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人间是场大梦啊 梦里风雨万丈碎石瓦

【周江】江波涛撒娇的时候,周泽楷在想什么

爱我的omega空空!今年cp也会按着你的脑袋产粮!啵一个😘😘😘

西伯利亚大尾巴狼:

 赶上了~给@懒熊 的生贺><


一个小甜饼,祝我滴宝贝懒懒天天开心!






-好烦。






江波涛“啪”的一声双手合十,一脸委屈可怜巴巴地在他跟前转来转去:“小周,小周你就答应我吧!”




周泽楷冷漠而坚决地摇头。他点开屏幕,把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推给江波涛看。杂七杂八,五花八门,全是各种社团活动,用红色加粗字体标注着“必须参加”。




江波涛伸手不着痕迹地把手机一寸一寸推了回去。这个日程表他比周泽楷熟悉,因为压根就是他做的。虽然周泽楷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总是非常诚实地准时参加,把事情按着江波涛预想的方向推动。




虽然事后会被周泽楷戳着脑袋凶一顿,凶一顿又不会掉块肉。他打小就跟周泽楷一起长大,对这人的脾气了如指掌,这边被凶完了下回还是会死缠烂打地拉他进各种社团部门,颇有点恃宠而骄的意味。




周泽楷长得好,在R大连续三年蝉联最想当男朋友榜,今年大三。投票人数包含全校刚刚入门的小学妹,即将毕业的成熟学姐,还有个别不愿透露确切身份的男孩子。每年开学典礼,校庆活动,联欢晚会等活动,他一出场总要掀起一阵一阵的尖叫,因为帅,用江波涛的话来说就是“看着就波涛汹涌”。




事实上周泽楷并不热衷于这些,除了开学典礼不得不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其他的活动都是能躲就躲,平时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假期了别人四处疯跑,他变成食堂宿舍两点一线,宁肯宅在宿舍打游戏都舍不得多走两步,典型的死宅。




至于日程表为什么从空空荡荡变成满满当当,都是面前这位发小的功劳。故事的开始总是措不及防,某天下课江波涛特地在教学楼下等着他,不由分说拉着他去围棋社下棋。周泽楷有点儿莫名其妙,但胳膊被紧紧挽着的感觉很好,他也就顺从地跟过去了,只当是江波涛心血来潮。




周家爸爸是围棋高手,周泽楷从小就被按着学了六年围棋,哪怕很久不下了,应付学校棋社的高手也算绰绰有余。江波涛站在他后面笑得如沐春风,不知怎么周泽楷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棋逢对手,一盘棋下了两小时,周泽楷手执黑子步步紧逼,身旁江波涛托着下巴看得津津有味。




周泽楷被看得发毛,江波涛根本不懂围棋好吗,到底在看什么啊!




一盘棋下完,起身时身边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周泽楷这才发现不知不觉身边围了这么多人,跟初来时的冷清简直没法比。他并不擅长应付人多的场面,求助似的看向江波涛,然后发现江波涛同学眉眼弯弯笑容甜甜,在人群中央讲述着校草周泽楷的围棋之路,常年无人问津的棋社好一阵子都火爆异常。




周泽楷:“……”




周泽楷并不知道这只是噩梦的开端。他被江波涛拉着参加了篮球比赛,在音乐社的社团公演中屈辱地提起了抛弃多年的电吉他,在礼仪社穿着正装当江波涛的模特。只要他出现在哪里,加上江波涛的推波助澜,次日那个社团就会立刻热闹起来,宣传效应比无人机漫天撒传单好一百倍。学校的论坛还专门开了一期活动,分析周泽楷buff随机掉落的概率,看得他胆战心惊。




什么随机掉落,分明是随波逐流。他永远不知道江波涛下一天会神秘兮兮地拉他去哪里。




可他又没法拒绝,江波涛比他肚子里的蛔虫还会闹他。




江波涛在学校人气极其高,连续三年蝉联最想当男闺蜜/好兄弟榜。然而众所周知,周泽楷和江波涛竹马竹马一起长大,要说好兄弟周泽楷可是当仁不让,然而校草同学拒绝投票,一度让人以为他俩之间出了什么岔子。






出没出岔子只有他们俩知道。江波涛在学校里出了名的人缘好,其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读心大法出神入化,不过至今仍然没有女朋友。向他告白的女孩子都对他没办法,疯狂暗示的他四两拨千斤,直接明示的他快刀斩乱麻,总之哪怕拒绝也让人又爱又恨地讨厌不起来。周泽楷就更简单了,曾有隔壁校花在众人簇拥下抱着一大捆玫瑰花对他洋洋洒洒倾诉绵绵爱意长达两千字,周泽楷全程礼貌而安静如同听高数课一样听完,然后认真回答:“哦,谢谢。”




然后在江波涛“小周快来吃火锅啦”的召唤声中扬长而去。




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以善解人意、柔情似水著称的江波涛同学从来没有对周泽楷展现过他的善解人意,周泽楷被他磨得没办法的时候,总觉得江波涛身上的善解人意细胞有个神奇开关,见到他就自动全员装死。而隐藏着死皮赖脸力量的钥匙就会封印解除,恨不能把整个人都八爪鱼似的缠到他身上。




周泽楷每次都在他磨死人的撒娇十八连中败下阵来。可他不高兴。




他很不高兴。




倒不是因为不想参加活动。每回活动结束,江波涛总变着法儿补偿似的陪他玩,他宿舍床上摆了七八个毛绒玩具,都是江波涛以各种理由塞过来的。虽然大男孩床上摆满毛绒玩具很奇怪,但既然是江波涛送的,哪怕送坨x周泽楷也会老老实实摆在床上。




还有便当,每周都要吃一次的,江波涛亲手做的便当。江波涛厨艺其实不怎么样,周泽楷从小到大都深有体会,然而他不忍心说实话,只能当着自家发小的面皱着眉头把淋了草莓酱的团子狠狠咽下去。




对别人察言观色细致入微的江波涛单方面认为他眼里的泪水是被美食感动出来的。




“我不参加。”周泽楷自以为很冷地冷着脸说,“忙。”




“啊~只是一个开幕式啦,小周你去亮个相就好。”江波涛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我不喜欢。”周泽楷严肃脸。




“诶?”江波涛江式大吃一惊,“小周啊……”




“停,”周泽楷伸手挡住他的脸,拒绝看那双bulingbuling的眼睛。“不去。不喜欢。”




“不喜欢活动吗?还是不喜欢同学?”




“……不是。”




“嗯?那是什么?”




“…………不喜欢你。”




“那为什么不拒绝啊?小周。”




“不想你找别人。”周泽楷的耳朵尖红透了,“不想你,对别人撒娇。”




“……”






“噗。”




江波涛笑出了声。








周泽楷后背一凉,他挪开手,看到江波涛笑得一脸小狐狸样儿。他忽然明白了。




……被套路了,绝对被套路了。




绝对是,绝对是早就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偏偏装着不知道变着花样儿磨他的!太过分了,这个江波涛!




“诶诶小周,别闹!”江波涛举双手投降,“先看个东西好吗?”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相册。周泽楷看到江波涛的床上也放着满满当当的毛绒玩具,和送给他的都是同款。




他下意识推算了一下收到第一个毛绒玩具的时间,酸和甜两种情绪像炸开的水果糖一样在心尖蹦蹦跳跳。




“江,”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轻声说,“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不喜欢吃草莓?”




“不喜欢吃,喜欢种。”



评论(3)
热度(1250)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