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懒熊

影帝 09

娱乐圈pa  ABO

想要回顾前文的旁友请戳《影帝》tag

BGM:두근두근(Cover ben) 

-

叶修没在这场充满商业性质的饭局上留太久。  

一来是疲于打太极般的周旋,人人的言语之下都深藏曲折,虚伪客套充斥在烟酒之中,令人生厌。

唯一万幸他的个人喜好是抽烟,于是他不愿搭理人时就沉默着吞云吐雾,倒是借此躲过不少无聊话题。  

二来是心中有牵挂,目光总是不自觉地瞟到远坐在另一桌的人身上。

他试图努力克制过自己,但尽管脸上能装出云淡风轻的模样,余光却总是不愿安分,到了最后眉头微皱生怕对方出了岔子。  

坐在叶修旁边的喻文州忍不住微微眯起上挑的凤眼,看着叶修的模样似笑非笑,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叶修将手指间夹着的短烟靠着烟灰缸的边沿点了点,烟灰顺势落进烟灰缸里,暗红色顺着烟身往上窜,仿若烫手的时刻快要到来:“别用这眼神看我,我可不喜欢被算计。”  

喻文州笑的随意,继而拿起自己的啤酒杯撞了一下叶修摆在桌上一口都未饮过的啤酒杯:“这话怎么说呢,只是好久没见你出来拍戏了,之前递了几个有趣的剧本给你都被拒绝了,没想到这次倒是顺利,我不免好奇是什么原因……”  

“我觉得原因很简单……”一直在旁边偷听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喻文州的话,接着暗暗用手指向一个地方。  

喻文州心领神会,顺着黄少天的指向看去。发现蓝河此时正身穿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黑色小西装,甚至连内里的灰色衬衫样式都毫无差别。

但或许是酒量不好,又或许是敬了太多酒,蓝河在喝完刚刚那一杯后醉倒了。未喝尽的酒杯倒翻在桌上,酒液顺着桌布往下流淌,全滴到了对方的西装上。  

所谓的“原因”似乎显而易见,不必深究。  

喻文州倒是问了另一个问题,略带调侃:“听说他也是个Alpha?”  

叶修收回目光,继而将手指间夹着的短烟用力按到了烟灰缸里,嗓音沙哑:“那又怎样?”  

“没怎样,我喜欢拍戏,也喜欢看戏。”喻文州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但又特意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就怕你玩大了,收不住。”话语里满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思。  

“别担心,大导演。”叶修抬手摸了摸鼻尖,接着只听他清了下嗓子提高了声,“我会好好关照搭档的。”这声音不响,但足以让同桌的人听清。  

喻文州对他这莫名其妙的后半句有些不解,眼神都不自觉地警惕了起来。  

叶修继续自导自演,抬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十分认真:“哎,喻导演你放心!我今天一定将他安全送到家,别担心。”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一顿,心底已然明白自己被叶修摆了一道,但此刻也不好拆穿,只能顺着演:“好,你快去吧,我等着你们两个之后能展现出精彩的表演。”话里有话。  

叶修笑了,吐了四个字:“包您满意。”  

然后他站起身朝着同桌的剧组人员颇带不好意思地道,“各位,我先按咱们喻导演的指示送那位蓝河小同志走……先离场实在是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再聊啊。”话语真诚的不像话,仿佛真有这么一出。  

同桌的各位都是混圈的老江湖,一听导演都开口了,也不好再强留叶修,于是纷纷礼貌告别。叶修敷衍应付,算是成功找到借口从这场无聊饭局里脱了身。

他转而大步走向蓝河,只见对方正安静地趴睡在饭桌上,待走得更近后,他才看见陷入沉睡的蓝河嘴角微翘,也不知做了什么好梦。  

叶修轻拍蓝河肩膀,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于是俯身凑到他耳旁轻声道:“蓝河,醒醒……”这声音里带着叶修一贯的沙哑低沉,又含着一丝少见的温柔。  

温热的气息扫过蓝河的耳根,暧昧的音调像羽毛拨弄心弦,让他忍不住睁开眼想看清是谁在他身旁。蓝河抬手揉了下眼睛,动作慢慢腾腾稍显迟钝,他朝着唤他名字的人不确定道:“……叶修?”  

“是我。”叶修简单回应,他见蓝河喝得脸颊泛红整个人软软糯糯,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心底里不由得感慨手感上佳,但面上仍是一派正经,“我带你回家。”  

蓝河没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叶修见他这幅乖巧模样,忍不住轻笑一声。他搂着蓝河的肩站起身,待到蓝河站定,他的手也自然滑落到了蓝河腰上,算是直接将蓝河半揽在了怀里。旁人只当是他得扶好醉鬼,怕人摔着才搂的紧些,谁会想到这是一场暗自筹谋的靠近。  

蓝河觉得自己醉的厉害,此刻仿佛正行走在棉花上,整个人轻飘飘的。这欢愉背后又让人深感危险,仿佛所有的甜美在一瞬间就会消失,他在云端得到的所有可能转瞬即逝。想及此,他又偷偷往叶修的怀里靠近了些,像是会因此感到安心些。  

叶修搂着他离开了酒店,一出门夜风便向两人袭来。蓝河身上的酒气味浓,被风一吹便是四散,叶修靠在他身旁也不嫌弃,一手还是牢牢扣着他的腰,一手往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没点燃只是含在嘴里,似乎心情不错。  

但叶修想了想该说的还是得说,哪怕对方已经醉的昏沉:“下次不准喝那么多,不是随时都有我在的。”  

蓝河含含糊糊地应声:“嗯……”   叶修还想说些什么,但被蓝河衣袋里传出的铃声打断。叶修从对方衣袋里拿出了作响的手机,他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经纪人”三字,然后接通了电话:“喂?”  

经纪人显然听出电话那头非蓝河的声音,于是问道:“……你是?”  

叶修也不犹豫,直接报了自己身份:“我是叶修。”  

“呃……叶神好啊。”经纪人客套地问了声好,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了问题,“蓝河的手机是不是忘拿了,所以才……”让你接到了电话。  

“不是。”叶修打断他,看了眼醉得迷糊的蓝河,继而补充,“他在我旁边,但是喝醉了。”  

“什么?他喝醉了?你们在哪?我来接他!”经纪人大惊失色,几个疑问连续发出,生怕晚一秒就会被叶修发现蓝河的“秘密”。

 
“不用接了,我会送他回家的。”叶修依旧懒洋洋的,声音低哑,“我知道他是omega,你别紧张。”  

听到这句话的经纪人不免惊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而另一头的叶修则不耐等待,抛下一句“将他的住址信息发过来”之后就结束了通话。

经纪人愣愣地听着话筒里传出的“嘟嘟”声,他猜不透叶修在想什么,但从刚刚的对话里他感觉得出叶修对蓝河没恶意……

经纪人犹豫着将蓝河的住址信息发了过去。  

叶修将经纪人发来的住址输入到了车内导航里,继而将蓝牙耳机佩戴到了耳朵上。接着他侧身为蓝河系上安全带,两人间的距离不自觉拉近,蓝河注视着叶修,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或许是这视线过于灼热,叶修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他想蓝河只是醉深了,于是抬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凑近他安抚道:“别紧张,你住得地方离这还挺近,我马上带你回家。”  

这一瞬,仿佛呼吸都快缠绕到了一起。  

“嗯呢。”蓝河回答完后抬手环住了叶修的脖颈,接着用自己滚烫的脸颊轻轻蹭了蹭对方的脸颊,像猫咪遇上喜欢的人一样来回蹭弄。  

叶修起先一愣,继而配合地摸了摸蓝河蓬松的短发。  

蓝河那仅剩一点的理智在此刻却不断重复一句话:“如果人有尾巴的话,一见到你我肯定会止不住的摇尾巴。”  

那喜欢你这件事,就时刻都掩饰不住了。

——TBC——

评论(27)
热度(252)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