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419|周江】一步到底

 @419周攻基情舞会 0点45

感谢策划邀请>//< 很开心

另外内含有外链  私设有  一发完结


我醉着或醒着,都想与你牵手、拥抱、亲吻。

>>>

江波涛陷在绵软的床铺里,两手环上周泽楷的脖颈。他背后垫着枕头半靠在床头,浑身有点发软。平日里总带笑意又让人看不穿的双眼在此刻显得迷蒙,白皙的脸颊上满是酒醉后的红。

周泽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冷静的说:“你醉了。”

江波涛打了个酒嗝,劲头上来,只一个劲的反驳他:“我没醉,我怎么可能会醉!”

话说到这还没完,他两手松开了周泽楷,手指在空中乱挥,嘴里念叨:“让小明过来,我要和他再喝三大缸。”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不知作何表情,只能尽力安抚着江波涛让他把乱挥着的手放下来。

江波涛皱了皱眉,满带委屈:“小周你为什么拦着我?”

周泽楷回他:“小明已经醉成狗,放过他。”

“哦,好吧……”江波涛安静下来,两眼亮晶晶的,继续得瑟,“他可真没用,小周你觉得呢?”

“对,你说的都对。”周泽楷点了点头,附和的理直气壮。

两人对话才结束,周泽楷裤袋子里的手机就开始振动了起来。他先对着江波涛说:“先接个电话。”

江波涛愣愣的点了点头,乖顺至极。周泽楷眼睛一眯,闷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江波涛挨着他的手心蹭,像只被伺候舒服的猫。

如果不是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不停,周泽楷可真不想停下手。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人,然后站起身走出了房门。

在他身后的江波涛歪了歪头,对于周泽楷突然的离开有些不满。

 

“队长,副队还好吗?”电话那头的杜明语速有些快,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话,周泽楷选择性的忽视了。

“不怎么样,”周泽楷回他,顿了一顿又问他,“非想把人灌醉?”

杜明摸了摸鼻子,他可是听出来自家队长的责怪意思了,但又不敢大呼冤枉,于是只弱弱的辩解了一下:“出来撸串串,总得配点淡啤酒嘛……”

“淡啤酒?”周泽楷下意识挑了挑眉头,然后回头看了眼半掩着的房门,心道这情况可不像是淡啤酒喝出来的。

“我发誓,我发誓,真的是淡啤酒,街边贩卖机里的易拉罐啤酒。哥俩好的时候总得喝几口活络下气氛。”

“谁和你哥俩好。嗯?”

“……我是说吴启啊翔哥啊之类的。”杜明使劲打了个马虎眼,末了又添了一句,“副队就喝了三罐淡啤酒,不能更多。”

周泽楷低低“嗯”了一声,勒令他:“下次出门聚别喝啤酒了。”

杜明炸了一下,大惊小怪起来:“队长你醒醒啊!聚会不喝啤酒,这和过年放闷炮有什么两样?”

周泽楷想了想,退了一步,“那我不在的时候,别喝。”

“行、行吧,队长你说是啥就是啥,”杜明知趣的应声,隔了一会说道,“那副队这边就交给队长你照顾了啊……我和他们再嗨一会儿。”

周泽楷说:“知道了,那我挂了。”

“诶——等等等等。”杜明突然大叫。

杜明冷不丁的拔高声音,周泽楷的耳膜被震的一痛,将手机拿远了一些,沉声道:“有屁快放。”

杜明“哦”的应了下来,接着收了收声猥琐的“嘿嘿”一笑,对着周泽楷提议,“队长,和副队长在一起那么久,该进一步了啊?你们两个这青涩的氛围,我们看着都急。”

“就你屁多。”周泽楷冷冷的合上了手机盖,眼皮却跳了一跳。

 

推开半掩着的门,周泽楷走进了房间。江波涛看到他后,开心了一笑,语气里却埋怨:“打电话好久。”

“怎么了?”周泽楷问他,想了一想又觉得无需和喝醉的人用词太过含蓄,于是转而打趣,“很怕我不在吗?离开一下就想我到不行吗?”

江波涛两手撑起上半身,凑近周泽楷说:“是啊。”

周泽楷愣愣的眨了眨眼,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照着平时,怎么也该是用一句“你会回来的”,显示他的笃定与淡然。

毕竟江波涛不算坦率的人。他的矛盾烦恼与退缩,是藏在心底的角落,从不肯轻易显示出来的。你看见他,你会觉得他出色、温柔、有礼,似乎找不到贬义词来形容他。但这样是不对的……

他喝醉后似乎变的坦荡了一点,像卸下了一切防备。周泽楷心想。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抬手将他额头前的碎发撩到了耳后,半是心疼半是感慨:“你啊……平常也这样多好。”

“哪样?”

“想做什么就做,想说什么就说。”

要说起“果断”这种态度,没有人比周泽楷做得更好。他话不多,平常给人也多是沉默,也就在江波涛的面前会变的话语多些。但周泽楷其实不是沉默少言的人,他只是太明白,他只是太确认。

——不该花的时间别花,不必说的话不说。久而久之,竟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

“诶……”江波涛伸出手指戳了戳面前的周泽楷,“你说的倒是轻巧。但很多事是不能那么任性的。”

“比如呢?”周泽楷抿着唇,反问道。

江波涛说:“比如,平常我想牵手,想让你抱我,想亲你……这些都很难。”

“为什么会觉得难?”

“我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不知道别人对我们怎么看。”

“可我说过我喜欢你。”周泽楷突然冷硬的回他。

江波涛笑了一下,垂下眼:“可嘴上说的喜欢总是容易些。如果我真的触碰到你,如果我真的和你亲密接触,你真的……会不反感吗?”说道后来竟然咬了咬嘴唇,不忍再说下去。

周泽楷看着他,终于恍然大悟。

“你在不安。所以自从在一起之后……就没有下一步了。”

周泽看了看他酡红色的脸颊,心想如果不是喝醉了他还会藏在心里多久。他看着江波涛瘦削的身子,竟然有不知名的心疼从自己心口溢出。

“我对你的喜欢从来不是口头上的喜欢而已。”

或许杜明说的“再进一步”很有必要,周泽楷很认真的在心里考虑。

 

他握住江波涛的手,十指交握着,“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触碰你。”

江波涛愣愣的,反握住对方的手,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就被对方接下去的动作打断了。周泽楷将他一把拉了过去,江波涛本就绵软的身子顺势就靠了过去。周泽楷一只手扣住对方的手,一只手覆上他的背部。

江波涛的头搁在周泽楷的颈窝,身子贴靠着对方的身子。他酒后滚烫的热度与周泽楷平常的体温融合在一起,就好像是突然沸腾的热水突然和冰搅拌在了一起。

”我……也非常喜欢你啊,周泽楷。“江波涛的呼吸打在周泽楷的耳边,热气窜过敏感带,像那一根细小的绣花针掉落在地上,而那“叮”的一声敲落在心上。

江波涛起身,用手指摸了摸周泽楷的嘴唇。他的指尖按压在对方饱满的唇瓣上,力道不重却带着点旖旎的意思。他看到周泽楷微微眯起眼,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尾上勾,眼神深邃而不可见底。

周泽楷突然捉住江波涛的手腕,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江波涛的掌心。一下一下,又痒又麻,江波涛想缩回手却被牢牢捉住无法挣脱。他的脸颊热度一再攀升,根本分不清是醉酒后带来的还是由于敏感所激发出的反应。

“痒……”江波涛终究是忍不住松口,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的手。

周泽楷少见的坏笑一下,调侃:“不是说想亲密接触?这程度就不行了?”

江波涛瞪他,可见一个男人被说不行是多么令人上火的事情。他反驳:“怎么可能。”

周泽楷好整以暇,竟收起了之前的主动攻势,摆出了一副被动的样子。江波涛低了低头,然后暗暗做了一番心理建设。

等到抬头之后,便猛的靠近了周泽楷,倒有些青春期小男生的冲动感,他的嘴唇稳稳的贴上周泽楷。柔软的双唇触碰到了一起,那一瞬间两人仿佛过了电,时间好似停顿在了这处。

周泽楷看到江波涛颤抖的睫毛,长而纤细的睫毛扑扇着,像是脆弱的蝶翼需要呵护。江波涛一定很紧张,所以他吻的毫无章法,只是吮吸着,以蛮力在亲吻。

周泽楷有些想笑,他竟然不知道江波涛紧张起来会这么慌乱。他还以为,江波涛无时无刻都能镇定自若呢。

大约是看不下去了,周泽楷总算好心的认真投入起来。

他舔咬了一下江波涛的唇瓣,以不会弄伤人的力道。舔舐唇瓣的空隙之间,他的舌头窜入对方的口腔掠夺起来。他们的唇舌纠缠,互相以自己的方式回应着对方。江波涛刚开始还不服输的想要点主权,到最后实在是被吻的大脑放空,只能跟随着周泽楷的节奏。

隔了一会,他们总算气喘吁吁的分开。江波涛大口呼吸着,像是在补充着刚刚缺失过多的氧气。周泽楷搂着他,又低头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还好吗?”周泽楷问他。

也不知是亲吻的力量还是由于那阵酒劲过去了,江波涛回话倒是利索了起来,“我当然好,不过一个吻,我会怎么样?”

周泽楷挑眉,问他:“酒醒了?”

江波涛勾起嘴角一笑,不再是之前那副乖顺的模样,笑脸之下竟然多了点隐含着的危险,他说:“我可没醉过。”

“酒醒了就好,”周泽楷把江波涛压倒在床上,然后继续,“毕竟你得记住这感受。”

江波涛眯眼,一手抵在周泽楷的胸膛前面:“我现在能不能……”

“不能,”周泽楷拒绝他,然后控诉道,“是你撩我在先,现在不能停了。”


周泽楷的手从底下探入江波涛薄薄的白衬衫内

江波涛真迷人啊。


END


...死线真是神奇呢 

一度以为自己写不完【笑哭

评论(9)
热度(270)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