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冬日约

是之前给库库周江本《来,啵唧》的G,短短的小甜饼,有修改

另外,听说还有余本,戳链接可带走

-

故作镇定是为了掩盖太过爱你的慌张。

*

S市区的十一月初,冷空气终于真正席卷了这座城市。即使日头从东边升起,那金色的光里也再不复之前的燥热。

 

光线透过轻薄的白色纱帘窜入室内,江波涛在睡眼朦胧间感受到这丝光亮,潜意识里明白此时已是清晨。但他仍缩在被窝里,除了脑袋全身都裹紧了被子,不露一丝边角缝,似乎在认真逃避起床这件事。

 

床头柜上的定时闹钟却不给面子,到了昨日定好的时间点便 “叮铃铃”响起,振动幅度颇大,整个床头柜似乎都在震颤。

 

江波涛这才不耐烦地从被窝里伸出手关了闹钟,然后坐起身窝在被子里发了会儿呆。他还没完全清醒,连打了几个哈欠,眼角还有点起床后冒出的生理性泪水。柔软的短发在他不算好的睡姿下被压成了鸟窝,顶尖的几根发还微微翘起,压都压不好。

 

江波涛回头看了眼闹钟,此时钟面上正好显示七点。江波涛起先愣愣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猛一机灵直接掀了被子,穿着一身薄薄的成套睡衣就跑向了衣柜。

 

哪还管什么天气冷不冷。

 

就见他一边念叨着“不知道穿哪件比较适合”一边探入大衣柜里头,他往里翻了翻,只要是好看的,哪管是毛衣、针织衫、衬衫还是卫衣,反正想也没想就从柜子里拿出来扔到了自己的床上。结果不到五分钟,那张单人床上已经摊了数件衣物。

 

江波涛这才意识到这行为有多么的蠢,像个十几岁刚暗恋人的小男生,他光着脚站在地板上,被那凉飕飕的硬质地板给拉回了思绪。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走回床边穿起那双刚刚被自己踢飞的棉拖。

 

最后才随手从床上的衣服堆里捞了两件走到了旁边的穿衣镜前来回比划,努力保持住一贯的冷静:“……紧张什么,和小周都是熟人了。”

 

*

 

S市的人流量大,即使现在只是上午九点,十字岔路口或是小巷街角也已经挤满了人,更别提人流量一直很大的小广场。

 

周泽楷今天穿了件卡其色的长风衣,内里搭了件灰色的毛衣,他身材本就属于高瘦型的,搭配着风衣更显得身子骨挺拔,让人直觉这男人帅气十分,不免多吸引了点旁人的注意。

 

周泽楷受不住这样热辣的眼光,只好悄悄往角落挪去,企图将自己的存在感最小化。但他很矛盾,万一站到了一个太偏的位置,江波涛看不到怎么办……

 

做了会思想斗争,周泽楷最终选择站在原地。

 

——站在一个最显眼最好找的地方,这样江波涛一来就能看到他了。周泽楷心想。

 

但提早一小时站在约定地点,就意味着要被一切审视的目光注视一个小时。周泽楷无奈从裤袋里拿出了一副墨镜戴上,动作十分自然。

 

幸好还有这样的神器,既可以装逼还可以遮脸,周泽楷在庆幸的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他平常的经验来说,带上墨镜之后能抵挡住百分之七十的烂桃花。因为人们很现实,不喜欢对看不到全部相貌的东西投放多余的精力。

 

即使对方的下巴瘦削,即使对方的嘴唇性感,这都还不足以打消人们的顾虑。周泽楷倒是乐得清闲,愈发轻松地站在原地,两手插在裤袋,认真等待自己的约会对象到来。

却没想到十分钟后,有人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角,周泽楷下意识回头看。

 

对方是一个卖花的小女孩,穿了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她笑得可爱,手里还提着花篮,此时用着小孩子特有的嗓音对着周泽楷发问:“大哥哥要买花吗?可以送给喜欢的人噢!”

 

“怎么看出来……”周泽楷忍不住蹲下身来,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我有喜欢的人?”

 

“大哥哥一直在看那个方向有没有人来啊,好认真。”

*

 

江波涛从地铁口出来后,和凉风直接打了照面,他还没来得及压平的发角还乱乱翘着。早上在纠结半天后,江波涛决定穿一件黑色卫衣,下身配一条牛仔裤,是一贯的休闲风,但可惜不怎么保暖。

 

太冷了……他微微缩着身来回看了看四周,只轻轻一瞥便锁定了周泽楷的位置。他看见周泽楷穿着风衣戴着墨镜,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插在裤袋里,对方似乎等了很久有些无聊的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石头,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像一个固执的大男孩站在原地不肯走,只想等到自己喜欢的人。

 

江波涛不知为什么觉得心头甜滋滋的,或许只是简单地意识到那个“喜欢的人”是自己。江波涛的嘴角上勾,有别于平常疏离的礼貌笑容,而是愉悦十分的模样。他看到站在对面的周泽楷朝他这边看了过来,对方朝他大幅度地挥了挥手打招呼。

江波涛此刻也不觉得冷了,反而挺直了腰板,他伸出手朝着周泽楷打招呼,生怕对方没注意到他。面前的人行道上是匆匆而过的车辆,江波涛只觉得红绿灯倒数的时间太过漫长,盯着倒数的时间默念,终于等到红灯跳转成绿灯。

 

江波涛快步小跑着过了马路,他跑到周泽楷身边时还笑问:“小周也来那么早呀?”

周泽楷伸出手揉了揉他的乱发,不免压到那根不安分翘起的发尖,他耐心地压平了才道:“刚到。”

江波涛挺享受这舒服的揉脑袋行为,期间他又打量了对方一眼,忍不住调侃:“小周今天还抹了发胶呀……”

周泽楷扭过头,颇有些不自在。分明受了路人们诸多注视,但在江波涛的眼前,却仍忍不住地想躲避。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那注视太过撩拨,像火柴可以干干一划就爆发出明亮的火星子。

江波涛看不清他墨镜后的神情,只当他尴尬,于是轻轻一笑缓解气氛:“小周别紧张,反正你怎么都帅得很呀,其他废话都不说啦……现在,认真开始约会吧!”

江波涛说完便转过身准备走在前头,却不曾想周泽楷伸出手牵住了他。江波涛一愣,下意识想把手抽出来,却被对方牢牢地牵住,下一秒他们的简单牵手已经变成了十指相扣。

“你手好冷。”周泽楷一本正经地分析,“所以,牵着我。”

 

江波涛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眯起来如月牙儿一样。他十分顺从地握紧了对方的手,“好呀,谢谢小周为我暖手啦,那么现在可以一起去看电影了吗?”

 

“还不行。”

 

“嗯?”江波涛不解地望着他。

 

接着,他眼瞧着周泽楷将一朵红艳艳的玫瑰花递到了他的面前,他不免有些怔愣住,接过那朵红艳艳的玫瑰花后才低声自语:“什么嘛……倒让我紧张起来了……”

周泽楷看着他的模样,紧抿着的唇角都忍不住微微上翘,他说:“好了,约会吧。” 

 

-END-

另外最近有想在CP做周江无料的想法,想问一下各位是对领取薄薄的清纯小册子感兴趣还是对领取藏有(sao)二(ma)维(kan)码(rou)的信封比较有兴趣……

前者敲1

后者敲2

谢谢合作(

评论(36)
热度(23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