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拇指先生

周江only  一发完结 和童话没有半毛钱关系

明天是 @二缺仓库 库库的文~指路

顺便此文结合了点文 @要死要活的橙子 的梗 科学家周×助理江【


0.

药瓶在争夺中不慎摔落在地,清脆的破裂声在耳旁响起。

水蓝色的奇怪液体流在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雾化,气体所带着的刺鼻味道充斥在鼻腔。

乏力、晕眩,然后被拉入黑暗。

“嘭”的一声,他重重倒在了地上。

 

1.

作为周博士的得力助手,江波涛总是最早来到实验室的一个——除周泽楷以外最早到的一个。

他却没有直接拉开实验室的门,而是止步在了门外。他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将有些不可见的秘密都封装到了内心深处,然后再抬起头时,已然换上了一副标志性的温和笑脸。

修长的手指搭上门把,然后用力地按压了一下,接着就听一声“咔”的轻响,门被打开了。

“博士,我来了……”他依旧习惯性的打了一声招呼,但今日却没把话说到最后。结尾像是突然被卡断的磁带,喉咙里的声音卡着不上不下,噎的令人难受。他习惯性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看着面前的一切有些回不过神。

实验仪器东倒西歪,桌面上的文件纸张散乱着摆放。专门锁住药品的柜架全开着,里面的药物被扫荡一空。就连试管架子上的玻璃试管,都摔成了一截截。这一切无不在说明昨晚偷盗者的恶劣行径!

江波涛握了握拳,强自压下心头的愤怒,他抬脚准备走进去再仔细搜索下线索,却看到了另一幕让人觉得诡异而可怕的画面。

周泽楷那身白色的实验室服正在地面上整齐的摊开,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贴身T恤,而下面则是配有一条简单的卷边牛仔裤以及一双棕色的皮鞋。

这套衣物正是昨日周泽楷身上穿着的!胸口的心跳突然剧烈跳动,心慌和不安漫延到了全身。

江波涛下意识后退了半步,他怀疑这是一场恶作剧,可是如果只为了整人,不必精心布场到这样的地步吧?而且——周泽楷不是这么无聊的人。

江波涛确信着。

手指轻轻滑动解开了手机屏幕上的解锁。江波涛打开了通讯录,选中了周泽楷的电话号码。耳边响起了对方的手机铃音,但紧接着便是机械女生所提示的无人接听。

江波涛不死心的又连续拨打了几通电话过去。

 

2.

江波涛从一开始的急于求证,到现在的不安焦急,也不过是用了几通未成功通话的时间。他的嘴唇开始不自觉地抿起,眉毛皱起,连平时的游刃有余的微笑神情都消退了几分。

他抬手揉了揉头发,难见的焦躁模样。窗外的热风从缝里偷窜而入,让他多了几分闷热感,手掌里冒出了一些虚汗,他使劲握了握垂在身旁的手。

然后,他又向着那套衣物所在的地上靠近了几步,接着半蹲下了身子看着那套衣物发愣。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人到底去哪儿了?

数不清的疑问从心底冒起,答案像是被打翻的黑墨水遮住了一般,扑朔迷离。

他又仔细看了看,地面上还有不少的玻璃碎屑,是药瓶打翻后的痕迹。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以求得到一些线索。

墙面上的时钟不紧不慢的走着,“滴滴答答”的轻响按照平日里定会被轻易的遮盖。可在此时,在现在这个过于安静的实验室里却显得格外的清晰。“滴答”的声响像是在为紧张的气氛配乐。

修长的手指快要碰到那片碎玻璃的时候,江波涛听到了一声轻而短的警告:“别碰!”

江波涛的反应极快,收回了手后,便迅速开始注意起了周围:“谁?是谁在这里!出来!”

可是没有,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都没有看到有人出现。江波涛又绕着实验室周围走了一圈,仍旧未有发现,他是真恼了。这世上没有鬼,只有装神弄鬼的人,所以他笃信这里一定——有人。

江波涛转了转眼,像是准备耐心钓鱼般的开始朝钩子挂上了鱼饵,话语里像是透出了极度的真诚:“到底是谁?你出来将话说明白,我或许可以帮你。”

但看起来,他像是与空气在对话。

江波涛就这么静静的沉默着,他憋住了一切疑问,准备以退为进,可对方似乎比他还要沉得住气。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他们在滴滴答答的声响里,互相拉锯。

江波涛终究是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威胁到:“你可以不出来,但等杜明来了之后,就算你是鬼也会把你拉出来溜溜。”

却没想这句话颇有些威力——对方出声道:“小江,窗帘后。”

江波涛一时怔住。

 

3.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纵然是江波涛这样善于应变的人,在此刻也是绷不住脸,直接惊呼了起来。

大概只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周泽楷依旧冷淡,好像这种小事根本不能让他多想一分钟。他细而短的双臂交叉在胸前,上身赤裸着,下身用着半截餐巾纸围裹着,像是刚出浴的人。

“昨天有人,想偷那瓶试剂。结果,摔碎了。”周泽楷站在江波涛的手心里,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精致的脸庞,再看看现在他迷你的身躯,总觉得像是看到了一个娃娃挂件,他甚至想伸出一根手指去摸摸对方的脸颊,但他忍住了,甚至还分心问道:“博士,你看到那人的样子了吗?”

“天太黑,没看清。”周泽楷摇了摇头,遗憾道。

“那怎么办?查不出那人是谁怎么办?他会不会再来实验室偷?”

“我知道是谁派的,他们再来也没用,药只有一瓶,”周泽楷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转而继续道,“先带我走,顺便通知杜明他们,今天放假。”

对于平日里不苟言笑,甚至话少到常人所无法企及地步的周泽楷,江波涛从这一句不算短的话语里意识到对方其实非常在意自己“变小”的事实。但他聪明的没有戳穿,而是乖乖拨通了杜明以及别的实验员的手机号码。

一直保持沉默的周泽楷在江波涛告知了所有人放假后,他才淡淡道:“谢了。”

江波涛将手抬起来,周泽楷随着他的动作开始上升,直到停在了江波涛的眼前。周泽楷看到对方眯起的笑眼,犹如月牙儿般弯弯的,煞是好看。

从前,没有那么靠近又仔细的看过,周泽楷心想。接着,他看到了对方长而翘的睫毛,像是能拨动心弦的羽毛,又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薄翼。周泽楷别扭的扭过了头。

江波涛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我现在该带你去哪儿?”

周泽楷这时候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低头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我跟你走。”

或许是无心之语,分明不算响的声音,听在江波涛的耳里,却犹如天空中炸开了一朵烟花。他先是愣了一愣,然后才收敛住心神,爽快应声道:“好的。”

嘴角却掩不住的上扬。

他将周泽楷放到了白色衬衫的左边口袋里,最贴近心的地方。

 

4.

周泽楷觉得好奇怪,江波涛明明只是在平稳的走路,可他在不小心贴近对方胸膛时却听到了剧烈有力的心跳。心脏砰砰直跳的大动响,他想充耳不闻都不行。

另外江波涛走路虽然平稳,但是晃动还是影响不小,周泽楷几次都站立不稳,到最后就是自暴自弃的瘫倒在衣袋里。但总归是有些闷塞的,他从衣袋里探出头来,手臂牢牢搭在衣袋的边缘。

“怎么了?”江波涛注意到他的动静,于是低下头来问道。

周泽楷打量着自己距离地面的高度,心想着现在这样跳出去对于他来说犹如蹦极。心里胡乱的又想了些别的,但面上依旧不露声色。他仰起脸和江波涛扯开了话题:“你心跳,好快,好响。”

被发现了?江波涛噌的一下觉得心头冒火,耳根子都开始不断泛热,但是又细想了一下,决定不露声色。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很惊讶吧?博士,你觉得呢?”

“也对,但是惊讶的时间有些久。”周泽楷看了看地面,又看了看一旁蹭着主人乱跑的狗,心不在焉的下定论。

心虚的江助手尴尬一笑,然后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公寓,说:“快到我家了。”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然后看了几眼又补了句,“是单身公寓。单身?”

“呃……”江波涛抬手摸了摸头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小江,没人追?”周泽楷少见的八卦了一回。

这话问的太简单,甚至让人没法打个小小的擦边球或者转移话题。江波涛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万万没料到对方如此直接,于是下意识耸了耸肩,无奈道:“拒绝了。我觉得都不太适合我……”

周泽楷眯了眯眼,继续问:“有目标了?”

江波涛憋得脸红,却没回答,少见的手足无措。

周泽楷暗自挑眉,显然是懂了的意思,也没硬让对方回应。反而是注意到自己手搭着有些累,而且新鲜空气也呼吸的差不多了,就干脆的又缩回了袋子里。

江波涛见他缩回了袋子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便收起了笑脸。感受到对方用手指又胡乱戳了戳自己的心口,感觉气都快不顺了。

这到底是折腾谁?

平常只是脑海里印着对方的身影,这下倒好,现在这人直接往心口上撞。像出了枪口的子弹直直对准靶子的中心打,避无可避。江波涛轻轻叹了一声,接着又有些愤然。

妈的,我心里的目标不就是你!

 

5.

周泽楷看着面前的微型房屋颇有些惊讶,他用手轻轻打开了屋门,走了进去,里面有床有柜子还有个微型的浴室,就连地板上还有一层白色毛茸茸的地毯铺着,窗门上还用着纱料当窗帘。

只是床铺上的粉色布料以及整体少女感铺面的布置让人有些尴尬。

江波涛从房屋的上方探头看了看内部,正见着周泽楷用手拨弄了几下床上的粉色布料。江波涛顿时意识到了问题,于是摸了摸鼻子,有些窘迫的说道:“这是我表妹来我家的时候买的拼装屋,她后来走的时候嫌麻烦没带走。”

周泽楷感受得到江波涛的视线,以及江波涛出现时带来的大片阴影,他扬起头出声安慰道:“有的住,很庆幸了。”

江波涛这才颇为心安的“嗯了”了一声,然后意识到周泽楷应该从昨晚开始都没吃过饭的问题,他提议,“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周泽楷从拼装屋里走了出来,肠胃正好感到一些空荡,于是他干脆的点了点头,也没说别的。江波涛毕竟和周泽楷一起工作多年,对于他的了解也颇深,所以也没问对方想吃什么,就直接踩着人字拖走向了厨房。

两人默契的对话,根本无需多言。

倒是周泽楷在江波涛走后感到了一点无趣。他仍旧赤膊着上身,下身围着一截餐巾纸,这装扮虽然奇怪,但习惯了之后倒也没什么感觉了。他两手背在身后,在江波涛的书桌上一边来回走着,一边环顾四周。

江波涛的卧室不大,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桌,就没别的大件了。周泽楷身处书桌,当然就此处开始仔细探看,他也是有些好奇江波涛喜爱的书籍是什么类型。

于是回头看了一眼书桌上摆放整齐的书籍,嘴里念叨了几本书名:《化学秘方》、《化学科学》。”周博士看到这样的书果然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果然是自己的好助手,怪不得从来都是零失误,因为备课齐全啊。

周博士又凑过去,看了几眼别的:“《一百道名菜》、《让人多看几眼的服饰》。”仔细想了想,怪不得江波涛的手艺上佳,而且搭配虽不抢眼但从来没有失误,原来是努力研究过的呢。

周泽楷摸了摸下巴,继续看了过去:《心理学》、“《星座解析》、《你喜欢的他到底喜不喜欢你》……”

好像哪里不太对?他看了眼最后一本书里夹着的照片,哑然失笑。

 

6.

或许是身子变小,所以食量也变得小了。周泽楷吃的有些撑了,坐在餐桌上,控制不住的打了个饱嗝。

江波涛却充耳不闻,仍在往周泽楷的盘子里切了一小块蛋糕,又觉得不够,又到厨房里挖了一小块西瓜。

他将盘子推到周泽楷的面前,说道:“吃完饭,再吃点甜品吧?”

周泽楷摸了摸肚子,然后走到了江波涛那盘子的手边,一口咬住对方的手。

江波涛簌地收回了手,两手背在身后不断的擦拭,活像是被沸水烫了一般。但那滚烫的滋味是在心里燃烧的,没有任何实质印记,就连那一口都不痛不痒。

周泽楷却好似给对方成功一击,洋洋得意:“以后,不要擅自做主。饱了。”

江波涛胡乱应声,转头想走,结果就听身后周泽楷说道:“小江,我不想坐这。”

“坐哪?”

“肩头。”说完,周泽楷还用手指了指江波涛的肩膀。

虽然一头雾水,但是对于博士的指令却意外的服从,江波涛将小小的周泽楷放到了肩膀上,嘴里还提醒道:“小心点,别滑下来。”

周泽楷不知有意无意,趴身在他耳根和脖颈那处,应声道:“记着了。”

话语出声。

那细微的呼吸声打在他的耳根,如一根羽毛尖细细扫在那处。江波涛低头装作认真的洗盘子,水流哗哗作响像是在打乱他的心思。

周泽楷哪里不太一样?但总让人说不上来。难道是因为身体缩水,所以受了刺激?

“博士……”

“叫我小周。”他说。

“……小周,你心情还好吗?”江波涛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踮起脚将盘子放到了消毒柜里。

“很好,”周泽楷这样子回答道,像是刻意强调些什么,他又补充了句,“比正常的时候,还要好。”

江波涛不明所以,头一次有点摸不准对方的心思了。他拉开了厨房的门,走到房外,又轻声问道:“那恢复正常的药,有头绪吗?”

“喝过了。”

 

7.

“你是说昨天晚上你已经以这样的状态调配出来了?”江波涛将周泽楷捧在手心,一脸惊讶的问道。

“不是昨天,之前就配出来了,”周泽楷歪了歪头像回想了一下,然后继续道,“所以,昨天想送药回实验室。”

“你是说本来想把解药送回实验室,结果刚好遇到那个小偷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头发淌着水珠的江波涛,偷偷干咽了口唾沫。

“你一开始说你知道那小偷是谁派来的,那人是说谁?”

“合作开发药物的……势力。”周泽楷想了想,这样形容。

“之前杜明说合作开发的投资方?可是为什么他需要偷盗?按道理,研发出的产品他们有权获取啊。”

“我拒绝了合作。”周泽楷简单的回复,眼睛继续定定的盯着对方精致的锁骨以及赤膊的上方。

“拒绝?”江波涛低声念叨,大脑一边飞速运转。不过几分钟,他便将周泽楷的心思猜了个透。变小药剂看起来无害,但若是运用到军方或者战防中呢?如果是个职业间谍有了这样的药剂,岂不是获得了绝好的优势呢?

到时候或许就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关乎许多人的命了。

江波涛理解的点了点头,甚至内心深处感慨自己喜欢的人的确温柔。转而却不明白:“那一开始为什么要合作呢?”

“没钱。我又想做。”任性。

江波涛的笑容僵在脸上,顿时觉得前面夸得都白费。于是问起了别的话题:“那解药要多久发挥效用?”

“大概一天。”

“你是说,明天早上就会好了??”

“是啊。”周泽楷利索的点头。

江波涛用手一指那间微型房屋,嘴角抽了抽:“所以,你根本用不上这间屋子是吗?”

“嗯。”

“……”这么理直气壮的家伙,江波涛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感到头痛,“那你今晚怎么休息?”

“睡床。”周泽楷从江波涛的手心利索的一蹦,以弧线的轨道完美落到了软软的床铺上。

江波涛蹲下身子,用手指了指自己,问道:“那我怎么办?”

“一起。”周泽楷状似无意地拽了拽对方包裹着下半身的浴巾。可惜力气太小,根本拽不掉。

江波涛耸了耸肩,但随即担忧道:“可我万一晚上翻身压到你怎么办……”对于周泽楷的小动作完全没有感觉,仍然认真的考虑着问题。

周泽楷两眼一眯:“我睡你身上。不睡旁边。”

江波涛关上了台灯,一想到与对方以这种方式共度了一晚,心里不知道是窘迫还是开心了。屋外的月亮高高挂在漆黑的夜里,他看到那层朦胧的月光,心里竟然冒出了一种“此情此景真适合告白”的想法。

他低低说了声:“小周,我很喜欢你。”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干嘛,顿时又急又惊,但是感受到趴伏在他胸膛的人没有丝毫动静,气息平稳的在睡眠中。

他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

 

8.

我喜欢一个人。

与我截然不同的人。

说话得体礼貌,笑容迷人亮眼,处事圆滑老练。

我不善于言辞,也不会甜言蜜语。甚至苦于摸索,或许他装的太好,或许我装的太好。总而言之,我们不动声色的相处多年。熟悉彼此的脾气,熟悉对方的爱好,我不多说,只一个眼神,他就都懂。可偏偏为什么,只有“喜欢你”传达不出去呢?

后来想了个坏办法,让他当我的助手,一辈子和我共事。但想到,要一辈子以同事相称呼,我又觉得烦闷。

江波涛,江波涛,救救我。

 

9.

《你喜欢的他到底喜不喜欢你》这是想问谁?

——照片里是我穿科研服的样子。

江波涛,江波涛,我看穿你了。

 

10.

第二日醒来时,周泽楷果然已经恢复了正常身躯。只是让江波涛感到尴尬的是,对方正赤身裸体的整个人压着他,甚至某一处在早晨也格外的精神。

周泽楷的眼睛很漂亮,犹如藏着星辰大海,被他对视了一眼。江波涛就知道以后也得栽了,但他还是扭过头,干巴巴的说:“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周泽楷的确是帅,高挺的鼻,浓密的眉毛,不厚不薄的唇形。细长的桃花眼让他看起来像个随时准备放电撩人的家伙。

大概是早晨,所以周泽楷的声音颇有些沙哑,听起来却意外的富有磁性,他凑到江波涛的耳边笃定地说:“你的目标是我吧。”

说完还用那格外精神的某处来回蹭了蹭江波涛修长的腿。

 

END

 @無音無為-誄 我更了!交出大腿!

评论(22)
热度(109)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