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周江24H/06H】拖稿

 @周江企划 

世界怎么都孤独,狂欢前要倒数。

既然怎么都孤独,想爱为何忍住。

                                   ——蔡健雅《贪图》

*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电子钟面上显示的时间是十一点半。

 

厚厚的纱帘将卧室与外界隔绝,即使是中午十一点的大白天,这片小天地里还透着沉沉的昏暗。单人卧室的空间不大,却拥有极度的安全感。周泽楷窝在被子里,习惯性犯了一会迷糊。

 

最后还是被饥饿打败了困意。

 

周泽楷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下懒腰,才恋恋不舍地从床上起来。他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纱帘,金色的日光瞬间涌入他所在的空间。窗外的日头正盛,S市的高温透过玻璃窗也可以感受的一清二楚。

 

周泽楷一边脱下睡衣换上灰色背心一边认真下了决定:今天也窝在家里了。

 

这样的天气何必出去受苦?吃吃西瓜,溜溜编辑,岂不妙哉。

 

想到这,周泽楷抿着的嘴角微微上勾,他踩着黑色人字拖慢悠悠的走到了客厅,然后将茶几上关机两天的手机开了机。灰暗的屏幕亮了起来,红色的未接来电提示十分惹眼。周泽楷挑了下眉,手指点开一看,十几通电话都是同一个人。

 

厉害了,江波涛,不愧是业内最尽职的催稿编辑。

 

作为拖稿王的周作家对此不免有些心惊胆战。

 

*

 

周泽楷刷着牙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于是疑惑地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面前的江波涛正站在客厅中心,身上背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手里还拎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他朝着周泽楷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打了声招呼:”嗨,小周。“

 

周泽楷放下手里的牙刷,即使嘴里溢满了薄荷味的白色牙膏沫,他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进来的?”

 

江波涛放下手里的袋子,抬手擦了擦汗,才从口袋里掏出门钥匙:“方大哥一直有你家门钥匙,前个月和我交接工作的时候给我了,毕竟现在我才是你的编辑。”

 

周泽楷想了想以前方明华追到他家要稿子的历史,忍不住皱起了眉,防备地看了眼江波涛:“你也要用这招?”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江波涛说完话便低头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他将通话界面调了出来,然后笑眯眯地将手机递到了周泽楷的面前,反问:“但你能先告诉我,为什么不接我这十几通电话吗?”

 

周泽楷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快速躲进了卫生间里。“嘭”的一声,是周泽楷狠狠关上卫生间门所发出的声音。

 

江波涛叹了一口气,对周泽楷这幼稚的行为感到好气又好笑。他走到卫生间门口,轻敲了几下门板,“小周,距离这个月的截稿日不到三天了。该交稿咯!”

 

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流声顿时一停。

 

“作为你的编辑。”江波涛站在门口又补充了一句,“我得好好检查下你的进度。交不出来稿子,我就住到你交稿为止。”

 

*

 

周泽楷打开word文档,左下的字数十分残酷的揭露了他没有写稿的事实。

 

江波涛站在他旁边,两手交叉环在胸前。然后尽量放平心态强迫自己带起一贯的笑容,他轻拍周泽楷的肩,夸道:“小周呀,真是临危不乱。”

 

江波涛见他没接话,于是尽量往好的方向想,他说:“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很多故事梗概?是不是还没决定好想写什么?大纲交出来,我还可以帮你挑选一下啊。”

 

周泽楷转过身,认真的看了对方一眼,十分老实的摇了摇头,“没想好。”

 

江波涛嘴角的笑容十分僵硬,他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说实话他做编辑也有四五年了,在这几年的工作生涯里,他也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练就了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就算是和爱拖稿的作者打打太极,他也能保持着最完美的笑容去应对。

 

但这套在周泽楷这里行不通。周泽楷说没有就是没有,说写不出就是写不出。根本没有第二层意思,也没有一点虚假的惊慌。

 

江波涛悠悠叹了一口气,收起了那套十分圆滑的处事风格,干脆单刀直入:“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困扰你到这样的程度吗?关机两天不接收外界的任何信息,是怕被打扰吧?”

 

江波涛用手指了指垃圾桶里快要满出来的纸团,发皱的纸角上还依稀可见黑色水笔的痕迹。

 

应该是废掉的大纲。

 

*

 

拖稿的人怕遇见催稿的。

 

不善应对的怕遇见一眼看穿所有的。

 

周泽楷推了把架在鼻梁上的黑色镜框,少见的紧张,他坦白道:“想写点新的,可是写不出了。”

 

轮回杂志是当下最为畅销的小说杂志,不少知名作家都在杂志上刊登文章。而作为轮回顶梁柱的周泽楷自然是常客,半月刊的小说杂志他一个月里起码会发表一篇文章。

 

江波涛认为,玄幻、悬疑、仙侠、灵异这些题材周泽都曾写过而且读者反响也都不错。但这样的情况对作者来说反而是更大的危机,因为写的越多对自己的要求越高,写的越多能写的也就越少。

 

江波涛拉了一张椅子坐到他旁边,手肘靠在电脑桌上然后撑着下巴,他看了眼空荡荡的word,很是同情地问:“压力有这么大吗?”

 

“有吧。”周泽楷确认道。

 

“是因为什么呢?”江波涛突然有些好奇了起来。毕竟他看待事物的角度总是从编辑身份出发,他在这之前可没想过眼前的人会遇到这样的烦恼。

 

——毕竟年少成名的美男作家。江波涛想着偷偷看了眼对方。

 

周泽楷显然很长时间没出过门了,黑色头发长了许多,他在脑袋后用细皮筋扎了个小辫子。但这完全不显得女气,江波涛只觉这柔和感掺杂在周泽楷冷漠的眉眼里称得上恰到好处。江波涛看着他的侧脸,窗外的日光勾勒出他精致的弧线。

 

周泽楷大约有些忧郁,声音有些低:“想写的打动人心一些,但完全没有头绪。”

 

江波涛“唔”了一下,安慰道:“不论涉猎什么题材都没关系啦,我可以帮你一起想的呀。如果需要模拟双方在当下场景里的语气动作,我也没问题啊?”

 

周泽楷认真的盯着他看了几眼,不确定道:“真的吗?”

 

“当然真的呀,我可是你的编辑。再说你交不出稿的话,倒霉的还是我呀,所以无论怎么样,我都应该帮你呀。”江波涛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继续道,“所以,小周你这次打算写什么呀?”

 

“爱情题材。”周泽楷老实交代。

 

“嗯……或许可以帮到你吧……”江波涛不太确定道。

 

周泽楷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

 

*

 

“心动的感觉,”周泽楷摸了摸下巴,“应该怎么描述?”

 

江波涛坐在他旁边挑眉,“这很简单吧。”

 

“你说说……”周泽楷认真请教。

 

“什么心脏扑通扑通跳,心里有头小鹿在乱蹦之类的?”

 

“……”

 

周泽楷没说话,只盯着对方看。江波涛没辙,于是举起手做投降状,坦白道:“我以前负责过不少写言情小说的作家,她们总喜欢这么写!”

 

周泽楷平淡的“哦”了一声,继续说:“反正也没参考价值。”

 

“为什么?”江波涛倒是真的好奇了。他心道自己阅读过的爱情小说里女主心动的感觉十有八九都是这样的描述,怎么到了周泽楷这边就没参考价值了呢?

 

“男人之间的爱情,”周泽楷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就不需小鹿乱蹦了吧。”

 

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少见的说话卡壳了:“哈……这题材真新颖。”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走到垃圾桶旁边,捡起几个虽然揉成团但却没被扔进垃圾桶的纸张。他用手摊平了纸张,然后走回江波涛身边递给他看。

 

“其实写了点,你看看?”

 

“哦、好,我看看。”江波涛接过来,心里却有了些不知名的压力。他看了那么多的稿子,还是头一次去看同志题材的小说稿。但是想想如果是和周泽楷这样的男人发生什么,好像也不是很难接受。江波涛摇了摇头,把自己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想法都使劲赶了出去。

 

他深吸了口气,低头认真看起了稿子。却越看越觉得,心跳加速。

 

周泽楷说的是对的,男人之间根本没有小鹿乱蹦的感觉,只有疯鹿乱撞的感情。

 

*

 

我不喜欢出门,像是和世界划清界限的那类人。

 

我清楚我的沉默与不善言辞,可能老天是公平的,把给我的所有天赋置于笔墨,而非语言。所以我写的出奇幻的剧情,写的出各色的人类,缺不善于与人去进行真正的沟通。我本来以为建筑围墙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却忘记堆砌再高的围墙都触碰不到宽广的天空。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你穿了一件白色T恤戴了一顶深蓝色的鸭舌帽。简单的像碧蓝天空上最悠闲的那朵云,是我最喜欢的模样。

 

我不喜欢笑,但我深信笑容是世界上最容易打动人的表情。你一定不知道你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梨涡,很小,却很显眼。有时候我想伸出手指去碰一碰,却又怕自己的行为太过突兀。

 

我之前一直强忍心中雀跃,是因为我明白人类对于太过浓烈的感情总是会惊恐的,何况我是磁铁上的同性,没有异性相吸的天然能力……

 

哎,我写的实在是太糟糕了,但这些不写出来的话我就一辈子没法写下一个稿子了,太多念头总是围绕着我,在我的思绪里叫嚣,没法安静的去构思那些虚无缥缈的故事。

 

只因为这真实的感情在强烈的吸引着我。

 

喜欢你。

 

*

 

我不知道的是心动的感觉到底如何去描述。

 

才能让你知道我说的是“一见钟情”。

-END-

太久不写……写的超缓慢……

还好是很早之前就打算补完的故事T T

评论(20)
热度(46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