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你的造型很迷人

一发完结

叶蓝only  私设炸裂 不正经不正经不正经的纯娱乐向

蓝河小天使生快!!!!!


0.

理发师,我想修一下头发。

嗯,只是修一下。

千万不要剪太短,理太怪,弄太丑。

 

1.

电吹风发出嗡嗡的响声,凑在他的耳朵旁就像是一群恶意喧闹的小孩。那修长的五指则温柔的穿过发间,像是在刻意安抚着一只不安的猫。

蓝河坐在特质的理发座椅上,对面是半人高的镜子。过亮的灯光从上往下斜斜地打在他的脸颊上,他眯着眼感受着自己的头发正被有技巧的撩拨着,恍惚间竟有些昏昏欲睡。

身后的男人手中拿着大功率的电吹风,一边来回走动几下。他倒没像一般的理发小哥那样挑染一些奇怪的颜色在头发上,反而是普通的黑色。精英式的大背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精神而自信,上身穿着的白色衬衫被烫的齐整而有型。

不过等等——现在的理发师的潮流指标是走精英风吗?

想到之前被剪得杀马特造型,被漂染的奇葩发色,蓝河顿时一个哆嗦。他可是牢牢记得当初那些哥儿们拍着他的肩膀安慰说“哥们儿,这可是最近最潮的发型”。

去你的潮流,他不懂,他只知道这所谓的潮流让他窝在家里见不得人。

捏了捏手心里的汗,蓝河干巴巴的说道:“我只是修一下头发长短,不用整什么发型了。”

那男人在他身后轻笑了一声,眯起的眼睛带着点趣味儿。手中的电吹风按钮被啪的一按,嗡鸣的声音便瞬间被收了起来。

“放心吧小鬼,哥也不会那些乱七八糟的。朴实是真。”说完,他抿了抿唇,似乎是喉咙有些干涩。

蓝河迟疑的点了点头。

可这人,哪哪看着都不靠谱。

 

2.

半干的碎发紧贴着额头,理发师用着食指轻轻拨撩开那一簇发丝。眉毛上方空落落的滋味让人有些不安,蓝河下意识动了动身子。

“我说,你想什么样子的啊?”男人摸着对方蓬松的头发问道。

发丝扫过耳后根,有些痒。敏感的耳根子微微发红,蓝河尴尬的应声:“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就短一点,看起来清爽一点吧。”

那人挑了个眉,搓了搓手,干脆道:“那我就按照我的想法来了啊?”

“……”蓝河真心想从座位上起来,立马走人。

男人两手压在他的肩上,真诚说道:“放心吧,真的只是正常发型,好吧,就算剪坏了,我也会补偿你的。”

一个理发师的补偿?下次洗头免费吗?算了。

蓝河踌躇了一下,心说洗剪吹就不用全套了,洗吹他已经很满意了再折腾下去指不定就不满意了,他有些想走了。

怎料——那男人侧站在他身旁,一手挑着他的下巴迫使他直直面对着他。

不小心撞进眼眸里的人有些眼熟,算不上太过精致的眉眼,可是那眼神中所蕴含着的深邃就像是深冷的潭水一眼望不到头,性感的薄唇,高挺的鼻,再配上那精英式的打扮让对面这个男人显得格外有魅力。

真是见鬼了,这个理发小哥——在勾引他?

“你看起来很嫩,就像是高中的那些……小鬼一样。”他一边说一边笑,有点像路边那种爱动手动脚的小混混。

蓝河瞪了一眼他,心中暗想以后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3.

“小鬼,你叫什么?”

“……我25了。”

“哦,25的小鬼,你叫什么?”

蓝河想睁开眼狠狠剜他一个眼刀子,可却被温柔的警告:“修刘海呢,小心剪刀戳到眼珠哦。”

“……”蓝河抿了抿唇,低声道:“蓝河。”

闭着眼睛,黑暗里的触觉却变得愈发敏锐。蓝河感觉到那冰凉的剪子蹭在他的眉骨处,咔嚓咔嚓的几声响起,接着几缕碎发就飘落到他的脸颊上还有的落到他的鼻头上。

他吸了吸鼻子,那头发蹭的他鼻痒。

温热的手指扫过他的脸颊、鼻头,顺势而落下的发丝以及那突然的触感让蓝河愣了一愣。

“我说,你剪完头发是准备干嘛去?”

蓝河知道对方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干脆利落的回道:“参加公司聚会。”

那人轻笑了一声:“那挺好的,你应该会是看起来最年轻的一个。”

蓝河眼皮突然狂跳。

睁开眼,感觉天都要塌了。

 

4.

没人会愿意顶着一个高中时代的傻愣蘑菇头出现在一场正经的公司聚餐上。

高到眉头上方的平刘海,脑袋上方蓬松的黑发像是一朵炸开的大蘑菇。蓝河用手拍了拍额头,感觉心情很复杂。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

脑海中回想了许多今日聚餐的细节。上司说大老板的儿子今天从国外飞回来所以特地召开一场聚餐,上司特地让他好好表现。如果被哪个领导看中职位还不得和坐上飞机一样上了天?

可是全他妈毁了!他因为现在这副糟糕的造型尴尬的躲在后场,不敢和熟人打招呼,错过了无数升职的好机会。

这该死的头发。他抬手揉了揉头发,顺势还跺了跺脚。

“嘿,别这样啊……我补偿你还不行吗?”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笑的痞痞,站在小区必经的路上。

蓝河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直直冲了上去,踢了他一脚。

“哟,这小鬼,真够狠的。”男人捂着脚,又痛又爽的,只是隔了会儿又自言自语道,“打是亲骂是爱嘛……总比被无视好啊。”

 

5.

叶家的少爷性格太过奇怪,不肯接手叶老爷子的财产,总是游荡在国外。

叶老爷子愁的一病不起,叶家少爷这才从国外回来照顾老爷子。

不过这一趟回来,却再也没出国去。

只说当时来接机的小青年特别合叶少爷的眼缘,但可惜的是那小青年端的是一个循规蹈矩根本没正眼瞅过叶少爷的正脸。

于是叶少爷干脆直接蹲点到那青年的附近去了,策划了多次偶遇却都无果。只听说那青年是个工作狂,平日里起早贪黑的也没什么时间出去乐呵。

急的叶少爷抓耳挠腮。

直到有天灵光一闪,包了附近的那家理发店。

你不玩不闹不散步,你总得理发吧?

没想到这一押宝,隔天就迎来了那小青年。

听听那名字,蓝河,多好听。

就和叶修那两字,天生一对似的。

 

6.

再说那蓝河大晚上的收到一条来自上司的短信:“蓝小子,聚餐表现不错啊。上头说明儿起让你去当新来的总经理的助理。”

蓝河一脸懵逼,先是揉了揉蓬松的发,接着便低头飞快打字问道:“新来的总经理我连面都没见过啊?”

“怎么会啊,对方连你叫什么都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还说你的发型特迷人,让人顿生好感。”

“……???”


END


打一会非正宗性快板【?


评论(23)
热度(12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