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不巧 07

周学长x江学弟   私设有有有

01 02 03 04 05 06

你的眼里,我的眼里,都只有对方。真巧。

 

*

 

叶修在旁边对着江波涛调侃:“小学弟,扭捏什么,两个大男人。”

 

大约是被“扭捏”这样不适合形容男人的词刺激到了,江波涛也不再推辞。开始向前俯身,闷声配合起了周泽楷。他的两手搭在周泽楷的肩膀上,没受伤的腿部支起跨在周泽楷身体的两侧。

 

对方的身材很好,薄薄的衣料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背部区域倒三角的完美身材。似乎越靠近周泽楷,江波涛就越能感受到那所谓的雄性荷尔蒙——正以一种无法抗拒、来势汹汹的姿态围困了身边的人。

 

但这话是断然不会说出口的。所以江波涛只是垂下眼,掩下了复杂心思。

 

周泽楷感受到他的注视,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眼,但这一眼终究没获得太多的线索。只好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搂紧了。”

 

“嗯,知道了。”江波涛说着将两手搭在周泽楷肩膀上的动作改成了搂,以更靠近的距离紧紧环搂住对方。

 

他闻到对方发间清爽的洗发水味,闻到一点薄汗沁出的咸味,又闻到一种不知名的味道,但感觉不坏,像是能安抚人一样的淡香。他的下巴搁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倒是舒服的很。

 

周泽楷背着他站起身,对着江波涛寝室的人礼貌又简短地说:“带他去医务室了。”

 

杜明连连点头,竟然没什么反驳的意思,嘴里竟还连连夸赞:“学长真是乐于助人啊……”结果转眼一见江波涛笑眯眯的眼神,又立马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吴启倒是从事实出发,很冷静说道:“这样也好,毕竟学长也比我们这些新生更清楚学校里的这些事。”

 

“哼,既然如此,就不找你麻烦了。”说完,孙翔抬手挠了挠头发,短短的碎发被撩的一团糟,期间,他瞪了周泽楷一眼,气鼓鼓的脸颊,活像是个得不到糖的孩子。

 

另一边,周泽楷寝室的人倒是态度十分微妙,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甚至在周泽楷还没开口之前,叶修就忙不迭说:“小周别说了,快去快去,万一学弟腿伤严重拖着可不好。”

 

江波涛趴在周泽楷的背上,有些无语。他看着叶修一脸没个正经的乐呵样,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喻文州倒比较靠谱些,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校卡放到了周泽楷的上衣口袋里,嘱咐道:“今天出来约球估计都没带卡吧,我这张先拿去用,医务室那边只给刷校卡,现金没有用的。如果钱不够的话,再打电话和我们说。”

 

“真是太感谢了,喻文州学长。”江波涛不好意思的说。

 

周泽楷没说话。

 

黄少天倒是将手搭上了喻文州的肩膀,夸起了对方,“嘿,我就知道,你在身边,我们什么都不用愁。”

 

“那是的了,”喻文州眯眼笑着,扭过头对上黄少天的眼睛继续说,“有我在,你放心。”

 

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起来,叶修禁不住“啧啧”声响起,提醒道:“你们两个注意点场合啊,还一群孩子在呢?”

 

黄少天、喻文州同时一愣,不自在地双双扭过头。喻文州假意咳嗽了一声,黄少天站直了身两手一叉腰,对着叶修就是吼:“叶修你好烦!这里还有谁十八岁没过的?都成人了好吧。”

 

“行吧,那你们继续做成人之间的事儿吧。”叶修耸了耸肩。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怪呢。

 

还是周泽楷终于听不下去了,断了这越走越偏的谈话,他说:“带他先走了,不聊了。”说完便不再停留,大步大步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那两人终于离了场,消失在所有人眼前。叶修将脖子上挂着的口哨拿起来吹了一声,尖锐的哨声毫无防备的穿越了满场。站在一旁的黄少天捂着耳朵,痛呼:“干嘛突然吹口哨啊你?”

 

“不是吹给你们听的,”叶修挑了个眉,对着几米开外围了一圈的女粉丝们说:“我是提醒她们,主角都走了,该散场了。”

 

杜明反应倒是快,右手一拍大腿,愤恨道:“我去!合着我们刚刚是成了动物园里被围观的大猩猩?”

 

吴启:“不,只有你承认了你是大猩猩。”

 

杜明:“……”

 

*

 

蝉在盛夏的夜晚翁鸣,嘈杂的声音闹的人脑袋发昏。热风从枝丫之间吹过,细听之下还有绿叶响起的“沙沙”声音。江波涛与周泽楷一同在这条道路上前行着。

 

虽不是深夜,天色却已是晚了。黑暗里的路灯光在此刻便显得格外明亮,打在地面上的光圈,活像是破开黑夜的一道口子。

 

顺着那道光,江波涛微微侧过头,以令人无法想象的近距离打量起了周泽楷。之前竟然没有发现他的睫毛长而密,眨眼时候像一把小扇子在扑扇着;之前竟然没有察觉他的双眼,以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前方时,格外迷人。

 

“看我做什么?”周泽楷突然发问。

 

江波涛一惊,下意识缩回了视线,解释道:“靠的近了,就看看。”

 

“哦。”周泽楷不咸不淡的回应,一如平常给人的那般冷淡。

 

江波涛本是惴惴不安,如临大敌,还以为自己会被好一番调侃,心里建设在眨眼间做了几番,却没想到都打了水漂。一通话憋在喉头讲不出来,当真是难受至极,江波涛断然不会责怪自己,只好莫名其妙的撒气:“都怪你,我这样看过去,只能看到你啊。”

 

对方似乎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怨气不解,干脆停住了脚步站定下来。转过头,零碎的发丝擦过江波涛的脸颊,闹的人痒痒。周泽楷那双桃花眼微微勾起,眼尾上挑的弧度不高,却意外有诱惑人的嫌疑。

 

他扭过头,目光停留在江波涛脸上,认真的说:“可我这样看下来,也只能看到你啊……”

 

听到这话,江波涛有些窘然。他觉得自己不太正常,但具体哪里不正常他是说不出来。就好比,平常他决然不会那么小孩子气,而是应该温和礼貌或是一脸笑意继续扯一些有的没的。但现下实在没时间细想这突如其来的奇怪,只好尽力忽视。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周泽楷的脸颊,说:“转过头,别看我了。我们快点去医务室,一会儿寝室要门禁了。”

 

周泽楷又“哦”了一声。

 

但很奇异,这一次江波涛竟然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点委屈的意思。不过短短一个字,他居然分出了这点微妙的不同?江波涛轻轻摇了摇头,心说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没想到,周泽楷接下去的问话应证了他的猜想。

 

——“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周泽楷问他的时候声音低低,垂头丧气的。

TBC

评论(17)
热度(256)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