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强势攻略(十)

不代入现实的奇幻ABO世界+警匪+OOC+个人理解的哨向设定+粗暴流

以上雷点全标,不接受请右上

此章涉及cp:叶蓝

上章请点这

审讯室里的空间不大,灰色的墙壁,平平的地,一张木桌搁在了警官与犯人之间。长方形的木桌上摊着一本笔录,只扫一眼就知审讯的过程并不算顺利。

手腕上的钟表滴滴答答走着,记录着他们无声的僵持过程。

笔言飞总算忍不住了,他“啪”的一声将手中转动的黑水笔拍到了桌面上,然后将桌上那盏小台灯移了个角度,刺眼的白光随着移动精准投射到了犯人那张受过伤的脸上。

“臭小子,我问你,今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谁带头的?”

犯人抖了抖手腕上拷着的手铐,“啧”了一声,显然未将对方放入眼中。

笔言飞气的拍了拍桌子,簌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拉了拉衬衫领子下的领带,像是在散散心中的怨气。

“妈的,十三区的人真当老子是傻子?”笔言飞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揪起对方的领子怒吼。他收起平日里笑嘻嘻没个正形的好脾气模样,严肃起来倒真像是个杀伐果断的将领。

可惜对面的人是个老滑头,进局子早就如家常便饭一般习惯。他倒是“嘻嘻”笑了一声,然后回:“笔sir,你的身份是警察,可不能随意动手哦。”语毕,还挑衅的看了对方一眼。

笔言飞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不甘的松开了手,他收了收被拉歪的领带,顺便低头整理了一下着装。在转过身之前,狠狠踢了一脚对方的凳子腿,然后撂下话:“今晚,不让你吐出点真话来,我笔字就倒着写!”

笔言飞迈着大步背身走了出去,跨出审讯室铁门的那瞬间还回过头不爽的瞪了对方一眼,最后狠狠地“嘭”一声将门关上了。

 

#

 

走出门,笔言飞的肩膀就塌了下来,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想来也是,和那些参与集体斗殴的小混混们周旋了几个钟头,结果一点想得到的信息都没有,任是谁都不免感到些丧气。

坐在邻座的大春正好收拾完了手头上的文件,回头见对方一副颓丧的表情,忍不住关心道:“怎么,遇上硬茬了?”

笔言飞迟疑了一下,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低声嘟囔:“十三区的那片势力复杂你也是知道的。这些家伙的嘴巴也硬,一直把罪往自己身上揽。喻队想借故搜查十三区的命令……只怕我是完不成咯。”说完,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大春抿了抿唇,耸肩,一脸无奈。转了转眼也想不好怎么接话,干脆扯淡:“不如喝杯水消消火?”

笔言飞扯了扯嘴角,一脸无语,但他还是很顺手的接来了对方递过来的水杯。一仰头咕噜咕噜的将全部都喝了下去,他喝完后拿袖子擦了擦嘴动作豪气十分,嘴里还对着大春说道:“谢啦谢啦。”

大春没说话,只是挑了挑眉当作应答,他低头继续整理一些笔录,眉头因为过于认真而下意识皱了起来。他与笔言飞的性格实在相差甚远,他少言却细致严肃,自然轻易进入了工作狂模式。

一旁的笔言飞倒像是突然活了过来。窜天的火开始从肚腹冒了上来,笔言飞两手拍了拍桌子,嘴里咬牙切齿道:“我继续去审审,我就不信了……”

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这句话停的实在突兀,就连大春也没忍住抬起头看了看情况。

蓝河穿着一身长袖的灰色厚卫衣和一条简单的纯色牛仔裤,额头上包着一圈白色的厚纱布。脸上有些失血过多的苍白,嘴唇异常的红润。他或许是走的太快了,连呼吸声都不是很平稳。他那头黑色的碎发被风吹的凌乱,又或许是夜风太冷,吹红了他的耳根子。

“老蓝?你这时候不应该还在医院吗?”笔言飞呐呐问道。问完才回过神来,他“蹭”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快步走到了蓝河身边,颇为关心,“伤的好重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晕不晕?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地方躺躺。”

蓝河被笔言飞炮弹似的问话吞没,一时之间竟有些缓不过神来。还是笔言飞太过用力的抓了抓他的肩膀,他才忍不住回:“二笔,你力度给我收收,你这是要擒拿手啊?”

笔言飞挠了挠头,尴尬的吐了下舌头。

蓝河看着他傻愣愣的样子却不经有些感动。笔言飞向来拿他当兄弟,总在他最无助的时刻伸出援手,却从来不说要什么。笔言飞的脑子一根筋,从不懂得回头,看得上的人一辈子都是铁哥们。

“谢谢你。”蓝河忍不住说。但在心底又升起了一丝愧疚,有个秘密他不能告诉对方,骗了他。“对不起”这三个字他在心底说。

“说什么谢啊?搞这么肉麻!”笔言飞一边说一边夸张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但闹腾完了,他又立马捕捉到了另一个重点,“不过老蓝,大半夜的你不躺医院里休养你跑局子来干嘛?”

蓝河差点就要将嗓子眼的那句“来拿抑制剂”给说了出来,但幸好紧要关头及时住了嘴。但这一惊,直让他手心的虚汗直冒,胸膛里的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这个秘密太重要,一丝一毫的泄露都会让他犹如惊弓之鸟。

他看着笔言飞,头一次感到了慌张。

“自然是陪哥来取车钥匙了。”叶修的声音总是懒散的,低哑的嗓音让人觉得干沉,但却意外的吸引人。

笔言飞对着这个不速之客瞪大了眼,蓝河则是别扭的将头扭到了另一侧。

“你还真为了取车钥匙来局子?”

“……”原来二笔你就是提出“能让叶修去提车的时候顺道好好受个审讯”的傻逼啊。

笔言飞摸了摸鼻子,莫名其妙的看着叶修死盯着他的模样,又莫名其妙的看着蓝河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叶修穿着身黑色的风衣,两个袖子被捋到了手肘部位,内里的白衬衫扣子依旧没扣开头的两颗。他大概刚抽过烟,所以身上带着点浓浓的烟草味,但已被风吹散的差不多。但很奇异的,烟草味里竟然还夹杂着淡淡的薄荷味。

笔言飞狠狠嗅了嗅,心说真是奇了怪了,现在还有薄荷味的香水?思绪有一搭没一搭的乱飘,脑子里狠狠拐了十八道弯。直到叶修向着他摊开手掌心,出声打断了他的放空。

“车钥匙给我。”叶修说。

笔言飞总觉得这句话像是命令,话语中含有常年居于高位的军官对着底下的手下们发号施令时的不容拒绝。但他面前的人是叶修,所以他不甘愿就这样屈从。硬着头皮撑起气势,说道:“你先让我做个笔录,我再让你把车开了。”

叶修挑了下眉,眼神在蓝河的身上停了一下,那一眼太深邃,大概藏了很多话,但叶修没解释。

只是对着笔言飞轻轻应了一声:“好。”

这短短一个字却让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叶修这家伙多嚣张多骄傲,是个连喻队都搞不定的人,现在居然愿意让一个小小的警员审问?笔言飞一脸的狐疑,总怀疑对方不是真的叶修。

“车钥匙呢?”叶修皱着眉,显然有些不耐了。

笔言飞愣愣的从怀里掏了几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对方的车钥匙。钥匙刚递到对方的手里,就被一把狠狠拽走了。然后就见着叶修手一抛,钥匙呈抛物线轨迹丢入了蓝河手中。

蓝河瞪大了眼,下意识道:“你就这么扔给我了?”

“车里的东西,你不是很着急吗?”叶修眨了眨眼,话中的意有所指让蓝河听的缩了缩身子。叶修一直看着他的反应,看着他握紧了拳头和隐隐透露的不安。怕他说出来?叶修乐了,这家伙真是好逗。

“快去吧,待会审讯出来,开车送你回家。”叶修说完,忍不住笑了一下。

蓝河别扭的嘟囔了一句“谁要你送”,然后又转头对着笔言飞说:“二笔……信我,今天发生的一切,不干他的事儿。”

这算是在帮他求情?叶修抿了抿唇,嘴角的弧度慢慢扬起。

笔言飞凑到蓝河的耳朵旁,低声说:“放心放心,看在他救了你的份上,不会刁难他的。”

蓝河正想回话,却被叶修一把拉开,他满脸不解的看向叶修,就连肩膀被无意间搂住都没发现。但叶修并没转头看他,反倒是直接转向笔言飞。

“笔言飞,不打算做笔录了?”叶修笑眯眯的看向笔言飞,眼神里的寒意却让对方瘆得慌。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笔言飞还是聪明的选择顺着对方的楼梯下。他拍了一下手,挠了挠头发,高声道:“对对对,走,先去审讯室。”

叶修在和笔言飞走之前,终于回头看了一眼蓝河。

只叮嘱了一句:“等我。”

蓝河乖乖的点了点头,好半晌才被夜风吹清了神志。尽管四下无人,他仍偏执的摇了摇头,“谁要等你。”

 

#

 

犯人在审讯室里无聊到用手指模仿打架。

铁门的把手开始旋转,“咔哒”一声轻响宣告着锁开了的事实。铁门被推开,迎着光走来的却不是那个好欺负的小警官。

那个男人歪着头四下打量了他好几个来回,眼神里的火苗危险到无法描述,就仿佛点点星火将在瞬间成为从火山爆发出来的熔岩。他身上所穿的风衣其实不算纯黑。

仔细看看,有血迹凝固的痕迹,那是黑红色的、泛着铁锈味的。叶修两手插在裤袋子里,优哉游哉的走到了犯人的面前。

跟在他身后的笔言飞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被吃了,他怎么就忘了审讯室里还有个犯人呢?

叶修是嚣张的。

他那双黑色的皮鞋轻点着平平的地面,上身靠坐在长方形的木桌上。他忍不住从衣袋里掏出了烟,含在了唇间。但他没有点燃,只是用着干哑的嗓子问道:“你很眼熟?今晚十三区的人啊。”

犯人抿着唇不说话,身体的本能却让他紧张了起来。他记得叶修的狠辣和过强的攻击力,还有那奇怪的……精神攻击。

“不说话?”叶修用一只手抓上对方的头发,迫使对方发出了“嘶”的疼痛喊声。

犯人大喊:“笔sir!审讯不能动手啊!”

被硬生生提升了存在感的笔言飞恨不得立马从原地消失,他看着叶修这般行为只觉得很矛盾。解气的畅快和作为人民警察正义的道德观念在同时挣扎。他一时说不出话来,说不出到底什么是对错。

叶修却歪过头,轻松的对着笔言飞说:“我不是警察。阿sir,你可以当作,我们在进行简单的江湖斗殴。就如他们今晚对蓝sir所作的那样。”

TBC

 @酸梅貘 我的好貘啊……另一个梗卡死我了 我就来填老坑了【。

啊这个坑真是好久没更喔(跑

评论(10)
热度(59)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