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人间是场大梦啊 梦里风雨万丈碎石瓦

命里缺学霸

因为昨天脑子一抽开了热度算字数 然后今天就跪着想更 但一开始不知道想更什么  结果被风爸爸 @风太大我听不见 坑去写了一篇命里缺X系列的包罗 然后写着写着就脱离了我的掌控,说好的两千多字,变成了八千多【呕血】以后谁敢说我文力不足,我就……拿这篇文出来给他看看【。

PS:不良学渣包子 X 不善交际学霸罗辑 

一发完结完结完结  ooc ooc ooc 好嘛不说了 看文看文

“对一题,亲一下?嗯?”

 真够流氓。

 

#

 

那双红色的高跟鞋踏在那木质的讲台上,随着女老师的步伐发出了一下下难以忽视的声音,尖锐而分明。

 

本趴伏在桌子上睡觉的包荣兴用手揉了揉自己蓬松而散乱的发,然后不甘的睁开了那双睡眼惺忪的眼,那眼神中还充斥着幽怨和控诉,他心想着——真该把那老女人的高跟鞋抢来再拆了她的跟。

 

另一头,仿佛感受到包荣兴那太过明显的恶意,讲台上的女老师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细边眼镜,接着隔空狠狠瞪了他一眼。

 

包荣兴耸了耸肩,接着双手高举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搭配着的哈欠绵长而引人注意。女老师冷冷哼了一声,一副他已无药可救的模样,仔细了说更像是不屑于注意这样的坏学生。她将手里那一叠批改完的试卷甩到了讲台桌面上,然后便是用着机械的不带情感起伏的语调报起了每个人的分数。

 

不过说起来,也不算是完全不带情感起伏。至少有两次,情感起伏波动极大。

 

一次是她笑眯眯的就连眼角旁的细纹都微微显现出来,然后用着尖细的嗓音表扬道:“罗辑同学,一百分!不仅是班里的一百分,还是整个年级的第一名,你们可要好好向着他学习。”

 

而罗辑同学只是礼貌的接过了那张试卷,然后静静的返身回了自己的座位,也没管那走回座位的一路上学生们的崇拜狂热眼神。

 

另一次则是她狠狠皱着眉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然后压低了音质问道:“包荣兴同学!你到底怎么学的?人家考一百分,你倒好,你直接少个零,十分——我闭着眼用脚写都拿得到这样的分数。”

 

而包荣兴同学一手扯过那张写着十分的卷子,然后挑着眉好奇的反问道:“没想到——老师你还能用脚写字。”

 

“……”

 

这一句话说的台上的老师气的火冒三丈台下的学生则是笑的停不下来,到最后还是看到了老师那低沉的脸色才硬生生的憋了笑。至于包荣兴则是不管这些,吊儿郎当的准备转身慢悠悠走回那属于他的破角落。只是转身一刹那,却看见那个总是正经的板着脸的天才少年微微勾起了嘴角显然是被刚刚他所说的话给逗笑了,只是那笑容闪现的淡然又快速却没想到被他直直捕捉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原来他笑起来还挺好看。”

 

心里这么想着的包荣兴不自觉的朝着罗辑又多看了几眼。他有着白嫩的肤色,高挺的鼻,虽薄却又颜色较好的唇。透过那黑色镜框可以看到那双眼角微勾的凤眼,带着睥睨的神色高傲而令人觉得不易接近。那深邃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的眼眸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深深探究……

 

被包荣兴站在跟前直勾勾的盯了那么久的罗辑微微皱起了眉,刚想说什么,却听老师咬着牙说道:“包荣兴,你这成绩已经严重拖了班级的后腿了,你给我把位子换到罗辑旁边去,以后就由罗辑负责监督你的学习!相信罗辑同学可以好好帮助你学会如何用脑思考。”

 

刚想赶人走的罗辑:“……”

 

其实老师我懂你,你只是想要羞辱他一下,对吧?

 

而突然回过神的包荣兴揉了揉脑袋,却是下意识乖乖自觉的跑到了自己本来的座位上,随手将一堆东西收拾好接着直接抱到了罗辑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大老爷儿们般的对着罗辑的前任同桌催促道:“你还不赶紧走?没听见老师的话呢,这位子已经归我了。”

 

老师:“……”平日里的反抗精神呢?我后悔了,你敢不敢回原来的座位?

 

结果,两个世界的人就这么紧紧挨着成为了同桌,只是可惜关系仍旧那么不咸不淡,没什么对话也没什么所谓的辅导。

 

一天下来,罗辑从来都是端正坐姿,手中捏着水笔,桌上摊着一本笔记本,眼中只有那块黑板与老师用粉笔写上去的白字,随时准备着将一些重点摘录到笔记本上。而包荣兴一天下来,从来都是一只手撑着头歪歪的闭着眼度过了一节又一节课。两个人那么不同,仿佛天生就带着一层隔膜将两个人狠狠的隔开。

 

但偶尔……午睡时,包荣兴看到对方那长长的睫毛,看到那紧闭双眼的安静模样,想起他在下课时间即使周围热闹一片而他却独自一人看着书时的孤寂,包荣兴感到有什么说不出的滋味在心中回荡。

 

而罗辑呢,有时会偷偷的瞟一眼包荣兴用纸折出来的小玩意,他那双修长而灵巧的手总是能做些充满生气的古怪玩意儿。罗辑有时看着他折纸时的一丝不苟与认真,都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有时候罗辑会不自觉的觉得包荣兴其实是个有兴趣的人。

 

只是这些话,没人说出口。

 

任由着时间滴滴答答的往前走,只因为未来的轨迹没人知道。

 

#

 

不过说来好笑,罗辑这样安安分分学习只沉浸于钻研问题的人也会被一些人狠狠嫉妒与讨厌。

 

午休的时候罗辑被那几个常被老师说教的不良硬带到了操场旁边那块的小树林,他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冷静的出声道:“你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不会告诉老师。”

 

领头的男生“操”了一声,然后恶劣的笑了,狠狠道:“你告不告诉老师我都不带怕的,我就是看不顺你这副乖乖学生的模样,平时考试一百分很屌啊,被老师大肆宣扬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啊,你们这种好学生就是虚伪,装的那么好,害的我家小美一天到晚只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你……”

 

“……哦,所以你是因为泡不到妹子?”罗辑理了理思绪,然后出声问道。声音一贯的冷清与理智,听在那男生声音却好似在嘲讽一般。

 

他顿时恼羞成怒道:“放屁!”抬手就拽住了罗辑的领子,准备拳头就上来了。他身后的几个男生吹着哨音配着看好戏的戏谑模样,还有一两个催促着快点快点一副放哨的模样。

 

罗辑本还想挣扎,可是脑海里仔细规划了几条路到最后分析出来的结果都是被暴打的鼻青脸肿,所以他索性放弃了抵抗省些力气,而且说不定这样他们还会因为觉得无趣还停手……

 

罗辑闭上了眼镜,手心里都是因为过于慌张而生出的手汗。

 

如果有人来救一下他就好了,如此这般想着的罗辑却又暗暗觉得自己好笑。怎么可能呢?独自一人行走,融入不进别人热闹氛围里的他有谁会发现少了他呢?

 

刚翻过操场边上的围墙跳下来的包荣兴动作声音大的吸引了全部人的声音,就连本该挥到罗辑脸上的那一拳都像是被按了暂停播放键了一般停留在了那短短的距离里没再往前。

 

罗辑微微睁开眼,就见包荣兴穿着白色的衬衫卷着袖子,他的脸上有因为翻过墙时蹭到的灰,他一手提着一袋子包子,嘴里叼着咬了一半的包子,明亮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看在罗辑的眼里竟是说不出的明亮。包荣兴一边嚼着包子,一边兴味盎然的凑近了他们,笑的玩味而挑衅:“哟,谁给你们的胆子动我小弟的?”

 

全部人一愣,包括罗辑在内。包荣兴却是快步走到了罗辑身边,推了一把拎着罗辑领子的领头,然后他站在了罗辑面前隔开了他们两个。被推的领头颇为恼怒,放声道:“本来是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的,不过你既然这样凑上来,不好好揍你们一顿还真是可惜了!”

 

包荣兴“哈”的笑了一声,然后将手里的那袋包子递给了身后的罗辑,说道:“小弟帮我拿好了,这可是我拼死拼活翻墙出去买的中饭。”

 

罗辑扭曲了一下表情,但还是淡淡的回道:“……嗯。”

 

接着,以一对多的打架就开始了。

 

包荣兴展现了他可怕的不良力,打架能力超群,一拳一脚又或是过肩一摔,动作潇洒漂亮而简洁。

 

#

 

本是带头找罗辑茬的头头,现下捂着被打的紫青一片的脸,鼻子里塞着纸巾染红了一片,看着触目惊心。他哭着,还一边抽噎着,涕泗横流,委屈的说道:“老师!他打我……你看,把我打成了这样。”

 

女老师抬手推了推眼镜,又扫了扫一边正翘着二郎腿吹着口哨的包荣兴那副悠闲的样子让她当下黑了脸,怒骂道:“包荣兴,你还能耐了啊?学校是给你打架的地方吗?”

 

包荣兴没理他,只是朝着那男生玩味的挑了挑眉,两手分别松了松骨头。那男生抖了抖,强自镇定,然后继续说道:“老师,他不仅打我,还打了一堆人……”

 

“什么!一堆人!包荣兴,你真该……”滚去混黑社会。

 

只是老师那尖细的嗓音并没有说完整句话,而是被硬生生的打断了。

推门而进的罗辑低垂着眼,领着一堆人进了办公室。包荣兴消停了一会,转头盯着罗辑看。

 

“罗辑同学怎么来了?呀,这是怎么了?”女老师故作惊讶的问道,语言生动活泼,展现了浓浓的的关切意味。

 

罗辑抬起脸,先是抿着唇,然后又朝后看了看包荣兴的模样带着些关切。包荣兴意外的眼神里却又有些小小的隐藏着的兴奋。

 

至于罗辑则是冷静的道:“老师……我和这些人,都被那个人揍了。包荣兴是为了保护我们。”

 

带头的:“……”

 

包荣兴:“……”

 

女老师:“……你可以仔细说说吗?”

 

罗辑冷静的点了点头,面不改色的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诌。

 

“我被这个人拉去了操场小树林那边,他说嫉妒我每次都考试太优秀,看我不顺眼想揍我,刚巧这几个人过来就想阻止他,结果他倒好连着他们一起打了。”

 

“可是……你怎么一点伤都没呢?”

 

“因为他们站出身来为了保护我后被先教训了,当他正准备教训我的时候,包荣兴出现了。他刚巧经过那边,看不顺眼他这么嚣张,就狠狠教训了他。你也知道包荣兴打架本来就厉害,就一不小心搞成了这样。但他本意是为了保护我们……不信,你可以问他们。”罗辑说完后,用手指了指随他进来的另外几个人,他们脸上也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

 

老师问:“包荣兴真的保护你们了?”

 

他们避过带头的那孩子的威胁眼神,然后一致的朝老师狠狠点了点头。

 

包荣兴:“……”

 

比窦娥还冤的带头的:“……”

 

接着老师挥手让他们都走,只留下来那个鼻血横流的男生准备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家长然后记一个大过。

 

#

 

包荣兴跟着罗辑走出了办公室,最后还是憋不住的拍了拍走在前方的罗辑的肩膀,等到他回过身时便急急问道:“小弟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们睁眼说瞎话的?”

 

罗辑习惯性的推了一下眼镜框,淡然的回道:“毕竟一开始他们是要合伙揍我,如果我和老师说了来由,到最后也是你和他们一群人都被记过。还有,别喊我小弟。”

 

“呃……就这些?好的,小弟。”

 

罗辑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对于纠正包荣兴对他的称呼已然不抱有什么希望,于是略带郁闷的回道:“……也不是,我和他们说就算你被记过了,到时候你也会恨不得揍死他们,说不定他们会比今天更惨。”

 

不小心听到了全过程的路人:“……”

 

而包荣兴的反应却是一脸“我竟然没想到这个办法”的模样,接着突然兴奋的用手一搂罗辑的肩膀高声道:“小弟,你可真聪明!”

 

那一搂直把罗辑狠狠的楼进了胸怀,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罗辑愣了愣,不明白他发什么疯,于是抬头用着带有疑惑的神情对向了包荣兴。

 

待到目光交接之时,包荣兴却突然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有股热流直冲上脑,脸都开始要准备发红,于是他松了松手,准备离罗辑远一点,赶忙跑回教室。

 

罗辑则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用着极大的声音喊道:“包子……包子放在你的桌上!”

 

至于后来……可能是由于罗辑喊话的方式有误,包荣兴的外号就被群众们传成了“包子”。包荣兴也没觉得什么不妥,反而觉得意外的顺耳。

 

由于这件事的发生,后面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包荣兴开始一天到晚不停的嚷嚷着小弟小弟在哪,生怕又丢下他一个人。

 

其实他也是在关系好了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发现,罗辑这个人虽然聪明虽然理智,但却意外的难以融入群体。他之前总看着他一个人静静的在下课期间看书,总以为那感受到的孤寂感只不过是他自己的错觉,但没想到是真的。罗辑之前总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一个人读书,一个人研究。越了解罗辑,便越明白其实他也不喜欢这样,只不过是不知道以何种方式来挣脱。于是包子便有意无意的总是一起拉着他做事,拉着他一起吃饭,拉着他一起送作业。

 

同学们看着这副奇怪的景象,一个学霸和一个不良就这么毫无违和的同进同出着。渐渐的,竟然习惯到认为,罗辑身旁一定有包子,包子身旁一定有罗辑。

 

罗辑听到这些的时候,眯了眯眼,却没有反驳。有什么好反驳的,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认为着呢。

 

而包子则是笑的开怀,说道:“小弟是我罩着的,我当然要时刻保护他啊。哈哈。”

 

可你知不知道,因为对方不在身边时莫名其妙的烦躁是从何而来?

 

#

 

包子被罗辑逼着学习起来,可他竟然第一次觉得学习这件事让他那么开心。他想,他可能是疯了。

 

可是,罗辑留下来陪着他做习题时,细心讲解题目时的认真与耐心,那好听的嗓音发出来的字正腔圆的读音,还有那靠近时才能闻清楚的淡淡皂香味……还有那少见而亮丽的微笑。

 

“这道题我算好啦,你看看呗。”包子将水笔别在耳后,一手支在桌子上撑着脑袋,一手将习题本递给了罗辑。

 

罗辑看了看那习题本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忍不住先开口道:“看来下次还得多加练写字。”

 

包子嗷的哀嚎一声,接着道:“小弟,你这是要整死我吗?你现在又让我补数学,又让我补这个那个,我的头已经快炸了。”

 

“只能怪你之前什么都不学。”罗辑凉凉的回道。

 

包子鼓起了两个腮帮子,闷闷道:“之前不是没你帮我补习嘛……好啦,先看我做的题目。”

 

罗辑带着眼镜,手指着一道道算式看了下去,接着对包子道:“你做错了。”

 

包子颓丧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接手继续写,却又听到罗辑悠悠道:“才怪。”

 

包子听到时愣了会,然后直直从凳子上蹦起来,“小弟你居然耍我!”

 

“耍的就是你。”罗辑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嘴角扬起的笑容惊艳了包子。

 

夕阳落下,天边半是金色半是微弱的红色,那是明亮与黑暗的交接,可有人让你的眼里只看得见他的明亮。

 

包子在那边思绪翻滚,罗辑装作不在意的对着窗外瞟了一眼,然后说道:“走吧,晚了,回家吧。”

 

包子回过神,敷衍的回道:“哦、哦,走吧。”

 

两人背起包,准备一同离开,没想到刚走到楼下,就见天上飘起了雨。雨丝纷乱,一阵风吹来更是夹杂着凉意。罗辑看着这情况当下便从背包里翻出了出门就准备好的雨伞,包子则是挠了挠头,然后不要脸的凑到了罗辑的伞下。

 

“嘿嘿,小弟,偶尔罩罩大哥嘛。”包子展露出一口白牙,笑的爽朗。罗辑则是一脸无奈,却也没办法,最后两个人紧紧挨着一同走了出去。

 

却没想到那雨越下越大,一副要淹了这座城市的架势。包子把罗辑往伞中心拉了拉,然后提醒道:“小弟,靠进来点,雨淋湿了非得感冒不可。”

 

罗辑瞟了他一眼,看到他已经湿了半个手臂,没说话只是又轻轻将他拉近自己。

 

两个大男人撑着一把伞还贴的如此近,惹得路上的人纷纷侧目。

 

罗辑想,他的耳根子一定红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挺好。

 

#

 

“阿嚏……”包子狠狠用纸巾擦了擦鼻子。

 

“回家没喝点姜汤暖暖身?”罗辑抬头看了看他,就见包子十足的可怜模样。

 

“没……我以为我可以抵挡嘛。没想到啊……阿嚏!”

“要不要我给你去买点药?”

 

“不用啦,待会课上完我还要参加篮球赛呢。”

 

“篮球赛?”

 

“对啊,小弟我和你说,你大哥我可是十项全能啊哈哈哈,你待会也来看我比赛啊,怎么样?阿嚏……”

 

罗辑冷静的分析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然后顿了顿又说道,“今天应该有空吧。”

 

包子开心的眉眼弯弯,幼稚的伸出小指头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啊。说好来看我啊!”

 

罗辑耸了耸肩,淡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下午一下课之后,罗辑急匆匆的胡乱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跑去了包子比赛的体育馆。去了之后罗辑才发现体育馆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他看见比赛快要开始了,包子却还在左右转头在找什么,看他一副焦急的模样罗辑心下莫名的觉得不舒服,刚低头准备平抚一下情绪,就见包子露着一口白牙,兴奋的冲他挥舞着手臂,用口型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身旁的观众一致侧目看着他,罗辑却是淡定的挥了挥手做了个回应,只是那淡定神色之下那强隐着的欣喜就像快要冲出了胸膛。

 

包子的篮球打的真的很好。

 

他本就人高马大的,弹跳力又好的不行。于是运球、截球,灌篮这种事更是做的一气呵成。那别说那连牢的几个三分投进去,更是将体育馆的气氛拉到了最顶点。

 

在那一众女生的尖叫声中,罗辑却是觉得刺耳的不行。他看着在场上跑来跑去,额头上都是汗水却仍然潇洒的包子,眼眸里一片深沉。

 

罗辑将手捂在胸口,喃喃道:“所以……我真的……”

 

可惜后面的话被淹没在群众的欢呼声中里。

 

因为包子他们这队赢了,包子被队友们围着庆祝,几个人高兴的不像话。罗辑看着那样的包子,只觉得他整个人都闪闪的。

 

然后,罗辑被包子拉着参加了庆祝会。

 

篮球队里的男人们大大咧咧高高壮壮的,热情而阳光。罗辑即使不善交际,却还是愿意靠近他们,或者说想要更了解包子所处的地方,想要更加的贴进他,于是罗辑对着他们全程笑脸相对。只是一直注意着罗辑的包子却异常的不爽。聚会结束后,他和罗辑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问罗辑:“小弟,你和他们在一起有那么高兴?”

 

“嗯?”

 

“我是说,比和我在一起的感觉还要好吗?”

 

“没啊……”

 

“那小弟你一直对他们笑笑笑的干嘛,你只需要保持着学霸的高冷气质就行了啊。”

 

“……”罗辑看着他气愤的模样,真是说不出话来,但为了顺顺毛,于是回道:“好吧,那下次就不这样。”

 

包子一听开心的一搂罗辑,表扬道:“对嘛,这才是我的好小弟。”

 

罗辑没说话却也没挣脱。

 

可惜温情被打破了。

 

半路突然冲出来的女生,红着脸从包里摸出了一封信件。她羞涩的将东西递到了罗辑面前,断断续续的说道:“那个……罗辑同学……我一直都很注意你,呃,我是说,我真的很想了解你……我叫小美……”

 

一旁的包子咬的牙齿都要碎了,恨不得扑上去咬死那女生。然后仔细想了想,小弟应该是不屑这种东西了,接着就做好准备嘲笑的神色了。

 

却没想到罗辑挑了挑眉,伸出手接过了信封,然后礼貌的回道:“谢谢。”

 

包子愣住,不知所措。

 

#

 

包子就看着罗辑的柜子里每天都塞着各种各样的早餐,包子就看着罗辑的柜子里每天都收到不同颜色的信封。还有那个女生借着课间休息时间故意的走到他们教室窗户旁露一露面,还有她在食堂遇见他们两个时装作的巧遇。

 

包子刚开始怀着她只是一时头脑发热的想法,后来又觉得她坚持不了多久,所以自我平抚了内心的暴躁。

 

可是情况明显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今天那个女生约罗辑去见面,而罗辑……居然去了!

 

包子觉得他的脑袋都要炸了,各种愤怒充斥在他的思绪里,还有想要狠狠的揍她一顿的念头想要把罗辑狠狠的拉回来的念头,甚至还有……告诉他不要理会除自己以外的人。

 

他到底是怎么了?是怎么了?有没有可以告诉他?包子揪着自己的头发,烦躁而狂暴。

 

可这时竟然还有不识相的女生继续在他的背后叽叽喳喳。

 

——“哎呦,现在的小攻啊,喜欢小受的时候怎么都那么霸道啊,不准他看别人不准他对别人笑啊。”

 

——“不过这种占有欲多好啊,显得特别男人啊……而且你不觉得时时刻刻的想念着对方本来就是恋爱的特征啊?”

 

——“不过说起来恋爱特征很多啊……比如说什么总是只注意着对方,想要陪着对方,不想让对方感到孤单啊。”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男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啊……艾玛,一人对战多人啊。天哪,太帅了。”

 

包子一字不落的全听进了耳朵里,虽然对于“小受”“小攻”的称呼不太了解,但至少……恋爱特征这几个字是很明白的!

 

他喜欢罗辑,才会怕罗辑受到伤害,才会不顾一切和那些人打架;他喜欢罗辑,才会不喜欢罗辑对着别人笑,只想他的目光追随着自己;他喜欢罗辑,才会不想让他感到孤独,才会想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想让他开心……

 

突然想通了的包子,立马从位子上跳了起来,他得去找罗辑!

 

他可不能看着罗辑和别人在一起!

 

众人就见包子以一阵风的速度狂奔而出,脸上带着惊喜而担忧的矛盾神色。

 

#

 

还是在操场附近的那片小树林,大老远包子就看见了罗辑和那女生。

 

罗辑手里似乎拿着一个文件夹厚厚鼓鼓的,那女生则是一脸期待又一脸欣喜,红彤彤的脸蛋让人觉得她越发动人。

 

不管了!包子狠狠一咬牙,冲了过去。

 

直接夺过了那个文件夹,然后将它狂摔在地,再用脚狠狠的踏了几遍。一旁的女生,心都碎成了渣渣。却没想到重头戏还没完……

 

“小弟!你不能和她在一起!”

 

“什么?”罗辑愣愣的。

 

包子一脸破罐破摔的模样,一闭眼就开始咆哮了起来:“我是说,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我告诉你,我罩着你是因为我就认定你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现在还是很喜欢你,虽然我现在才发现我喜欢你!”

 

被吼的耳膜疼痛的罗辑在短短的时间内理清了思绪,然后微笑着问道:“那喜欢我的理由呢?”

 

“老师说我命里缺学霸!”

 

“……”

 

“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和我在一起?”

 

“理由甚好,可以答应。”

 

包子一听,开心的抱着罗辑转了几圈。

 

然后看着一脸石化的女生,不爽的说道:“喂,你怎么还在这里?”

 

罗辑笑眯眯的替那女生回答道:“哦,她只是想要我的学习笔记。”

包子:“……”

 

罗辑继续指着那个被踩的不成样子的文件夹说道:“那些就是我理好的学习档案。”

 

……你他妈没事要个学习笔记搞的和告白一样干嘛???

 

那女生抽噎道:“我听说罗辑同学因为我差点被打……我觉得我得真诚一点,所以我就想讨好一下……”

 

“……”

 

#

 

虽然告白搞的很乌龙。

 

但是也争取到了好多幸福。

 

比如——

“对一题,亲一下?嗯?”

评论(28)
热度(199)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