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不巧(六)

学长周x学弟江  早已在一起的恋人喻黄  私设有有有

前文在不巧tag



意外亲吻的,总是同一个人。好巧。

 

*

 

江波涛一脸坦然的微笑回答:“我输了。”

 

但笑不达眼底,话不够走心。他轻飘飘说出的三个字,像是一根破落的羽毛无心坠地,掀不起一丝波澜。

 

周泽楷抿着唇没有作声,只是淡然的耸了耸肩。但他心中清楚,想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认输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更何况,江波涛这样的人表面看上去温和好说话,实则是最难看透的人。周泽楷觉得,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或许早已在自己的脑海里修改了千万次,然后才挑选了最完美的那句出来。

 

就好比,他说我输了,以最合理的方式终结了别的一切话头。

 

周泽楷本就不擅交际,到了这个节点,更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凭什么让一个本来处于“优势”方的人退后一步?再怎么样,也不该是他退后吧。

 

也不知是较的什么劲,总而言之,他往前走了一步。朝着还坐在地上的江波涛伸出手,没话找话的继续:“还不站起来?”


江波涛本来看周泽楷沉默不作声,心想他会知趣的离开。于是两手撑在身后,还想坐在操场上平缓会儿呼吸。

 

但他实在没想到,周泽楷不仅没离开,还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他挑了下眉,配着汗啧啧的脸颊,竟有了点令人难以描述的魅力。

 

抬眼一看,周泽楷正直勾勾的打量着他,一点也不含蓄。对方大概也很好奇,他接下去会怎么样做。

 

是会甩开他周泽楷的手,还是会含蓄的说“用不着”,总而言之他设想了千万种可能都是拒绝。

 

但没想,江波涛的手准确扣上了周泽楷的掌心,还一边笑眯眯的道谢:“有劳了啊。”

 

“应该的。”周泽楷惊讶的说。

 

江波涛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没有留长指甲,是修剪齐整的圆润指甲盖儿。他的肤色偏白,却不显得女气,手臂被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所修饰,是透着力量感的健康。周泽楷一边分心胡乱想着,一边准备用力将对方拉起了身。

 

却听江波涛突然发出“嘶”的一声抖音,他刚被周泽楷拉起身就感到右小腿一阵剧痛。突如其来的抽痛,让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本想靠着腿部力量直立起来,这下子仿若突然被抽空了力量。重心一个不稳,整个人都开始向后倒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和周泽楷的手都还没来得及松开。

 

“嘭”的一声,是人重重倒地的声音。背部和地面狠狠相撞,这一下可把江波涛痛摔痛了,不停倒抽着气。再仔细感受一下,身上还有着不小的重量——原来是周泽楷整个人都压在了他身上。

 

两人在那一刻大概有很多话要说,于是默契朝着同一个点扭头。

 

下一瞬间,周泽楷柔软的嘴唇正印上江波涛准备紧抿发怒的唇。

 

 

满场喧闹的室外体育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瞪大了眼,像是被不由自主的吸引了视线。尽管人人心中知道这是个意外,但不免有些看好戏的心思。更何况男主角,是常年被话题围绕的人。

 

江波涛的脸颊迅速从愤怒的红变成了有些羞愤的红,他白皙的肤色像是突然倒入红墨晕了开来。他扭过脸,于是对方柔软的唇便轻轻擦过了他的脸颊,那触感犹如丝绒的巾。

 

“周泽楷你还不快点起来?”江波涛狠声说。

 

周泽楷一边迅速起身,一边单调的应答:“哦……”

 

杜明一看起了事,顿时一边拉着吴启和孙翔两人,一边快步走到了江波涛身边,问道:“室长,你怎么了?”

 

江波涛早已坐起身,脸上强自镇定,解释道:“右小腿好像拉伤了,痛得很。”

 

周泽楷摸了摸鼻头,好心插话:“我拉你起来。”

 

“可别、可别。”江波涛暗暗瞪了他一眼,接着连连摆手。这模样,说不清是怕了还是怎么,反正对周泽楷是避之不及。

 

这边的动静太大,叶修、黄少天、喻文州一致被吸引了过来。

 

叶修两手插在裤袋里,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了看情形,颇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他凑在周泽楷耳朵旁,低声说:“那天晚上你们也这么引人注目。”

 

周泽楷眯了眯眼,冷漠的“哦”了一声。食指却下意识的在唇上来回逗留,直到瞥见叶修十足调侃的眼神,才收起了手。

 

黄少天蹲下身子对着江波涛拍了拍肩膀,唉声叹气:“小学弟,学长都有点同情你了,怎么遇见我们,总没好事儿。”

 

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后头乱糟糟的头发,反驳他:“少天,这怎么是因为我们,罪魁祸首向来只有一个人。”

 

黄少天站起身,半靠在喻文州的身旁赞同的点头,从善如流:“是了是了,文州,这和我们确实没什么关系。”

 

孙翔有些不解,看着这圈人打哑谜头都大了。刚剧烈运动完,本就累得慌,还要猜他们在说什么,顿时不满道:“唧唧歪歪啥啊,明说呗,罪魁祸首谁啊。”

 

吴启站在他旁边,咳了一声,扯了扯孙翔的手,想让他别那么大嗓门的说话。哪想到杜明一惊一乍的比孙翔反应还大,他说:“诶,这些事也不能全怪校草大人吧?”

 

江波涛瞪了一眼杜明,恨铁不成钢。你这小兔崽子刚刚还被口中的“校草大人”压制的斗志都没了,现在倒好,一个劲帮人说话。

 

像是接收到了江波涛的怨念眼神,杜明挠了挠头,理亏的的后退了小半步。

 

倒是孙翔突然发挥了室友精神,挺起了胸膛,挺直了腰板,指着周泽楷说:“室长现在这样了,你可得负责。我才不管你是谁谁谁,你要是不做点补偿,我就揍你。”

 

江波涛&吴启&杜明:“……”


“噗,”黄少天没忍住,扭头趴在喻文州的颈窝里闷笑,半晌才直起身,“现在小一届的学弟们,厉害了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满脸笑意的模样,忍不住也翘起了嘴角,附和:“是很厉害了。”

 

叶修可不管这两人明秀暗秀,有意识秀或是没意识秀。他和喻文州黄少天自打大一同一寝室后,就天天这样被秀,早已练就了一身屏蔽秀恩爱的本领。此刻让他兴趣大发的,是身旁周泽楷半纠结的神情。

 

“大家一致觉得你该负责,快表示一下啊,不然你就得被不服气输球的学弟找借口揍了。”叶修说完,拍了拍周泽楷的背,顺道瞟了眼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孙翔。     

 

周泽楷不是第一次被所有人注视,但的确是头一回觉得如此棘手,怎么就,都怪他了?

 

但好像又是这么一回事。总而言之,江波涛遇见周泽楷,就总发生一些奇怪的意外。他看了一眼还坐在操场地上的江波涛,大概是刚刚摔的重了,他还不断用手揉了揉后脑勺。

 

周泽楷心里琢磨了一下语句,然后才从嘴里犹豫的发出声来:“江波涛,我送你去医务室。”

 

这话是陈述句,说明并不是征求意见,而是已然下了决定。可真过分啊,明知道他江波涛最擅长周旋盘转,只要有一点语句上的破绽都能够找借口拒绝。但周泽楷实打实的封死了一切余地。

 

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江波涛心想。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他面前半蹲下了身子。嘴里说道:“上来。”

 

“就只是小腿拉伤了,用不着背了吧……”

 

“上来。”周泽楷背对着他又说了一遍。

 

TBC


文中涉及cp全在tag  别逆我

缓慢更新 

接下去会慢慢把点文也写了...

不说了 去打游戏了【突然振奋.jpg

评论(14)
热度(273)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