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一周零一江】白塔

周江only  哨向  私设多  一发完结

 @小灯桑up @千帆舞 两位姑娘的哨向点文!

指路明天的老师 我滴库库→ @一座仓库 

――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被塔内的医护人员安置到了静音室。角落里的黑豹无精打采地趴伏在白瓷地面上,尾巴乖巧的卷在身旁,失去了平日里的狠厉,像家猫惹人疼爱。周泽楷抿了抿唇,不想对自己的精神体多点评一句,内心深知精神体的状态与哨兵本身息息相关。 

周泽楷的确疲惫异常,只是有些不明缘由。他沉默地往四处看去,展现出作为哨兵过于谨慎的那一面。 

这封闭式的空间狭小逼仄,没有窗台,只有一管过于刺眼的白炽灯。四周的墙壁雪白,没有任何多余色彩。急促的流水声和嘈杂的风声充斥着整个空间,刻意打造出的白噪音[注1]环境十分适合受伤的哨兵静养。 

——受伤?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回想,脑海里的记忆却如玻璃碎片割裂着神经,头疼欲裂。他忍不住坐起身,一手轻揉着太阳穴,一边深吸气。五感过于敏锐的哨兵对于疼痛的感知也比常人愈加敏感,疼痛感不断被放大,像记忆的白点在不断扩散。 

深呼吸、深呼吸,周泽楷不断告诫自己,妄图隔绝自己对于外界的一切感知。

但失败了。

有人穿了双带点鞋跟的皮鞋,“哒哒”的声音在那条直通静音室的通道里响起。那声音由远及近,最终停在了静音室的门口。对于哨兵来说除去白噪音以外的动响都是噪音,这动响扰的他心烦不已,却又下意识去在意。

周泽楷干脆闭起眼,利用过于敏锐的五感去触探静音室外的动静。那人似乎有些紧张,呼吸声不稳。他抬手转了下门把又骤然停顿,锁内两个细小的齿轮互相碾过,最后发出“咔”的一声转动停止。

 

门被打开的缘由是周泽楷实在受不了这异常漫长的等待,他嗅到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那味道从门缝间窜入室内,好闻到令他有些晃神。黑豹从角落里站起身的时候,带着与先前全然不同的亢奋,它的瞳孔黑的发紧紧紧盯着门口。

 

门外的男人穿了件白色高领毛衣,S市的深冬潮湿寒冷,一阵寒风吹过他禁不住的打颤。

 

周泽楷站在他对面只穿了件白色的长袖,却身姿挺拔像松柏立在那里。总归是哨兵,身子骨强健,面前的向导给他的感觉只有四个字:弱不禁风。

 

周泽楷问他:“你是谁。”

 

“我是……”那人的嘴巴动了动,发出了声。

 

下一秒,周泽楷却无法从外界众多的杂音里区分出对方的声音。世界的声音太多,每一种都像一朵崩裂开来的烟火向他袭来,无数的烟火接二连三的炸开。静音室外的通道很长,哨兵的视力却强大到可以探视到那尽头,过于繁华的外界充斥着五颜六色的光色,像油漆罐一盒盒倒翻在白色画布上。爆裂的动响和刺目的色彩一同涌来,周泽楷像是受了重击,脑海里刺痛的感觉再度席卷而来。

 

他站在原处,想开口,却忽而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那人在他面前来回招手,像要强行吸引他的注意力,周泽楷顺着他的动作看到他开开合合的嘴巴,却什么也听不清,那人着急的一把将他推入静音室内。

 

门再度关上,周泽楷感觉到额头上冒出的薄汗,他的喉咙干涩,终于意识到这是较为严重的“战后创伤”反应。

 

那人扶着他慢慢走回了床铺,一边走一边说:“出行任务时,你发生了精神暴走的情况,五感受到缺陷性创伤,无法去分散感知。所以外界的信息犹如大海会把你拖入漩涡里拔不出来。”

 

周泽楷沉默不语,算是认同了对方的话语。静音室里的水流声和风声在二人的沉默里愈发明显,白噪音仍然充斥在他的身边,却安抚不了过于烦躁的心情。那只黑豹果然受到周泽楷的心情印象,焦躁的在原地来回打转。

 

“没事的!不用怕……”那人急急握住他的手,快速解释道,“有我在,你会好起来的。”

 

明明只是有些微热的掌心却烫的周泽楷猛然收回了手,他抬眼看对方再次问道:“你是谁?”

 

“我是……江波涛。”他笑了笑。

 

“哦。”周泽楷回他。

 

“不记得我了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哦……没关系。”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嘴角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看起来温柔无害极了。

 

但江波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无害吧,周泽楷心想。他注意到那只小小的白色狐狸正绕着角落的黑豹打转,狐狸蓬松的尾巴在身后晃荡,小心翼翼的探向黑豹的地盘。

 

“我已向白塔内的官员申请成为你的专属向导,现在来尝试为你做精神疏导。”

 

周泽楷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继而残酷的下了结论:“不可能。”不可能是专属向导。周泽楷在白塔里待了那么多年,从未在数据库里找到与自己匹配度合格的向导。不可能能为自己做精神疏导,因为自己的力量太强,很少有向导能承受住。

 

“你明明很希望拥有专属向导,不是吗,第一哨兵?”江波涛抬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却被对方狠狠捉住。

 

周泽楷盯着他,少见的抬起嘴角:“不怕死吗?”

 

那只狐狸跃入黑豹地盘时,收起了尖锐的爪子,他缩成小小一团窝在黑豹身下,然后伸长脖子仰头伸出舌头舔了舔黑豹,这行为是过于明显的臣服与挑逗。黑豹的尾巴来回甩了甩,以审视的姿态看了白狐狸许久,露出了尖锐的犬牙。

 

“不怕。”江波涛也笑,但却看起来十分得意。他摘下藏在高领里的项链——专门锁住腺体散发向导素的特制物品。

 

周泽楷用手拉下他的高领毛衣,深嗅了一下,闻到那股令人着迷的香味,是向导在结合热的时期特有的向导素,过于浓烈的荷尔蒙在这特殊的时期成了诱人的资本。

 

周泽楷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性感的喉结十分犯规。他在江波涛的脖根处轻轻咬了一下,像是威胁又像是警告。面前的向导像甜品,散发着香气,令人无法抗拒。

 

“你不该来的。”他亲吻着对方的说。

 

“可我来了呀,你能拒绝的了吗?”

 

周泽楷哼了一声,嘲笑他的执迷不悟。但理智却逐渐崩溃,他的手忍不住圈住江波涛的腰,意识到对方的身材瘦削却意外的不瘦弱,腰身紧绷并且富有良好的曲线。

 

像狐狸。

 

不、就是狐狸。

他想起来了。

 

那天夜里他单独去执行任务被敌人围攻,潜能激发过度陷入了精神暴走。那一刻浑身被过于盈满的力量充斥,血脉神经紧绷,疼痛散布在身体的每一块肌肤。然后他陷入灰暗的世界,那瞬间周遭的世界化为虚无,眼前的景色顷刻崩塌,像碎片四落,他孤独站在一片茫然的世界里,像是行走在无边黑夜里。他知道,那是哨兵迷路在了混乱的精神世界里。

 

他在那个世界里孤独行走了好久好久,妄图找到出口。之后某一刻,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找到专属向导,怎么会有人引领他回家呢?周泽楷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丢弃或遗忘在那个世界里了。

 

直到在黑暗快要吞噬他的那一刻,他听到有人冲破了重重屏障,对他说——

 

“周泽楷,你不要迷路在那里,我来带你回家。”年轻的向导伸出手,向他笑着。

 

那一刻,周泽楷觉得自己等了很久。

 

-END-

[注1]: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太急了 好多事情都没交代

下次有机会……再、再补充完整吧 T T

感谢屁屁脑丝给我的灵感和力量!不然我一定死在怎么转换图片外链上

评论(27)
热度(467)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