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懒熊

不巧 08

周学长x江学弟 私设有有有

01 02 03 04 05 06 07

我不善言辞,还好你会懂我。

 
*

 

热风吹过的时候,带了一片粉嫩的花瓣下来。这片轻薄的花瓣乘着风,随着路灯亮光,一路晃晃悠悠下坠。

 

最后落到周泽楷的鼻尖上。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他两手正架在江波涛腿下,所以没法把花瓣拿下来。只能面部僵硬的动了几动,但毫无效果,那片小小的花瓣仍旧安静贴伏在他的鼻尖。

 

倒是江波涛侧过头时,正见到对方一脸扭曲的奇怪表情。看到那片作怪的花瓣,顿时心下明了,一边觉得有些好笑,一边伸出手指将那片花瓣拿了下来。

 

周泽楷没料到他会这般,所以下意识有些惊讶,然后才呐呐说道:“……谢谢。”

 

江波涛朝着手指吹了吹,然后朝他一笑:“不用谢。”

 

周泽楷看了一眼他的笑容,然后安静的收回了视线,没再说话。对方没回答他之前的问题,他是不是也应该聪明一些,配合跟随他的避而不答?或许他该感谢这盛夏,感谢这场热风,感谢这片花瓣,让他不必再自讨没趣。

 

——毕竟被人讨厌确实是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周泽楷心里想了许多,面上却仍旧波澜不惊。只是抿着唇的弧度偏下,他闷头背着江波涛,快步走向了医务室。

 

江波涛却突然发了声,像是酝酿许久一般,低声道:“其实我很少讨厌人的……”

 

周泽楷嘴角更往下了,闷闷回他:“黑名单第一人?”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波涛干笑了一声,搂着周泽楷的手臂收了紧了些,“其实我并不讨厌你,只是白天在食堂的时候有些生气,就口不择言了……”

 

明确听到“不讨厌”,周泽楷紧皱着的眉头松动了一下。但忽地抓住了一个更令人在意的重点词,“为什么生气?”

 

江波涛哑了声,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会生气的原因蛮复杂的:初吻没了还因此上了论坛被人大肆调侃,第一次晨跑就失败而归,在室友面前丢了室长的形象……

 

但要一点点剖析给周泽楷听是不可能的。

 

所以江波涛只能艺术性的带过:“你每次出现的方式,都太突然了,让我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好比,一条规划好的轨道,突然被人扳折,方向出现了大偏差。你知道的,人对一切潜在危险或是不可知的,都充满了戒备。”

 

江波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总结:“所以我也不是讨厌你,只是还不够熟悉,不知道你下一步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周泽楷半懵半懂,却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下来。然后顺着话简单接下来:“应该多些机会交流,成为朋友。”

 

江波涛愣了一愣,对于周泽楷突然给出了未来规划感到一点惊奇。怎么就被定位成了“朋友”候选人,不过周泽楷大概是随便说说的吧,毕竟他这样的人……朋友肯定很多。

 

周泽楷穿过那条小道在进医务室之前,又犹豫着出声:“如你所见,我交际能力并不好,所以朋友很少。”

 

猜错了,江波涛心想。

 

他面上虽然不露声色,内心却有些不知名的起伏。大约是因为自己在交往中太过如鱼得水,所以缺少朋友对他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回道:“我不会介意的。能和你这样的校园明星成为朋友,我倍感荣幸。”

 

周泽楷笑了一声,大概很是愉悦,他说:“我也是。”

 

*

 

医务室里的人很少,除了几位校医,就只有一两位挂着点滴的学生。周泽楷把江波涛背到了内间,将他平放在床边。江波涛脱了鞋子,然后慢吞吞把受伤的脚也放到了床铺上。

 

穿着白大褂的老校医走进来,他年龄大约四五十岁,带着副金丝框的眼镜。他看了眼他们,问道:“这是怎么了?”

 

江波涛本想回答,没成想周泽楷接话的反应比他还快。就听周泽楷快速的描述了一下情况,重点抓的挺准的,语言还是一贯的简练。

 

老校医看了江波涛一眼,问他:“是不是没做热身运动?”

 

江波涛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没。他回了句:“……给忘了。”

 

老校医推了推眼镜,责怪他:“运动前怎么能不热身呢?关节肌肉都是很容易受伤的,现在的孩子怎么总听不进。”

 

“……”江波涛被训的乖乖的坐在床上,也不敢接话。毕竟对方说的话是为了自己好,虽然感觉有点像老妈。

 

老校医一边碎碎念一边用手摸了摸江波涛的小腿,检查了一下他的肌肉状况,然后总结道:“还好,不是很严重,就是有点肌肉拉伤了,这一周都不能做剧烈运动了。”

 

“一周?那么久?”江波涛下意识接道。

 

老校医瞪他一眼,说道:“你这孩子!肌肉拉伤可不是小事,严重点的以后都会留下后遗症的。还嫌一周长?”

 

江波涛彻底不敢接话了,像个被训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站在一边的周泽楷觉得有些好笑,但看他惨兮兮的,又不好幸灾乐祸。于是他打断了老校医的喋喋不休,问道:“那要怎么恢复?”

 

校医看周泽楷一眼,忍不住先夸了一句“你这小子真帅”,然后才正经道:“先帮他小腿按压一下,就按摩的手法。然后待会去取药房拿个冰袋,外面包个棉巾,帮他敷一下。明天也要按摩,然后热敷。坚持个一周,差不多能完全好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说道:“不会按摩。”

 

老校医看他一眼,然后撸起袖子,说道:“我给你示范一遍,待会照着做,按摩五到十分钟就好了。”

江波涛坐在床上虽然没出声,但耳听八方。他们两人的对话自然全部进了耳朵,一听周泽楷要给自己按摩,不知怎么的就全身紧张了起来,顿时摆了摆手:“我自己按摩就成了吧?”

 

结果周泽楷还没说话,那校医就反驳道:“你这小子可安分点吧!真以为你的腰柔韧性那么好?”

 

“……”江波涛垂下头,彻底放弃抵抗了。

 

周泽楷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保证道:“放心,会好好学的。应该不会痛。”

 

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好吗!江波涛心里暗想。重点明明是……你要给一个男人亲自按摩诶。

 

*

 

杜明坐在叶修的对面,吃了一口炸香肠,咀嚼几口后顿时忍不住夸赞:“这儿味道真不错,学长你们推荐的真不错。”

 

黄少天一边给喻文州倒了一杯谈啤酒,一边分心接话:“那是当然的,毕竟比你们多在学校一年啊。小吃街这一条好吃的,就没我不知道的。”

 

孙翔喝了一口可乐,碳酸味气泡冲向喉咙,让他忍不住一呛:“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吹牛。”

 

喻文州抿了一口那杯倒满的谈啤酒,笑着道:“少天可没吹牛。我们和他出来时候,都是绕着小吃街一圈到处走的。”

 

叶修被那肉丸子烫了一下,口齿不清地嘟囔:“去掉那个们字好吗?明明是你们两个单独出来约会。”说完还翻了个来自单身的白眼。

 

喻文州但笑不语。黄少天乘机朝着叶修吐了个舌头,得瑟的不行。

 

看这一桌和乐融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年好友聚餐呢。谁会信,不过是刚刚一场球赛认识的。所以吴启十分冷静,又保持着理智的问道:“学长你们这么破费请我们来吃这一顿,用不着吧?”

 

喻文州挑了个眉,回他:“只是叶修破费,别在意。”

 

提出“聚餐促进友谊”的叶修顿时一呛,嘴里还叼着根牙签抱怨:“太现实了啊太现实了吧!为了这么一点小钱,翻脸不认室友啊?文州,你这样可不厚道。”

 

黄少天向来站在喻文州这边,顿时将凳子挪的离叶修远了一些,嫌弃他道:“没钱还骗我们来吃串串?叶修,你这样不行啊。”

 

吴启尴尬一笑,“学长你们寝室感情不错啊。”

 

黄少天反驳:“谁和他关系不错,有机会,我一定偷偷解决了他。”说完,还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吴启:“……”

 

叶修翘起二郎腿,坏笑一下,懒得反驳。然后说道:“你们怎么就不懂我的苦心呢?小周需要我们这些助攻啊。”

 

孙翔吃着肉串,吐槽:“那根草?我们室长可不喜欢他啊。”

 

杜明说:“翔哥你别这么说我们校草,人家那么帅。虽然……室长确实不太喜欢他。”

 

叶修眯眼一笑,八卦兮兮:“前一秒可以讨厌,后一秒可以喜欢,人生就是这么没道理。你们在这瞎猜,倒不如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喻文州优雅的将淡啤酒喝完了,十分冷静地附和:“打个电话关照一下吧。记得开扩音。”

 

杜明心说这样不好吧,但仔细想了想自己关心一下自家室长也没什么不对的,于是在各种怂恿之下,拨通了江波涛的号码。

 

通话成功之后,杜明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对面的江波涛“啊”了一声,怒道:“周泽楷你轻点!”由于开着扩音,所以这句话瞬间传进了在座的每个人耳朵里。

 

……杜明愣住,刚咬了一半的肉丸子掉了下来,顺着油腻腻烧烤摊的桌子一路滚到了地面。

 

坐在他对面叶修闷笑:“看吧,人生就是这么没道理。”

TBC

评论(34)
热度(27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