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乌云过境

叶蓝only  有私设有外链   一发完结

滚群的小活动踩着线写完了【。


四月的晴天,一声闷雷响起,然后便是一场滂沱大雨。


>>>>

钥匙插入锁孔,快速的旋转一下。随即“咔嚓”一声,是锁松动的声音。蓝河顺势推开门,雨水浸湿的白色帆布鞋被他两脚一蹬用力脱了下来。

他将门钥匙拔下来放到了进门的鞋架上面,然后转身把门外地上放着的沉甸甸的购物袋拎了进来。

听到动静,叶修踩着人字拖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牙刷,嘴角冒着牙膏沫,见着蓝河回来便问:“怎么淋成这样?”

“刷牙别往外跑,”蓝河瞪他一眼,才郁闷回道,“忘带伞了。”

说完,还打了个哆嗦。

冒着水珠的发尖垂落下来,一副萎靡的样子。额角上紧贴着被打湿的刘海,黑色的发色与白皙的肤色形成鲜明的色差。他穿着的那件蓝色格子衬衫,被雨水完全的淋湿,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良好的腰线。

叶修看了他一眼,混着薄荷味的牙膏沫,嘟囔了一句:“快给换了,可别着凉了。”然后便乖乖的回了卫生间内,继续洗漱。

蓝河跟在他后头进了卫生间,拿了一条干毛巾,回了他一句:“知道了知道了。”

 

 

进了卧室里头,暖度上升不少。蓝河脱了身上那件湿透了,甚至还淌着水的格子衬衫。他拿着干毛巾擦了擦头发,像是刚洗完澡的犬儿一样来回甩了甩头。然后才继续顺着路下来,从脖颈擦到了腰线。

上半身擦完,忽觉下半身也湿答答的。

那条直筒牛仔裤被雨水浸泡后,像是吸收了不少重量,变的又沉又湿,贴伏在大腿根上令人难受。蓝河用手解开皮带,顺着大腿就把裤子剥了下来。倒不是像上半身一样黏附水滴那样的湿度,倒像是被寒气袭了身,变的凉飕飕的。

更尴尬的是,这场雨几乎将他的里外全部都淋湿。包括最贴身的那条白色棉质内裤。

蓝河想了想,走到衣柜那边,拉开专门放内裤的抽屉。俯身一看,大为窝火。

——这连着下雨的一星期,连条干内裤都没了。

可这湿漉漉的贴身物怎么穿都令人难受。他想了想,将那层东西剥了下来,然后窝到了被子里,朝着房门外喊了声:“叶修,帮我去阳台收条内裤进来,再用吹风机烘一烘。”

卫生间里哗哗的水流声戛然而止,叶修闷笑了一声,隔着白墙回他:“诶哟,我的小蓝,别急啊,哥帮你去拿内裤。”说到最后,微微上挑的语音里满是调侃。

蓝河坐窝在棉被里,脸颊微微发红,怒骂一句:“流氓。”只是这声儿如蚊声,低的不能再低,像是他说给自己听一样。

叶修话里虽是不带正经,动作倒是利索。刚和蓝河说完便是走到了阳台,随手收了一条灰色平角裤,然后再回到卫生间从洗漱台下的抽屉里拿出了电吹风。插头一上,紧接着便按了开关,电吹风嗡嗡的声响便窜满了整个房间。

要是平常,蓝河定要说他吹东西还不关门。但转眼一想,今儿是为了自己,所以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乖乖闷声等着。

 

叶修大约刚起床没多久,被窝里还留着他的余温。蓝河心想。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了游戏熬到了几点,不知道蓝溪阁的boss有没有被抢,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副本记录又被刷新……

蓝河出神的想着,然后不知不觉的就钻进了被窝。整个人都被温暖的热度包围,像是为了挡了一切风寒。

隔壁间的嗡嗡声响还在继续,可却没平常那么刺耳,只是好像时间变得慢了些。

蓝河靠着枕头,有些迷迷糊糊的,心想早知道今天就不出门,和叶修一起睡场懒觉倒也舒坦。但转眼一想,今天要是再不出门冰箱里的存粮可就不够吃了,像叶修这样的夜猫子,大晚上可不得饿着……

嗡嗡声突然停止,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下意识翻了个身,蓝河半眯着眼正巧看见走进房的叶修。

对方穿了身宽大的白色体恤,下面搭了条五颜六色的沙滩裤,脚踩着那双黑白的人字拖。也不知是个什么搭配,说是居家服,但也是有些胡来了。叶修倒是浑然不在意,在他看来舒服就好,更何况就算是出门他也不会为了穿什么而纠结,更别提是在家里了。

蓝河一手半撑起脑袋,来回扫了扫叶修上下,评价他:“沙滩度假风?”

叶修挑了个眉,走近他:“蜜月居家风。”

“……”蓝河抿了抿唇,不想理他。

倒是叶修,口头上胜了一筹,得瑟了起来,走起路来都像是生了风。只不过配上他一手挑着的内裤边,就不那么的有气势了。

蓝河缩回被子里,闷声再次说他了一次:“流氓。”

“嗯?我流氓?”叶修嘴角勾起一个坏笑,把手上的内裤一甩,丢到了床脚,“你现在可是什么都没穿吧?”

“叶修,”蓝河突然正经的喊了他一声名字。

叶修两手正环抱在胸前,听了这声便问:“怎么了?”

“我收回刚刚那句,你一点都不流氓,帮我把东西拿过来。”说完,还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平摊在床脚的平角裤点了点。

“迟了,”叶修轻笑了一声,继续道,“我要让你看看真正的流氓是什么样的。”

 

蓝河裹紧了被子,想把自己像春卷一样卷起来。


“为了少遭罪,居然对我用这套,”叶修舔了舔唇,然后躺倒在他身边,夸他,“不过我还挺受用的。”

蓝河的脸轰然一热,直想说,才不是呢。想了想,又再不出声了。

看了眼窗外,乌云恰巧走了,乌黑的颜色慢慢褪去,整座城市又慢慢恢复了清朗。那金色的阳光,铺满在帘外,想泼洒出来的碎金,又像滚烫的星火。雨过天晴后,总是那么美。

睡在他身边的叶修,环住蓝河的腰身,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这样就够了,没什么可求了。”

蓝河说:“是啊,能这样就好了。”

静了一会,叶修说:“不过,好像还有点不好的。”

“什么?”

“我内裤上都是那什么……没内裤换了。”叶修无辜的看着他。

“……”


END


继续打游戏去啦【。

评论(9)
热度(125)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