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蝴蝶与鱼

叶蓝only  还点文

 不怎么黑道的破三轮

——

蓝河今儿挑了件黑色大衣披在身上,内里一件银色衬衫,优雅体面。刘海用发胶抓了抓,妄图抓个大背头,没成想头发太短,依旧垂落在额前。

 

司机小王偷偷往后视镜里瞟了一眼,对方正戴起一副黑色墨镜:“蓝哥,准备去哪?”

 

蓝河俯身将脚边的花篮抱起来,然后轻数花篮里放着的康乃馨,没成想数到一半突然被司机的问话打乱了思绪,他皱眉略带不满,但语气里夹杂了些许迟疑:“嗯……直接去叶修吧。”

 

“嗯好,我知道了。”小王连连点头,生怕得罪了这尊佛。毕竟混在道上的派系虽多,却大不过发展已久的蓝雨。而蓝河此人,正是蓝雨分支在第十区的负责人。

 

至于叶修则是第十区兴起的新势力,这波势力的崛起速度极快,甚至一度有超越蓝雨当初发展的速度。但一山容不得二虎的大家都懂,所以——只要是道上混的,都知道叶修和蓝河两人注定是敌人,见了便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此时再一看对方皱眉不耐的模样,司机小王心说何必如此虚伪装作焦急,这么赶着去也只怕是为了看对方在昨晚的派别斗争中到底伤的有多重,然后好顺势给叶修一刀,趁机收了兴欣……

 

小王脑海里显然已经将一部长达万字的黑帮小说构思完毕,爱恨情仇全没有,只有奸诈狡猾的攻心计,情节破折复杂,真真精彩至极让人想拍手叫好。不过他虽想象许多,甚至有几分暗爽,可面上不敢显露半分,只能绷着神经操控着方向盘。

 

但其实这真不怪他想象力丰富,道上早有消息在流传,蓝河总在叶修家附近出现,表面上是不经意路过,其实是在探勘地形,准备随时进行暗杀计划……不过道上的虚假消息也多,真真假假难说。

 

此刻蓝河却突然起身轻拍了下小王的肩膀,朝车前的道路随手指了指:“往前开五百米,右转,然后过一条小道,那边人少,过去快,然后往左直开,大约过一千米的样子,右转,再开十分钟就能到。”

 

“……”小王不语,只露出古怪的神情。

 

蓝河以为他不说话只是对路不熟,于是安慰道:“没事,如果认不得路,喊我一声,这块我熟得很。就算是夜里开车,我也能认得路……”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蓝河眉头一皱,忽而咬牙切齿的啐了一句。他实在不想回想起自己大半夜被干到腿软只能被叶修送回家的那夜。

 

而开着车的小王却突然恍然大悟,对道上传言蓝河早就想暗杀叶修的计划深信不疑。

 

……

 

黑色私家车抄了近路,大大缩短了时间。

 

蓝河让小王将车停到了叶宅的门口,小王内心惊慌,生怕蓝河这般大摇大摆惹怒兴欣的人。蓝河倒是坦然十分,怀里抱着花篮,一手推开车门。一双长腿跨出,接着他俯身下了车。

 

叶宅大门突然打开,小王眼瞅着里头走出了一个高瘦男人,染着一头黄毛,眼神狠厉十分。小王深感不安,眼见着蓝河完全下了车,干脆油门一踩,头也不回地先开车溜走了。

 

包荣兴痞里痞气地“嘁”了一声,觉得这么容易被吓走的人真没意思,不免奚落起对方:“实在胆小如鼠!小爷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蓝河摘下墨镜,看了眼对方的样子,没说话。

 

包荣兴今儿身穿一件灰色背心,脖子上戴了两串链子,一串挂着十字架,一串是一条细链。右耳扎了一颗黑色耳钉,脖子上纹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纹身,英文单词“Killer”,一看就不是个良好市民的模样。

 

他走到蓝河身边,一把抢过那个有些重量的花篮,大声嚷嚷:“怎么这么晚才来?老大都等半天了。”

 

蓝河愣了一下,“怎么没好好休息?”

 

“估摸着昨晚伤得重了,一睡下就疼得慌,所以干脆没睡……”包荣兴话说到一半就见着蓝河急匆匆地往叶宅里跑去。包荣兴摸了摸脑袋,想不明白叶修让他编这段话是为了什么。

 

蓝河一手扶着栏杆,一边急急往二楼跑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心慌得很,昨晚听说叶修被一个小帮派埋伏的时候他正在外地,连夜赶回来,回到第十区的时候天也亮了。但他也不好因为太过担心而直接来,毕竟如果被人发现他和叶修的关系,对两人都不好。

 

说白了就是,当大哥的是不可以有弱点的。

 

不过道理虽然人人都明白,该跳的坑却还是跳了。

 

蓝河一边用力推开叶修的卧室门,一边问道:“叶修,你怎么样了……”

 

待看到叶修悠闲躺在床上,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报纸,蓝河不免气极:“还说伤得很重,看起来倒是悠闲如常啊……骗我好玩吗?”

 

“诶,别气啊,小蓝!”叶修起先见蓝河为自己担忧的模样,不免暗爽。但眼见着蓝河怒意翻腾,急忙补救,他急忙将烟头按到了烟灰缸里,抬手指了指脑袋上的白纱布,“真没骗你,你看我这脑袋,都磕出血了……”

 

蓝河一看叶修头上缠着的白色绷带,还有红色的血迹隐隐可见,瞬间心软了,他赶忙关门进了屋走到叶修身旁。待走到叶修旁边看到叶修苍白的嘴唇,不免心疼。他坐到叶修的床边上,忍不住连连发问:“怎么回事?这次怎么会受伤的?谁干的?他妈的——”蓝河一把脱了身上披着的黑色大衣,活像泄愤。

 

叶修见他这般炸毛模样活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

 

蓝河郁闷:“笑什么?”

 

“我开心啊。”叶修说着,一手慢慢抚上蓝河的脸颊,“我有蓝哥罩着啊……”

 

“你别想忽悠我,说好我离开的时候不乱来的呢?”

 

叶修挑眉,一把将蓝河拉到身旁,眼睛深邃:“那你来了,我就可以乱来了吗?”

 

距离骤然缩短,“乱来”一词显然经过叶修的胡乱解读开始变了味,蓝河耳根微红,但毕竟是混道上的,不甘示弱,“你想乱来什么?我奉陪啊。”

 

叶修挑眉,手指摸了摸蓝河的嘴唇,只道:“蓝哥,男人是最经不起挑衅的,你今晚还想回家?”

 

蓝河忍不住“呸”他一声,眼见着叶修那张欠到不行的嘴还要继续瞎扯淡,他干脆一把拽住叶修的领子,然后猛地吻住对方的唇。

 

叫你哔哔,我让你开不了口,蓝哥得意的想。

 

有点意思,今天不让你亲口喊我一声叶哥,别想停,叶修心说。

“不要了,不来了……”蓝河终于怕了,用手背遮住眼,软软的喊了声,“叶哥。”

——END——

昨晚被关了一宿小黑屋,今天重新弄一弄,希望ok

评论(12)
热度(21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