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之恶或出自爱呢

不巧 02

学长周x学弟江    私设有有有

01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可你竟然和我一样喜欢吃肉丸子,真巧。

 

*

 

薄荷味的清凉会让人迅速清醒,继而把一切不愉快的事都清晰回想起来。怪不得有的人不喜欢薄荷牙膏,江波涛一边刷牙一边想。

 

最后只是安静地拧开水龙头,用手心接了一点自来水,洗去了嘴角边残留的白色沫。

 

接着按部就班的从一旁挂着毛巾的架子上取下了自己的那块。毛巾被水打湿,变的绵软,他一把绞干了,然后大力往脸上擦。似乎是为了驱赶晚睡带来的疲惫感,但眼眶下的黑眼袋依旧深的无法掩饰。

 

“放宽心,没什么的,没人会在意这点小插曲。”江波涛对着洗漱台上那面镜子里反射出的自己如此说道。

 

身后卫生间的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推开,江波涛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虚。

 

转身一看,进门的杜明正打着哈欠顶着鸟窝头,睡眼惺忪地对着江波涛打了声招呼:“室长早……”

 

“小明你也挺早的啊。”江波涛笑着说,颇带几分惊讶。他本以为杜明会和另外两个一起赖床,不会那么早起,更别说准备去晨跑打卡。

 

“我?哦,室长你误会了,我只是来嘘嘘一下,”杜明手头上一边解着裤带一边抱怨,“要不是憋得慌,打死也不会这个点下床。”

 

——果然没有看错人。

 

江波涛心里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倒也没停,他把毛巾挂回原处,然后准备将这个话题进行结尾:“那你待会继续爬回床睡吧。”

 

“好咧,”杜明把睡裤拉到腰上,然后系了个蝴蝶结,转眼一想问了句:“不过室长,你起那么早干嘛?”

 

江波涛两手交叉叠在胸前,笑意满满:“可能你忘了,大一第一学年晨跑打卡是有规定次数的。次数不到的,不能毕业。”

 

“操,”杜明两眼一翻,无语凝噎,但隔了一会神情微妙一变,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另外两个肯定也不知道,我还是继续去睡了。”

 

“……好。”江波涛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反正第一节C语言的老师只点人数,不点名,待会知道消息的你们迟早要哭着起床的。

 

江波涛在出寝室之前特意系紧了鞋带,检查了一眼口袋里的晨跑卡,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神清气爽地出了门。

 

学年第一跑,看起来十分的顺利。但看起来,也就仅仅是看起来。

 

七点零四分的时候,江波涛恰好跑到第二个打卡点,时间掐的不错,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到下个卡点的时间他慢慢走都来得及。但本来好端端放在口袋里的晨跑卡偏偏就是不见了,于是所有计划一下子就被打乱了。

 

他不得不回头找丢失在路上的晨跑卡,虽然很快的找到了,但时间也不留情的过去了。结果本可以慢悠悠完成的晨跑,变成不得不急匆匆解决的任务。他只能强迫自己向前大步跑去,跑的气喘吁吁,奔跑过程中他一度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寝室那几个太坏了?

 

但在七点零八分的时候,他看到了距离他五十米左右的周泽楷正拿着打卡机站在终点。他忽然松了一口气,推翻了之前的理论。他觉得自己这么倒霉,一定是因为周泽楷。

 

对方站在终点,穿了一件灰色的宽松背心,下面配条运动裤。校草的名头倒也不是白来的,即使是如此简单的搭配,穿在周泽楷的身上也依旧吸引人。露在外头的手臂虽然白皙却有着弧度较好的肌肉线条,他的面容虽然精致到男女通杀,但却不会有人把他归为女气。

 

是恰到好处的迷人与帅气。

 

无论外人的想法是什么,周泽楷只顾着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钟面,七点零九分。他紧抿的唇线突然松动,嗓子里低压的声线突然拉高了音,他朝着晨跑的大一新生们吼了一句:“最后一分钟,超时不刷。”

 

江波涛感到本来轻飘飘无重力的气球突然就被人戳破了。身旁的学生群体陡然加速,一个一个都像是装上了弹力发射器一样飞奔了出去。江波涛在惊讶的同时,也不得不强迫自己加快速度,他可不想白跑一趟啊!

 

不过……出门前系的好好的鞋带怎么就突然散了?江波涛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弯下腰,再细心的为自己的鞋带打个蝴蝶结。所以他只能过分小心地奔跑着,祈祷一切顺利。

 

距离周泽楷的距离大概不到三米,江波涛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问题:昨天刚强吻过你的人,在今天见面的第一天,乃至第一句话会对你说什么?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只是醉了?还是别的什么?

 

“时间超了一秒,不刷了,”周泽楷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看了看对着自己五体投地行大礼的新生,颇带无奈,“求我也没用。”

 

这样的开场对白,真是怎么猜也猜不中啊。

 

同时,江波涛觉得自己技术不错,踩中自己鞋带然后摔成“五体投地”这事还是很难做到的。他闷闷地从地上站起身了,抬起头却只见周泽楷和另外两个负责人集体离开的背影。他一愣,还以为对方至少会留下来和他交流一下。

 

不公平,凭什么被迫接受亲吻的人把每个细节记得清清楚楚,主动的那方却忘的一干二净了?

 

江波涛皱了个眉,摸了摸鼻腔里突然流出的湿热液体,一边擦,一边喃喃自语:“……周泽楷,我记住你了。”

 

 

 

木筷子戳了戳肉丸子,再怎么圆润的丸子也变成了软烂的肉饼。

 

“室长,你这是怎么搞的?跑个晨跑还负了伤?”杜明坐在江波涛的对桌,夹了一口菜,一边嚼一边问。

 

江波涛摸了摸鼻子上贴着的创口贴,好脾气瞬间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一口吞下了被自己戳软烂的肉饼。对于杜明的提问,很自然的选择了不作答。

 

孙翔却以为是因为食堂太嘈杂,所以江波涛没听见。于是格外耿直的,一字不差地又复述一遍杜明提出的问题:“室长,你这是怎么搞的?跑个晨跑还负了伤?”

 

吴启在桌子底下踢了孙翔一脚。孙翔一口饭噎在喉头,呛得不行,等到完全下去了,顿时气势汹汹:“吴启你有病啊?有话不能好好说?踢我干什么啊?”

 

杜明说:“翔哥,你怎么现在才知道啊,吴启有病很久了。”说完还叹着气拍了拍孙翔的肩膀。

 

吴启:“……”

 

江波涛咳嗽一声,实在不能再装事不关己。适当的出来打了个圆场:“早上晨跑被人绊了一跤。”

 

杜明颇感同情:“室长,我就说了,晨跑什么不如睡觉。”

 

吴启吃完最后一口饭,十分冷静的补刀:“也不知道哪个呆子为了上c语言课跑的气喘吁吁,嘴里还嚷着早知道起床去晨跑。”

 

孙翔吐槽:“吴启,说到这个问题,你早上看到室长发群里说上课要点人数的信息,你怎么都不把我和小明打醒?害的我们两个差点迟到了。”

 

“……是想让我捶爆你们的头吗?我已经踢了好几脚你们的被窝了。”吴启扯了扯嘴角,一阵无语。见过能睡的,没见过这么能睡的。

 

孙翔还想抱怨几句,结果被坐在一旁的杜明打断,杜明激动的打了他好几下手臂。接着只听杜明鬼叫了一声:“哎哟,我的妈啊!又是个大事情啊?”

 

孙翔满脸好奇地凑过去看了眼杜明刷新的网页,接着也惊喊:“搞事啊?”

 

吴启和江波涛两人只觉莫名其妙。

 

杜明抬起头,两眼直勾勾盯着江波涛。视线火辣,直把对方盯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江波涛抖了一抖,挑了个眉,低声问:“有关于论坛?”

 

“室长你怎么知道?”


“……”江波涛咽了一下口水,不好的预感强烈的要命,“发生了什么?”

 

杜明直起身子,将手机凑到他面前,指着一条回帖说:“我靠,校草本人在十分钟前亲自回复诶。听说以前关于他有很多很多绯闻帖子,但从来没见他回过一条,”话说到一半,杜明又朝着江波涛戏谑的眨了眨眼,“室长,你可别真是个gay吧?”

 

江波涛一手摸着下巴,顿了顿才不当回事似的笑问道:“我要真是个gay怎么办?”

 

杜明一看他这不在乎的样子,也玩笑似的来了劲儿,一手掐了个兰花指,一边吊着嗓子作戏:“那我劝江郎你还是从了校草吧……虽然电子系男人多,gay也多,但千年难遇周郎这么正的公子哟。”

 

孙翔实在受不了杜明这老鸨上身的样,一拽他的衣服就让杜明坐回了凳子上,威胁他:“再出声,一刀削死你。”杜明捂嘴,看着说话如此认真的孙翔,惊恐过度。

 

江波涛揉了揉太阳穴,懒得再逗对方,笑说:“小明,醒醒吧。我啊,直的比那钢筋还直。”

 

杜明塌了肩,“切”了一声,顿觉无趣。

 

江波涛:“……”

 

这到底是有多想看这起八卦?别告诉我这个学校里的人都和你一样已经下意识默认周泽楷的发言是在盖章正宫,是代表绑定某学弟了?

 

可惜,你们校草根本就不记得我什么样子。江波涛想这么说。

 

但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人拍了拍肩,颇自来熟地打了个招呼:“哟,学弟,来吃饭了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被论坛上的事情困扰到吧?”

 

江波涛回头,看见两个人站在他身后。一个笑眯眯的却风度翩翩,不像是冒出这么一溜话的人。另一个倒是活力满满,看起来颇为直爽。他们两个站的又近又密,两只手还紧紧交握在一起。

 

江波涛觉得现在的男人们,谈恋爱真是有点高调啊。

 

那人看他不说话,于是又补充了几句:“我们昨天在烧烤摊见过的。我是校草同寝室的,我叫黄少天。我旁边这位是喻文州也是他同寝的,同时也是我喜欢的人。”

 

江波涛觉得这个高调真不是一点啊,于是清了清嗓子,压下一点诧异的神情硬绷着礼貌笑容回复,“学长们好,我叫江波涛。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黄少天说:“小周觉得你的背影很熟悉,所以让我来问问他强吻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喻文州彬彬有礼:“少天只是想拉我一起过来问问,我没有别的事情。”


江波涛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从哪说起,到最后只是愣愣问了一句,“周泽楷?他在哪?”

 

黄少天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江波涛的背后:“一直坐在你背后啊,没发现吗?”

 

江波涛回过头,正看见周泽楷用筷子戳着一颗肉丸送进嘴里。


TBC




评论(17)
热度(350)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