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所谓小别胜新婚

叶蓝only  一发完结

一个小甜饼,各位将就看看

-

新副本设置的比以往更有挑战性。

 

虽然兴欣依旧是首个通关的队伍,但叶修并不满足于此。他带队又进了两次副本,不出意外地连续刷新了两次记录。

 

语音那头的包子哈欠连连,“老大,今天要不先收工了,我有点撑不住了。再说了,估计也没人能破咱们的记录了。”

 

叶修一边听包子讲话,一边将烟头沿烟灰缸边轻轻敲了一下,力度适中,动作娴熟,烟灰全都乖乖落入烟灰缸:“你这是怎么了,男人可不能随便说不行啊,更何况,可得有点危机感,人蓝雨可追的紧呢,上次可差点就被刷新副本记录。”

 

“老大,你真以为这能刺激到我?我通宵两天了,肾真的吃不消。不过……要继续刷记录就开吧!”包子大义凛然。

 

叶修刚想说“好”,又听身后有动静,想也知道是谁,他关了麦,然后往队伍频道丢了四个字:“等等再说。”

 

一腔热血的包子仿若被泼了一盆冷水:“???”

 

苏沐橙困得不行,一边打哈欠一边“噼里啪啦”地敲键盘,往队伍频道里打了一句话:“看来可以睡了,这时间,多半是蓝哥找他呢。”

 

“老大也太不把我们单身狗放眼里了,我们这样血气方刚的少年是说睡就睡的吗?”

 

“是。”苏沐橙回他,然后连字都懒得打,直接开了语音:“睡了,下了,拜。”

 

好,妥协,下了,88。

 

冷冷的狗粮狂妄的撒,包子还是忍不住“呸”了一声。

 

*

 

蓝河穿了一件白T,下面配着一条灰色家居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人字拖。此刻半靠在书房门框上,直勾勾看着叶修:“副本下了几次?”

 

叶修朝他走过去,认真道:“就两次。”

 

“听你刚刚和队伍语音说的,今晚是不是还要再下几次副本?”

 

“没呢,瞎说。”叶修呵呵笑了两声,心虚地摸了摸鼻尖,“你好不容易刚从G市飞回H市一趟,我怎么可能准备大晚上的不抱着你睡觉跑来打游戏?”

 

蓝河往书房墙上的挂钟看去,“三点了。”

叶修干笑了两声,连忙解释,“我这不是就打算睡觉了嘛,走,咱们回房间。”

 

蓝河抵住他,然后伸手挠了挠脖子上的蚊子包:“我睡不着了,刚刚一个人在房间被蚊子咬的烦心。”话语间还格外加重了“一个人”三个字。

 

趁着蓝河睡着跑出房间刷副本记录的叶修觉得自己确实有错,于是低了一回头:“那咱们小蓝,准备今晚干什么?”

 

叶修依旧皮得很:“做爱做的事情吗?”

 

“去去去。”蓝河耳根子发了红,又忍不住瞪他,心说叶修你已经错过了这样的好机会。

 

蓝河刚刚可没睡着,躺在房间床上等了叶修好一阵,心底里的爱情小电影可是在脑海里预先演练了一遍。毕竟别人都说小别胜新婚,他和叶修隔了一个月没见,他想着怎么也该亲热一番,心里是又紧张又有些期待……结果倒好,这家伙打游戏从晚上十点打到凌晨三点丝毫没有回房的意思。

 

荣耀女神确实魅力无穷,蓝河承认。

 

但是,难道他就没有一点点点魅力吗?蓝河郁闷。

 

耳旁嗡嗡嗡的蚊子仿佛在嘲笑,蓝河干脆也不装睡了直接穿了人字拖“啪嗒啪嗒”跑去书房准备兴师问罪。

 

叶修倒是聪明得很,一见他这气呼呼的模样,就知道大事不好。虽然他完全没往那层亲密接触的方向去想,毕竟平常蓝河算是比较内敛的类型,即使在一起两年了,做那事的时候十之八九还会脸红。

 

所以叶修只是简单地认为蓝河生气的点是自己回来第一晚就得独睡空床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蓝河本就面子薄,更是不好意思直说,到最后闷气回了肚,随口瞎掰:“我准备吃夜宵,太饿了,叶神准备一起去吗?”

 

“走啊,想吃什么?哥陪你。”叶修说完就推着蓝河就出了书房,随手一带书房门,压根把下副本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小龙虾。”

 

*

 

两斤十三香小龙虾,店家做优惠活动,还额外送了一斤。

 

三斤小龙虾用了三个大瓷碗装放在木质方桌上,桌子不大,仿佛被这三个瓷碗霸占了所有空间。两罐碳酸汽水被两人摆放在角落,两双塑料手套也轻飘飘地只占了一个小角落。

吃小龙虾,剥是一种乐趣,但十三香小龙虾的佐料不少,里头又是醋黄瓜又是姜蒜葱,但最多的还是辣油,红彤彤的浮在面上,一看就油的很。

 

叶修戴了一副墨镜,穿了一件黑色背心,下面配了一条沙滩裤,脚踩着和蓝河一样的情侣人字拖。他坐在烧烤店外的露天帐篷下,和蓝河面对面坐在方桌两头。他抖着腿,没说话。

 

蓝河看了他一眼:“大晚上带什么墨镜?”

 

“防粉丝,咱们两个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是被围堵了,多麻烦。”

 

“多虑了,这么晚应该没事。”

 

“不啊,电竞选手都是夜猫子。”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蓝河看了他一眼,继续补充,“今天不是新副本开了吗?荣耀选手肯定都忙着刷副本呢。”

 

“呵呵,这龙虾好香啊,小蓝你快点吃吧。”叶修用筷子夹了一块醋黄瓜,咀嚼了几下,直夸味道不错。

 

话题转的真的很生硬,蓝河心想。但他也不想太攥着一个点不放,这显得他很小气。更何况,等不到恋人一起那个啥,也是很尴尬的事啊。

 

蓝河耳根子又发热了,连忙低头开始剥龙虾。

 

叶修依旧只夹着醋黄瓜吃,偶尔喝几口碳酸饮料,但是就没碰小龙虾。

 

蓝河剥了几个小龙虾,盘子里已经放了不少龙虾壳,再一看对面的叶修,盘子里干干净净,和刚坐下的状态一模一样。

 

“怎么了,不喜欢吃小龙虾?”

 

“没呢。”叶修嚼着黄瓜说。

 

“那怎么不吃?”

 

“剥壳太麻烦了。”

 

“……”蓝河无语了一阵,直念叨:“怎么那么懒,我不在的这个月,你不会天天吃泡面吧……”

 

叶修打哈哈,不敢说家里最后一箱红烧牛肉面已经空了箱子。

 

蓝河嘴上埋怨归埋怨,手上动作倒是老实得很。到手的龙虾先去了头,然后剥了虾壳,继而将虾肉沾了沾辣油好入味,最后递到叶修嘴边。

叶修起先说不用,但架不住蓝河的投喂,老老实实吃了几个,也吃出了劲道。

 

但慢慢的叶修又觉得不太对,自家小蓝辛辛苦苦剥了几个小龙虾,全进了自己肚子里,想吃的人反而没怎么吃。再一看蓝河剥虾的模样,显然辛苦得很,他不太擅长剥虾,酱汁总是溅射出来,白色T恤上被迫留下一道红辣辣的油渍擦也擦不干净,蓝河忍不住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叶修叹了一口气,他将板凳搬到了蓝河旁边,然后认命地拿起桌上的塑料手套套上,接着从瓷碗里挑了一个比较大的龙虾出来。他手指灵活修长,在剥龙虾这项行动上竟然也显得游刃有余。去了龙虾头,虾尾一拔,虾肉直接抽了出来,他把完整的龙虾肉往酱汁里沾了沾,然后递到了蓝河嘴巴。

 

“哝,吃吧。”

 

蓝河一愣,然后乖乖接受了对方的投喂。

 

叶修觉得对方乖乖吃龙虾肉的模样像个被喂食的小孩,忍不住笑了,下意识带着点宠溺的语气:“剩下的龙虾都我来剥,你就负责吃吧。”

是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END-

评论(10)
热度(530)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