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懒熊

不巧 05

学长周x学弟江   私设有有有

01 02 03 04


她们说你好帅,这一瞬间我竟然也开始赞同。好巧。


*


周泽楷的小腿肌肉结实,起跳时绷紧的弧线充满了力量的美感。他站在三分线的外面,手中的篮球随着他的抛出划过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负责拦挡周泽楷的杜明苦着脸哀叹:“靠,这比赛没法打了。”

 

只听“咣”的一声,是篮球撞击上篮板的声音。杜明猛地回头,眼里突然燃起了一点希望。

 

但周泽楷投篮的角度过于刁钻,这一下虽然不是直接投中,但圆圆的篮球也没就此落地。反而沿着篮球框的边缘慢慢打转,最终乖乖的落入中心。

 

从篮球框中心落下的篮球在塑胶的体育场地上来回弹动了几下,然后慢慢滚向了场边。杜明垮下肩,眼里那簇小火苗也随之熄灭了。

 

看到三分球中的结果,周泽楷紧抿的唇线终于松动,微微上翘的嘴角泄露出他的愉快。迎面跑来的黄少天,抬起手和周泽楷击了击掌,嘴里不住夸:“周泽楷,这波耍酷满分!”

 

周泽楷一手拉起宽松的衣领抹了把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渍,一边无奈回复:“哪有。”

 

黄少天“啧啧”两声,摇头晃脑的往四周耍眼色。头偷偷靠过去,低声说:“看看旁边,开场的时候可没这么多女生啊,都被你吸引来了。”

 

喻文州走到了两人边上,瞥了一眼黄少天:“认真点,可别太得意,对方还有一名替补可以上场。”说完用手拽着黄少天的胳膊,不动声色的分开了距离过于靠近的两人。

 

“对呢,真好奇那位学弟会不会真的上场,”黄少天摸了摸下巴,然后不怀好意,“文州,学弟要是上场,让小周去挡。”

 

喻文州笑眯眯的对着周泽楷下定论:“好呢,不过我觉得学弟很难对付。”

 

周泽楷短短“嗯”了一声,没否认。他偷偷瞥了一眼场边,然后迅速转移了目光。

 

 

“三分。”叶修坐在场边懒洋洋的宣判。

 

坐在场边的江波涛自觉转身把记分牌上的分数页翻了一翻,半场对赛下来,两方的比分已经渐渐拉开。他不自觉皱了皱眉,一股难言的不甘从心头涌起。

 

“学长们篮球技术不错吧。”叶修出声。他佝偻着背盘腿坐在地,一手撑下巴,一派的悠闲。说出的话却让人分不清是挑衅又或是纯粹的感慨。

 

江波涛干笑了几声,很得体的应答:“是啊,技术真好……真是让人自愧不如。”

 

叶修转过头对着江波涛叹了一口气:“你们运气不好,周泽楷今天特别认真。”

 

“难道平常他不是这样吗?”江波涛眯着眼嘴角仍旧带着礼貌的笑容,话语里却带有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的小情绪。

 

叶修摇了摇头,朝着越打越颓的杜明看了一眼,嘴里继续解释:“他从不会把人逼到这样的地步。”

 

江波涛心想“逼”这个字有时候用起来的确太过严重了点。

 

但是现下情况的确如此,周泽楷气势汹汹像个不可一世的王者,把对手逼的窘迫,甚至是逼到有些丧失斗志的地步。杜明的信心在一次次的失防后崩塌,这样的心态已经是成就败局的一半。

 

江波涛静了静突然发声:“裁判,换我上场,可以吗?”

 

顺着塑胶地面一直骨碌碌滚到场边的篮球,突然停在了江波涛的身边。

 

叶修扫了一眼江波涛瘦弱的身板,很有几分打趣:“行啊,反正也不是什么正规比赛,想换人就换呗。你差不多可以再打半场,不过——可别被周泽楷压制太惨啊。”

 

江波涛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听了叶修的话只是一笑:“还没试试,怎么知道?”

 

“拭目以待,”叶修说着坐起身,一手拿起脖子上挂着的哨子吹了一声,然后高喊一声,“换人。”

 

黄少天愣了一愣,然后自言自语:“有趣了有趣了。”

 

杜明擦了擦头上因为紧张而发出的汗,嘴角微微向下,对着走上场的江波涛苦着脸诉说:“室长,他真可怕。”

 

江波涛拿着篮球走到了场中,拍了拍杜明的肩膀安慰:“小明,你很棒了。”

 

叶修适时吹哨,“下半场继续。”

 

 

黄少天对孙翔,喻文州对吴启,周泽楷理所当然的对上了江波涛。

 

周泽楷一手拍着篮球,一边来回走位,可却被拦的结结实实。江波涛的两手大开,防守的姿态做的一丝不苟。他严密的防守像是编织出的一张大网,将人牢牢封锁。

 

他们的距离太近,能够看清对方的每一个的动作神态。周泽楷俯身拍打篮球的姿势,展现出他手臂上恰到好处的肌肉弧线。他像豹子,紧抿的唇线是象征无声的力量,他在等待,等待某个瞬间将对手完全的击败。

 

江波涛虽然气喘吁吁,却仍拼命跟上节奏。他似温吞的蜘蛛,慢悠悠的编织着网络,不求富有攻击力,却仍旧充满危险。

 

他们盘旋,他们对峙。站在对立面的对手,互相猜疑、摸索,却没有人比他们更投入。

 

江波涛本以为这是场无声的战争,却听到场边的叶修不合时宜的催促:“最后一分钟,你们倒是谁再进个球啊,我可不想加时赛了。”

 

是了,他们的比分在下半场的比赛中拉平了。这倒不是说江波涛比杜明厉害了很多很多,而是他更富有主导性,他让孙翔吴启更有针对性的去对抗,让散沙的队伍集结起来。

 

黄少天和孙翔本就处于胶着的状态,正是让人头大的时刻,听到叶修的话,顿时不满的高声:“叶修,你怎么那么烦!没看到我也在努力想赢吗!”

 

孙翔打岔:“如果一分钟里继续持平,有了加时赛可就不好说了。”

 

吴启应声:“拖住就好。”

 

杜明在场边早就充当了啦啦队队长的角色,此刻正带着一票的女生高喊:“拖住就是胜利——加油加油!”这声呐喊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杜明的嗓子喊得都快干到冒烟。

 

但没想到一波还比一波声高,周泽楷的女生应援团们一边尖叫一边喊:“校草加油!周泽楷最帅!”

 

“靠。”杜明气的想打人。

 

喻文州推了推眼镜,也忍不住出了声:“小周,拿下这球。别拖。”

 

周泽楷闷闷“嗯”了一声。然后在震天动地的欢呼呐喊中,对着江波涛问:“你觉得,谁会赢?”


该说什么呢?善于应答的江波涛突然找不到措辞。他是第一次见到在场上,与他为对手的人问出这样的话。

 

但实在容不得他细想了。

 

因为周泽楷已经原地起跳,以充满力量的弹跳为初始,以长而有力的手臂为武器,以完美而精确的弧线为结束。江波涛虽然起跳,但仍旧慢了半拍,甚至在对方的身影下被压制的失去了重心,重重的摔了下去。

 

三分线外的篮球,这次没有丝毫犹豫,正中篮框中心。

 

叶修吹响了哨音,宣布:“比赛结束,周泽楷队伍胜利。”

 

听到这样的结果,看好周泽楷的女生们像疯了一样开始高喊“周泽楷最帅”。那声音实在太响,震的人耳膜疼痛,杂的人脑海混乱。

 

周泽楷真帅,她们这么说。

 

江波涛愣愣坐在塑胶体育场地上,以仰视的角度看着周泽楷高瘦的身躯。他看到周泽楷挑起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然后无声的对他说了三个字。

 

“我赢了。”


-TBC-


评论(25)
热度(27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