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人间是场大梦啊 梦里风雨万丈碎石瓦

【橘子汽水/5:29H】他才不是我的普通室友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 

叶蓝only  并不怎么看得出是大学的大学室友设定(……

“你是我男朋友这件事,我确实想告诉全世界。但话到嘴边又忍不住迟疑了,你会不会因此对我有点失望。”

-

“他们人呢?”叶修脖子上挂着条白毛巾,发尖还滴着水,脚踩着一双人字拖“啪嗒啪嗒”的从浴室走到了外面。

 

蓝河正站在阳台上挂衣服,头高扬着,挺认真。奈何技术不行,连着几次都没把湿衣服挂上杆,倒是被淋了一脸水,许是恼羞成怒,只回了叶修两字:“你猜!”

 

“谁乐意猜,爱上哪去玩就去玩。”刚洗完澡的哥们拿毛巾擦了擦了打赤膊的上半身,然后从自个儿衣柜里拿出一件灰背心,一边套头一边嘟囔:“是室友又不是老婆,我哪还有力气管来管去的?”

 

蓝河大约没听清他在嘟囔些什么,干脆继续自顾自的继续挂衣服。奈何今夜运气不佳,衣架铁钩故意为难他,几回都没合理勾上衣杆。站在屋里头的叶修像看戏一般地观赏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踩着人字拖“啪嗒啪嗒”走到了阳台。他比蓝河高些,干脆一把将晾衣杆从对方手中抢了过来,然后稳稳地将衣服挂了上去。

 

“技术还行吧?”叶修挑眉。

 

“……瞧把你给嘚瑟的,赶紧进去吧,外头都是蚊虫。”蓝河一边说着一边推着他进屋,还随手将阳台玻璃门给关了。

 

“怎么了?心疼我?”叶修被推着进了屋,一手拿着晾衣杆,一手挠了挠脖子。夏夜的蚊子毒得很,他又恰巧是个招蚊子的,一出门就铁定被蚊虫盯上,此刻脖子后已经起了小肿块,红红的。

 

蓝河拍了一下他挠着脖子的手,瞪他,“别挠了,待会挠破了。”

 

“疼。”叶修摸了摸自己的手。

 

蓝河没陪他演戏,自顾自走到自己柜子前拉开门,然后拿了一小瓶风油精出来,掀开盖子味道重的很。

 

叶修在鼻子前挥了挥手,往后退了一步:“臭死了,你可别给我涂!”

 

“几岁小孩啊?”蓝河翻了个白眼,几个大步走过去,一把抓了叶修,沾了风油精的指尖直直往叶修脖子后头揩去,“给你涂点就不痒了。”

 

叶修乖乖不动了,嘴里还“嘶嘶”倒吸两口气,忍不住又评价了一下:“这玩意儿挺凉挺好用的,唯一缺点就是太臭。”

 

“没事,你身上的沐浴露挺香的,盖过这味道了。”蓝河随意的安慰了他一下,然后找到了寝室里的空调遥控器,“滴”的一下打开了空调。夏夜太闷热,不开空调实在不行。

 

“你喜欢是正常,特地喷了网上评价性感男人才会使用的香水。”叶修说完还朝着蓝河挑了下眉。

 

“……”蓝河的表情仿佛见了鬼,懒得在这种没用的话题上纠缠,于是自然而然地解答了叶修最开始的疑问,“刚刚你不是进去洗澡了嘛,包子和二笔去隔壁寝室和他们打游戏了。”

 

“五黑啊?”叶修摸了摸鼻尖,声音里充满了遗憾。

 

“是啊,刚刚好像说缺两个人就开游戏局了,他们就去了。”

 

“可惜了,这几天课后作业多到爆炸,连游戏都没时间打,手痒得很。”叶修本就是个游戏宅,最近临近期末各科都是划重点的重要课时,不能翘课已是让他郁闷不已,游戏也连着几天没上,更是要命。

 

“说好的好好学习,准备戒了游戏呢?”

 

叶修愣了一下,他抿了抿唇没说话,任凭发尖翘着,没干的水滴顺着脸颊往下滴,除去先前的嬉皮,现在这么一看倒是乖得很,“我记着要戒游戏这回事呢,就是想让你给我点奖励,这样我才能继续坚持下去啊。”

 

“亲一下呗?”叶修侧过脸,手指了指自己脸颊,同时对自己的急中生智感到无比佩服。天知道他把要戒游戏这件事忘到哪个鬼地方去了。

 

蓝河本就面皮薄,被叶修如此直接的逗弄,自然红了耳根。但他又不是个小女生,羞涩姿态是不可能太过柔软的,反倒是为了遮掩这点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情绪故意将自己表现的十分抗拒。

 

他抬手捂住叶修的嘴巴,“别瞎说!被人听到要说闲话。”

 

叶修扒拉开他的手,“说什么闲话?说我们是同性情侣关系吗?”

 

蓝河没说话,只是眼神带了闪躲,故意不看他。

 

“可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啊。”叶修说的不急不急、清晰无比。

 

蓝河下一秒立刻像兔子一样快步跑开了,直接溜进了浴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我先洗澡了!”

 

“靠!”叶修忍不住骂了一声,心想:某个男孩的反应过分可爱了。

 

*

 

其实在一起一年了。

 

大一刚进学校的时候看对眼,军训的时候互生好感,中间经历了很多,有好的有坏的记不太清了,反正大一寒假结束后两人就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现在都大三了,中间这一年过的挺快乐的,就是不太真实。

 

蓝河挤出沐浴露往身上抹开,一边乱想一边感慨万千。

谁想得到啊……母胎单身十几年,有朝一日看对眼的居然也是个男人,这还不算够,一场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地下恋情居然也让他过的挺满足的。

 

倒不是叶修不让他公开,反倒是他自己心中始终有一道坎过不去。这感觉说来奇怪,但却始终留在他的心中。他觉得同性爱恋这件事确实是一件足够出格、惊奇的事情。磁极分南北,异性相吸,可他偏偏南北不分,异性不吸,只对一个叶修情有独钟。

 

在两人没正式互相告白之前,他一度以为喜欢叶修只是自己的错觉,几度劝自己多看看四周风景,或许会有更美的红花吸引他,但谁知道几月天的美景都不比对床一个微笑。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栽了,栽得彻彻底底,也没什么退路了。

 

但爱情这条高速公路,他虽然下定决心选择开车在路上狂飙,但路障总是多的。爸妈那边没想好怎么交代,朋友面前不知道怎么介绍,就连在室友这边也多是藏着掖着。

 

对叶修不公平,蓝河总是这么觉得,但偏偏不知道怎么办。

 

花洒喷头一开,水流哗啦啦的四溅,冲开了他身上的沐浴露泡沫,他站在水花里听着水流声,头一次有点迷茫。按下开关,水流戛然而止,他往毛巾架上抽了一下自己的毛巾,然后仔细擦了擦身子,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忘拿衣物进来。

 

叶修站在卫生间门口,敲了两下门:“是不是忘拿东西了?我刚看你进去手上是空的吧。”

 

“……”

 

“开个门,我把衣服给你。”

 

蓝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汽,不安:“我开了门,你可不准乱来啊。”

 

“你这家伙,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我像是会这样乱来的人吗?”

 

“你确实不像,”蓝河补充,“你就是。”

 

“……”叶修站在门口无语了,也不知道自家男朋友和哪个小王八羔子学的,瞎皮,“别扯淡啊,大男人的,你有的我也有,我还能怎么样?我这不是怕你冻着嘛!”

 

能怎么样?蓝河脸红扑扑的,不敢乱想。

 

他静下心,认真说:“行啦,我开门啊,你递给我就行。”

 

门“吱呀”开了一条缝,叶修一只手指挑着一条灰色的平角裤递了进来,还笑着评价道:“这颜色你穿着挺好看的,显白。”

 

“闭嘴……”蓝河扯过平角裤,快速套到了身上。

然后再抬头时,就看到对方往门缝里递进来了一件白色T恤,宽宽大大的休闲印花T,一看就是叶修喜欢的那类型。

 

“我懒得翻你衣柜,拿了自己柜子里的,你放心,洗过的啊。”

 

蓝河犹豫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心想重点不该是男友睡衣吗?

 

他套上了这件白色T恤,材质不错,还挺舒服的,最重要的事,他总觉得穿了这身衣服就好像又离叶修近了点,但这感觉是让人觉得甜甜的,所以他忍不住笑了。

 

叶修两手交叉环抱,站在他身后:“头发都没吹干,光顾着傻笑干嘛呢?”

 

“没,我哪有。”蓝河被叶修吓了一跳,然后才心虚地否认。

 

“那就没有吧。”叶修耸了耸肩,然后又朝着蓝河走进了几步,他抬手揉了揉蓝河湿漉漉的头发,然后说,“我好像好久没给你吹头发了?”

 

“主要平常包子和二笔在嘛……”蓝河说到一半忽而停止了。

 

叶修当做没听出弦外之音,只顾拿起洗漱台上的电吹风,他按了按钮,热风便从风口冲了出来。

 

夏夜很闷热,寝室不怎么大,浴室的空间更逼仄。蓝河觉得叶修靠自己很近,对方的手指穿过他的发间,动作轻柔。洗漱台上的大镜子照射出叶修的神情,很认真,又温柔。

 

蓝河忽然想起某一次叶修在笔言飞、包荣兴没注意到他们的时候悄悄握住了自己的手,很小心翼翼却又温柔无比,只为了照顾自己那该死的胆怯心情。

 

忽而鼻尖一酸,像想通了什么,蓝河轻声道:“叶修,我明天想和我爸妈打电话说一声。”

 

叶修愣了一下,“说什么?”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见我爸妈吗?”

 

“这么突然?”

 

“这怎么突然了,男朋友总得带回家见见爸妈的,”蓝河叹了一口气,“毕竟我们都在一起一年了诶,而且以我现在的感觉来说,我觉得我们还会在一起很久。”

 

“好巧,我也这么觉得。”叶修又问,“那我现在能亲你一下吗?”

 

蓝河迟疑了一下,不安地回头看了眼没上锁的卫生间门,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当然。”

 

叶修悄悄俯下身,将脸凑到对方的脸庞,两手环抱在对方腰间,他侧过脸嘴唇轻轻擦过蓝河的脸颊、耳廓,这动作很轻,像羽毛轻抚过。

 

“等这个回答好久了。”叶修说。

蓝河说:“谢谢。”年少的喜欢给了我,冲破阻碍的勇气给了我,无限的等候和包容也给了我。 

叶修没来得及再接话,只听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笔言飞一边推开门一边郁闷:“今晚运气太差了吧,连跪啊,这五黑是假的吧!”

 

再一看两个抱在一起难分难舍的男人,笔言飞起先是愣了愣,然后下一句很直白:“靠,什么运气,我就知道你们早搞在一起了,什么时候公布恋情不好,非要在今天连跪的夜晚欺负单身狗!”

*

“不会,只想亲你一下。”

-END-

评论(19)
热度(409)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