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不默契

这篇是之前的周江合志稿,解禁了所以发出来。

有微修改。


“所有的默契都体现在,明明你爱我,明明我爱你,却都对此闭口不提。这是最大的不默契。”


*


人人都说他们是绝配,性格互补,默契十分,就连喜好都可以互相迁就。怎么可能会分开呢?但是当爱情经营到了一定阶段,就一定会出现一个节点,有不解有矛盾。

 

江波涛提着行李箱坐上飞机的那一刻都还在恍惚,他们怎么就这样简单的分手了。这过程也未免太可笑,没有争吵,没有喧闹,只有心平气和的简单对话。

 

“分手吧。”江波涛当时这么说。

 

周泽楷抿着唇,最后只轻轻点了点头说:“好。”

 

 

*

 

江波涛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大雨。

 

抬头看一眼天空,黑压压的乌云连成一片,将整座城笼罩在一个阴郁的氛围里。豆大的雨滴溅落在地,发出“嘀嗒”的声响。脚上那双白色帆布鞋的边沿,都被水潮沾湿。

 

雨幕里的人们都有些忙碌,来来往往的奔走,没人敢停下来,生怕被困在这场大雨里。混杂在雨里的风带着凉意,让人不禁哆嗦了一下。

 

江波涛没带伞,站在机场外面颇有些不知所措。他穿件蓝色的格子衬衫,下面配条卷边直筒裤,算不上单薄的穿着。但或许是因为他身材瘦削,独自一人站在雨幕中,显得分外可怜。

 

江波涛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钟表,意识到现在距离和杜明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试着给杜明打了几通电话,没想到都是相同的电子女声提示他“对方已关机”。

 

江波涛倒不生气,第一他脾气本来就好,第二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己麻烦了人家也没理由去生气,只是现在的情况多少有些尴尬。他看了眼四周,不少从机场出来的人都已经被家人接走或者打了的士离开,他总不能一直傻等着吧。

 

江波涛想了想,打定主意自己去拦的士了。他冒着大雨跑到了街边,一手拖着行李箱,雨势很大,他才站了不到五分钟,身上的格子衬衫已经湿透了,蓬松的短发都被雨水淋湿软塌塌的垂落在额前。但老天并没有因此垂怜他,江波涛眼见着几辆空车被别人抢了先。

 

凉凉的秋风一吹,他只觉得冷透了,最后还是受不住这大雨灰溜溜跑回了起先避雨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他的白色帆布鞋进了水,衣服湿透了,浑身湿答答的像一个街边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可怜兮兮。

 

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江波涛不免带些期待的接了起来:“喂,小明?”

 

电话那头的杜明委屈的不行:“江哥!我也没想到啊今天上司临时召开会议,一开就是一下午!”

 

江波涛听出他话语里的急躁和歉意,于是安慰道:“没事啦小明,我也不急啊,实在不行我就多等你一会嘛。”

 

杜明不安的心情总算消下去一点,然后继续说道:“我本来想下班了就来接江哥,没想到今天雨这么大,我怕你等太久,所以找了别人来接你……”

 

一阵冷风吹来,江波涛不由得抖了抖,一边哆嗦着一边问道:“是谁呀?”

 

杜明却突然沉默了一下,语气里透着些犹豫:“江哥,你别怪我,今天是真的太忙,我又怕你等不及,所以才想到他的,就是……”

 

突然有一声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响起,江波涛下意识转过头顺着声源看去,待看清眼前场景时,他只觉得时间像被定格在了这一秒。

 

电话那头的杜明终于下定决心讲了出来,“是周泽楷!”

 

江波涛挂了电话,只觉得冷风围绕在他身边,吹的他心都开始疼了。虽然回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会见到对方的准备,但他没想到这一刻来的如此快。

 

*

 

“小周,好久不见呀。”江波涛慢吞吞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他一边朝着周泽楷说话,一边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周泽楷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他抬头瞥了一眼对方还有些湿漉漉的发尖,然后快速移开了视线,手中那本无聊的杂志下意识被他合上,“是,好久不见。”

 

话题截然而止。

 

江波涛仍是笑着的,但那笑里的尴尬居多。如果是以前,他还能挽救一下周泽楷聊天冷场的糟糕情况,但现在,似乎没有话题可以继续了。

 

——毕竟他们已经分开了3年加4个月多2天。他们分开的时间太久了,实在不敢轻易去揣测对方的心思。江波涛心想。

 

他表面上仍旧维持着礼貌的笑容,只是那笑容里多少有点假,带着虚伪的客套。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倒是没什么表情,就和几年前一样,神情冷淡十分。

 

江波涛忍不住多打量了对方一会儿。

 

周泽楷此时正半靠在米色的布艺沙发里,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他微微抿唇,还皱着眉,心情似乎不怎么好。江波涛在这一点上倒是挺能理解对方的,毕竟不论是谁在高架上堵上一两个小时的车,心情都不会怎么好。

 

想及此,江波涛连忙低头道了歉,“对不起呀。”

 

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皱起的眉头不由自主地舒展开来。可惜江波涛低着头没看见对方带着点故作镇定的表情,只听见周泽楷问他:“怎么?”

 

“我这次回国带的东西挺多的,所以喊了小明来接我,没想到他临时有事来不了……”江波涛说着抬手揉了揉自己还微微带着湿气的短发,“没想到他还特意麻烦小周你来接我呀,最近S市的天气不好呀,让你堵车那么久,耽误你很多时间吧……”

 

周泽楷没等他把话说完,只是强势的打断他:“不麻烦。”

 

江波涛一堆的客套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周泽楷这样打断,顿时犹如卡了壳的磁带一般,不断的转动着却发不出声来。他站在原地,很明显感受到对方的不耐。

 

还是周泽楷先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他走到了江波涛的身旁,江波涛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知在心虚什么。周泽楷皱眉盯着他,脸色不怎么好,到最后只是干巴巴的说了句:“给你拿毛巾,擦头发。”

 

也不知道在生气什么。江波涛嘟囔。

 

周泽楷只是闷声在卫生间的收纳柜里翻找了一会儿,然后递给了江波涛一块新毛巾。江波涛顺势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动作一顿,他意识到这块毛巾和周泽楷挂在毛巾架上的毛巾款式一模一样。

 

江波涛又看了眼洗手台,台子上放着两个同样款式的牙杯;江波涛低头看了眼脚上,是和周泽楷一样款式的棉拖鞋。

 

有伴侣了?江波涛闷闷地想。

 

 

*

 

这场雨实在太大,淋湿了江波涛的衣物,也把他困在了周泽楷的家中。

 

周泽楷住在偏郊区的独立式小别墅里,大大的房子,却异常的冷清。江波涛只在晚上六点的时候听到了外卖人员的按铃声,除此之外就是电视机里的声响和窗外大雨的淅沥声。

 

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一起吃了晚饭,期间却没什么交流,两人各怀心事,脸上的表情都不算太好。饭菜虽然不错,两人却都食不知味。

 

最后,周泽楷将江波涛带到了隔壁的客房里,只说了句“今晚你睡这”,就转身走了。江波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恍惚间将对方与自己大学记忆里的男朋友重合了,但说到底,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凌晨两点的时候,江波涛意识到自己失眠了。他窝在被窝里,心烦的来回翻滚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这样不冷不热的周泽楷让他难过,但他深知对方这样的态度才是正常的,本来嘛,他们都已经分手那么久了。

 

但江波涛清晰的记得,自己见到周泽楷的那一瞬间浑身血液犹如倒流,心跳加速,耳旁仿若闪电轰鸣。

 

这所有的奇怪异常都被缩略为一句简单却又无奈的事实——“还喜欢他啊”。

 

江波涛叹了一口气,他将自己蒙到了被子里,妄想逃脱这种让人无奈又心酸的现实。但被子里的氧气不足,他只坚持了一会儿就认命般的回归现实了。

 

窗外的月亮被乌云遮挡了,往日温柔的月色被完全打散,夜里漆黑一片,雨声却仍在下。“滴滴答答”的声响里有雨声顺着屋檐掉落的声响,有钟表转动发出的动静。

 

明明都过去3年加4个月多2天了,怎么还喜欢他啊?

 

“真惨啊……”江波涛摸了摸鼻尖,真觉得自己有点可怜了。

 

这觉是彻底睡不成了,回忆这个匣子一旦打开了,就如破了土的幼苗开始疯狂生长,枝桠密密麻麻的围裹着心脏,光秃秃的枝戳在心脏上,让人疼。

 

江波涛坐起身,觉得自己该喝杯水冷静一下。

 

*

 

周泽楷已经连着失眠第三天了,全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无意间听杜明说江波涛终于要回国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居然是摒住呼吸生怕自己幻听,而后才是有些恼羞成怒。

 

江波涛这人啊,这么聪明这么理智,说分手就分手,和他周泽楷根本不一样。周泽楷苦笑着摇了摇头,用手拿起小吧台上放着的红酒瓶子往自己的酒杯里又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不会有人知道,他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江波涛被雨水淋湿的模样有多么不知所措。他想象过各种重新再见的场景,却没一个是对方如此狼狈的样子。狼狈到令人心疼想将人搂到怀里抱一抱,但周泽楷又明白自己没什么身份去做这样的事情。

 

毕竟分手那么久了啊……周泽楷无奈低头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他平常也不怎么喝酒,今天晚上却突然喝了大半瓶的红酒。红酒本就后劲儿足,此刻他只觉得自己脑海里一片乱。

 

混乱的脑海里忽而闪现了一堆人影声像,却都是关于江波涛的。有他大学时期在台上自信演讲的模样,也有他趴在课桌上睡觉的模样,还有好多好多,对他认真笑着的模样……没有一个是像今天这样客套礼貌的假笑。

 

周泽楷重重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但再怎么轻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里也足以引起周泽楷的注意。他转过头去,正好捕捉到江波涛想要离开的身影。

 

“江?”周泽楷忍不住喊了一声。

 

江波涛顿了一下,坚定的离开意图被这一声软化,他转过身直面周泽楷:“嗯……小周啊,这么晚还不睡?”

 

周泽楷一手撑着下巴,一边静静看着他,令人意外的坦然:“失眠了。”

 

江波涛像是被这太过直接的坦白所击中,他当然感觉的到他们两个互相掩饰着很多情绪,但令人不肯服输的心理让他们互相倔强着,试图给对方一个“我没事我很好”的假象。但事实上,这样没用的倔强其实很脆弱,只要任何一方往后退一步,那么所有的虚假模样就会全数崩塌。

 

江波涛明白,周泽楷认输了。江波涛突然也累了。

 

他走到周泽楷身边坐下,又伸手往摆放高脚杯的架子上取了一个下来,“一起喝一杯吗?”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拿起红酒瓶为江波涛倒了点儿红酒。

 

“这么少?”江波涛讶异,“小周你可别这么小气呀,我又不会喝穷你啊。”

 

周泽楷只说:“你酒量不好。”

 

江波涛挑眉,没再说话,心想我们的酒量彼此彼此吧。

 

“这几年。”周泽楷迟疑了一下,终究忍不住问了出来,“生活怎么样?”

 

“怎么样?”江波涛歪了歪头,不解道,“你问哪方面呀。是学习还是生活还是感情呢。”

 

“都。”周泽楷简单的说。

 

“学习挺好的,你也知道呀,我这个从小到大当班长的可从来没放下成绩过。生活嘛,就有点枯燥无聊了,国外的饮食总没国内好吃的,朋友也不如当初大学期间交到的可爱。”江波涛绕了一圈,终究还是没能在周泽楷的注视下跳过感情话题,“感情嘛……就,空窗期嘛。”

 

周泽楷拿着高脚杯的手紧了紧,“怎么不找?”

 

江波涛摸了摸鼻子,没说话,反而故作轻松,“我哪有小周你那么高的魅力呀,我的感情生活很无聊的,倒不如说说你的?”

 

江波涛终究是把心里那根刺拔了出来,“说说看,你现在的伴侣怎么样啊?”

 

“其实我。”周泽楷盯着他看,半晌又忍不住笑了:“也空窗期。”

 

他一定是醉了,所以笑的格外好看。

 

*

 

江波涛忍不住凑过去,用手指摸了摸周泽楷的嘴唇。他的指尖按压在对方饱满的唇瓣上,力道不重却带着点旖旎的意思。他看到周泽楷微微眯起眼,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尾上勾,眼神深邃而不可见底。

 

“别骗人呀。”江波涛觉得自己的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我明明看到了,家里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

 

周泽楷捉住江波涛的手腕,江波涛想缩回手却被牢牢捉住无法挣脱。江波涛的脸颊突然一热,心道自己的举动太过冲动,但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分不清自己是醉酒后的冲动还是自己内心在叫嚣着要触碰周泽楷。

 

“疼……”江波涛终究是忍不住说了出口,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还是慢慢松开了他的手。

 

“其实。”周泽楷忧郁地看了他一眼,神情里有说不清的悲伤,然后他低头又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葡萄酒,慢慢的动作,像在诉说一件令人可笑的事,“这些都是你的。”

 

“一直在等你。”周泽楷咬字清晰的说,这句话说的又重又慢,像是生怕江波涛当作了玩笑。

 

江波涛愣住了,只觉得自己的心口麻麻的有一点点开心,又觉得好难过。他觉得蔓延在心口密密麻麻的枝桠尽数折断了,落了一地黄色叶片。重见天日的心脏,以一种过度兴奋的模样重现,噗通噗通的跳动声回响在他耳边。

 

江波涛捏了下自己的大腿,意识到这是有痛觉的,这是真的。但他还是说道:“小周,我们分手三年多了。”

 

“嗯。”周泽楷垂下眼,“没醉。”

 

江波涛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这滋味太复杂了,实在难以述说。他只能微微颤抖着,轻轻用两手捧起周泽楷的脸,“小周……我真的怕你是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这三年里,我一直在后悔当初提出分手的自己。”江波涛吸了吸鼻子,觉得鼻尖有些发酸。

 

周泽楷盯着他看,眼神里有一种几乎偏执的顽固,“我也后悔。”

 

*

 

周泽楷一把按压住江波涛的后脑勺,带着青春期小男生的冲动感,他的嘴唇稳稳的贴上周泽楷。


*

 

也曾想过换一个人会不会更好,但走过某个街头,吃到某一样甜品,想到的却还是你。其实我们都在潜意识里确认过,那个陪伴余生的人,只能是你了。

 

擦肩而过不代表结局就非得如此。

 

我们为当初的冲动后悔,却更在期盼下一次的相逢。即使相遇时候有诸多不安与恐慌,但你知道——即使时间有点长,即使每天都在猜疑下一秒你喜欢的人还会不会是我,我都要试试让你回到“我的恋人”身份。

 

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男朋友。

 

-END-


好久不见








评论(31)
热度(51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