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强势攻略(三)

警匪+别代入现实设定的ABO世界+粗暴流+OOCx3

涉及CP:叶蓝 包罗 黄喻

这篇将近四千字,本来想无耻的拆两章,后来觉得这样太无耻了,毕竟这次还是过渡章

所以大家今天就吃个开心吧

PS:如果能接受以上所说的所有 那么就愉快的看文吧

警局里安静异常,不带往日的任何忙碌与吵杂,就连天花板上一直被人忽视的吊挂式风扇发出的声响都能成为最大的噪音来源。笔言飞警官抬眼看了看那正不停旋转着的风扇,无趣的叹了口气,然后将手肘支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并用掌心托着腮,另一只手则是不停花式转着笔,他对这样过于闲散的日子感到十分不满,就好似时间被无限期的放慢了脚步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自言自语的咬牙道:“浪费时间真他妈的可耻。”

突然的,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好主意——老太太们闲的时候不都喜欢聚堆唠嗑?他一拍桌子,一脸兴奋的转了转身朝着一旁正趴在桌子上的蓝河警官就直接开始抱怨道:“老蓝啊……你会不会觉得这几天太他妈的空闲了?”

蓝河警官正处于十分无力的状态,闻言只是轻声“嗯”了一下,那虚弱的声音像是溺水之人硬撑着抓着一块漂浮的枯木,仿佛只要一下就会脱手回到深海。

笔言飞这才从声音中听出蓝河的不对劲,又定睛一看蓝河的脸色苍白,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他吓的大喊了一声“哇靠”,然后从座位上蹭的就站了起来,吸引了一片人的眼光,接着就见他嚷嚷道:“老蓝,你这是咋了?你别吓我啊!这他妈是要死了啊……啊不对,什么要死了,呸呸呸。”

蓝河扯了扯嘴角,又抹了把脸,才把尴尬之色压了下去。他扯了扯笔言飞的衣角,说道:“二笔,你他妈别一惊一乍的成不,我哪儿那么容易死?我就是身体不舒服有点生病。”

笔言飞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

蓝河揉了揉太阳穴,实际情况是自己因为发情期的到来导致信息素的释放比平日里更多,而他在这情况下迫不得已的一次打了两支抑制剂以至于身体反应过大。可这些……没有一句能说的出口。所以蓝河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笔言飞又大声的说了几句关心的话,蓝河都应付得当,正想着这事总算是过去了,却被突然冒出的声响给惊了一惊。

玻璃门被“砰”的踹开,黄少天嘴里含着棒棒糖大摇大摆的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身上披着制服外套,内里却仍旧是一件休闲的棉质短袖,西式的制服裤腿被不伦不类的扎进了马丁靴里。

他眯了眯眼,朝着屋外扫视了一圈,被那凶狠的目光扫过的人都下意识的低了低头。最后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笔言飞与蓝河两人的身上,他皱着眉不满的对着两人说道:“他妈的在外面闹腾个什么劲儿,老子在屋里都听到你们这嚷嚷来嚷嚷去的。”

笔言飞挠了挠脑袋,一脸不知所措。蓝河此刻也再不好意思坐着了,硬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扭头看了看笔言飞的模样就知道还是得靠自己说明一下事由,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说话,已经有人为他解了围。

“这是怎么了?蓝河你看起来状态似乎不太好?”喻文州一边笑的温和而有礼,一边用着关心下属的语气问道。众人皆不知他何时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不过见他手里正拿着一个空的水杯大概是为了出来接点水喝吧。

黄少天往喻文州那处望去,听他对蓝河这般关心,不知怎么的那邪火就被狠狠的塞满了一肚子。他冷哼了一声,然后嘴里的棒棒糖就被咬的咯嘣碎,接着他恶狠狠的说道:“喻队日理万机,怎么有空出你的办公室了?老子来这几天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嘘寒问暖啊?”

喻文州却是充耳不闻,直直走到蓝河身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说道:“生病的话可以请假,不必硬撑着。”

蓝河硬着头皮,尴尬的回:“嗯……我知道了……喻队放心。”

而处于状况外的笔言飞则是故作深沉的也对着蓝河说道:“老蓝啊,瞧喻队那么关心你,你就放心大胆的请假吧。”

蓝河一听笔言飞这话顿时就知道要糟,这家伙的心可真够大的……什么情况了啊,居然还这么口无遮拦。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这空降下来的黄少天警官和咱们的喻队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啊!

黄少天那狼狗般的眼神早已恶狠狠的盯着蓝河了,笔言飞说的那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黄少天那强压着的邪火顿时窜的老高,他大步迈了过去,然后将喻文州手中的杯子一把夺了走,接着扯着喻文州作势就要拽他走。

喻文州却是不留情的甩开了他的手,反问道:“黄少天,你他妈的要干嘛?”

就听着黄少天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老子办公室有水,我、帮、你、接,走。”

蓝河看着他们两人进了办公室,莫名觉得自己头好痛,总觉得被莫名其妙的当作了一个情敌……这样令人无奈的误解只怕会是招来许多麻烦。

而一旁的笔言飞则是一拍手,惊叹道:“哎……以前发愁总觉得没人能和咱们那么完美的喻队配,现在想想是我八婆了。”

蓝河抽了抽嘴角,一脸无语,不过耐不住这句话槽点太多,于是反问道:“他们怎么就配了?不就空降下来的头儿身份吗?”

笔言飞啧啧啧了几声,然后一脸得意的回道:“老蓝,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黄少天是那个有名的蓝雨军校出来的好吗!号称蓝雨第一人,身体素质绝对强悍,而且军章头衔无数,实打实的一个天才啊……”

蓝河听着笔言飞说的话,先是愣愣的一脸震惊然后才小心翼翼问道:“蓝雨第一人……他就是黄少吗?”

笔言飞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接着笔言飞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那眼神里突然冒出的灼热火苗,那目光可怕的让他全身抖了抖。

回过神来的蓝河对着笔言飞认真的说道:“二笔,谢谢你,没有你,我永远不知道我的偶像离我那么近!你知道吗,他刚刚认真的打量了我,天哪!”

蓝河那略显苍白的脸上突然就冒出了红晕,那种激动或许是无人可懂的。其实在一开始蓝河思考的理想去处就是军校,可惜军校不仅要求是A的人才能进,身体素质更是审核的标准,omega体质本就虚弱更别说是应付那些严酷的初审训练,他自然是没熬过去的。但是从那次起他突然就无比崇敬起了军人,内心当中更是将军校放在了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里,而这些军校当中他最为好奇以及喜爱的便是蓝雨……那么自然的,黄少天那些事迹更是将他的崇拜之心激发了出来。

可以想象笔言飞对蓝河说的这些无异于是重磅炸弹,这使得蓝河一整天都处于亢奋状态,就连身体的不适感觉都被硬生生的冲淡了,蓝河的脑子里一直循环着“操,下次一定当黄少的神助攻把喻队狠狠攻略!”这样的思想,以至于家里抑制剂快要不够用的事情都被忘到了脑后。

 

#

 

轮胎划过地面,刹车的位置恰到好处,包子吹了声口哨,对自己的车技愈发精进而感到愉悦。坐在副驾驶的罗辑是一如既往的冷静神态,他伸手摇下了车窗,对着那个用小彩灯打出的“兴欣”二字抿了抿唇,然后用着那清冷的嗓音说道:“叶老大,兴欣到了。”

坐于后座的叶修不情不愿的啧了一声,那声音带着又激动又抗拒的矛盾之感,叶修开了车门,俯身从车里出来,然后从烟盒子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含在嘴里。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修身长款风衣,内里依旧是一件翻领白色衬衫,只不过是懒得系领带,身下那双黑色的皮鞋与往常一样被擦的噌亮。

随着载着叶修的车辆停靠在了这处,后面又连续停靠了好几辆车子。车里的人见叶修下了车,便也自觉的一个个出来站到了叶修的身后。

酒吧门外的两个酒保服饰的人低头朝着叶修鞠躬道:“叶老大好。老板娘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你们来了。”

叶修嗯了一声然后便领着身后的一群人就进了去。

酒吧里的灯光极暗,暧昧而低沉的氛围围绕着每一个人。舞池里的人们疯狂的扭动着,呈现出了水蛇一般柔软又妩媚的姿态。只是那些独属于酒吧的灯光被突然的关掉,取而代之的是那明亮而又温暖的黄色灯光,那些嘈杂而动感的DJ音乐也被那舒缓而优雅的小提琴曲子替换。站在高台处的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红色的唇色明艳而有魅力,耳朵上挂着的流苏耳环优雅而明丽,正好搭配着那一身精致的礼服,她此时正为高台上的麦调音。

叶修推门进到里处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只觉得自己是进错了地方,但见到对方凶神恶煞的对自己高吼道:“——叶修,你大爷的迟到了知道吗?老娘不是说过别抽烟了吗?还不快过来给我修修麦!”

叶修耸了耸肩,内心想着这的确是陈果没错,然后他随口吐掉了嘴里叼着的卷烟,接着招呼着身后的小弟们:“去去去,都先帮老板娘修麦去。”

包子哈哈笑道:“老板娘这是在搞笑吗?怎么穿成这个鬼样子啊,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凶悍气质啊。他妈的,我要笑死了。”

罗辑瞟了包子一眼,然后淡然回道:“老板娘可能是想庆祝一下十区被兴欣势力收了的事吧。”

包子点头道:“这当然值得庆祝一下,毕竟咱们已经成为这地方唯二的大势力了,除了十三街区那个老东西,我看看谁他妈敢动咱们!”

罗辑朝包子看了一眼,淡然的回道:“尾巴别翘那么高。我猜,十三街区是看不惯我们这么快收了十区的所有势力的。”

包子不满道:“诶诶……小弟,能不那么扫兴吗?”

罗辑抬眼看了看包子泄气的模样,活像一只斗败的丧犬,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正欲想安慰几句,却见叶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说道:“最近是得小心点。”

包子应声道:“嗯啊,放心吧叶大哥,那群傻逼要是真来了,我定是来一个打跑一个。唉唉不说了……咱们看老板娘今天准备怎么折腾吧!”

不得不说陈果的确会折腾,她先是表示咱们大家能收拾掉其他一群乌合之众是如此的不容易,每个人都得敬一杯。然后再是组织什么舞技大赛和唱歌大赛,谁跳的最烂或者唱的最烂的就喝一杯她亲自调制的饮品……那和毒品有什么区别?

叶修悄悄和罗辑打了招呼后就偷偷跑了。妈的……老板娘简直是要整死他的节奏啊,一句话喝一杯,真当他酒神啊,他实在是怀疑自己当初找上陈果合作是一件极度傻逼的抉择。一边想着,他一边闭着眼迎着夜风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终于是把脑子里那点混沌清散了不少。他正准备迈步走向停车的地方,却见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叶修晃了晃脑袋,生怕自己是喝多了产生了幻觉。

没错,的确是蓝sir。

只是他大半夜的急匆匆慌忙忙的去药店买什么?就算他带着口罩带着帽子,他叶修也能一眼认出来他的身影,要问为什么?需要什么为什么。

毕竟……梦里还见过蓝sir制服底下的赤裸模样呢,叶修一边想着一边不自觉的舔了舔唇,脚步也下意识的迈向了对方。

评论(18)
热度(11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