、晚餐,无聊的时候会去空旷的篮球场投个怎么也中不了的篮球,或者去娱乐间里唱一首和他个性不怎么符合的歇斯底里式摇滚。

 

最后冲一杯速溶咖啡站到飞船的玻璃窗边,看着那些孤单行星一路与他擦肩而过。地球距离宿星不知几光年,真真切切的去感受这一分一秒的流逝,无异于漫长的行刑。

 

江波涛一个人站在封闭完好的飞船里,觉得心情十分平静。但吸了下鼻子,却忍不住觉得有些发酸。

 

可他又不是小女生,总不能因为未来五十八年多所要经历的寂寞掉眼泪吧。江波涛心想。

 

于是他拿起桌上那杯凉透了的苦咖啡,一口闷。

 

豪气的像站在大排档的毛头小子闷了一杯啤酒。

 

*

 

“滴”的一声电子音响起,又快又突然。

 

江波涛猛地从梦中惊醒,此刻他只觉得浑身汗毛竖起。他潜意识里对这声响有抗拒,但当他从床上坐起身时,又有些纳闷。

 

这声音怎么了?和平常咖啡机运作时响起的声或套间电子门打开的声,有什么不一样?

 

江波涛疑惑着往头上套了件灰色的宽T恤,衣服半罩在他脑袋上,一片黑暗里他突然分辨出了这声音。

 

——是休眠舱故障提示的电子音!

 

那时候他还在休眠舱里昏睡,那时候他的意识也深陷在黑暗里,他看不到周围,他只听到那声尖细的“滴”声。那声响犹如劈开裂缝的光柱,他被引导着走出了那个狭窄的黑暗地盘,然后睁开眼陷入了另一个绝望的境地。

 

江波涛将体恤拉到了腰间,顾不得换上长裤顾不得洗漱,就连自己正赤着脚的邋遢模样也没太在意。他直冲冲的跑向放置众多休眠舱的中心基地。

 

他倒要看看是谁和他一样如此倒霉,毕竟休眠舱会出现故障的几率不到几千分之一,竟让他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倒霉蛋都遇上了。

 

出现故障的银灰色休眠舱竟然就在江波涛专属休眠舱的左边。两个休眠舱都是舱门大开,供养源的电子细管外套材质是橡皮软胶,此时正发出一股难闻的焦味。

 

江波涛光着脚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中心基地的地面有些凉,他只觉得那凉气顺着脚心一路往上窜。

 

他觉得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休眠舱,但在距离休眠舱不到五步的地方他停止了靠近,只轻声问道:“你醒了吗?”

 

没得到一点回应。难道还在沉睡状态?江波涛有些疑惑的想。

 

可惜到最后他还是没压下心中的好奇,他轻轻走向了休眠舱。看到舱内只有乱作一团的软垫和注入了一半的药液,就连电子平板都还没来得及架起。而本该躺在其中的人,却已不见。

 

江波涛终于明白了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的真谛。

 

*

 

电子软管带着一股熏人的烟味。

 

后倾的姿态让他看到中心基地的天花板,冷硬的钢铁,偏高的微小挂灯,冷白色的灯光刺的眼睛难受。江波涛的指节泛白,紧抓着脖颈上紧缠着的电子细管。窒息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他的双手在空中乱舞了几下,喉咙里是微微呜咽的声响。

 

他看不到背后的人,那可怕的恐惧感仍在攀升。身上的冷汗渗透了灰色的宽T恤,光着的脚抵在地面上来回蹬了几下。

 

江波涛使劲挣扎了几下,他觉得呼吸已经快不够用了,他像濒死的鱼使劲吐着泡,话语断断续续的从喉咙里冒出来:“别……这里……只、只有我们……”

 

拉扯着的细电管突然松开了一些,江波涛猛然呼吸通畅,禁不住重重咳嗽了几声。他不敢放松下来,精神还是万分的紧张,他稳住心神,继续下了保证:“我发誓……绝对不会害你!”

 

脖子上勒着的细电管终于完全松开。江波涛身子一软,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直直滑落到地面上。

 

“咳、咳。”江波涛低着头擦了擦眼角的生理盐水,然后喘了几下。他半跪坐在地面上,对刚刚的痛苦依旧后怕。

 

那人终于走了几步,身上还穿着进入休眠舱时统一要求的睡眠服。他也光着脚,走路时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难怪江波涛这么谨慎的人也没察觉到他的靠近。

 

江波涛看到那人的阴影在灯光的照射下投落到了地面,对方在他的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蹲下了身子。

 

江波涛下意识防备地抬起头,然后便撞进了对方的冷漠眼神里。

 

他们身后第二个出现故障的休眠舱,似乎又有了动静。江波涛刚刚看到还未架起的电子平板此时似乎终于读取完了信息,3D影像构成的女人形象直直对着空无一人的休眠舱,看起来十分傻愣。

 

机械的电子女声在安静的中心基地响起,它说:“欢迎您来到宿星,周泽楷先生。”

 

哦,原来这个危险的家伙叫周泽楷啊。江波涛冷静分析。

 

*

 

周泽楷仍穿着那件不怎么好看的特制休眠服,他坐在空旷的自助餐厅里,用小刀切了一块牛排肉下来,他咀嚼了一下,味道倒是十分美味。

 

“正如周泽楷先生你所见,”坐在他对桌的江波涛苦笑了一下,“由于休眠舱系统故障,我们提前苏醒了。我尝试过发出求救信息指令到科研控制总部,智能AI给出的结果是需要二十五年,那么一个来回就是五十年。”

 

周泽楷听了这话先是放下了手里的刀叉,然后将围着的餐巾解了下来,他抬起头,将注意力完全放到了对面的人身上。

 

这个人说他叫江波涛,据说以前是个小说家,去宿星是为了见证人类成功移居别个星球的辉煌成果。算是个无聊的目的,周泽楷心想。

 

江波涛似乎在极力显示自己的善意,从他们一同走出中心基地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为他介绍飞船内部的构造,以及生活日常流程。总而言之,所说的东西面面俱到,周泽楷一肚子的疑惑还没问出口,就已经一一被对方所解答。

 

细心到无可挑剔。

 

周泽楷抬头认真看了眼对方脖颈上的红痕,那是刚刚被自己勒出的痕迹。红艳的颜色显在白皙的肤色上,让人难以忽视。

 

“对不起。”周泽楷说。

 

“什么?”江波涛对这摸不着头脑的回答有些疑惑,但好在他十分善于观察,不出一会他就得出了答案。他看到对方盯着自己脖颈的视线,火辣辣的,像在烧。

 

江波涛咳嗽了一声,拉了拉衣领,回他:“没关系,周泽楷先生。”但他暗自腹诽,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但面上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保持着足够礼貌的笑容。

 

周泽楷点了点头,反应冷淡的“哦”了一声。转而问他,“飞船上没再发生别的故障?”

 

江波涛摸了摸鼻尖,仔细想了想才肯定的回道:“这架飞船虽然是无人控制的,但一切运转正常,按照预定的轨道一直在前进。我待在这里那么久,除了你和我的休眠舱出现故障,其他未见过一丝异常。”

 

周泽楷两手交叉抱臂在胸前,问他:“多久了?”

 

江波涛似乎看透了对方不按套路来的问答,这一次甚至不用细思就接上了话:“一年零三个月。”

 

周泽楷多看了他几眼,眼神里说不出是惊讶还是别的什么。他知道对方没把话补全,于是他接上:“一个人,不容易。”

 

江波涛喝咖啡的手顿了顿,说不清什么滋味,平常被掩盖的牢牢实实的不安、恐惧、寂寞,在此刻像发酵了一般,全都涌上了心头。但要他在刚刚还威胁到他生命的人面前示弱,不可能。

 

所以江波涛假装镇定的喝了一口咖啡,说:“谢谢周先生夸奖。”

 

紧接着又是尴尬的寂静。自助餐厅里一片空座位,只有他们两个面对面进餐。假若是人满为患的嘈杂餐厅还能掩饰些尴尬,但现在这境况,尴尬无所遁形。

 

江波涛想了想,这个飞船上或者说这整个宇宙间,除去外星人这种未知的存在,现在只有他和周泽楷两个人是清醒的存在着。也就是说未来的五十八年多里,他只有和智能AI对话或者和周泽楷交流这么两个选项。江波涛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这两个选项都挺糟糕的。

 

但周泽楷有一点好,他长得足够帅。想到这,江波涛忍不住瞟了对方几眼。

 

周泽楷的眉眼精致,肤色足够白皙却不显女气。他很瘦,脖颈的弧线好看,微微敞开的休眠服领口显出他的锁骨。大约是在休眠舱里养长了头发,微微卷落下的刘海将他的脸庞勾勒的柔和。

 

除去那冷漠的神色。

 

他的眼神实在太冷,对上一眼只觉得浑身泛寒,像极地里才会出现的冰山一样,让人有些不敢靠近。江波涛浑身一哆嗦,又低头默默抿了口咖啡,但他之前由于不安所以忘记放奶球,这下子味道苦的直让他皱眉。

 

“喝不了苦?”周泽楷先生随意搭话。

 

“唔,是的,我其实喜欢甜的饮品。”江波涛坦诚的说。

 

周泽楷疑惑的用手指了指自助餐厅不远处的饮品区,“那里有热可可、果汁、甜酒。”

 

江波涛耸了耸肩,似乎有些无奈,他说:“你知道的吧,上这架飞船之前,每个人都要经过身份认证。市民划分等级,生活区各有不同。我这业余小说家,也只能排在普通二等区了。你说的那边是VIP区,我要是想买得投币。”

 

周泽楷看了他几眼,没说话,只是唇角动了动。

 

江波涛倒是接的快:“六十年后才到宿星,冻结的存款和电子货币全都没法提取。我现在能用的、吃的、穿的,全部都是来自于通行证能够有效使用的范围。”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白色电子卡片,类似于地球通用的身份证。

 

“哦……”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从休眠服的口袋里掏出了自己通行证。

 

他将那张金色的电子卡片扔到了餐桌上,卡面设计的精致又高贵,与江波涛那张银白色的低劣卡片形成了鲜明对比。一看就是万恶的VIP专客。

 

江波涛愣了愣,呐呐开了口:“周泽楷先生不介意我问一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吧?”

 

周泽楷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轻敲餐桌。

 

“星军上将,周泽楷。”

 

周泽楷看了眼知道自己身份后就陷入沉思的对方,下意识挑了下眉。他来回翻阅自己的记忆,似乎从未见过名为江波涛的人。

 

倒是江波涛突然十分认真的自我介绍了一遍,“你好,周上将,我叫江波涛,笔名为无浪的小说家。”

 

接着,江波涛突然涨红脸摆了摆手,活像是见了偶像短暂失神后的清醒:“呃……别放在心上……”

 

周泽楷“哦”了一声,江波涛沉默地低下头。

 

*

 

要知道每个人在少年时代都几乎会有一个崇拜的对象。

 

在江波涛十五岁的时候,大街小巷都贴满了一个人的海报。那张海报上的少年,穿着蓝白色为主的星军制服,看起来十分年轻却一脸老成的摆着过于严肃的表情,他将是未来最年轻的星军上将接班人。

 

这个人就是周泽楷。

 

要知道人类在近几百年的发展中,AI的智能程序已经远远超出当初的预估,这就不可避免发生了一场属于机器和人类的大|战。虽然当初是人类自己创造出的AI智能程序,但有时候发展是不可控的,所以最终的荒诞似乎都有了理由。

 

再说机器人的制造本就是用高密度的特殊材料制定的,普通的打击对他们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这导致人类一度处在弱势。人们深知血肉之躯是无法与钢铁对战的,所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与研究后,决定挑选出一批基因优秀的人类进行一定的身体能力改造。

 

而这些经过成功改造的人最后都会成为星军的一员。

 

江波涛在十五岁之前其实也尝试过去加入星军,但可惜第一关就被刷了。原因是太瘦弱,不符合体能要求。后来他不死心的又去尝试了三次,每次都失败而归。

 

人总是这样的,对一件事过于执着就会产生特殊的感情,毕竟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所以在他的眼里,年少成名的周泽楷就更理所应当的让他崇拜了。

 

后来长大了些,江波涛发现自己还挺有写作天赋的,就去当了个小说家,专门写点有关星军的小说,主角原型皆取自周泽楷。

 

说句不客气的,这宇宙间不会有谁比他更了解周泽楷了。要知道周泽楷先生的星军传记,他可是睡前必读。

 

但尴尬的是,传记上没有周泽楷的照片,所以他没认出来这一脸冷漠的家伙就是自己崇拜了好几年的对象。更倒霉的是,差点要被自己崇拜的人给勒死,虽然说对未知的陌生人保持警惕是正常的,但江波涛还是郁闷地摸了摸脖颈上的伤痕。

 

得记一笔,周泽楷此人——警惕性过高,性格过于冷淡,不太好相处。

 

不过……还蛮大方的,周泽楷今天特地用通行证给他刷了一盘甜甜圈出来呢。天知道,他每天看着甜甜圈却吃不到是多么痛苦的滋味。江波涛缩进被窝,然后裹着被窝打了个滚,深深觉得自己太好收买了。

 

可惜啊,天枰两边的重量相差太多,他对周泽楷了解那么多,可对方连他的名字都才刚刚知道。江波涛不免失落。

 

*

 

江波涛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直到周泽楷出现,他才明确自己的确是个群居动物。

 

对他来说,两个人比一个人要开心多了。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是周泽楷啊。

 

他终于可以喝着热可可站在窗边看漫天星空,而不是喝一杯加了奶球却依旧很苦的咖啡。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也可以试图与周泽楷聊聊天,虽然大多数时间周泽楷只会回他“嗯”、“哦”、“好”。

 

但江波涛知道,周泽楷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冷漠,只是他习惯示好的方式总是沉默的。他会每天早上安静的坐在自助餐厅里等着自己到来,还会给自己准备一个甜甜圈,每天的口味还会换。

 

比如今天的巧克力甜甜圈,香香的巧克力酱覆在甜甜圈上,一口咬下去只觉得十分满足,他不出一会就把这小小的甜甜圈给解决完了。

 

然后江波涛看了眼对方,不免感慨:“周上将的通行证……可真棒啊……”

 

周泽楷坐在他对面低头抿了一口加了冰的美式咖啡,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只安静的将手旁的通行证递给他,“自己拿去用。”

 

江波涛不免有些惊讶,不知该对周泽楷这过于豪爽的行为说什么,最后想了想还是忍痛摇摇头,“周上将你的通行证很重要还是不要乱给我用了,万一我丢了可不好。”

 

“没关系。”周泽楷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我的指纹令也有用。”

 

“哎……”江波涛终于意识到阶级的差别,郁闷的揉了揉头发,“我这二流小说家啊……”

 

“都写点什么?”周泽楷突然放下手里的美式咖啡,少见的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江波涛起先一愣,然后尴尬的一笑,“也没写什么,就什么热门写什么啊。毕竟现实残酷啊,总得写点读者们爱看的东西啊。”他总不能说自己专写星军为题材的故事,男主原型还是周泽楷的事实吧?

 

“哦。”周泽楷理解的点了点头,却仍揪住这个问题没放手,“那最近什么热门?”

 

“言情小说吧……”江波涛想了想说。

 

周泽楷似乎还想再问些什么,但对方却掐准时机断了他的话头。江波涛十分顺利的把重点移到了最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体验一把上流社会人士的生活呀,可能得下辈子了吧。”

 

“现在就可以。”周泽楷站起身走到江波涛身边,强行将通行证塞到了江波涛的衣袋里头。

 

他又俯身,低头凑在江波的面前。他很认真的看了眼江波涛,眉头皱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擦了擦江波涛嘴角的巧克力酱。温热的指尖轻轻擦过他的嘴角,这感觉很奇怪,像酥麻的过电,又像羽毛挠在心尖。

 

“太甜了。”周泽楷尝了尝指尖的巧克力酱说。

 

江波涛忍不住一僵,对于周泽楷过分的靠近有些紧张。他浑身紧绷,对上周泽楷的眼眸。江波涛解读出其中的情绪,心底里有点惊诧。

 

“言情套路这样写吗?”周泽楷问他。

 

是在不满打断他的话啊,简直像个小孩。但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一个男人投降,也未免太小瞧对方了吧,江波涛心想。

 

“不是的。”江波涛说着笑了笑,两手环上周泽楷的脖颈,又将脑袋凑近对方了一点,“按照言情套路来说,我应该环上你的脖颈,然后我闭上眼睛后,你该亲我了。”

 

“哦。”周泽楷将手按在江波涛的脑袋后,“那现在可以亲吗?”

 

“……”江波涛摸不准他到底什么想法,只认怂的摇头,“我错了,其实我是专门写无聊的军将成长故事的……” 

 

“嗯。”周泽楷松开手,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要骗我。”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远离自己后,轻轻松了一口气。但很奇怪,这将亲未亲的过程里居然有一点小遗憾的情绪。

江波涛来回摇了摇头,让自己忘掉这个有点奇怪的感受,转而将自己的重点放到了周泽楷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个言情写手的问题上。难道因为自己不够帅,一看就不像容易撩到人的选手?

 

“下次给我看看你写的。”

 

“……不了吧。”江波涛尴尬的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这种奇怪的宿命论其实很没逻辑,但却奇异的能够令大多数人信服。

 

周泽楷是深信宿命论的一员。所有人都觉得他过度优秀,就好像天生就该站在一个最高点。过度的一帆风顺导致他的生活丝毫没有乐趣,无聊至极,唯一有点挑战性的事大概是过了星军体测之后进行身躯改造的过程。

 

“痛吧。”周泽楷大致回忆了一下,却只说了两个字。

 

“就不能再详细一点?”江波涛坐在他旁边,手里拿着倒了红酒的高脚杯来回晃荡。

 

他们此刻正处在飞船内部的私人酒吧里,之前江波涛一直没有权限进入这场地,还是靠着周泽楷那张万能的通行证,才发现了这块宝地。酒吧的前台里有个智能机器人,一直在认真的擦洗着高脚杯,偶尔还会和他们搭几句话。虽然都是重复的说“今天天气很好,带着你的伴侣来喝一杯吧”。

 

周泽楷和江波涛很默契的坐在了角落,避开了机器人过多的问候。

 

“你想要多么详细?”周泽楷手里有一杯香槟,他抿了一口然后才轻声问他。

 

“都经历了哪些流程?”江波涛一手撑着头,一边解释,“我在写故事的时候总是很疑惑这一段该如何下笔,但这些太神秘了,我只能靠着想象。”

 

“别去想了。”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会喜欢的。”

 

“那你也不喜欢当星军吗?”

 

周泽楷低头想了想,“还行吧。”

 

“为什么这么说?”

 

“责任太重。”周泽楷想了想,觉得这很难表达。他低头想了想,才回答江波涛道,“想保护的太多,能力却还远远不够。”

 

江波涛酒量本就不太好,周泽楷聊天的语速又慢,他在这过程中有一下没一下的喝了不少红酒。后劲一上来,连眼神都变得朦朦胧胧的。

 

“果然啊,压力那么重……但别担心啊,周上将你这么厉害!”江波涛勾住周泽楷的肩膀,显然有些醉了,他凑到周泽楷的耳边偷偷说,“我得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读星将传记很多次,每一次都觉得你太厉害,却又忍不住在想,大家都只看到你完美的一面,却没人关注你别的情绪。我十五岁的时候见过你的海报……第一反应觉得你好帅,第二反应觉得你应该笑一笑啊……”江波涛嘟囔。

 

“希望你开心,所以写很多个你……每一个都有特别棒的结局。”江波涛靠在他肩膀上轻轻说,到最后却是安静的睡了过去。

 

周泽楷转过头看他睡着的样子,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我知道。”

 

“天哪,先生,你们的亲吻真甜蜜!”机器人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说了一句特殊场景才会触发的语句。

 

*

 

周泽楷的生活很单调,除了在军校参与个人训练和场外指导将士外,几乎没有多余活动。他的朋友很少,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性格问题一部分是因为脱节的生活。

 

同龄人应该在享受父母疼爱的时间里,他却已经在经历过于残酷的将士生活。这种残酷在于没人懂得的苦闷与过于沉重的压力,被外界过于关注后的期待像重担一样压在他的身上。

 

生活像陀螺一样被抽打着团团转,节奏很快。周泽楷偶尔也会想要退缩,但却没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干脆不再剥落一点点脆弱的外壳,旁人眼里看到的周泽楷便就是一如既往的完美。

 

直到有人在书里写“他喜欢故作老成,心里却渴望能像同龄人一样快乐大笑”。

 

周泽楷看到那本从将士那搜刮来的小说,头一次觉得心里五味掺杂。他觉得太神奇了,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了解自己心情的人,明明他们之间什么交流都没有。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翻完那本小说,所有的情节都太熟悉,是自己在星将传记上记载的每一件小事。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站在自己的角度出发。他就像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像镜面里折射出的自己,只是心思更加的透明,没有任何的遮掩。

 

怪不得将士们私底下都说这作者是自己的狂热粉。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写的是自己。

 

周泽楷把书翻到了最前页,看到书的作者叫无浪。

 

*

 

“你好,周上将,我叫江波涛,笔名为无浪的小说家。”

 

“是你啊。”那时候,他想这么说。

—END—

评论(19)
热度(37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