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强势攻略(二)

ABO设定+警匪 最好当作纯粹的你我都不知道的神秘ABO世界 不要代入现实

涉及的CP:叶蓝 包罗 黄喻 

PS:OOC OOC OOC + 粗暴流

提醒都完了,如果都可以接受那么就愉快的看文吧。 

隔着黑色的皮手套狠狠捏下了刹车把手,身下重型机车的轮胎与地面不出意料的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接着那看起来就十分厚重的车身随着车主的动作,以一个小甩尾的完美弧度划过,然后静静的停在了警局门口。

刚走到警局门口的叶修围观了整个过程,他挑着眉看了看对方那身熟悉的服饰搭配以及那样嚣张的出场方式。他吹了声口哨,打趣的意味极重。

车主先熟练的摘下了头上的头盔,然后顺手将头盔挂在了机车的把手上,接着才粗鲁的依次摘下了手上的两个皮手套。他看着叶修突然就狠皱了个眉:“他妈的,一来就见到你,晦气。”

叶修耸了耸肩,懒洋洋的回道:“哥也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黄少。”

黄少天用手捋了捋被头盔压乱了的发型,然后便一个跨步从那机车上走了下来。黑色皮马甲内是军绿色短袖,下身是一条迷彩裤子,裤腿被紧紧扎在了黑色的马丁靴里。他迈着大步子,没几步就到了叶修的面前,嚣张而危险的气息一如既往。

黄少天微眯着眸子,神色里的精光一闪而逝,他盯着叶修说:“怎么办,老子一见到你,就想狠狠摁住你的头暴打一顿。”

叶修一瞥眼,扫见他脖子上那用军章当吊饰的项链,笑容灿烂的回道:“这里可不是那地方。难不成你也想尝尝进局子里的滋味?说起来,喻队也在这。”

黄少天冷哼一声,然后回道:“老子知道,包括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哦。知道你还来,你这个傻逼。”叶修不留情的嘲讽道。

黄少天一听顿时暴躁了,脑门上的青筋都快爆了出来,他先是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然后才一边咬着牙一边吐着字:“老、子、乐、意。他妈的你不服?”

他说完,也没理叶修什么反应,便是直冲冲往警局里走了进去,叶修的肩膀还被狠狠撞了一下。叶修倒是无所谓,反而是觉得与对方说的太多导致嗓子痒痒的然后直接从裤袋子里摸出了烟盒随手挑了一根叼在了嘴边。

可惜突然响起的一阵汽车喇叭声打断了叶修准备点燃烟的准备,他从那半放下的车窗子里正看见罗辑那一脸冷峻的神色与包子向他这方向不停挥手的兴奋之色。

叶修快步走了过去,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先是将一直懒得穿起的西装外套扔了进去,然后才俯身坐了进去。

包子双手控制着方向盘,一边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叶修问道:“老大,刚刚那人谁啊?”

叶修扯了扯衬衫上的领带,然后才歪头继续着刚刚被打断的点烟大业,接着再放下了车窗以免车里都是烟味,最后待到那火星子冒了起来才回道:“黄少天。”

包子皱了皱眉,又重复了遍:“黄少天?”

看着他一脸不解的模样,坐在副驾驶座的罗辑像是背书一般的报出了有关“黄少天”这三个字有关的所有资料。他的声音清冷而没有感情,仿佛是一台机械却又尽职的人形机器。一直听着的包子突然一个急刹车,所有人都被惯性整的猛地向前一冲。

叶修扭着头对着包子就骂了句:“他妈的,包子你疯了?”

罗辑却是一贯的没表情,只是将耳边歪斜了的蓝牙耳机重新戴好。

包子一脸扭曲:“等等,小弟,你是说……他是那蓝雨军校鼎鼎有名的黄少?”

罗辑吐出一个字——对。

叶修吸了口烟,缓缓吐了出来。

包子还处于震惊状态,罗辑却是快速的调整了状态对着叶修说道另一件事儿:“今儿个那家的确是十三街区的人。”

叶修嗤笑了一下,问道:“哟,那十三街区的领头可不是得气疯了?”

包子恢复理智后刚好听到这句,顿时激动道:“那群傻逼说过几天就要找老大的麻烦。”

“哦,那倒是有趣。不过……我正等着他们自个儿上门呢,说起来得早点收了他们那方势力,才能尽早见见那供货商。”

叶修说完便向后座那软软的肩颈靠背凑近了些想闭眼休息一会,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想着—个问题——刚刚在审讯室闻到的让自己不住心猿意马的淡淡信息素到底是不是蓝河散发出来的?

#

“喻队,叶修那个混蛋,我们真的就随他这样闹?”蓝河警官跟着喻文州走出了审讯室,憋了半天气却还是不甘的问道。

喻文州将一直用胳膊夹着的警帽带上了头,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细长的眼型微微上挑,他回头对着蓝河问道:“想抓他之前,得有足够的人证物证。你有吗?”

蓝河警官垂了垂头,闷声道:“他的势力在那……普通小市民也不敢反抗。”

喻文州抿唇,嘴角是微微拉扯出的弧度:“嗯,地头蛇毕竟是难抓到什么把柄。不过今天的这个也不算什么小市民……我们派去的人在他的门店内的小房间里搜出了不少违禁品。”

“违禁品?”

“枪支、毒品。”

“……”蓝河警惊讶的大张了嘴,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看他这副模样没说什么,只是轻咳嗽了一声,然后转了个话题说道:“蓝河,我看你也只是被他这人气到了。他说你的信息素诱人只是为了让你跳脚,别放在心上。毕竟进警校前都会有体检报告,你是A我很清楚。以后面对他一定要冷静,保持优秀的警官形象。”

蓝河警官却突然僵了僵,掌心里不知何时全是汗,他尴尬的笑了笑:“喻队说的对、对,我知道,我是个A……以后我一定保持冷静。”

喻文州刚想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却突然停顿了下来。他的鼻腔里突然漫进了浓厚的信息素,那种极度熟悉的侵占意味伴着那愈发浓烈的味道发出。

“喻队?老子在你那办公室里等了半天,你就在这和手下调情吗?”

喻文州的瞳孔骤然微缩,身上也像是反抗性的散发出了独属于自己的信息素,他返身直直对上对方的眼:“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他妈怎么会来这?”

黄少天一把拽过他,两人凑的越发近了,他深深嗅了嗅对方的气息,露出一副享受的滋味,然后才呛声回道:“老子胡说?刚刚这儿可就你们两个人。而且……这地方我怎么就来不得了?这可是上头调派我来的。”

喻文州眯了眯眼,一把甩掉对方紧握着的手,回道:“军方和警方可不算一码事儿吧?”

“哟,你不也是从军方那处滚过来的吗?怎么,当初老子就问了你一句要不要在一起,你他妈隔天就申请调配,还让军审官保密去处!知道老子找你多久了吗?喻文州,你倒是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我告诉你,你敢再来一次我就敢再找一次。我就他妈的缠着你,这辈子你都别想跑!”

喻文州皱了皱眉,回道:“你这坏习惯怎么还是……”

“哼,怎么,老子就是一见着你就克制不了话多。反正,喻文州,我盯上你了。”

站在一旁一脸不知所措的蓝河警官僵硬的不知道干什么,只听着对方说完又朝着他狠狠吐了个“滚”字。他一脸不明所以的就准备走了,回头正瞧见喻队那抱歉的眼神。蓝河警官只能尴尬着走了,走的大老远还能听见两人一句一句的对顶。

蓝河警官识趣的快步走了。

没想到啊……冷静如喻队也会有那么多生动的纠结表情。

#

结束一天工作终于回到家的蓝河警官脱下制服换上了家居服,然后再是认真的将那一套制服整理的齐整之后挂进了橱柜里的衣架上,刚准备关上柜门时他不由自主的就多看了几眼这套让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制服,接着不知怎么的,他心中那一直藏着的思绪顿时就不受控的纷乱了起来。

为了有资格进入警校而对自己强行注射了抑制omega信息素的注射剂,他还记得那种脉搏疼涨的滋味,那种不知会有什么后果的恐惧感受。可是没办法,若不能掩饰自己的身份,他连踏进警校一步的资格都没有。

脑海里的碎片陡然闪过当初藏在衣柜里透过那丝丝缝隙里看到的血腥画面,枪声的震天动地之感,那空间里满是弥漫着鲜血过于咸湿的滋味,那无处可逃的恐惧与黑暗萦绕在心头,快要把他逼的窒息。他就亲眼看着那躺在血泊里却再也无法说一句话的父亲。

那些混蛋……他一定要亲手抓到。

蓝河咬着牙狠狠关上了衣柜门,却意外透过那衣橱上带着的全身镜,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因为注射抑制剂的时间过久,体内已经产生了一些抗体,抑制剂的效用不意外的在慢慢减弱。

而更糟糕的是——他喃喃道:“他妈的,发情期又到了。”

评论(19)
热度(13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