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以后别做朋友

叶蓝only  he一发完结 ooc有

身上湿透的衣物不停往下滴着水珠,而空荡楼道里穿梭的凉风伴着水气更是把人冻的直哆嗦。不复干爽的发丝耷拉的贴合在脑袋,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蓝河站在门口,抬头定定的看了看挂在门框上方的牌号,蓝底白字的小铁牌上是熟悉的数字排序。他确认好了地方,却没敢再往前一步,地面上不知何时勾勒出的一圈水渍似是在嘲笑他的狼狈。

一旁的门铃按钮明明就近在咫尺,他却几番抬起手又放下。心里的忐忑藏不住的叫嚣,不算炎热的夏日让他手心里都沁出了些细汗。

也不知道在害怕些什么。

垂在身侧的手不知何时捏成了拳,他抿了抿嘴,打心底里希望叶修已经忘了那件事。心底乱成线球一般的思绪让他烦躁,想了想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按上了门铃,随着清脆的铃声响起,蓝河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

连按了三次门铃,却始终不见门开。

蓝河松了一口气,逃脱紧张与隐隐的失落感在一瞬间全部朝他袭来。他抬手擦了把脸,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的情况。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像是对自己的否定。蓝河准备转过身离开这,心里暗叹这或许是天意――打算让有些事将就着的过去。

却听到身后传来门锁“咔嚓”松动的声响,他诧异的转过头,就见着叶修半靠着门,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含糊不清的喊了声:“小蓝?”

那声音嘶哑的像是嗓子眼儿都冒起了干火,叶修说完话后还闷闷的咳嗽了几声。他那本就因为长期熬夜的黑眼圈在此刻看起来都有些泛青了,下巴上的小胡茬也默默冒出了头,而嘴唇更是干的起了皮。

蓝河就这么突然的和叶修迎面对上,之前打的腹稿都没来得及仔细想想,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叶修你这是生病了?”

穿堂的风吹的人直哆嗦,本来正常的一句话,在经过那件事之后听起来总像是他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卑劣小心思。蓝河抿着嘴,垂了垂眼,有些不知所措。

叶修干哑的笑了一声,嘴角不痛不痒的勾了勾,直说着:“小蓝还是这么懂得关心人啊。”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还是叶修拍了拍脑袋继续道:“别干站着,进屋来,看你都淋湿了。有什么话,进来说。”

蓝河脚下的鞋磨蹭了几下地面,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到最后却是慢吞吞的说道:“你身体好像不太舒服,要不我还是不打扰你休息了……”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大手一伸硬扯进了屋。

蓝河想甩掉他的拉扯,准备回身往后退。却正听到身后的门锁“咔嚓”一声的合住,宣告着他的挣扎无路。

像是看透了对方的想法,叶修轻轻嗤笑了一声。叼着的烟被他扔到了脚边,火红的烟星子随着他的鞋底碾压而暗色成灰。他的两手臂各撑在蓝河的肩旁,像是竖起的一道禁锢,将蓝河牢牢的包围在了其中,隔绝了所有的退路。

淡淡的烟草味儿萦绕在蓝河的鼻息间,叶修与他的距离实在太近,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那细长的睫毛,眨眼时候跟着轻轻颤动着的睫毛就像是蝴蝶的蝶翼一般脆弱而美丽。他的心在噗通噗通的狂跳,像是随时要炸裂开来似的。

他想侧过脸,不愿意直面对方那双深邃的眼眸,叶修却不肯让他如愿。只见叶修放下了一只撑在他身旁的手,蓝河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发现自己陷入了更糟糕的情况。叶修用手捏着他的下巴,强势的转过了他妄图逃避的脸。

“小蓝,你躲我有几天了?”叶修哑着嗓子问道。

两人呼吸间交织的热气让蓝河心猿意马,他略略回了个神,低声答道:“大概、也就一个礼拜吧……”

叶修眯了眯眼,快速的补了句:“准确来说是八天零九个小时,我以为会要更久。”

“那件事之后,你也没找我,我以为你……”并不想见我。

叶修转了转眼,却转而继续问道:“哪件事?”

蓝河没说话,只觉得背靠着的门板又硬又凉,他该从哪件事说起呢?是说自己不知道对作为朋友关系的叶修什么时候开始动起了歪念头,还是说早就对着喝醉酒的叶修偷偷告白过,还是说最近那次——偷偷亲了熟睡中的叶修被现场抓包……

蓝河抿了抿嘴,到底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耷拉下了脑袋:“对不起。”

叶修不再用手捏着他的下巴,转而用两手捧在他脸颊两侧,温柔的将对方垂落的眼神再次扶起,两个人再一次的面对着面。

“对不起什么?”他问,而眼神里闪烁的星辉是让人看不懂的深沉与明亮。

“对不起,你把我当朋友,我却……唔……”

蓝河瞪大着眼,难以置信的回应着这突如其来的吻。叶修那熟悉的烟草味此刻就像是能气味化的荷尔蒙,让人深陷其中。叶修或许是有些发烧,浑身滚烫的就像是将要爆发的熔岩,贴在蓝河那被雨水浸泡过的发凉身子上就像是寻找到了契合的温度。

这个吻持续的久,一度让蓝河处于发懵的状态,他晕晕乎乎却意外的不想停止。他脑子里想问的话有许多,到了嗓子眼却成了两人唇舌之间的纠缠之音。耳尖上的微红弥漫到了全身,让他从头到脚都有种被浸泡在温水中的舒适之感。

可吻总是要停的。

蓝河趴在叶修的怀里,气喘吁吁,只听得此刻叶修却认真的回了句:“对不起,你把我当朋友,我却想干这种事很久了。”

蓝河怔愣的回不过神,接着又被叶修往怀里紧了紧,对方继续说道:“其实我早就不想和你当朋友了,听到过你对我的告白,上次也没有睡着。想找你,可你一直躲我。”

叶修的身子滚烫如火,声音嘶哑而有些疲惫,他却硬是抱着蓝河没撒手,晃了晃脑袋继续解释道:“很早就想告诉你一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怕你以为我在耍你。你也知道我平时总爱逗你,可是这些话不想被你当玩笑。”

“这次你一跑就没影儿了,还一直躲我,我是真慌了,真怕你就这样一走了之了。可是小蓝,还好你回来了啊……”顿了顿又听叶修继续打趣道,“呵,说起来听到门铃声我还以为是病幻听了。”

蓝河缩了缩身子,这会儿心思活络了起来顿时就把之前的寒冷感给加倍的奉还了回来。贴在叶修滚烫的身子上,他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是觉得特别的羞耻,被喜欢的人发现自己的小九九……可如果要就这么走了,我也不甘心。”

“所以我,其实是回来和你绝交的,以后别做朋友了。”

“嗯,做恋人。”

END

没了【。


我都说真的没了- - 

好嘛其实结果就是——

叶修发烧晕了,被送去医院,两个人在医院疯狂的play【。

毕竟只是复健一下 没别的意思

我差不多是一只咸熊了。

飞机开不动 对不起【挥手

评论(34)
热度(142)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