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懒熊

不巧 09

周学长x江学弟  私设有有有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不巧,我们和他们的故事不一样。

 

*

 

江波涛拖着受伤的脚,走的十分缓慢。站在他身旁的周泽楷一手扶着他,忍不住低声问:“很痛吧?”

 

江波涛转过头,露出呲牙咧嘴的怪样,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看我的样子就知道了吧。”

 

“那要不还是……”周泽楷提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波涛打断了。

 

“别,我一男人老被背来背去的,脸面搁不住啊。何况我能走呢,就是慢些。”江波涛说完,还叹口气,幽幽加一句,“早知道还是不让你按摩了吧,我怎么觉得更痛了?”

 

周泽楷先是动作一僵,接着是显露出少见的愧疚神色,他低声道:“第一次,不太懂,下次注意。”说完还信誓旦旦地看向江波涛,直把对方看的往后缩。

 

江波涛抬手摸了摸鼻尖,心道:“再有下次,只怕这受伤的小腿是好不成了。”

 

但脸上却一派和气,甚至还带上温和笑容:“这太辛苦你了。反正就小伤,过几天就好了,你别记挂着。”

 

周泽楷挑了下眉,没说话。也不知为何,他似乎从江波涛常带的笑容里看出些微妙的不同。但他向来不习惯反驳与拆穿,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对方唇角勾起的弧度,眼睛眯起的样子像小狐狸一般的精明。他从那恰到好处的笑容里,竟然心生出一些好奇——究竟为什么要这样伪装自己?

 

但疑惑从来不是发现后就能立马解决的,它只会像毛线一样胡乱的缠裹成毛球,让人理不清又心生烦躁,却又让人舍不得就这样把它丢弃。于是便无意识的把这事记挂在了心上,盼望着有朝一日找到线头,让一切回归原样。

 

“啊,到了。”江波涛清亮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更加清晰。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前已是6号男寝。一起走的路竟然比想象里要更短些。

 

闷热的夏夜让人发起了一层薄汗,站在他身旁的江波涛扯了下领口想要透透风,然后转头客气又礼貌地对他说:“学长,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周泽楷“嗯”了一声,然后放开扶着江波涛的手。对方往靠墙的地方挪了过去,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挥了挥示意再见,然后便转身慢慢走进寝室。

 

周泽楷两手插在裤袋里,看着江波涛远去的背影。瘦削的体格,偏棕色的清爽短发,白皙的肤色,受了伤的小腿,怎么看都不是充满力量感的危险人物,甚至可以说的上温润无害。

 

但就是这样的人,站在场上和他对立的时候,气势也没有弱下一分。江波涛远比他表面上看起来的更具有威胁和吸引力。

 

*

 

江波涛有节奏的“咚咚”敲了几下寝室的门,这还是当初杜明设立的独特暗号,虽然他至今没有明白这个敲门暗号的作用。

 

他在门口站了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来开门的是杜明,一见江波涛回来了便忍不住说了许多,语速又快又急。江波涛侧着从杜明身边穿过,然后一手扶着墙慢悠悠走,试图屏蔽杜明的骚扰。

 

还是吴启靠谱点,一看自家室长回来了就快步走过来扶着他到座位上。杜明这才后知后觉地反省:“我都给忘了室长你腿受伤了。”

 

江波涛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乍一听这话顿时不解:“那你刚说了半天话,问的都是些什么?”

 

杜明这才凑过来,八卦兮兮的样子活像是一只好奇的猫:“我说室长,刚刚周校草对你做了什么?让你慌里慌张的就直接挂电话了。”

 

江波涛眯起了眼睛,笑得温柔,“你想知道?”

 

杜明一听这话顿时小鸡啄米般的猛点头,一旁的吴启看着他这样无奈摇摇头。江波涛朝着杜明招了招手示意凑近些,杜明乖乖靠了过去。江波涛凑在他耳边轻声说:“作业以后都自己做,不给你借鉴了。”

 

这话说的流畅清晰,尤其在借鉴两字上面加了重音,听的人顿时一阵恍惚。杜明一脸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委屈的不行。再抬头一看,江波涛已经哼着小调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准备润润嗓。

 

杜明心里暗暗叫苦,一怪自己好奇心太重,二怪八卦实在有趣。

 

又听一阵动响,是孙翔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声音。小伙子脖子上挂着条白色的小毛巾,头发湿答答的像刚被雨淋了一样。他穿着人字拖从浴室里走出来,对着柜子翻了一阵才找出自己的吹风机。

 

转身进浴室吹头发之前他看到自家室长回来了,轻飘飘的问候了一句:“室长你居然回来了?”

 

末了末了又支支吾吾补一句:“我相信你和周泽楷是清白的。”说完就火速溜进浴室,嗡嗡的吹风机声响也欲盖弥彰般的响了起来。

 

江波涛刚喝下去的水呛在喉咙里,咳的他脸都红了起来。隔了会他问吴启:“孙翔是怎么了?”

 

吴启摸了摸下巴分析道:“可能喻学长和黄学长科普的东西带歪了他的思想。”

 

*

 

“小周,其实我们在学弟挂电话之后也没说什么。老叶在那瞎扯了一堆,然后还把话题扯到了我和文州身上,所以我就多说了几句。”黄少天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十分坦然。

 

洗完澡的喻文州恰好走过来递给黄少天一杯牛奶,对方习惯性接过去,然后喝了起来。喻文州看黄少天一副没讲尽兴的样子,于是替他补了几句:“少天也没说什么,就是说我当初把他强拉到房间里告白之类的。”

 

裹在毛毯里的叶修兴致勃勃地探出头,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般的继续接道:“黄少天这家伙巴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是怎么被文州掰弯的。坐在那烧烤摊的座位上,嘴就没停下来过。我就喝了一杯酒的功夫,已经听到了他被喻文州壁咚的情节。”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喝完的空牛奶杯直接“嘭”的放在桌上,然后出声纠正道:“老叶你就瞎说吧!你那时候明明喝了三杯酒,再说了我明明讲的是我被文州抓住手死活挣不开,想把他推开结果不小心造成被壁咚的假象。”

 

喻文州咳嗽了几声,总结道:“行了行了,别争了。大家都知道是我先告白你的事情。”

 

黄少天这才得意的挑眉,转身就准备要爬上喻文州刚铺好的床。

 

叶修连着“啧啧”几声,然后摇了摇头说:“你们两个倒是甜甜蜜蜜回忆往事一场,人家听的人怎么想。烧烤摊坐了一圈人,再连着学弟那句话想一想,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周要做什么了?”

 

喻文州坐进了被窝,一手搂着黄少天,一边露出个笑容:“老叶,把话题乱带的可是你啊。”

 

被拆穿的叶修仍旧老神在在,分析道:“我们这电子系的男生吧,太多了。成对的男生吧,也不少了。小周这拒绝无数女生的战绩,早让人对他的性取向起疑了。女生们的八卦心和脑袋里想的,我们可猜不透。”

 

“所以啊,这事不能怪我。”说完,叶修就十分坦然的躺平在床铺上不出声了。

 

坐在电脑面前的周泽楷十分冷静,他又点开了以往很少登录的学校论坛。之前他回过贴的帖子已经删除了。但又有新的话题帖被顶到了最上头。红色加粗的字眼,让人想忽视也不行。

 

——让校草周泽楷倒追的人,竟然是他!

 

TBC

评论(25)
热度(26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