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不巧 03

周学长x江学弟   私设有有有

01 02

几千人里,初吻对象恰好就坐在你前面,而你恰好认出来了,多巧。

 

*

 

三串里脊肉,一串年糕,一杯淡啤酒。周泽楷对那天晚上,只记得那么多了。

 

凌晨六点半,他躺在寝室里的床上,两眼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宿醉后的难受,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脑海里空空的,像是有人拿剪刀把记忆都剪成了粉末,想不起来了。

 

身体十分不舒服,他决定今天不去晨跑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他仍旧是要早起的。文体部除了负责学校汇演时候提供节目表演的任务,日常的负责项目则是为新生们打卡记录晨跑次数。作为文体部的部长,这些事情自然是推脱不了的。周泽楷叹了一口气,颇感无奈。

 

他从床上坐起身,看了眼寝室另外三个。对铺的叶修裹在毛毯里,睡的很沉。对面的下铺,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挤在狭小的床铺上,即使是在睡梦中两个人也贴的格外紧密。

 

周泽楷神色不变,早已看惯的景象在他心里根本起不了什么波澜。他歪了歪头,觉得自己不能再慢动作了,于是下了床,开始进行每日出门前要做的洗漱流程。但脑海中却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嘴唇破了。

 

而且可以确定是很深的咬痕,人为的。这是周泽楷在凑近镜子观察许久后得出的结论,接着他抬手拿指腹磨蹭了几下唇瓣,却不小心碰重了些。痛让人发懵,无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手里的铃声忽然响起,是六点五十的提示音。周泽楷慌忙收了乱糟糟的心思,出寝室了。

 

 

周泽楷穿着一件灰色的宽松背心,下面配着条运动裤,脚上穿了双黑色的气垫运动鞋,走的还是一贯的休闲风。裤袋子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他拿出来扫了一眼,是方明华刚刚发来的消息。

 

“部长,今天你还来监督打卡吗?”

 

周泽楷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快速的回了一条:“来的。”

 

“昨晚玩那么大,还以为今天会没劲了呢,那依旧老地方等你。说不定还能看到那位小学弟呢。”

 

周泽楷抿了抿唇,直截了当的将心中疑惑发了过去:“昨晚?从哪看到的?”

 

方明华正坐在食堂里一边喝豆浆一边和女生调侃。没成想周泽楷一个反问发过来,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他没忍住呛咳了一下,大庭广众之下把豆浆都喷了出来。女生坐在他对面,脸都黑了,给方明华打的印象分直线下降,最后还是忍不住拿起包就快步走了。

 

情场高手方明华从未犯过这样糟糕的错误,一边追对方,一边还得分心思回周泽楷:“部长……别逗我啊,论坛闹那么大,你不知道?对了,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打卡位部长你帮我顶上吧……就这一次帮帮忙!”

 

周泽楷皱皱眉头,回他:“行。但迎新晚会上,表演得多准备一个。”

 

下星期五就要上台表演了,现在去哪多折腾一个?方明华心想。

 

像是摸透了对方心思,周泽楷及时回复:“不接受拒绝。”

 

方明华:“……”

 

 

吕泊远说:“部长,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周泽楷站在他旁边,早上的风吹在脸上还是有些凉凉的。他扭过头看向吕泊远,对方还是一副半梦半醒的瞌睡样,穿着件长袖薄衫,风吹过来的时候他还会抖一下。

 

“要勤加锻炼啊,”顿了一下,周泽楷继续沉声问,“强吻了人,但是强吻别人的人也是初吻,对方还气不气了?”

 

吕泊远认真回答:“部长你知道的,我来文体部就是为了逃晨跑啊……诶?”说到一半,才惊然的瞪大了眼。

 

“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周泽楷站在晨跑终点,顺道瞅了一眼前方,还没学生跑到终点。他心想,这届学生的身体素质不行啊。另一方面,他也起了心思和吕泊远再扯扯。有些事在别人看来是闹腾就好,但他却觉得格外棘手,甚至有点焦躁。

 

“……对方知道你是初吻吗?”吕泊远一边小心翼翼的问,心底却偷偷的在想,没想到啊,身为校草居然还没献出初吻?

 

周泽楷摇了摇头,顺带加了一句:“没说是谁。”

 

吕泊远尴尬的“哈哈”一笑,抬手挠了挠头。心想,论坛上的事谁不知道啊?装什么呀。但心里怎么想的,怎么也不敢表现出来,于是他委婉的说:“部长你想啊……你要是走路上被人强吻了,还是同性……你什么感觉?不管是不是初吻,好歹说句抱歉?”

 

周泽楷说:“不认识他。怎么说抱歉。”

 

吕泊远:“……你去找找线索呗。”

 

“喝断片了,不记得了。”再说了,一学校几千个人,一个一个找过去,这是大海捞针。周泽楷站在那里,有点忧郁,但异常认真。晨间的风还在吹,吹的他的碎发乱飞。

 

“……部长,”吕泊远拍了拍自家部长的肩膀,总觉得有点搞笑。就连早起的一点朦胧睡意都彻底没了,使劲调侃,“随缘见吧,这么有新意的开头,一定不会就此结束的。我有预感,八百万字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周泽楷把他的手打开,然后扯了扯嘴角,反问:“你意思是,我会弯?”

 

吕泊远咽了一下口水,高声反驳:“不不不,我只是提醒你,部长你这么直,别一不小心弯了。”

 

周泽楷懒得理他,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七点零九分。他紧抿的唇线突然松动,嗓子里低压的声线突然拉高了音,他朝着那群慢悠悠奔跑的大一新生们喊道:“最后一分钟,超时不刷。”

 

吕泊远小声嘀咕:这是迁怒。

 

甚至有个大一新生因为跑的太急,不小心摔倒在周泽楷面前,吕泊远都忍不住替对方委屈。但看周泽楷那一脸铁面无私的样子,多半是不肯刷了。

 

“时间超了一秒,不刷了,”周泽楷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看了看对着自己五体投地行大礼的新生,颇带无奈,“求我也没用。”

 

吕泊远想使个眼色给那小学弟,告诉他,到哥这来,我给你刷。没想到,那新生倒是脾气好,也没说什么,只是闷声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双细长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面前的周泽楷,活生生把站在一旁的吕泊远给忽视了。

 

周泽楷向来屏蔽周遭一切的注视,像是强行让自己变的迟钝。虽然对方的注视足够明显,但他实在没兴趣多加停顿。于是扯着吕泊远,手里拿着打卡器,准备收工回寝室。低头想了想,又觉得那视线不似往日接到的暧昧目光。回头瞟了一眼,他不经意收到对方眼睛里的愤恨之情。

 

啊,这倒有点新奇了。周泽楷扫了对方一眼,是个长相清秀的男生。

 

可不会是昨天强吻的那人的对象吧?周泽楷想。

 

回到寝室的时候,叶修还窝在毛毯里玩手机。喻文州在看书,研究最新拿到手的题目。黄少天早早开了电脑,十分投入地打着游戏。周泽楷进门的时候,他们很有默契的朝向了他。眼神里带着打趣和戏谑。

 

黄少天幸灾乐祸的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脸色那么差,是不是知道那件事了。”

 

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头,说他:“你别这么幸灾乐祸的,小周心里可得烦了。”话说的一本正经,语调里却是宠的很,就连之前的拍,到最后都变成摸了摸对方柔顺的头发。

 

黄少天顺势蹭过去,嘴里应声:“好好好,不闹他。不过,你什么时候才看完书啊,我一个人打游戏有点无聊了。”

 

喻文州回答说:“晚上再打,这个课题有点难的,需要认真看看。”

 

“好哦,期末记得告诉我重点就成。可不想挂科了。”黄少天十分信任喻老师。

 

叶修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说:“你们两个够了啊?注意一下我和小周两个单身狗啊,活着很累的啊。对吧,小周?”

 

周泽楷早已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点开了论坛,找到了那条帖子,对于叶修的问话也就敷衍的“嗯”了一声。叶修给周泽楷比了个赞的手势,仿佛为自己找到了盟友感到自豪。

 

黄少天总喜欢呛叶修,看对方尾巴都快翘起来的样子,顿时不服了。他一边带着耳机打游戏,一边吐槽:“得了吧叶修,人小周指不定这次就成了呢。”

 

这回叶修没说什么,周泽楷倒是出了声:“对方是男的。”

 

黄少天也没看清是谁说的,只是下意识反驳:“男的怎么了?我和喻文州好了多少年了,有比男女差?”说完,拉了拉喻文州的衣袖,让对方俯下身子来。喻文州顺从的俯下身,黄少天扭头就是一个吻,又习惯又自然。

 

周泽楷摸了摸下巴,觉得性别是屁。但是这不代表,他想发生点什么。他其实还是有点怀疑,这个帖子的可信度,即使照片拍的很清晰。他转头看回电脑屏幕,看到自己清晰的脸颊,看到对方的后脑勺。

 

几千个人的学校里,光凭一个后脑勺认人?有点扯吧。他出神地想着,又觉得吕泊远说的“随缘见”很好笑。他愣愣看着,除了在思考这个帖子真假的同时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醉了的自己,眼光怎么样啊?

 

他把这奇怪的想法埋在心里,转而发懵般的想要确认一些什么:“真亲人了吗?不是ps?”

 
*
 

食堂的肉丸子味道还是不错的。

周泽楷一个人坐在食堂的四人桌上,一边咀嚼着一边来回看了看食堂里的人潮,谁看得出谁是谁。周泽楷低头吃了一口米饭,觉得这件事真的很荒唐。但人对未知总是好奇的,所以他一反常态,来回打量,又来回与心中那张照片上的背影作比较。

 

前桌那个男生有点像呢。周泽楷咬着筷子,为这突如其来的符合感到一些紧张。他惶恐于自己的急切,又不安于猜测这种假象。

 

“就当是找了人好道歉吧。”周泽楷自言自语。

 

但贸然上前也是不行的,更何况对于他这样不善于打交道的人而言,搭讪是件很难的事情。他想了想掏出手机,发给黄少天一条信息:“帮我一件事,行不行?”

 

黄少天问:“怎么了?”

 

“我想确认一个人。”周泽楷回复他。

 

“好呗,你在哪,我和文州刚在食堂二楼吃好饭,现在来找你。”

 

“一楼食堂。”

 

周泽楷想,他只是有点好奇,好奇他初吻的对象是什么样的。

-TBC-

评论(12)
热度(26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