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屯文处@焦糖透透

动物本能

叶蓝only

是师弟 @林木木LinM 的点梗,这个生贺可以说是真的猛踩死线了(。

一个私家车走起

-

技能连带三招,鼠标转了一圈视角,副本小怪掉了一半血。

 

叶修控制着游戏角色往副本深处走近,后头残血小怪跟着他跑了一路,前头的红名怪主动凑上来。前后夹击,形成被小怪围攻的局势。小怪伤害虽然低,但架不住多,画面里的游戏角色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降。

 

叶修瞟了一眼技能栏的第三个AOE技能,此时已经冷却完毕。鼠标一转,挑了绝佳角度,空格键一压继而跳起,大招释放,扫荡一片。

 

“叶神厉害啊!”笔言飞话里满满崇拜,继而抱怨,“这新副本的小怪不难打,但数量多到令人发毛,我的蓝药都吃了好几颗下去了。”

 

跟着跑来网吧的四眼仔同学反问:“你怎么不和咱叶学长一样拉团扫荡呢?一个AOE下去,小怪不就死完了?”

 

笔言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耐下性子认真分析“首先,咱们几个的装备就不过关,看看咱们叶神全身神装,我们这样的“平民装”冲到高级副本的怪堆里就是送回复活点的命!”

 

“而且……啊!”笔言飞一声怪叫,屏幕上的角色不知为何直接倒下了,以白色幽灵状飘在了副本空中,笔言飞动了动鼠标,游戏角色就跟着转了一圈,他怒道,“这破副本里怪的技能都附带毒属性,卡位不够精准的话会中毒,这Debuff会一直持续。”

 

继笔言飞的游戏角色阵亡,四眼仔同学紧随其后化为第二只白色幽灵。

 

白色幽灵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笔言飞懊恼地摔了鼠标:“哪有副本还不让复活的,”

 

“没关系。”叶修头戴耳麦,眼盯屏幕,强调,“我一个人也可以。”

 

他的手指修长灵活,一手操控键盘的按键,一手紧握鼠标。这副本于他而言并不算难,只要卡位精准,基本不会受Debuff影响,掉了的血皮只需嗑几颗红药就能补回来。叶修故技重施,勾聚了几波小怪,然后一举扫荡。

 

终于顺利走入最后关卡,BOSS是只紫色的地狱狼,叶修愣了一下,心说同类对不起了,继而键盘上的技能按照最初的设想连招一路释放,空格键按压跳起,空中转了鼠标视角,方向键突进,手中的武器高举释放出一阵炫目的技能。

 

地狱狼高吼一声,抬掌向叶修袭来,红色攻击范围颇大,叶修连压三下空格,空中翻转跳跃,冷却好的单体攻击直接攻向标着着重伤害点的狼头。Boss血条直线下降,叶修绕到地狱狼身后放招,BOSS反应不够迅敏,几乎捉不到敏捷点极高的散人,几番团转,好似被耍。

 

血条一路骤降,叶修算好时间,又是一波清扫的连招。大招小招,单体还是群招,几乎全打在狼头。

 

叶修一边抖腿,一边啧啧作声,犹如感同身受——狼的脑袋被打是真的疼。

 

BOSS轰然倒下爆出一堆极品装备的瞬间,笔言飞和四眼仔齐齐跳起就差抱着叶修亲。叶修反应快的很,他站起身用椅子抵住两人的靠近。两人只好将亲近大神的想法作罢,但眼神里藏不住的崇拜。

 

叶修手一指屏幕:“我不差这些装备,你们赶紧捡吧。”

 

“谢大神慷慨相赠!”笔言飞激动不已,就差把高兴两字写在脸上了,但他也上道得很,心说大神又带我过高级副本又送装备是想通过我知道什么啊?

 

于是挤眉弄眼,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模样。

 

叶修摸了摸鼻尖,向他招了招手。

 

笔言飞乖乖凑过去。

 

“你同寝的那个兔……咳,那个白白瘦瘦的男生呢?”

 

“叶神是说……”笔言飞连报两个人名,叶修都摇头说不是。

 

叶修想了想又加了句:“一见到我不是跑就是躲你身后的那位。”

 

“你说蓝河啊!”笔言飞恍然大悟,“说到他,我最近也觉得有些奇怪。这几天晚上我老找不见他,晚上几乎都不在寝室。”

 

“可能出去玩了?”

 

“不……好几次我夜里起来上厕所,他都没在寝室。明明睡觉前还在自己床位的,难道大半夜翻墙见小情人去了??”笔言飞看叶修的脸色不佳,急忙打住,“不过他几乎不和寝室以外的人打交道,像在保护自己。”

 

“嗯,是该这样。”叶修说。

 

*

 

夜深人静,校园内的学生公寓一一熄灯。月光扫入室内,荡起一阵涟漪。

 

寝室里除了笔言飞的床位空荡,其他室友都已入眠。

 

蓝河没盖被子,只穿了件宽大的T恤和短休闲裤躺在床上。盛夏的夜晚闷热,即使开了空调仍旧觉得心里压着一团邪火。

 

蓝河辗转反侧,只觉得浑身发烫。

 

特殊时期,特殊时期,要熬过去。他对自己这么说。但发烫的热度,干哑的喉咙,发晕的头脑都像一个警告,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身的欲望快要过界。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从床上坐起身,继而脚步轻点,走在平地上没发出一点声响的拉开了窗口。他轻声念了几声听不懂的咒文,继而“嘭”的一下从人形变为了一只长耳兔。衣服脱落在地,他咬着衣服叼到了床上,然后朝着窗口一蹦,稳稳从3楼跃到了寝室楼下的草地。

 

满心以为脱离了室友发现他是兔妖的危险,没成想直接落入了狼口。

 

“被我捉到了。”叶修从一旁的阴影处走出来,两手交叉怀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兔妖?蓝河?”

 

蓝河浑身炸毛,两只耳朵紧张的直竖,毛茸茸的小团子像一个受了惊吓的雪球一般往后退了几步。按道理,论听力兔子是动物里顶尖选手,修成兔妖后的他也自然在这方面极具天赋,但他刚刚居然没有捕捉到一点属于叶修的动静。

 

这只有一种可能——叶修本身的修为就比他高很多,所以他看不透他。

 

危机感陡然窜上尾骨,冷汗忍不住冒发。对方一定是个肉食性动物,不然不可能会给自己那么大的威压。动物的本能在让他产生先天的恐慌,却也在同时让他产生臣服的本能。

 

叶修走到他身旁,一把捞起还是兔子模样的他,一边摸了摸对方毛茸茸的身躯,一边用手指捏了捏对方短短的毛绒绒尾巴,手感极好。

 

摸者无心,但被摸的兔子浑身一激灵,整个人犹如被打开了最敏感的开关,若是平常被触碰这些部位倒还好,不过是会敏感,但在压抑许久的特殊期末尾,无异于一把点燃了那团欲火。

 

蓝河直接从他怀中跳出,用尽全力狂奔到一旁的丛林深处。

 

叶修愣了一下,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

 

他本来只觉得这只兔妖挺有趣,每次一见他就躲躲藏藏,让人忍不住产生想逗弄对方的心思。所以他今天才临时决定离开网吧,准时蹲点在了他们寝室楼下,就想看看对方是要做什么坏事。

 

没成想……他只是简单的害怕自己由于发情期妖力减退会暴露原形。

 

意外所获。

 

叶修舔了舔唇,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狼耳已经在最原始的刺激下显露出来了。

 

*

 

蓝河变回了人形,却没足够的妖力控制发间的兔耳和身后的兔尾巴消退。



*

 

喜欢,是本能。



——END——


折腾外链真的是要命诶...

妈耶,以后谁还有力气写肉啊((感慨

评论(7)
热度(50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