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给你一封情书(上)

七夕快乐!~ 叶蓝来一发~

这里是和二蛋@二蛋子 以及昱然 @萧昱然🐤 的联文

我负责联文上部分欢迎戳老师们的主页看全文>//<


0.

透明的玻璃花瓶里养着一株带刺的玫瑰。

火红色的花瓣张扬地盛开着。

他抬手将玫瑰从花瓶里拿了出来,却不慎被绿色花茎上的刺头扎了一下。花瓣依旧无动于衷,自顾自的美艳无比。

他将花朵拿的更近了一些,鼻头与花瓣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芬芳无比,姑且当它是爱情的味道。

 

2.

天花板上的扇叶机械性的旋转着,带出的风却仍旧带着燥热。盛夏的气息,覆盖了每一处。

手指间夹着的笔无聊地打转,叶修一手撑着脑袋一边打量着书桌上这张空白信纸。薄薄的纸张懒散地趴伏在书桌上,就算偶尔被风扇吹起一个小角也会自觉的再度贴合桌面。

叶修是有些犯愁的,表情透着茫然,甚至不自觉地抿着唇角,皱着眉。

窗外的麻雀站在电线杆上叽叽喳喳,像是约好来这聚众扰民。晴空依旧如水洗过一般的碧蓝,白到无暇的云层像是被打散开的棉花糖随意漂浮着。刺眼的日光透过玻璃窗稳稳的打在书桌上,像是被聚光灯刻意烘托出来的舞台。

薄薄的纸张上仍旧白的干净。

叶修低头瞥了眼腕上戴着的钟表,发呆所浪费的时间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多出一些。他有些无奈地直起了身子,打算认真的面对这个难题——为恋人写一封信。

笔头快要接触到纸张的时候,他却开始了迟疑,到底该写些什么好呢?

热风盘旋在屋里,即使穿着背心的上身也开始起了一些细汗,但或许这点汗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源于胸口,心脏澎湃跳动,沸腾的像是要把人烧起来一样。

想写点关于爱你的语句,却觉得自己只会笨拙的胡扯。

叶修划掉了三种开头,但其实不过是个无谓的称呼。从蓝先生、蓝河再变为小蓝,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钻什么牛角尖。

他纠结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写句什么来结束这样的状态。于是他提笔——龙飞凤舞地写下一句“小蓝,明天早上吃小笼包成吗?不想喝白粥了。”

 

3.

叶修还是没忍住偷偷地从沙滩短裤的口袋里掏出了烟盒子。

烟含在嘴里虽然并未点燃,但尼古丁的独特味道仍是让他舒爽的快要眯起眼来。打火机被他塞在书桌柜子里头,要拿也不过一分钟的事儿,但他却没起这念头。

反倒是振奋的坐直了身子,握紧了笔,往那还存着大片空白的纸张上添了几句:“突然想问问,哥什么时候能解禁啊?这烟抽了那么多年,突然这么停下,真是特不适应。我申请,组织能在七夕当日给点特权。”

叶修写完还摸着下巴,觉得自己极尽诚意,把心里头搁了许久的牢骚给发了。转眼却又设想了一下蓝河看到后的反应,

估摸着蓝河读完又得炸了。

叶修轻笑了一声,像是想到对方由于太过气愤而鼓起的脸颊。就像一只炸毛的猫,竖起高高的尾巴,即使心里想着亲近主人,却又别扭的离开,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好让对方牢牢记住。

蓝河是在乎自己的,叶修突然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他顿了顿,然后决定划了那段,即使对方不高兴的样子在他眼中也一样的可爱,他却也不想再看。

蓝河应该是开心的窝在他的怀里,毛茸茸的头发丝会扫在他的脖颈,像是撩人的羽毛不断的扫过。蓝河会用手扯起他的衣领,整个人往他身上靠去,满意而开心的鉴定自己没碰烟。

于是,他在那段下重新写了一句,无厘头的看似可笑的一句话——”不过,我还能为你,再少抽点烟。”

 

4.

其实写情书对叶修来说真是一件难事。

他翘着二郎腿,在风扇底下又浪费了不少时间,一下午的热风吹的人都快神志不清了。窗外的天空也在不经意间随着时间的推移起了些变化。

蓝色的天空边际慢慢泛起了些昏黄,电线杆上聚堆的麻雀像是终于叙完了旧开始朝着四方飞去,火红的太阳开始朝着西方下滑。

那些一早就投射入屋内,明亮刺眼的光在此刻开始慢慢减弱了威胁。

于是那火红的玫瑰就格外的显眼。

细长的玻璃花瓶被光笼罩,像是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透过透明的玻璃,看见了嫩绿色花茎上长的一些短刺儿,一看就有些扎手。他却像是着了魔一般的,伸出手将那细长的玫瑰从瓶中拿了出来。深红色的花瓣像是快要燃起的火焰,促使着心脏不由自主的加速了跳动。

这朵玫瑰花,是他买来准备送给蓝河的情人节礼物。不是没钱买更好的,只是却没什么能够代替那一个祝福。

说来也巧。

昨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困住了叶修前行的步伐,他站在便利店外等着雨停。当时站在他身旁还有不少人,但离他最近的却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那姑娘扎着两只麻花辫,看起来不过十二十三的样子,穿着身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像是个娇俏的小精灵。她的手臂上挎着一个花篮,篮里面却是空空荡荡的,只剩下最后一朵玫瑰花。

他们起先是没交流的。

直到蓝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后那姑娘突然出声问他:“大哥哥,要买一朵花送给自己重要的人吗?”

叶修将手机塞回了裤兜里,挑了个眉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有重要的人呢?”

“刚刚电话来的时候,你的声音很温柔,还有你的笑容就像是看见了满山的花开。”

姑娘说的直白,倒让叶修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掩饰什么,然后他才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零钱买下了那朵花。

姑娘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一手将花递给他,一边说:“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希望你们能一直在一起。”

真好啊,连一个陌生人都相信他们能一直在一起。

叶修一边傻愣愣的笑,一边下笔:“你看我,连想掩饰喜欢你的办法都没有。一眼就被人看穿。”

 

5.

扇叶依旧打着转,叶修仰头靠在椅子上。眼神跟着那机械旋转的扇叶转溜,隔了会,他才意识到自己又走了神。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颇有些头疼的意思。书桌上的那张纸到底还是让他写了点文不成文的东西上去了,只是叶修读了几遍下来,越读越不是个味儿。

他这个只会打游戏的人,从没文邹邹的去尝试当个酸溜溜的诗人,以前没觉得自己文笔差,但在此刻只觉得胸腔里那一点想要抒发的爱意全都被烂句子给封锁在了脑海里。

夜色真的来了,他从白日瞎写到了晚上。黯淡的星光点缀在浓黑的夜色里,一轮弯月带着朦胧的光高挂在上头。

房间里依旧燥热不堪。火红的玫瑰在他的眼里像是一个魔咒不停的旋转,话语憋在喉头迫使着他说出来。

可不该闷骚下去了。

他吐了嘴里那一支根本没点燃过的香烟,又将眼前许久未剪的刘海拨弄到了斜边,他放下那一直翘着的二郎腿。

想来个直截了当的告白:“小蓝同志,我会不爱你吗?当然不会。”

隔了会,他又觉得这告白实在没有水平,于是他搜肠刮肚,硬生生的憋出了一句夸张的形容:“爱你就像爱自己的生命。”

屋里的热风还在乱窜,吹得他浑身发热,和蓝河拍的合照还搁在手旁。他只是轻轻歪了个头,就瞥的正着。

照片里的蓝河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一顶正红色的毛线帽。叶修站在他的身旁,一手搂着对方的肩膀,将两人牢牢的贴合在了一起。蓝河偏过头,似是要准备抬手抚去叶修黑发上的那层薄薄白雪。

拍照的人将时间定格在了一刹那。

叶修鬼使神差的抬手摸了摸相框里的照片,他们的合照多的数不清,可这一张他最为喜爱。雪落白头,真想一不小心就真的和你白头偕老。

虽然现在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远远不到说白头的日子,但共同生活了那么几年下来,他们早已有了一种不用言明的默契与神情,一个眼神便能诉说许多。

叶修终于又提了笔,这次他的结束语写到:“算了,不胡扯了。你都懂。”

 

6.

给你写的信,胡扯了一通。

不要生我的气。

毕竟我说爱,实在是太肉麻。

 

7.

看完信还是过来让我亲一口吧。

 

END


评论(9)
热度(9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