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人间是场大梦啊 梦里风雨万丈碎石瓦

【9H/黄喻】两分钟

 @all喻24H企划 

字数:5020

有私设  双向暗恋  陷入爱情的纠结黄视角偏多 一发完结 HE

喻队生快!

       六月的风,干燥而炎热,医院里的白纱帘挡不住一丝温度。四面是空白的墙,天花板上的老式风扇转动着几片扇叶,吱吱作响。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陷入睡眠的人,又看了眼窗外炎热的日头,总觉得心里头那点冲动已然破土发芽。

       喻文州伏身,轻轻吻上了对方的唇。黄少天的睫毛颤了颤,忍不住睁开了自己装睡的眼。

       乍然之间,四目相对。空气里都突然夹杂进了一些突然的沉默,有什么秘密,破土而出。

       ——再也藏不下去了?

  

       喻文州冷静的直起身,镇定道:“哈,你果然是在装睡,开开玩笑,别介意。”

  ……装,继续装。

  #

  最后一个硬币滚落进自动贩卖机。

  货架上的易拉罐可乐“哐”一声掉落下来,示意交易成功。黄少天伏下身子,伸手从底下的小闸口将可乐拿了出来。

  他拿着罐头上下剧烈晃动,然后才将拉环掀起。清脆的一声“咔”似乎在为接下来的喷发做预警,那微微透露出的一道小缝隙还冒出一种无形的气劲。

  黄少天干脆一用力,扯着拉环将易拉罐口完全显露了出来。

  碳酸汽水翻涌着,一股脑儿的从开口窜出。淡褐色的泡沫里裹着充盈的气体,带着甜苦的矛盾味道。

  他抬起手,看着溢到手臂的汽水沫儿,禁不住觉得这像些什么,但平常话多到能够自言自语的自己,竟像是噎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究竟像什么?他低头仔细想了想。

  碳酸汽水是他黄少天,平静无波的保有活跃气体,正常。摇晃的外力是喻文州,把他推搡的发晕,满心砰砰直跳,但缺失发泄口的汽水沫只能自己封回罐头。

  他自顾自的愤懑,那人却毫无自觉。末了末了,扬唇一笑,好声好气一句少天,便四两拨千斤的将一些不合理的事全部翻页。

  偏生这套管用,对方一句少天,将了他不知几个军。

  黄少天仰头灌了一口汽水,滋滋乱冲的气泡呛的喉咙发哑。肚腹里“咕噜咕噜”冒泡的气横冲直撞,活像是酸气在浮沉。

  是了,气冲冲跑出训练室,还不是因为那个谁谁谁。是谁偷偷吻他,撩拨的他心头痒痒,又是谁,隔日便是一派正气,仿佛两人从没有发生过一些暧昧的事情。

  黄少天忽地觉得自动贩卖机里的碳酸汽水真可怜,只有别人想起来,才能有出头之日。

  他又恶狠狠灌了一口,大半罐的汽水就这样下了肚。琥珀色的眸子里却掩饰不住的失落,他向来直白且直接,藏不住心思。

  只是这一次,偏不想让别人直接看透。原因复杂且多,若细说,恐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但一旦简略起来,似乎只浓缩成了一个字:怕。

  

       黄少天向来觉得“怕什么”是一件很怂的事情,而且他也确定自己不是个怂货。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很怂,无法辩驳的怂。

  怂到不敢直视喻文州那双眼睛。

  “少天,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出来了?”喻文州依旧眯眼笑着,是一贯的温润。他抬手想要像以往一般碰碰黄少天,但却被对方拙劣的躲避了过去。

  黄少天说:“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

  喻文州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忽地严肃:“少天,最近训练状态不是很好,怎么了?”

  怎么了?你竟然还敢问我怎么了?黄少天垂眼,心里恶狠狠地反问。

  但到抬眼,只是轻飘飘一句:“没有怎么了,就是最近睡的不太好。”

  喻文州看着他,敷衍地点头:“那最近一定要早点休息,”话及至此,便准备转身走了,毕竟还在训练时段,但他突然又停了一步,“少天,我记得你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才会说那么少的话。”

  

       比如:他心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喝的空空的可乐罐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歪曲成了一种诡异形状。黄少天像是被踩中了雷区,高声反驳了一句“没有”。但手中握紧易拉罐的力度却大的恐怖,修长的指节尽显出与平日灵活属性截然不同的力量感。

  喻文州没反驳,只是略显冷淡的回了一句:“快回来训练吧。”接着就径直走了,没回过头。

  黄少天站在原地发愣。

  隔了会儿他才回过神,然后气的将手中早已变了形的易拉罐狠砸在地,一脚踢了大老远。

  嘴巴里念叨了几句:“喻文州啊,喻文州……”

  却半天没一个下文,他干脆呐呐收声。

  然后闷声跑了大老远,把易拉罐捡了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诶,这环境还是得保护的。黄少天悠悠一叹。

  

 

      盛夏的夜,没有碎星。只是一层黑的夜幕,闷的发慌。月光依旧温柔,却哄不住满心烦躁的人。

  黄少天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怎么样都睡不着。

  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着前几日发烧住院时发生的事情。说来奇怪,他记性那么差,但偏偏在这件事上他可以详细地说出每一个细节。

  包括喻文州闭眼亲吻他的样子,对方小心翼翼用唇贴着自己的温柔触感,还有两人对视第一眼时捕捉到的深藏在喻文州眼底的慌乱。

  喻文州也在怕啊,但到底怕什么呢?

  薄薄的空调被他裹成了一团,他睁着极度困倦的眼睛出神的盯着天花板。床头柜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发出动响,这动静不算大,但在寂静的夜里连根细针掉落的声响都足够被捕捉,更别提这样有节奏的声音了。

  黄少天从被窝里伸出手拉了拉床头那盏台灯,暖黄色的光从灯罩里透出,把人照的懒洋洋的。他瞥了一眼闹钟上的钟面,钟面上显示着凌晨两点半。

  啊……又失眠了。

  黄少天这样想着,然后猛的一拉被子角,把整个人都缩进了黑呼呼的被窝里,像是个不肯面对现实的孩子。隔了没几分钟,他又认命般的将脑袋从被窝里透出来。

  夜还很深,他叹了口气,却只是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喻文州啊,喻文州……”低沉的声音在只有他一人的房间里回荡着,像夜里独自划过夜里的星流,一闪即逝。

       像是不肯错过这抹亮丽,他要把这个名字揉碎了一点一点嵌进胸膛里。他来回念叨了几遍,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柔软且动人,那或许是爱情。这么无意的想着,于是愈发精神了一点。

  

 

       他忍不住拿起床头放着的手机,打开了自己几乎不下线的qq,在联系人里选中了“鱼鱼鱼”分组,唯一一个人的分组。

  喻文州的qq头像是灰着的,想想也是,除了他这样的聊天狂人谁还会在凌晨两点半,不睡觉挂着号。

  黄少天兴致一来,又看了眼喻文州的qq签名,他写:“从前慢,现在还是很慢。”

  黄少天又看了看自己的签名,“快快快快快快,出招要快,造型要帅,一击必胜。”

  哎哟,还搞屁对象。

  黄少天想了想,改成了:“战到只剩一滴血,再说结束。”

  

      停下了折腾这些有的没的,黄少天终于点开了对方的消息框。看了看聊天记录,距离上次的谈话都已经过去几天了。

  抬头看看两人之间的标志……卧槽,我爱情的巨轮没了!

  黄少天觉得特别难过,但他终归算是个乐天派。想想,虚拟的巨轮没了,他可以去寻找现实的爱情。

  他深吸了一口气,颇有些壮士出征的样子。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开的有些低,彼时还不觉得,但在此时,像是往无数毛孔里吹入了冷气。

  黄少天浑身一颤,觉得自己拿着手机的掌心渗出了点虚汗。

  “是男人,就别怂。”黄少天对自己威胁道。

  接着,他修长灵活的手指飞快的按键,在屏幕上组成一句话:你那天什么意思?

  黄少天读了一读,感觉有点像找打架的小青年,随即删光重来,他觉得应该单刀直入,简单明了,一刀切入要害。

  想了想,他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他写:“在医院那天,你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样是哪样??妈的,怎么觉得自己像个幽怨的小姑娘。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直觉自己语文得重学。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他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但他看不出究竟错在哪里,于是删了改,改了删,重复了数次。

  等到他终于把短短一句话改完的时候,天边早已翻起了鱼肚白。夜幕悄悄的随着时间溜走,太阳的余晖有些迫不及待。

  

       而黄少天只剩下一句话:“那个吻,我很喜欢。现在说,会不会太迟了?”

  

       黄少天手指轻轻一点,消息发出去了。

  不到两分钟,他撤回了。然后常年在线的黄某某,灰了头像。

  黄少天从床上坐起身来,他打着赤膊穿着条小裤衩跑到了厕所,指着玻璃镜里的自己狠狠说:“你这个怂货!”

  接着,他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黄少天感冒了。

  他带着蓝色的医用口罩。眼睛下是深深的黑眼袋,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被恶意捣鼓过的鸟窝。

  他无精打采的向迎面走来的每个人礼貌性的打声招呼,简短的嗨完便没了多余力气去说别的,直让人惊呼黄少天转性子了。

  这状态直到他看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的精神状态和他萎靡不振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对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整齐的翻领显得他脖颈线条优美,烫的平直的衬衫面衬托出他良好的身材,整齐又精神的样子让人顿生好感。

  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的眼镜,微眯起来的眼神,让人一看就觉得对方是个精英领队。

  黄少天掩在口罩下的嘴巴不满的向下撇了撇,醋意横生。但他想起自己的撤回,又顿时觉得自己没什么身份来吃醋。

  于是只能自己生生闷气。

  但喻文州却仿佛完全没察觉到这样的氛围,今日的他让人如沐春风。就连伪装的笑容都掩不住他心里的欣喜。

  

       黄少天郁闷不已,心里想着:昨天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吧?昨天难道不是训练完就回屋里休息了吗?

  黄少天皱起眉头,咬了咬唇,电光火石之间想起了昨天蓝雨众说要组织唱k但他拒绝了的事情。

  靠靠靠?自家队长不会被ktv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给勾搭了?

  不可能呀!不可能。不可能吧……

  黄少天脑子里冒出一片八点档的泡沫剧情,在这期间他的智商直线下跌,甚至一路跌下及格线。

  没人知道他脑海里究竟设想出了怎样惊天动地的剧情,也没人可以想象的到他心里的危机意识已经超标。

  喻文州在为大家规划一些发展路线,以及一些战术指导。大家面对他这个队长还是极度服从的,态度也端正,颇有些学生听讲的意思在里头。

  但除了一人。

  黄少天“啪”的猛一拍桌子,眼神恶狠狠的,像只森林里的小狼崽一样。他一手撤下脸上的口罩,一边用着干哑的嗓音说:“队长,咱们得谈谈。”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钟表,颇好声好气地回答:“少天,现在是工作时间。”

  黄少天几个大跨步,走了过去,一把扯住对方的手腕,拒绝道:“就现在,立刻,马上。”

  群众也是爱起哄的,嘘声四起,生怕他们不肯折腾些什么事出来。

  喻文州说:“给你两分钟,你在这说吧。”

  “不行,两分钟的话,可以撤回。而且,不能在这说。”

  喻文州不明所以,抬手扶了扶眼镜架子:“那我给你十五分钟,走吧。”

  

 

       最后一个硬币滚落进自动贩卖机。

  架子上的易拉罐啤酒掉落下来,这个过程快而迅速。黄少天的动作也利落简单,没有丝毫停顿,俯身从底下的小闸口里拿出了啤酒。接着拉开了易拉罐的吊环,仰头就是猛灌。

  咕嘟咕嘟几口灌下去,大半罐都已进了肚。有别于碳酸汽水的冲劲儿与微甜,这是苦涩里的沁凉。

  黄少天很少喝酒,一是因为不对他喜爱的口味味道,二是因为他喝了酒脸会红。

  正如此刻,两颊开始快速泛红,热度一再攀升。但他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他需要点不回头的勇敢。

  他穿着身白色的宽松棉t,下搭着一条浅色的水洗牛仔裤。有别于对方的精明干练,却是一派的年轻活力。

  他喝了酒,头脑却没发懵,反倒是清醒得很,连感冒的头痛与熬夜的迟钝都一并忘却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认真且清晰的问道:“那个吻,我很喜欢。现在说,会不会太迟了?”

  喻文州歪了歪头,似乎有些不解。

  而黄少天似乎有些醉意上头,怕对方说出拒绝的话,干脆凑过去强势的吻上了对方柔软的嘴唇。

  

       有别于那日午后蜻蜓点水般的浅吻。

  

       这次是犹如抵死缠绵般的深吻,夏日的灼热将他们燃烧。如果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那么他们愿意与对方奉陪到底。

  喻文州是一贯的温吞,在慢悠悠的所求里透出些引导,妄想着主导这场热吻。但很快的,他就知道这不可能。

  黄少天太霸道了。横冲直撞的个性,不求后果的勒索,他想占据,他要印下属于他的标记。他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身体,要让对方随他,事实上他也成功了。

  喻文州气喘吁吁的,面色潮红,比黄少天喝了酒的脸颊还要过分红润。他的身材瘦削,此刻被黄少天的手紧紧搂在了怀里。

  盛夏的蝉鸣依旧,噪的恼人。

  黄少天的心砰砰直跳,一边埋怨蝉不合时宜的过分吵闹,一边静静的等待对方的回答。

  喻文州仍在他的怀里,没挣扎,只是说:“我有回复你,你没看吗?”

  黄少天一惊,反问:“回复?”

  “你昨天两点半发的消息,我看到了,就回复了。”

  卧槽??什么情况??

  黄少天惊得合不拢嘴:“可是我在两分钟以内撤回了啊?队长你怎么可能看得到?不科学啊?所以你回复了什么?”

  喻文州总算从刚刚狂热的亲吻里恢复了过来,站直了身子,又恢复了以往的精明模样。

  

       他双手交叉在前,冷静的回道:“我没更新版本。”

  

       “……”

  “十五分钟到了,我先进去了,至于回复你自己看吧。”

  喻文州说完便先走了。

  “……”黄少天抱头,两手疯狂搓揉头发。诶哟,他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底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看看对方的回复。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qq界面,就见着喻文州的消息框里昨晚果然回复了,只见对方先是短短回复:“不迟,我还醒着。”

  然后紧接着一句:“本来就准备好耗一辈子了,慢慢来不急。”

  黄少天欣喜若狂。

  没想到消息框突然发了一条新消息,对方回:“一击必胜。”后面还加了个qq自带的大拇指表情。

  ……估摸着是在夸自己偷亲的时机。

  

       黄少天低头嘿嘿一笑,摸了摸下巴,然后快速回:“我可以战一整夜。”

  

       END

      感谢受邀。

      感谢 来自qq的助攻

 

评论(13)
热度(14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