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对戏

私设多多  一个不着调的脑洞 一发完结没有后续

蓝河凑近镜子用手摸了摸刚做完定型的头发。

 

本来柔软顺滑的发丝在抹完发胶后变的硬质起来。平常不加修剪的刘海被造型师分成了两拨,左边的头发完全固定到了耳后,剩下右边大半的头发则是散落在额前。后脑勺的头发不再如平常一般散乱,而是乖顺服帖的,一丝不苟的,完全被压实。

 

他轻轻碰了几下,便不敢再继续。生怕待会又把化妆师招惹回来,毕竟化妆这种事折腾起来便没个底。他可不想再闷坐在位子上任人摆弄,滋味实在算不得好。

 

站直了身子,仍觉得奇奇怪怪。

 

烫的平直不发皱的银灰色西装外套配上黑色的衬衫,扣到最上方的那颗扣子,以及那条灰色的领带。系的过紧的领带像深扎在翻领里了一样,掐住喉头的不适感让蓝河烦躁的皱了皱眉。

 

“这东西可真烦。”他低声抱怨了一句,然后用手指勾了勾领带的扎口,直到舒适度达到了自己的要求才停了手。

 

“哟,”那打趣的声音从蓝河的身后响起,顿了顿才继续,“看起来你不是很满意啊。”

 

他转身,正看见叶修两手交叠环在胸前身子半靠在门边一副悠然的样子。

 

蓝河耸了耸肩,出声回答:“化妆师弄了那么久的造型,我当然满意。我看倒是影帝先生很闲啊。”这话说到后来,倒是带了几分怨念。

 

作为明星,名气是最重要的,可作为演员,演技得到认可才是最重要的。而最高的称号,无非就是“影帝”。谁都知道,刚结束的三月红毯秀上,叶修和蓝河都是被提名最佳男主的候选人。

 

但影帝的名额,向来只有一个。

 

蓝河虽然是作为小鲜肉出道,但他打从入圈以来,就将自己定位成演员而不是明星。简而言之,他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影帝”去的。

 

但连着三年被提名,也连着三年败选,更可气的是连着三年被同一个人打败。蓝河就算再沉得住气,也不免觉得有些烦躁了。更何况——罪魁祸首就站在他的面前。

 

叶修到底是在这复杂的娱乐圈里摸滚打爬了多年,早已练就了一副刀枪不入的本领。任着蓝河露出敌视的眼神,依旧面不改色,甚至还露出点打趣的神情。

 

“可别,”叶修摆了摆手,眯着眼笑说,“同一个棚子拍戏,就别这么喊了。”

 

蓝河挑了个眉,颇带点不耐烦的反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喊?”

 

“叫哥吧。”叶修说。

 

“……”蓝河暗自翻了个白眼,然后斩钉截铁,“不可能。”

 

叶修不置可否。转而歪了歪头用手指了指放在化妆台上的本子,问道:“剧本?”

 

蓝河点了点头。

 

叶修走了过来,说:“反正现在我们都没事干,不如对个戏?”

 

“啊?”蓝河懵懵的,有点跟不上对方太过跳跃的话题。叶修想搞什么鬼?

 

“发型可别弄乱了。”叶修拉住他的手腕,好意提醒。

 

“哦、哦,知道了。”蓝河松下手,顺道挣脱了对方的禁锢。

 

他们两个无言对视了一下,然后默契的转开了头。叶修摸了摸下巴,问他:“你是不是还没看过剧本?”

 

“……当然看过!”蓝河在第一时间出声反驳了他。

 

但这话其实心虚的很。最近不少戏在最后阶段,他忙的连睡觉时间都几乎没有。虽然这部戏是之前看过全部剧本才敲定的,但由于制作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一直拖了许久……大约半年了吧?

 

蓝河一度怀疑这部戏是拍不成了。

 

但没想到,制作方突然联系了他,说要准备开拍了。讲句实在的,再怎么认真看的,过了半年也几乎是忘的差不多了。不过蓝河已经想好了,在今天定妆完成后,找时间多过几遍剧本……

 

叶修若有所思的瞟了他一眼,说:“那来吧。别浪费时间,反正后面也是要对的。”

 

“也行……但是对哪一场啊?”

 

“你说爱我的那一场。”

 

“等等……”蓝河深呼吸了一口,“你演谁?”

 

“不够明显吗?”叶修不满的皱了皱眉,“你爱的人啊。”

 

我操。虽然知道这是一部同性爱题材的电影,虽然主办方说影帝也会参与这部电影,但没人告诉他叶修就是另一个主角啊?

 

 

叶修一点一点靠近蓝河。蓝河往后小退一步,却挨上了化妆台的桌角,台子上的化妆品罐子登时一震,玻璃瓶清脆的声音响在两人之间。

 

他还没准备好,他想这么说。但一抬头,就撞进了对方深情的眼神里。叶修身上大概喷了一点点淡淡的男士香水,但对方穿着的那件白色衬衫一点都不平直。

 

皱了吧唧的,像被人来回搓揉过一样。

 

叶修抬手轻佻的摸了摸他的脸,修长的手指,微凉的指尖扫过蓝河的脸颊。他的音色偏低,是被烟草熏过后的沙哑。

 

“听别人说,你是gay啊。”

 

蓝河低了头,两侧的手握了握,隐秘的紧张从心底突然冒起。但他努力的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对戏。

 

——不会有人知道他真的是gay。

 

蓝河抬了头,看着叶修,镇定中带了点紧张。他猜想着剧本里的男主会怎样回答,是坦荡又或是掩饰,他的心中极度忐忑,却又不想在叶修面前退缩。独独这个人,让他蓝河不想被轻易的看破。

 

赌一把。

 

蓝河说:“是啊,我是。你怕了?”

 

叶修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怕?他们还说,你喜欢我啊——可你怎么不追我?”

 

蓝河下意识撇了撇嘴,“你太难追了啊。”

 

叶修轻笑了一声,眼神里的似乎有隐藏的情绪在发酵。

 

“你别追了,”叶修拉了拉蓝河的领带,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鼻息之间,“我跟你走。”

 

蓝河愣了愣。心想:这台词要是真的该多好。

 

 

叶修在对方愣神的时候轻轻抱了他一下,将头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对着对方的耳朵轻声说:“你真的没好好看剧本啊,台词里可没这段。”

END

抱抱亲亲举高高。都别气。

不如产粮。

想什么都不如产粮。

评论(11)
热度(15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