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不巧(一)

学长周x学弟江  私设有有有有



一杯倒和法式深吻。真巧,都被你遇上了。


*


江波涛躺在大学寝室里标配的床上,觉得糟糕透了。

 

竹席下薄薄的垫被根本起不上软和的作用,硬质的木板把他硌得全身难受。他翻了个身,四角的支架“咯吱”一声,活像是快散架了。

 

夏夜闷热无比,老旧的挂式空调还镇不住这来势汹汹的温度。嘈杂的摇滚乐来的也不是时候,江波涛面无表情的一把扯了塞在耳朵里的耳机。

 

“啪”的一声突然接上,江波涛被这动静惊的愈发清醒。

 

睡他下铺的孙翔猛地一拍床板,满带怨气:“鬼天气,烂空调,还能不能睡了?”

 

不能。江波涛心里回他,但没有搭话的意思。

 

倒是对床的吴启抠了抠耳朵,然后坐起身:“被你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拍,本来有的睡意都打散了。”

 

“这么热,睡得着?”孙翔躺在床上,满眼都是空调屏幕上闪着的23度。他闷声嘟囔:“好歹调个21度啊?”

 

“下铺起来去调个度呗。”吴启说完还打了哈欠,显然是真的犯困了。

 

“裸睡呢,怎么好意思大晚上的下来溜达。”孙翔两眼一闭,闷闷出声。

 

江波涛&吴启: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

 

 

“空调遥控器呢?”吴启倒也干脆,一边嘴里问着一边踩着小扶梯就从上铺下了地。一时之间,寝室充满了支架摇晃的“咯吱”声。

 

得了,这下是真不用睡了。江波涛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翻身透过床栏朝着地面看去。夏夜的月光依旧白亮,冷冷穿透不厚的窗帘照进寝室。吴启上半身打着赤膊,下半身穿了条白色的平角裤。

 

亮眼的白色像坐标一样来回移动,开合柜子的声音不停响着。江波涛终于忍不住了,他皱着眉头出了声:“遥控器在小明那收着了。”

 

正抹黑四处乱找的吴启顿时有了头绪,高声回了句:“谢啦,室长。”接着几个大跨步就朝着杜明的床铺走去。

 

按理说,吴启这么一下床,作为下铺的杜明早该控诉这颇大的动静了。但今天格外奇怪,杜明不仅仍然裹在毛毯团里,还一直嘿嘿嘿的发出些怪笑。吴启起先只是用手轻轻戳了戳他的毛毯,见没反应,于是大力的捶了几拳头。

 

“操——搞什么,”杜明从毛毯里伸出头来,一脚直接踹向了吴启,“想深夜谋杀啊?”

 

吴启早站在了安全范围里,虽说黑夜里看不清什么,但只要想想就知道,杜明现在定是呲牙咧嘴的愤恨样。平日里还逗逗,大晚上的也没兴致了,于是吴启直截了当:“空调遥控器你塞哪了?”

 

杜明“嗖”的坐起身,抱住遥控器,反问:“你想干嘛?”

 

吴启“呵”的一声笑,懒得理他那紧张的样子。一把抢过遥控器,对着空调按了两下,“滴滴”两声温度直降21,然后直接把遥控器丢给了杜明,“你干脆抱着它修仙算了。”

 

“你懂个屁,在夏天,谁有空调遥控,谁掌握天下。”杜明悠悠然。

 

吴启脚踩着扶梯正爬上床,听了这话发出一声感想:“真想一脚踩你脸上。”

 

杜明笑的贱贱:“……你嫉妒我帅啊?你终于熬不住了吗?不过现在才刚军训完啊。”

 

孙翔闭眼感受空调吹出的风,觉得心情舒畅的快飞起来了,也不想直说杜明傻伤了他心,于是委婉道:“我说小明,你刚刚到底在看什么,把你智商拉低那么多。”

 

结果杜明的重点完全出了错,甚至激动的准备直接从床上走下来,结果头一顶,“嘭”的一声就撞了上床板。

 

吴启一愣,接着点评:“你头蛮硬的啊。”

 

孙翔的爆笑声顿时充斥了整个空间。杜明“哎哟哎哟”了几声,显然撞的不轻。

 

身为室长的江波涛在这种欢乐的氛围里觉得糟糕的心情好了许多,甚至还微微勾起了笑。但虽然想笑,他还是硬憋住了,实在不想在对方伤口上撒盐。于是温声问道:“小明你的头还好吗?”

 

杜明在一阵辛酸的爆笑声中感受到了一丝温暖,顿时有些感动:“还是室长最好啊……你这样我都觉得自己刚刚罪过了。”

 

江波涛从对方的简单话语中意识到接下来自己才是话题的“主角”。他的眼皮猛的一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杜明高举起手臂,将手心里拿着的手机屏幕凑到了江波涛的眼前。他带着颇为罪过的语气解释:“烧烤摊发生的事被人拍了照,发到了学校论坛。现在被顶到了最上面,我觉得蛮有趣的……就偷偷水了几贴。”

 

杜明看到手机泛起的光照在自家室长的脸上,幽幽的白光不知怎么的就多了点恐怖的感觉。江波涛向来爱笑,这次甚至笑的格外柔和,他问杜明:“这帖子有趣吗?”

 

杜明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怂的直摇头。身后的孙翔直嚷着“说什么呢”,一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就连吴启本来要睡觉的人,都经不住搭了几句腔。

 

接着就听江波涛语调平稳,格外清晰的吐字:“没什么,该睡觉了。不然明早的c语言,我一个都不代点名。”

 

……这威胁给力的很,集体默契闭嘴,大气都不喘了。

 

寝室夜话完毕,江波涛却觉得心情更糟了,他躺在床上用手指磨蹭了几下嘴唇,很低很低的出声:“周泽楷,我操。”

 

要说周泽楷这三个字,还是江波涛刚刚从学校论坛里匆匆瞥到的。在此之前,他们毫无交集。哦不,应该说是无怨无仇。

 

 

那名为“校草周泽楷当众热吻学弟”的帖子,当真是吸引人极了。大红色的加粗标题,让人想忽视也难。更何况,楼主实在良心。一楼直接抛上多张热吻照片,拍的角度又近又清晰。

 

被亲吻的人穿着一身迷彩色的短袖,露出的手臂似乎在军训期间被晒黑了一些。他比周泽楷稍稍矮了一些,黑色的短发利落又清爽,他的身体后倾,应该是不情愿的样子但却被对方的双手禁锢无法挣脱。

 

周泽楷一手撑着下巴,一边好奇的盯着这个后脑勺看。是了,酒醒后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诶,拍照的人大概是喜欢你的吧,看看这照片拍的,你什么表情一清二楚啊,再看看这小子,连个正脸都没。学弟好惨啊。”同寝室的黄少天说完,还假模假样的哀叹几声。

 

“黄少天,别说了,人家小周正愁着呢。”叶修躺在毛毯里,懒洋洋的一点劲都没。下巴的胡茬都长了出来,看起来颓废感又了升了一级。

 

“老叶,你这个人,别仗着上午没课就一直赖床啊?有种下来,游戏里再打几盘pvp。”黄少天一边打游戏一边咋呼的喊。

 

叶修直接一瘫,感慨:“年轻真好哦。精力都花不完。”

 

喻文州适当插话:“人家周泽楷还没发话呢,你们两个歇会吧。少天,待会去吃饭。”

 

本来还想对顶几句的黄少天顿时不顾叶修,接着喻文州的话就答应:“好咧,这把打完,咱们就走。”

 

“……虐狗啊。”叶修毛毯一拉,懒得理这俩光明正大秀一下的同性恋人。

 

周泽楷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无声的扭过头,继续盯着那个后脑勺发呆,隔了一会出声问:“真亲人了吗?不是ps?”

 

喻文州简单回答:“真亲了,不是ps。”

 

黄少天pvp胜了,吹了一声口哨,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对话,立马补充:“你还拽着人家不肯松手,我们上去拉都拉不开。”

 

叶修来了最后一击:“还是法式热吻噢,看不出小周技术那么好。”

 

周泽楷真没话讲了,强装镇定。他低头冷静的分析,“不该喝那么多酒的。”

 

叶&喻&黄:一杯算多???

 

周泽楷抬手揉了揉头发,颇为无奈的说:“从小到大没喝过酒……对身体不好。”

 

他们理解的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个理由。毕竟周泽楷是寝室里唯一一个每天六点钟起床去晨跑,晚上十点钟就准时睡觉的人。

 

周泽楷在他们沉默的同时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喻文州:“让论坛的楼主删帖。”

 

黄少天:“明确一下,他是被迫的。不然等到你的狂热粉扒皮出来,非怼死不可。”

 

叶修:“哎,搞这么麻烦干什么,就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这里就好了,和对方没关系啊。”

 

周泽楷点头,闷声不语的在脑海中一一记下了他们提出的意见。

 

然后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去一起吃饭,叶修赖床睡觉的时候,周泽楷再次打开了那个论坛,点进了仍旧没有沉下去的帖子。

 

他披着自己万年没用过的马甲[周泽楷是我]发出了一句话——

 

“麻烦楼主删帖。的确是我强吻他的,请大家别给他造成困扰。有什么事请冲我来就好。^ ^”


TBC


出现的cp都在tag啦 别逆我

开心你我他

评论(14)
热度(304)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