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不巧(四)

学长周x学弟江  高调恋人喻黄 私设有有有


这一场3v3,竟是我们面对面。真巧。


 *


他们不是没有对视过。

 

只是第一次,一人醉的迷迷糊糊,一人急于逃离;第二次的时候,一人轻飘飘的扫了对方一眼,一人气的满眼愤恨;这是第三次,他们在这嘈杂的餐厅,隔了一张四人桌,终于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对视。

 

周泽楷的那双眼睛是上挑的桃花眼,江波涛判定。周泽楷的嘴唇薄薄,淡粉的颜色,只是今天格外显眼的,是嘴唇上破开的咬痕。江波涛下意识舔了舔唇,耳边嗡嗡发响,他想起来那天晚上周围群众的起哄声。

 

江波涛的那双眼睛是细长的凤眼,周泽楷一边吃着肉丸子一边开着小差。不小心咬到唇上的伤口,痛的“呲”了一声,制造伤痕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可在对方的眼里,罪人分明是他周泽楷。

 

他们无声的打量着对方,却没有一个人急于开口。

 

“嘿,怎么的,都不说话呢?”黄少天的声音清亮,即使在嘈杂的食堂里也显得格外清晰。他站在江波涛的身旁,然后朝着独自坐在四人桌上吃饭的周泽楷说,“哥们帮你问了,小学弟名字是江波涛。”

 

黄少天说完还坏笑着眨了眨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喻文州站在他身旁,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阻止的意思。

 

周泽楷放下筷子,朝着江波涛笑了一下,说是笑,其实也不过是扯了一下嘴角。他说:“江波涛,你好。我是,周泽楷。”

 

江波涛点了点头,礼貌却疏远:“哦,周泽楷啊,久闻大名。”

 

接着他们两个就又沉默了下来。说什么呢?关于一个莫名其妙的吻吗?说对错吗?强吻人、咬伤人,这些怎么算?

 

杜明拉了拉一旁的孙翔,很小声的说:“不愧是校草啊,长得真帅。”

 

孙翔“呸”了一声,不服的回:“我也很帅好吗?和校草不相上下了。”

 

“……原来你心里是这样想的,”杜明无语了一下,然后翻了个白眼,“那你说这么小声干嘛?”

 

“我这不是,不想打扰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嘛。”

 

杜明一脸懵,反问:“翔哥,你怎么了,你说人话啊?”

 

孙翔气的一拍桌子,高声:“你是傻逼吗?看不出来咱们室长讨厌校草吗?他对谁都好声好气的,今天对着人校草却连笑都不笑了。”

 

杜明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吴启很同情的看着江波涛,这一下,是真的没法好好收场了。江波涛脸都黑了,心想卖队友不带这么卖的,不过他又想——他的态度有这么明显吗?

 

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再装也没意思了,更何况账还是要算的。江波涛站起身,走到周泽楷身边,很认真的说:“周泽楷,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讨厌你。”

 

周泽楷一手撑着下巴,一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语调平稳的语气,像是这种事在他心里根本掀不起一丝波澜。

 

江波涛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得到这样的反应。他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气憋的上不去也下不来。他干脆“呵”的一声笑,然后一手拽住对方的衣领,狠声:“我可不是gay,我讨厌被男人强吻。而且那可是我的初吻!”

 

周泽楷抬眼,很冷静的应答:“不是gay,我醉了,我也是。”

 

我也是?也是什么?也是初吻?江波涛瞪大了眼,反应慢了半拍,耳根子却簌地一红。他咳了一声,反应力极快的转移了话题:“但更可恶的是,你明明知道我只超了一秒。”

 

周泽楷将拽着他领子的手拿开,然后好整以暇的建议:“重新跑吧,明天我还在终点掐表。好好系鞋带,别再自己摔倒了。”

 

“什么?自己摔倒了?室长你不是说被人绊倒了吗……”杜明适时捕捉重点。

 

江波涛顿时气极,深觉得面子里子都给丢完了,扭头瞪了一眼周泽楷,然后说:“周泽楷你就是一混蛋,喜欢你的人都眼瞎了。”说完,他就转身端了餐盘走了,走的气势汹汹。同寝一桌子的看情势不对,于是都跟着一个个撤离了。

 

一场大戏落幕,黄少天憋不住的闷笑一声,半个身子靠着喻文州,然后凑过去耳语:“没想到啊,小周也有被人讨厌的一天。”

 

喻文州说:“你可别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了,走吧,咱们回寝室和老叶分享一下这件事。”

 

黄少天顿时附议:“对对对,得和老叶说说这事儿,都乐呵乐呵。”

 

“……”周泽楷有些莫名奇妙,是真不知道对方在气什么。

 

 

回到寝室,江波涛爬上床就裹着毛毯开始生闷气。他深深觉得再好的脾气,遇上周泽楷都一无所用。至于杜明、孙翔、吴启一个一个进了寝室之后,倒是集体关心起了江波涛。

 

孙翔说:“室长,你别气了,不就被强吻了吗?你再去强吻一个回来就好了。”

 

江波涛缩在毛毯里,心想你根本就不懂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杜明附议:“再说对方是校草诶,室长你也不亏。而且他不是说了,也是初吻吗?”

 

校草有什么了不起啊?也就长的比别人好看那么一点点,好吧,他承认,好看不止一点点。不过初吻诶……周泽楷这样的人居然是初吻。江波涛下意识拿手指磨蹭了一下嘴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吴启说:“你们两个不靠谱的都闭嘴吧。室长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们大家不如谈点轻松的。”

 

听了这话,江波涛掀开毛毯坐起身子点了点头,颇赞同吴启的样子。

 

孙翔“哎哟”怪叫一声,然后吐槽:“得了吧吴启,还有什么轻松的事情好说的?”

 

杜明撇了撇嘴,嘟囔:“大一都是课还有早晚自习,哪来的时间轻松。”

 

吴启清了清嗓子,说:“难道你们忘了之前和学长们约好的篮球?”

 

“什么?”江波涛皱了皱眉,一脸疑惑,“你们什么时候去和学长们约篮球了?”

 

孙翔一拍脑袋,连连点头:“吴启你要不提,我都快给忘了。”

 

“室长,军训那时候你去系里方阵训练,我们三个不是还在班级队嘛。班级队管的松,太无聊了,我刷学校论坛的习惯就是那时候养成的……咳,扯远了,”杜明正了正脸色,“我看到有学长约打篮球,我就和吴启、孙翔一商量就约上了。”

 

江波涛问:“那之前怎么没听你们提起过?”

 

“因为约好的时间,是军训之后。也就是今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吴启回答。

 

江波涛靠着枕头,悠悠然:“按小明说的,你们是只约了3v3啊,那我就不参合了。”

 

“不……”吴启急忙否认,然后解释,“室长,你还是得去的,我们3v3,但是两个寝室还得各派出一名当替补,所以你得去呀。”

 

杜明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室长你必须去啊!你要来见证我们的胜利!”

 

江波涛看着杜明热切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拒绝,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在哪约球啊?”

 

“就学校里的室外篮球场。”孙翔说。

 

 

夜晚的风还是热的,蝉鸣声急切。室外篮球场里修搭起来的路灯白的刺眼,光打在绿色的塑胶场地上,圈出一个大范围的光圈。

 

江波涛愣愣的坐在记分牌旁边,身旁是室友们托他看管的衣物和几瓶矿泉水。夜晚的蚊虫不少,嗡嗡声不停。江波涛被这声响闹的头昏脑胀,同时心里还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约好打篮球的学长们会是周泽楷他们寝室的?

 

“学弟,虽然我们只是计分,但你还是要收点心思啊,”坐在记分牌另一边的男人懒洋洋的说着,顺便打量了一眼江波涛,出声确认,“你就是江波涛?”

 

“啪”的一声,江波涛伸手打死了一只不停吵闹的蚊子,然后才回过神回答:“好的,我不会分心了。对,我就是江波涛……”

 

“我叫叶修,”那人说着泛起一个坏笑,“小周的室友。”

 

江波涛尴尬一笑,连连应声:“叶修学长好。”


“不要太拘谨,学长们都是好人。”叶修两手撑在后头,脑袋后仰,懒散而无力的样子。

 

江波涛心想,别人是不是好人他不知道,周泽楷一定不是。但心底里的话总不能放在明面上,所以他笑容温和的回:“好……学长说的话,我一定记着。”

 

叶修瞟了他一眼,“嘿”的一笑,摇头晃脑:“听说你讨厌小周,这可很新鲜。”

 

“讨厌一个人很正常吧。”江波涛说。

 

“可是那个人是周泽楷呀,”叶修坐正了身子,然后笑说,“你要知道,周泽楷这样的人,走到哪都是焦点。不光是那张脸,其他各方面,都可以说得上是完美。”

 

江波涛摸了摸下巴,好奇:“学长,你这是在推销呢,还是在看好戏呢?”

 

叶修挑了一个眉说:“周泽楷用得着我推销吗?更何况看好戏的也不止我一个啊。”

 

江波涛不得不承认这句是实话,但他又不想对此发表任何意见,所以只好笑着转移话题:“学长,他们还不开赛吗?”

 

“哦……他们时间是拖的有些长了,”叶修说着还挠了挠头发,接着他低头吹了一声挂在脖子上的口哨,“你们赶紧的吧,早点打完早点回寝室睡觉。”

 

场上的黄少天一瞪眼,大喊:“叶修你这个人真是的,都不让你上场了还瞎逼逼。”

 

叶修说:“我就喜欢,有种打死我啊。”

 

江波涛:“……”

 

喻文州拦腰抱住要暴走的黄少天,安抚道:“少天,留点力气,你还要好好教学弟们打篮球呢。”

 

孙翔顿时不服了:“谁教谁还不一定呢!”

 

黄少天“呀呵”一声,摸了摸鼻子,顿时燃起了战火:“行,不把你们打趴下,大爷我不信黄。”

 

吴启打圆场:“不是说好友谊赛吗?”

 

杜明说:“去你的,赛场上没有友谊。”

 

周泽楷倒没说话,两方热身运动完后,就静静的站在场上等待开始。但今天似乎又有些不一样,高高的身子站在篮球场的最中间,他的眼神里充满着往日里所没有的求胜欲。他穿了身白色的篮球服背心,露出的手臂有着良好的肌肉线条。

 

叶修整个人总是懒散的,但这时却突然“啧啧”两声,一副打起精神认真看比赛的样子。他朝着场中心的两方喊道:“投掷硬币,决定初始球权。”

 

硬币落地,花面朝上。周泽楷抬手朝着叶修示意我方获得初始球权。

 

叶修将身旁的篮球扔了出去,周泽楷牢牢接住,然后朝着地面来回拍打了几下。他稳稳的,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篮球,“砰砰”直响的声音在篮球场上回荡。

 

江波涛看着对方,恍惚间竟然觉得有些移不开眼。

 

耳旁的哨声突兀响起,拉回了江波涛的思绪。叶修朝着他看了一眼,宣布:“比赛开始。”


TBC


文中cp都在tag 别逆我

评论(18)
热度(25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