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歌音】Desire 02

*歌音only

*有私设

*建了一个歌音o的群,有兴趣的姐妹可以一起来玩鸭!群号:692404950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一次擦肩之后可能就再也不见。而他和许音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再见面时已经是生与死的遥远距离。

 

那个许音在他印象里总是脸色苍白散发死气,黑发凌乱,长长的刘海遮在眼前。鲜血里泡发的红衣散着挥不去的血腥味,心口那圈却硬生生画出一个空地,那应当是无处安放的心脏在刻画最无力的苍白。

 

他会不甘地说“好疼”,当然也会充满戾气地扑向弱小的鬼魂,那是无法阻止的凶狠吞噬和最原始的欲望,毕竟那时候他是一个怨气四溢的红衣厉鬼。

 

陈歌从未想过能再看见他展露笑容。

 

而此时的许音却笑着问他:“……老板你认识我?”

 

陈歌甚至能看见他笑起来有一个小小的梨涡。他不由得后退了半步,说不清自己心中是惊讶更多还是惊吓更多。陈歌抹了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总有这样的能力,问题越难以找到答案,他越能认真的静下心来细细分析。

 

陈歌可以确定,许音就是完成黑色手机任务的关键。许音之前虽然未完全红衣,但也算半只脚踏入红衣厉鬼的范畴,更有趣的事便是这任务奖励——厉鬼的心。

 

许音一直都缺少那颗心。

 

陈歌忍不住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眼许音,最后还是用干笑掩盖了不自然,他试图敷衍许音之前的问题:“我应该是在哪里见过你,我还知道你会唱歌,可能别人推荐过你的歌给我吧。”

 

没想到,这回答却让许音对陈歌好感倍增。只见他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但脸上是掩不住的愉悦:“原来是这样,之前是有自己录过一些歌发到平台,但没想到真的有人听!”

 

陈歌心想我当然听过你的歌,可惜大多数都是从录音机里传出的“沙沙”卡带音,还有连续不断的“好疼”。但这话是断然不可能说出口的,陈歌反而夸道:“挺好听的,我喜欢。”

 

“谢谢啊,有机会请你听听我的新歌!”许音说。

 

陈歌点头说好的同时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从未想到许音的脾气会这么好,待人又热情,眼前的许音说是个阳光帅气、心思简单的男生绝不为过。陈歌转眼一想这是天大的好事,会让任务的进行更简单些,他最怕任务核心人物不给他接触的机会。

 

陈歌还在想能问些什么,许音倒是先开口了,依旧还是之前的问题:“老板,现在还能玩鬼屋吗?”

 

陈歌哪能说不同意,赶忙道:“当然能玩,欢迎你还来不及。不过得先买票啊,20元一张。”

 

“好咧,谢谢老板啊!”许音说完就低头准备从裤袋里翻钱包出来,结果只见口袋空空,看来是从录音室内出来的太急,忘拿钱包了。

 

许音此刻十分尴尬,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是丢人,脸红的不行:“不好意思啊老板……我忘记拿钱包了,要不我明天再来吧……”话说到最后,他都准备直接转身跑开了。

 

陈歌哪会让他就这样离开,一把抓住许音的手臂不让他离开,力气还挺大,许音忍不住皱了下眉。陈歌也怪自己太冲动,不动声色地收了点力道,继而露出十分和善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好商量:“没关系啊,你可以先玩,明天拿了钱包再来给我也可以的。”

 

许音瞪大了眼,十分惊讶地脱口而出:“还能这样?”

 

陈歌摸了摸鼻尖:“当然能!我们鬼屋的服务宗旨就是让游客在鬼屋里体会到极致的快乐,玩的愉快,盈利事小。”

 

陈歌心里则暗道:我呸,除了你,谁都没听过这样的宗旨。

 

许音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十分感谢他的理解,然后想了想将身上背着的吉他摘下来递给陈歌:“老板,我可以把这吉他放你这做抵押,明天会带钱给你,你放心。”

 

陈歌却连连拒绝:“不用了,我信你的。还有,我叫陈歌,不用这么客气。”

 

但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的联系方式、住址留给我吧,这样我们后续也好交流是吧?”

 

“好的,陈老板。”许音只当陈歌是防着自己跑了赖票钱,快速从口袋里拿了张便利贴和短铅笔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陈歌懒于纠正他的称呼,只顾着收下许音递来的纸,他瞟了一眼对方纸上写的号码,正常数位。他又看了一眼对方给的地址,不由得头皮发麻,只见地址上写了五个字:“芳华苑小区”。

 

“见鬼。”陈歌忍不住低头轻声骂道。

 

他的脑海里全将芳华苑小区那个美丽的疯女人模样,他回想起“她们”朝他说的所有恶劣情节,他当时只觉得那个美艳皮囊下的疯狂灵魂让人震惊,可谁知“她们”的所作所为是如此令人作呕。

 

他不由得猜想起任务里所说的“渴望”到底是什么。

 

是许音在死前对生的渴望吗?是渴望有人惩罚那对可怕的姐妹花吗?

 

他不知道,内心却情不自禁的泛起酸涩感。如果他不曾见过现在的许音,或许不会心疼。

 

陈歌思绪翻涌,抬起头时却又是一副和和气气的和善模样,他将纸张放入自己的衣袋里,然后对着许音道:“好了,我带你进鬼屋吧,不过你别嫌弃,我的鬼屋不是很恐怖,设备也不是很新,所以……”

 

许音却突然抓着他的袖子,十分真诚的提议:“陈老板,你能和我一起走一回吗?”

 

陈歌能感受到他抓着袖子的力道,甚至看到许音轻轻咬着下唇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陈歌也不由得惊讶了:“你这么怕鬼屋还玩?”

“……”许音隔了会才犹豫道,“我想做一件从未做过的事,我需要勇气。”

 

陈歌笑了:“玩鬼屋的人大多数是为了刺激和新鲜感,很少有人是来鬼屋练胆的。”

 

许音却仍旧没放弃:“我想试试。”话虽坚定,但手却还抓着陈歌的袖子没放。

 

陈老板看他这模样,只觉得自己大发善心了:“好,我陪你玩一次。”


——TBC——

评论(15)
热度(68)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