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保质期

叶蓝only!

老夫老夫梗

一发完结

私设炸裂

1.

从冰箱底柜里拿出来的速冻肉食僵硬的像是一块顽石。

外界室温与那肉食所带的寒气互相碰撞,一层薄薄的水汽便覆在了食材的周身。

蓝河用手指戳了戳开始逐渐变松软的肉,然后便低下头凑近嗅了一下,结果一股意料之外的腥味扑鼻而来。他皱了皱眉,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砧板上的东西已然变质。

不能吃了,该丢了。

 

2.

密封良好的食材,即使放在延缓变质的冷冻室里尚且有保鲜期,甚至在不经意间就开始逐渐的变坏、腐烂。

那么,爱情呢?

没有冷冻室去储存保鲜,甚至没有标明可见的保鲜日期。又该如何去判别?

蓝河低垂着头想了许多,却突然闻到了厨房里呛人的油烟味。扭头才看见淡蓝色的炉火一直温温的跳跃着,搭放在铁架上的平底锅内正滋滋冒着热油,煮沸的声音不安的钻入蓝河的耳内。

他想,自己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了。他该快点做好饭,好让忙完一天的叶修在第一时间吃上最好的晚餐。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时钟如老人被搀扶着慢悠悠地前行,可目的地总归是会到达。抬眼看看,指向深夜时分的短针提示着他该收下桌上的一席饭菜。

蓝河站起身,好脾气的准备把饭菜都收拾干净。放于一旁的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手上收拾的动作骤然一停,快速的拿起了手机,接着便是快速的解锁屏幕读取了最新的一条消息。

“在忙工作,今天不回来了。早些睡吧,晚安小蓝。”

不过短短几个字,他来回看了几遍,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抬手打上的几个字,却又在来来回回中删的一干二净,他一个人定定的站在饭桌前,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疑惑里。

如果爱情制造品的出厂负责人是署名为叶修的人,那么能不能清楚的告诉他——他们的爱情保鲜期有多久?

他如往常一般在入睡前将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定了一个时间,手指轻轻拨动按钮,时钟上的细针便随着他的动作开始转动。假如,时间也能随意的由他控制,将所有的感情停固在热恋期那该多好。

那样就不会有失落,那样就不会有惴惴不安。

 

3.

有些疲惫了。

工作的劳累如潮浪般席卷而来,叶修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发涨的脑袋让他想不了太多的事情,桌案上的一叠文件还等待着他的审查签字。身子下意识往后靠了靠,将力量放在了软皮质的椅背上,将所有的压力糅杂进叹出的那口气中。

桌上的烟盒子半开着,他先是扫了一眼,然后顺势从中抽出了一根夹到了手指间。烟叶子的味道就算隔着老远,他都能闻到,打火机被另一只手拿着大拇指已然放在了按钮上,像是在随时待命。可再看一眼烟灰缸里歪七扭八的一截截烟屁股,他又有些迟疑了。

蓝河总让他少抽点烟。

他犹豫了一下,略带不甘的将打火机收了起来,然后便干巴巴的将烟夹在指缝间,像是个不知所措的人。

空旷的办公室里,只有桌椅旁的立式台灯散着光。像是用灯光圈禁起来的小小平方,他没法离开。

透明的落地窗外是早已漆黑的夜晚,月色躲入层层的黑云不肯露面,明星失去追逐茫然的只余下几颗停留在夜幕。从站在高楼的视角一眼望去,只见得成幢的居室像是受了控制一般开始一间一间的熄灭灯光。

叶修抬手从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并没有对方回复的信息。压抑的夜晚,他一个人坐在这被孤单笼罩的办公室里,种种寂寞扑面而来。

是睡了才没看见消息吗?还是懒得回了呢?一个人也已经习惯了吗?就算他不在也没关系了吗?

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终究还是点燃了烟。

我不确定的是……你还在乎我吗?

可我在乎你。这点毋庸置疑。

 

4.

“老蓝你啊……是怎么了?”笔言飞拍了拍蓝河的肩膀,担忧地问道。

“啊?并没有怎么样啊,老样子吧。”蓝河说着将茶杯递到了嘴边,微微的抿了一口。滚烫的茶水碰着舌尖,差点让他绷不住脸。

笔言飞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揉着杂乱的头发,直言道:“可你看起来精神不振的。”

蓝河将茶杯放到了一边,笑了一笑,没说什么话。笔言飞清楚他这是闷着不愿意讲的架势,于是倒也没硬逼他,只是挑了个眉说道:“老蓝,不开心的话要讲出来,这样对方才懂啊?”

那个“对方”指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没人缺心眼的去戳穿。

蓝河笑着点了点头,对他的关心表示感谢,唇角的笑容勉勉强强的搭到笔言飞背身走出茶水间。

他也想和叶修说,说很多很多,把心里头的憋屈劲儿都给发出来。可是他没法说,朝五晚九的小职员每天一大早匆匆忙忙的从家里赶出来,晚上还偶尔被要求加班,到家做晚饭其实都算偶尔的事情了。

至于叶修,他退役后便开始在电子竞技这块办起了事业,风生水起的架势没人阻挡的了。他从职业竞技手到职业联盟的创立者,这一步其实顺理成章。可是随之而来的繁忙,甚至让叶修没有喘息的时间。

而他们之间的时间点像是被人刻意安排过似的,总在错过。

夜晚他熟睡着,却不断靠向身边的热源,迷茫的睁开眼只见叶修无意识的用一手揽着他的腰,他没多问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然后第二天他从睡梦中醒来,身旁的叶修睡的迷迷糊糊,他心疼的不愿打扰。

到最后,不知为何而去,不知为何而归。

你看,时间多么的奇妙,他们相识,他们相遇,他们相恋。

到最后他们却慢慢开始不相知。

 

5.

包荣兴脑后扎着一根小辫子,身上穿着调酒师的黑白制服,此时他正将手中的调酒器皿来回摇晃,期间还使了几下花式调酒的招式。

叶修单手托着腮,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包荣兴看他这样只觉得无趣至极,隔一会后便老实地将那色彩斑斓的酒水倒入了精致的高脚杯中。

叶修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他低头看了看蓝色的酒水,好奇问道:“包子,你调的这酒叫什么?”

包荣兴一听他问,顿时又来了几分兴致,叶修只听对方兴奋的回道:“是叫做旧爱。”

“新欢旧爱的旧爱吗?包子,看不出来啊……”叶修挑了挑眉,低头又喝了一口,入口只觉得有些烈,接着变得甜丝丝的,到最后舌尖只余下一丝丝的酒味却淡的像是没喝过。

叶修想,这真是奇怪的味道。

包子则急着反驳道:“什么旧爱啊!老大,明明是想、爱、就、爱的,就爱啊!”

叶修没说话,低头又喝了几口。

相恋时,爱的热火朝天,像是不掀翻这个世界都不肯停歇;热恋时,爱的缠缠绵绵,像是被灌了蜜糖一样,整天都浸泡在粉色的爱心世界,像是分离一下就不舍;长恋时……索然无味,平平淡淡,像是从来没恋过一般。

说起来,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

有人说,爱情的保鲜期,大多数只有七年。

 

6.

有些人可以放任咖啡渐凉,最后苦涩到心口;有些人可以酌饮新茶,最后泼杯重煮;只有少数人可以待到葡萄成熟透,酿成醇香美酒。

叶修不知道该如何给自己下定义,或许三种人里都没他的影子,又或许三种里面都可能会有点影子。

但说到底,他不过只是个想陪着蓝河尝尽世间苦辣酸甜的普通人。

他一直不是个工作狂人,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拼到如此。

当初退役后,他也闲在家里过,本性懒散的只求个逍遥日子。可看到自己分文没有收入,纯靠着蓝河那点收入支撑,那点男人的脾性便像是疯长的野草一般冒了出来。

他想带着蓝河到处旅游,想过不为生活操劳的日子,想陪着蓝河做想做的事。可这一切都建立在金钱上,所以他开始使劲工作,拼命的加班。

可讽刺的事情却是,等到他有了钱之后,他让蓝河辞了工作想让蓝河在家里悠闲的过日子,可他自己却没了时间。他陪不了蓝河,给不了拥抱,少数的惊喜又或是浪漫都开始渐渐的消失。

生活变得枯燥空洞,蓝河受不了一个人总待在家里,干脆便又自己出去找了份工作。

他们忙碌的像被抽着转的螺旋。

有没有人来帮忙喊停。

他的爱情,会不会毁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他才将定制好的双人戒拿到手,想着,他用手捂紧了胸前的口袋。

包子坐在酒吧的台子里,一脸惊讶地看着叶修醉的烂醉,眼角的泪水像是不要钱一般死命的流。

 

7.

蓝河出差的通知来的太急,他甚至没法给叶修一个知会便坐上了飞机飞向了地球的另一端。白色的云层交叠在蓝色的空中,蓝河用手擦了擦玻璃窗,想象了一下假如自己真的离开叶修的心情。

果然……还是做不到的。

蓝河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是连去想象都会觉得痛入骨髓的呢。这种心思定然不能被别人发现,多么软弱。

彼时的叶修刚回到家,屋外早已是漆黑的深夜,他放下公文包,换上拖鞋,想着蓝河该是睡了。他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蓝河。

想象着着明天对方收到那份惊喜时的反应,他轻声笑了一下。

可当他掀开被角的一刹那,他意识到这张床上没有人。冷的被铺,没有一点热气。

慌张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涌上心头,他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什么,他跑去将手机从衣服的兜子里掏了出来。

强自镇定的开始拨打蓝河的手机,话筒里传出的机械女音无数遍的告诉他对方手机已关机的事实。他不甘心的,大半夜又拨通了笔言飞的电话。

本处于美梦中的笔言飞被一个电话惊醒,气的满肚子火,脑袋里和浆糊一样的神志不清不楚。一听电话里传来叶修的嗓音,顿时一张嘴不停歇的开始开炮:“叶修你这人,真不是我说你,大半夜不睡觉来烦我干嘛?气了老蓝,还想把他哥们儿也气死吗?我说你这人,真不懂老蓝看上你什么,天天让他伤心,要我说你们早该分了!”

叶修禁不住打了个颤儿,声音就像是从齿缝里硬冒出来一般:“你是说……他很伤心?他想和我分手了吗?”

笔言飞两眼早闭上了,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就着迷迷糊糊的回道:“嗯……”

叶修一下子就挂了电话。

他想不到蓝河会去哪儿,到处找了一圈,人影都没。他又气又急,到最后却是垂头丧气的到了包子和罗辑开的酒吧。

“我把人给丢了。你说这事儿我怎么做到的?”后来醉的一塌糊涂的叶修问包子。

 

8.

到了目的地的蓝河又困又倦,但还是准备先开机给叶修发个短信免得让人担心。结果一开机就见着十几通未接电话,通话人皆显示着叶修的大名。

他疑惑着,将电话拨了回去。

电话这头的叶修醉着却没忘记要接电话,他抖着手从兜里拿出了电话,接通了对话。

口齿不清,估摸着是喝醉了,蓝河一听他这声音顿时怒上心头,想着这人怎么这样,趁着自己不在就开始乱来,刚准备开口教训几句。

就听着电话那头的叶修抢着吼道:“小蓝,别离开我,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你别离开我。”

“我叶修这人认准了就不会放手,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要闷声不响的就走好不好。我买了戒指,我准备了好久,我连礼堂的神父,还有我们婚礼时要请哪些人都已经想好了……”

“我发誓,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包子坐在叶修的旁边,看着他把手机紧紧贴着耳朵,嘴里一直念念有词,直道老大是醉的不省人事了,于是顺口调侃道:“接下来,请问蓝河先生,是否愿意让叶修成为你的丈夫?”

 

9.

“我愿意。我发誓,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10.

保质期吗?

谁说只有七年。

爱情这样东西,只要你愿意,保质期是无限期。

END

昨天晚上和阿貘聊了好多好多梗……都好想写啊

有机会一定要写写【

顺便终于把这篇摸出来了 

评论(44)
热度(21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