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等你

主叶蓝 另外有一米米包罗私心夹带

 一发完结 私设炸裂

(大学兼职)外卖小哥叶修X高考学子蓝河 

感谢 @黑了个黑黑 妹子的点文~ 


0.

盛夏的午后日光大盛,从枝叶缝隙间穿过的光投射在地面上形成了一片斑驳的光影。

烈日炎炎,蝉鸣声燥。

这就是六月。

 

1.

水笔在白色的纸上“沙沙”划过,深浅不一的黑色笔迹无声地预示着一支笔芯的寿命快要到头。

书桌上的笔筒静立在角落,约莫易拉罐装的啤酒身大小,笔筒的口子里则是插满了一支支透明的水笔芯。接着,蓝河将刚刚换下的那支水笔芯子也添加了进去。

满满当当的笔筒,像是在记录着一些无法留住的年岁。

说起来,收集空笔芯的习惯也是从他升入高三后才开始形成的呢。

只因那个人毕业了,他无法再在路过那个班级时候偷偷的扫几眼来寻找对方的身影;他也无法在转弯口故作偶遇的打声招呼,又或者在下雨天时撑开那把透明伞来与他并肩行在雨中。

有些人太优秀,所以留下的背影都像是会发光。蓝河的手指轻轻点过那一根根笔芯,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在追赶,想借那用心写下的一笔一划来无声表达自己的坚定与认真。想从那一纸卷书上获得再次陪伴的机会,不求更多,只希望十几日后的那场高考会是他们再次相逢的契机。

然后,把那该说的话再好好说一遍——即使曾经被婉拒。

客厅里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惊醒了陷入回忆的蓝河。

 

2.

“不好意思啊,今天路上太堵了,所以外卖送的晚了些……”叶修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子将手中的外卖放到地下。

本来慢慢被拉开的门板却突然“砰”的一声被合住了,叶修正从口袋里拿出发票准备递给对方,一抬头却吃了个闭门羹。

时间像突然静止了一般,蓝河背靠着门板,一手捂着心脏狂跳的胸膛。这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即使是将这声音与其他的激烈配乐放在一起他都不可能分辨不出。

是……叶修!

蓝河转过身整个人都快贴到了门板上,他从猫眼中偷偷打量了一遍对方。

穿着蓝色的格子短袖衬衫,下面配着一条休闲的牛仔裤。黑色的碎发短而乱,应该是一路赶过来太急促所造成。对方的额头上还有些热汗,顺着脸庞的弧度滑至脖颈。

蓝河吞咽了一口唾沫,只是一想起来自己这样是在偷窥对方,顿时就感到些尴尬。

门外的叶修并不知道这些,只是感到些莫名其妙。他静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还是丝毫没反应,干脆大力的拍打起门板,嘴里还大声嚷着:“哥不是坏人啊,只是个送外卖的,客人你好歹把外卖钱先给付了吧?这样我才好走啊。”

屋里的人终于有了些反应,门把手转动,门缝里慢慢伸出了一只手,往地面上扔了一张百元大钞。

“……”叶修不由自主的挑了个眉,深深的好奇起屋主是个什么样的性格。想了想又低头准备从口袋里翻点零钱来找给对方。

却忽然听到门缝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嗓音,屋里的蓝河正掐着鼻子怪声怪气道:“不用找了!你快走吧!多的钱是给你的服务费!”

 

3.

陈果站在柜台前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正打扫完卫生的包子好奇地走过去看了几眼,只见得陈果的面前放着一本账簿,一个计算器,她左右来回地看着账簿上的金额与计算器上的金额,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钱居然多了”。

“老板娘,这是怎么了?”包子一手拿着拖把,一手叉着腰问道。

陈果回道:“今天的账不太对,钱多了。”

“钱多还不好吗?这个月我又可以多拿点奖金了是吗?”

“……自说自话些什么!去,你这不靠谱的,把罗辑叫过来看看账。”

陈果前半句说出来时包子还有点愤愤不平,到了最后却是拖把随地一扔,转身就去找了罗辑,嘴里还喊着:“小弟,小弟快来!老板娘有事找你。”

接着,罗辑便被包子扯着手腕给拉了过来。罗辑站定后先是抬手习惯性的推了一把鼻梁上夹着的眼镜,接着才用着稳而平的声音问道:“老板娘要做什么?”

陈果微笑着点了点手头的账簿,吐出两个字:“对账。”

事实证明罗辑的数算能力很强,查漏的能力也很强,没多久便指着一笔外卖账单说道:“这儿的金额有错,多收了。”

陈果低头看了眼还真是这笔账有误差,心想着叶修不会是忘了找钱吧,这样可不行,万一对方心里给了个差评以后都不叫自己家外卖怎么办?

正巧叶修揣着包准备下班回校,走出来却见着大厅里他们围在了一起,陈果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副打算让自己去做什么的样子。

4.

“什么?老大,这是对方给的服务费?这年头,收外卖还能拿小费?”包子一惊一乍道。

罗辑则是冷静而理智的找了另外一个重点:“老大,你到底给人家服务了什么?”

陈果捂着嘴一副“现在的大学生都随便约炮”的神情,顺势还难以置信的看了眼叶修不算太过出众的样貌。

叶修皱着眉解释道:“都想什么呢?我就去把外卖放在了人家门口,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仔细。而且,那人的声音特别奇怪……”

“奇怪?”陈果看了眼外卖账单上的信息,眯着眼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然后反驳道:“不可能啊,叫外卖的这个男孩子声音挺好听的!”

叶修挑眉:“你确定?”

陈果肯定地点了点头,还特意补充道:“是个蛮有礼貌的男生吧。”

叶修沉默了一会,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陈果说的或许和他面对的是两个人吧……

一旁的罗辑适时地分析道:“一般人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会下意识的采取应对措施。”

包子挠了挠脑袋:“特殊情况?老大算什么特殊情况吗?他不就是个正常人。”

“同样的人物在不同的人眼里可不一样,敌人或是朋友,前男友或者前女友,又或者是暗恋对象呢?”罗辑说完还推了下眼镜故作冷静,眸子里却带着点好奇的神情。

包子一手搭着罗辑的肩膀,一边顺嘴说道:“要是敌人肯定冲出来揍老大,要是朋友肯定是不给钱啊,可是老大又没谈过恋爱啊……所以是老大的暗恋对象吗?不过老大那么厉害,暗恋他的人一堆啊,他哪记得清。”

只是隔了一会,包子又突然振奋地说道:“不过有一个人老大肯定记得住!叫什么来着?”

“蓝河。”叶修说。

 

5.

那男生总是穿着白色衬衫,干净的笑容浮在脸上像是从来没褪过。

叶修遇见过这个人很多次。

学校的拐角处,是一个未知的岔路口,他总会与他不期而遇。

为什么是用总呢?因为他们相遇的几率早已无法用偶尔来掩饰,尤其那家伙的演技还格外拙劣。冲撞入他的怀中,耳根子却早已红透,预谋得逞后的惊喜在他的眼眸中闪烁。

他的嗓音如水清澈透亮,让人一听便生出些好感,他说自己叫蓝河,高二三班。

叶修坐在大学寝室的凳子上,一边想一边微微扬起了点笑容。

高中三年说短不短说长却也不长,仿佛一眨眼便是过去了。除去对高考的备战,学业的繁忙,那些来来往往的同学之中他也没记得几个人。但蓝河却是个意外,他侵入了自己的生活,来的强势又迅速,让人来不及闪躲。

如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叶修当然是记得的,蓝河穿着一件蓝色的格子短袖衬衫,手里拿着一把透明的伞,他背着书包,慢吞吞的一步又一步挪到了站在屋檐下等雨停的叶修面前。

那时的蓝河带着点战战兢兢却又鼓起十足的勇气问他一句:“愿意和我一起撑伞走吗?”

蓝河那点小心思透明的就像是水晶球,让人一眼就看见内里旋转着的木马。

叶修只是挑了个眉,低低的应道:“好。”

然后那一瞬间,蓝河的笑容便从那种温吞的礼貌微笑骤然变成了可让人直接感受到欣喜的笑容。

而他手中那柄透明的伞“哗”的一声散开,像是从雨中绽放出的一朵花。

 

6.

焦躁,本以为平静无澜的池水又被一粒突然投入的石子荡开了一圈圈涟漪。

书桌上写了一半的卷子摊平在上,蓝河看着那一大串的题目突然就有些头痛。一旁的草稿纸上是被划了一次又一次的演算,他根本找不到自己错在哪,只是那越来越夸张的数据提示着他的思考方向错误。

房间里很安静,蓝河却还是无法静下心来。他从抽屉里抽出了一封信,将塞在其中的信纸拿了出来,手指一点一点的摊平了那张有些字迹模糊的信纸。

颓废的将水笔扔在了一边,他趴在桌面上叹了口气,脑海里有许多东西忽然间就漫了上来。一帧帧的画面像是刻意拉慢了一般,放映的是去年叶修毕业时的场景。

高三的毕业晚会有点刻意渲染出来的悲伤气氛,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点悲伤是真实存在的。总想着快点脱离学习的苦海,但有朝一日真实的来临了这场分别,却又让人意外的不知所措。

蓝河不是那届要离校的高三,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悲伤和忐忑。

未来的一年里将不再有叶修的身影,也不再有可期盼的课间,还有即将送出的那封信被压在裤袋里……隐秘的心事有些急迫的想要诉说出口。

可是,当他带着紧张不安的心情,低着头将信递出去时,对方却连拿都没拿过去。连一点点的念头都没给他,直接掐断了他所有燃烧的火苗,叶修说:“学弟,现在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的。”

 

7.

陈果好似对这件事上心了,牢牢记住了对方的号码,直说要让叶修去亲自看看人家,万一真是蓝河呢。一边还勾勒出了一些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女人啊……总是感性的。

对此,叶修无话可说甚至还带着点悠闲的心情看着陈果在那折腾。

但事实上,蓝河的外卖电话隔了许久都没再打过来了,但这其实也算意料之中的事情。蓝河这么“脸皮薄”,哪会想再这么冒冒然地见到自己。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蓝河是个万事求稳的人,包括小心翼翼的试探与细心策划的相遇,他总是能够用以完美的借口来弥补自己拙劣的演技。

但唯一一次,将所有真心袒露在他的面前,将隐秘的心事一丝不苟的全部讲出来的时候,叶修却无法给出回应。

叶修想着,却突然叹了口气。

当初拒绝的话是不是太狠了?

可是——蓝河你千万别放弃啊,哥到了大学都没对其他什么人上心过呢。一直就等着你……

“叶修!来电话了!那家的说要外卖!”陈果一接完电话便眉飞色舞的大声招呼着叶修。

“什么?他打电话来了?”

“不、不是,电话里的是个女人声音,我猜可能是他妈,还特地说要我们准时送过去,高考的小孩要准时吃饭什么的……”

 

8.

蓝河妈妈临时有事出了门,火急火燎的匆忙姿势,连大门都急的没完全锁住。

到了公司事情处理了一半才想起来自家孩子还在房间里闷声做题呢,家里空无一人,也不知道他可以吃什么。

翻了办公室柜子一圈都没找到什么外卖可以叫,却突然想起来自家小孩前几天扔给她一张外卖单,说是让她记住以后绝对不要再喊这家外卖了。

也不知道这家外卖哪里得罪了蓝河,蓝妈思考了一会儿,心中衡量了一下让高考学子饿肚子还是坚持一个母亲的承诺哪个更重要。

最后毅然决然地从包里掏出了那张没来得及扔的外卖单,拨通了电话,张口就“这也来一份”“那也来一份”,直说得对面接电话的姑娘心花怒放,爽快的保证这些菜肴味道都极其可口。

热情的姑娘让蓝河妈妈觉得这家店服务异常好,当下便直接把自家地址报了过去,还千叮万嘱道:“送饭一定要准时些,高考的小孩啊,一定要准时吃饭的。”

对面的姑娘听到那地址先是一愣,后来又是激动的连连保证道:“好!好!放心客人,我们的外卖服务一定让你家儿子满意。”

 

9.

叶修礼貌性的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回应。

没有完全锁上的大门像是在诱惑着他快去解开心底的疑惑——上次的客人真的是蓝河吗?

叶修心底挣扎了一下,炎热的天气让他额头的汗不住往下流,但却分不清究竟是炎热天气造成的还是心下的紧张造成的。

他在外卖人员职业道德与想见人的心情中反复挣扎了一会儿还是选择走了进去。

将手中的外卖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对着空荡的房间喊了几声“有人吗”,但可惜都没得到回应。他扫了几眼其他的几个房门,只见得一间房门上挂着“正在学习”的牌子。

叶修走了过去,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门把手在有点发汗的手中转了转,接着门应声而开。

入眼的是蓝河正趴伏在书桌上的背影。

叶修轻步走了过去,带着点贪婪的心思将对方的房间扫视了一遍,那种渴望更多了解的心情让他情不自禁的往对方更靠近了些。

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的日光正洒在蓝河的身上,他的长长睫毛犹如轻薄的蝶翼,入梦时候的恬静模样让他显得乖巧。叶修真想伸出手摸一摸他的脸颊,到最后却只是伸出了一只手指顺着他的眉骨和鼻梁游走了一遍。

不知何时能再次从你的眼眸里看见我的身影,应该快了吧?叶修想着,轻轻笑了一声。

 

10.

蓝河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的叶修在他的耳朵旁边呼着热气,轻轻说道:“我等你来见我。”说完后,叶修还磨蹭了几下他的嘴唇,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亲吻的冲动。

蓝河猛地惊醒,天花板上的扇叶还在不停的旋转,他拿手拍了拍脸颊,想清醒一下。盛夏的午后,真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困乏。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突然瞟见手旁草稿纸上莫名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字迹,潇洒的笔锋将答题的步骤细细的注解在了上面。他顺着这些字一点一点看下去,只见得最后写道——

“蓝河同学,此题已解,额外的服务费我就不收了,外卖钱就算在你上次多给的钱里了。以后记得把门锁好,可不是所有人都像哥一样是个好人。PS:你的告白信,这次我有仔细的看。 PS又PS:高考加油,等你来见我。”

蓝河看了看一旁很明显被人刻意抽出的告白信纸,整个人都像是被煮熟的虾子一样快要红透了。他的牙齿咬着唇,又用手狠狠扭了一把大腿,痛的他直呲牙。

他还是不信这些,于是又站起身打开房门。

结果扑鼻而来的外卖香味让他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这一切是真的!不是梦!

蓝河高兴的又跑回了自己的床上,躺在上面抱着枕头疯狂的打了几个滚。

 

11.

九月份的开学季,新生们提着各自的行李箱踏入了心仪的大学。

殷勤的学长们围在校门口不远处观望着自己的猎物。

“老大,天气那么热,你站这不好吧,要不回寝室休息会儿?再说了,也不知道蓝河考进来了没。”

“我信他,会来。”

 

12.

蓝河扛着自己的行李箱,哼哧哼哧的往前走着,踏入校门的一瞬间,突然就怔住了。

不远处的叶修微笑着朝他招手。

日头还是毒辣,他独自从家里来学校,身上早已热出了一身汗,可在这时候,却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没有跋山涉水如此夸张,也没有踏破万里路,可是等待真正到往叶修身边的时间总让他觉得漫长无比。

他站在原地没动,行李箱下的滑轮安静的停留在那点上。他们默契的对视着,叶修带着些无奈却又宠溺的眼神向他走了过来。

一直追逐你,不敢松懈一点,生怕离你太远,可我终于到了你面前。

但这一次,换你先向我走来好不好?

 

13.

“学弟,学长等你很久了,等你长大,等你真的可以和我有一个可预见的未来。”


END


祝所有的高考学子们都能到心仪的大学,找到心仪的人。

妈哟……拖了那么久【跪

傻白甜真的好苦手啊..

评论(23)
热度(143)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