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不败

周江only 一发完结 杀手paro 私设炸裂

 粗暴流 真的有打架!打架!打架!【重说三

0.

“你知道吗,了解一个人才能毁灭一个人。”

 

1.

这是间破旧的老式旅馆。

天花板上的细长灯管明灭的跳闪着,像是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它似的。四面墙壁的底部已有指甲盖大小的墙皮剥落从而露出了内部的灰色水泥,门板背后的角落里还堆积了薄薄一层白色的粉灰。

从电视机盒传出的刺耳噪声配上那黑白夹杂的雪花屏幕让人毫不犹豫地选择拿起遥控器关闭它。

在电视机慢半拍似的关闭声响之后,灯管终于支撑不住“啪”的一声彻底失去作用,再没有挣扎的明灭光亮,迎接人的只有那一片黑暗。墙壁上挂着的圆盘老钟表依旧不急不躁,时钟慢悠悠的循着自己的节奏停留在老地方,秒针则是滴滴答答刻板地旋转着。

这个狭小的空间却在黑暗来临的刹那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寂静里。

一旁的窗户未紧闭,轻薄的白色纱帘被夜风吹得飘舞,高空中悬着的一轮弯月将清冷的月光洒入了室内。

本互相贴抱着的两人突然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半步,他们的视线在平静的夜色里互相打量着对方,像是两头豹子互相盘旋。

江波涛从袖口里偷偷滑出一半的短刀,被那从窗外溜进的月色照射出一种狠厉的意味。

 

2.

两人的交锋比想象中要来的更危险。

不是乱无章法的胡乱厮打,而是颇有技巧的闪避与对击。他们是纯粹想着将对方置于死地,带有力量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打上对方的肚腹或者脸颊。

周泽楷更是被对方那把尖锐的短刀擦过了脸颊,那丝丝的疼痛从脸颊上冒了出来,他抬手用手指轻轻抹了抹那处,带着铁锈味的血顿时就染上了指头。

对面那人还带着戏谑:“枪王大大这张脸可得保护好啊,划坏了我可心疼。”

周泽楷发出了一声轻哼,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勾勒出对方嘴角微挑起弧度的得意模样。

那人还在继续,好听的声音如珠玉弹落在侧,说出的话却像是藏着一把锋利的刀直戳人心:“枪王大大还不趁机多说几句吗?至少可以当作……遗言。”

“你的手臂折了。”周泽楷将视线停驻在那抹正背靠在墙壁上的人影,对方一手正捂着动弹不得的胳膊。

周泽楷说完话时,江波涛恰好挪动了一下身子,那手臂错位的痛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之前他那一刀划过对方脸颊看似颇占上风,实则吞下了不少苦。周泽楷的腕力比他想象中要好的多,那反拧的动作直让他的身子打了个旋儿,硬生生地被制住。

若不是江波涛反应够快,右脚后踢了对方小腿,只怕那手臂都要生生被废掉了。

 

3.

冒出的汗水顺着身体的弧线滑落,直接打湿了那件黑色的工字背心。背心紧紧贴着身子,像是在刻意勾勒出一种诱人的曲线。

周泽楷将江波涛的头脸按压在棉被上,对方还在使劲的挣扎着,像一只不肯屈服的野兽。周泽楷一脚弓起,用膝盖顶住对方的背部,另一只手则是反扣着江波涛的手臂以防他逃脱。

可是江波涛另一只被拧折的手臂他却没碰。

江波涛的声音再不复之前的得意,闷闷的喘气声从棉被里传出,多次无用的挣扎让他疲累,但嘴里仍是不肯认输的说道:“周泽楷,从我身上滚开!”

周泽楷无声的扫视了他几眼,对方那有着良好体格的身躯在他身下不断扭动,他一边控制着对方,一边心猿意马。

但黑暗让人看不透他的神情。

他从口袋里摸索出一把备用的手枪,黑漆漆的枪身带着肃杀。冷硬的枪口与热汗紧贴着,鼓动的太阳穴像是在叫嚣内心的不安。周泽楷将枪的位置又移动了几下,手指静静按在板口的按钮上。

江波涛抿着唇,颇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嘭——”周泽楷从喉头里发出了这声,恶劣的就像是个无聊的孩子突然兴起的一场恶作剧。

 

4.

“这位先生,一个人吗?”这男人一边笑着,一边朝着周泽楷凑了过来。

周泽楷一手搭在酒吧台子上,侧脸瞟了搭讪的人几眼。

只见得对方外披着一件格子衬衫内里搭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身下是一条卷边牛仔裤,颇为休闲的装扮。再看那人脸上挂着的笑却是意外的令人舒服,恰到好处的微笑弧度像是对着镜面练习了无数次一般。单挑的凤眼,却透着点隐藏的骄傲张扬。

他见周泽楷既没有接话的意思也没赶走他的意思,干脆就直接坐到了周泽楷身旁最近的一把椅子上。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看着对方点了一杯自己最爱喝的鸡尾酒。

酒保敬业的在吧台内演示着调酒的花招,那架势敬业而又专注,丝毫没把注意力放到除调酒以外的事情上。

包括对面那人对上周泽楷就直接邀约的那句:“先生今夜介意两个人吗?”

“不是gay。”周泽楷冷淡的回答道。

那男人听的眯眼一笑,一手轻点着吧台的台面,一手轻轻撑着下巴。他说:“巧了,我也不是啊。”

周泽楷少见的带上了一丝疑惑道:“那为什么?”

酒吧里的音乐烦躁刺耳,灯光暧昧异常。刚调制好的酒摆在他们的面前,蓝色的液体透着点神秘的气息。

搭讪的男人突然俯身靠近,像是讲述一个真理一般:“谁会不想尝试征服一个优秀的男人呢?你不会,不敢吧?”

周泽楷在今夜又挑了第二次眉,却颇感兴趣的答道:“那试试。”

那人笑的像只计谋得逞忍不住摇起尾巴的狐狸。

 

5.

周泽楷知道自己被跟踪了。

车身两旁的后视镜里,那辆熟悉的银色车已经紧跟他很久了。

作为一个杀手,周泽楷从不敢放松任何一秒。但这一次,他却觉得有些棘手了。不得不说这个人心思足够细,潜藏的方法也很好。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的巧合让他发现了一丝破绽,或许他会被对方完全摸清了所有底细。但这场游戏却又确实勾起了一丝他的兴趣,从他这张常年不外露情绪的脸面上对方究竟要了解些什么呢?又或许说对方能有多久的耐心来摸索了解他这个人呢。

周泽楷踩着油门,慢悠悠的开着车,脑海里却还不着边际的想着。

以前也不是没人尝试过先探清他的底细再下手的人,但是事实证明,他这块冷硬的石头可没什么让人停留下来目光的理由,啊,也或许不是。

周泽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叹了口气——作为杀手面貌太出众可不是件好事。但他可不惧怕任何人,想杀他的尽管来吧,他照样会过的如同平日一般。

 

被跟踪的日子持续了很久,这一次时间长的甚至超出了他的想象。

周泽楷摸着下巴,忽然有些不确定起来,自己究竟被看透了几分。

 

6.

江波涛是个杀手,但他很有原则。

他会将一切处理的滴水不漏,包括如何让目标合理的发生意外,如何合理的消失,如何合理的入葬。他习惯于摸清楚对方的一切再信心十足的出动。他会如伺机出动捕捉猎物的蛇,静待时机然后一口将之吞拆入腹中。

可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

目标是一个叫做周泽楷的男人,这个男人比照片上长的还更好看些,以至于让人一眼就能找定他的方位,江波涛用手指弹了弹对方的那张照片。

按理说接了这么多任务又没失手过的周泽楷早该家财万贯了,可是为什么至今都住在这栋破旧的老居民区?江波涛看了眼那爬满了绿色爬山虎的楼房,以及四通八达的小巷子。

周泽楷一如照片上那般正经严肃,面部没什么微笑,看起来冷漠而又冷血。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此刻的周泽楷正蹲坐在社区楼下的角落里,手里拿着些宠物饲料,流浪的野猫们围聚在他的身旁正“喵喵”叫着,亲昵的像是在对着他撒娇。

江波涛躲在那树丛里,心情意外的有些复杂。

 

6.

周泽楷在便利店外,站在屋檐下躲雨。他仰着头看了眼那些顺着屋檐滑落的水珠,滴落的速度太快,就像形成了一道透明的水帘。

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搅乱了每个人的步伐,人们在街头奔跑躲雨,对他而言却不过是暂时被困在了这个地方。溅到鞋袜上的水让人只觉得湿漉漉的难受,周泽楷却只是沉默地把两只手插在牛仔裤的裤袋子里,没什么焦躁感。

反而颇为自在的孤身一人站在那里。路过的人们望着他,只觉得的不解。

周泽楷不喜欢解释,也没什么好解释。反正是没有人会来迎接他或者等待他的,他这样的人不善于交际,内心外的堡垒厚重而坚硬。

没人会自讨无趣的来撞的一鼻子灰。

雨声愈加的大,或许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他低头想了些什么,然后转身进了超市买了几包宠物饲料。这么突然的雨水,可能会让那几只猫儿惊吓的四处找寻藏身之地吧。周泽楷有些忧虑的想,自己或许该收养了他们。

但转眼一想,他又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

如果有一天,他被人杀了,猫儿们就会再次失去主人。

 

7.

江波涛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本来应该静静的坐在车里观察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就够了。可是当他看着周泽楷抱着几袋宠物饲料,一个人蹲在便利店门口的角落里,他竟然觉得有些心烦。

就不能找个人送把伞,或者掏点钱去买一把伞吗?江波涛想扯着对方的领子怒吼,但其实问题的答案在他自己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

总是看着周泽楷一举一动的他,似乎在潜意识里就已经看清了对方的心思。

周泽楷没人等候,他是孤儿。社交圈子没有,因为他是杀手。那几袋饲料是他想喂那几只野猫才买的,他不怎么说话,却喜欢对着那些猫儿喵喵叫,像是在交谈一般。当杀手赚取来的钱,全部匿名捐给了孤儿院。

车外的雨依旧不停的下着,像是在刻意的扰乱人的心绪。砸在车身上的雨水,泛起“滴答滴答”的声响。

江波涛将梳理整齐的头发揉的一团糟,他烦躁的将车内的收音机关了,心头上涌入的奇怪心思在漫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手心里捏着的那张照片,像是一朵扎手的玫瑰。江波涛将窗户升了起来,他强迫自己不再将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身上。

但他失败了。

他从车里翻出了一个塑料口罩,带着一把透明的伞,收敛了心底的局促不安。他一步一步走到了周泽楷的面前,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先生,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8.

旅馆外的黑夜沉闷的吓人。

清冷的月色窜入房内,照射出一方光亮。黑暗侵入的空间,被硬生生拉开了一道口子,像是救赎。

周泽楷手中的那把枪仍然抵着江波涛的太阳穴,手指却还没按下板口上的那个按钮。江波涛仍然抿着唇,整个人都被控制在周泽楷的手中。

他们之间的停顿时间并不长,却够回忆一场几个月的无声交锋。

那把枪始终没有响起尖锐的声响,周泽楷俯下身子,嘴唇贴着对方的耳根,呢喃道:“第一眼,就认出你了。”

第一眼就认出你是那个在夜雨里给我送伞,带我回家的人。

江波涛一直紧抿着的唇突然失了点枷锁,甚至有点失态的反击道:“周泽楷,想什么呢?认错人了。我是……”来杀你的。

“眼睛,骗不了人。”周泽楷说。

呼出的热气打在江波涛的耳根子,之前互相打斗的热度突然变成了一种奇怪的灼热。黑夜里照不出暗藏的红,可是肌肤却烫的刺人。

周泽楷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沉默寡言。

他又说道:“你说的,今夜,要征服。”

 

9.

野兽们可以接受在野外为了生存舔血的日子,可是一旦被给予温暖就会轻易的放下戒备,留恋这种温暖。

就像快要溺水身亡的人狠狠地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免得自己被孤独淹没。

 

10.

“你知道吗,了解一个人才能爱上一个人。”

 

END

快吃我周江安利啊【一掌打入你的体内

评论(50)
热度(416)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