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之恶或出自爱呢

叶蓝only 私设多多多 一发完结

 @酸梅貘 祝我好阿貘天天开心! 最近辛苦了!生日胯热>3<



又是这个熟悉的转角。

按照以往的桥段,只要蓝河路过这个转角,就一定会遇见叶修。

对方会半靠着墙面,露出坏坏的笑容和他说“好巧”。

 

*

 

蓝河身上背着帆布双肩包,两手紧张的捏了捏书包带,其实他心里有点不想走过这个转角。但去食堂必经的道路就在这,他也没法躲。他垂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圆圆的钟面上显示着十一点四十分,比昨天走过这里的时间要晚五分钟。

 

说不定……说不定对方已经等不及走了。蓝河带着侥幸心理往前大跨一步,像是要跨越那道白色壁角。

 

“嗨,好巧。”叶修懒懒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蓝河有些僵硬的转过头,脸上带了个勉强的微笑,朝着叶修打了个招呼,“是啊,哈哈,学长好巧……”个鬼啊。

 

叶修今天穿了件灰色宽T,配着条垮裤,整个人看起来随意又懒散。他那黑色的凌乱短发,在仰头靠墙时候被压的愈发乱糟糟。他两手插在裤袋子里,见了蓝河对他打招呼,才伸出手和他招了招手。

 

蓝河的两手仍旧紧紧抓着书包带,说不清的紧张。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白色球鞋,嘴巴里低声嘟囔了一句:“怎么今天也在这?”

 

叶修耳朵尖,对方低声嘟囔的声一字不差全收进了心里。他走了过来,想了一想回答道,“饿了就来食堂,刚好遇见你。我也没想到这么巧。”说完,还耸了耸肩,动作自然毫不尴尬。

 

蓝河抬手摸了摸鼻子,低头想:一个月遇见30次,还能算得上偶遇?

 

叶修自然是知道对方的腹诽。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甚至十分熟练的一手搭上了蓝河的肩膀,提议:“今天咱们去二楼吃铁板饭吧。”

 

蓝河下意识往后一缩,两手摆了摆,说道:“别了别了,一楼我打包个快餐就回寝室了。”

 

叶修搂着肩膀的力道加大了些,认真的分析起了利弊:“诶,学长是为你好啊。你想现在这个点人都下课了,食堂还不得挤爆了。一楼又便宜,队伍铁定长的很。何况,排到你的时候,估摸着好菜也没了。不如去二楼吃点好的。”

 

蓝河被忽悠的一愣一愣,心想有点道理。刚想说成吧那就这样了,结果抬头一看,自己已经被搂着肩膀带到了二楼。

 

叶修打了个响指,对他推荐:“走,吃啤酒鸭铁板饭去,那味道特别好。”

 

 

 

铁板呲呲冒声,饭上的热酱汁还咕噜冒着泡,啤酒鸭的香气在空气中流窜。蓝河深吸了一口气,心想这味道倒是好闻得很,就是不知道吃起来什么味道。

 

叶修坐在他对面,递给他一双筷子。蓝河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然后便低头急切的准备开始大口吃饭。

 

“嘶——好烫啊。”蓝河哀嚎一句,又吐了吐舌头,被烫伤的舌头痛的他不行。

 

叶修见他这样笑了一声,“铁板饭吃的那么急,你是不怕被烫死啊。称你一声壮士,不为过。”

 

蓝河瞪了他一眼,护着被烫伤的舌尖,口齿不清的抱怨:“都怪你啊,还不是你要拉我来吃这玩意儿,早知道不如吃个普通的快餐。”

 

“行行,怪我,”叶修一手撑着下巴,又对着他说,“慢点吃吧,又不急。我陪着你呢。”

 

蓝河左右看了几眼别人,见身边的人没向他们投来奇怪的眼神,才拍着胸口提醒道:“……你说话小声点。”

 

叶修挑了个眉,问他:“小声什么?我又没说什么下流话。”

 

“你这话太基了,让人误会。”说完蓝河低下头,吃了一口饭。

 

叶修却把筷子放下了,认真又清晰的说:“是很基啊。”

 

蓝河本来是随口一句玩笑,没想到对方如此认真的回答他,而且答案还是这么出乎他意料。他顿时一愣,脸涨的通红,说道:“学长,可别开玩笑了……”

 

叶修眯了眯眼,叹了一口气:“我在追你,追了一个月了,有那么不明显吗?”

 

明显,很明显,十分明显,蓝河心想。如果叶修不是在追他,不会总在那地方等他,也不会没事跑他寝室楼下说去操场走走圈,也不会抱着书给他做一些课外辅导。叶修追人的确很耐心,也很坚持。

 

但……对象是不是有点错误?

 

蓝河对上叶修的眼睛,用手指了指自己:“学长,可我是男的。”

 

叶修点了点头,回他:“我不瞎。”

 

“……”蓝河噎了一下,竖起自己手里的那根木筷子继续补充,“可我笔直笔直的。”

 

叶修看了他一眼,也拿出自己的一根筷子,两手一用力,“啪咔”一声筷子折了弯成了个直角。

 

“我可以帮你掰弯。”

 

不得了,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蓝河心想。

 

刚刚在擦隔壁桌的食堂大妈一回身正见到叶修扳折筷子的全过程,顿时火冒三丈:“这位同学,破坏公物是不对的,你是想被记过吗?下次不准这样了。”

 

叶修挠了挠头,苦丧着脸对着食堂大妈保证道:“就一次,这种事我只干一次。”

 

 

蓝河回到寝室的时候,笔言飞正在打游戏。他头带着耳机,开着yy,不停在那碎碎念,一会暴怒一会夸赞,最后还是以“我靠又死了”做结尾。

 

蓝河看着他精力过旺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走到自己座位边上,把书包拿下来挂在了椅子背上,然后有点忧愁的坐到椅子上。

 

坐在他旁边的笔言飞把耳机摘了下来,拿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问他:“老蓝干嘛呢,和被吸干精气一样。”

 

蓝河瞟他一眼,“这大白天,哪来的狐狸精。”

 

笔言飞吹了声口哨,开玩笑一般的说:“狐狸精是没的,学长是有的。”

 

蓝河眼皮一跳,下意识就问他:“我靠,你怎么知道的?”

 

笔言飞的眼睛瞪的老大,八卦的求知欲在他的眼神里越来越旺盛,他两手一拍,“我去,那叶修还真是个基佬啊?”

 

蓝河赶忙捂住了他的嘴巴,手指在自己嘴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笔言飞被捂着嘴巴,只能眨巴了几下眼睛示意自己会控制音量。蓝河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然后低声说:“他还说要追我。”

 

笔言飞撇了撇嘴,吐槽他:“一个月前我就看出来他对你图谋不轨。也就你傻愣愣的凑上去对着人家学长学长的喊。”

 

“……我可没啥能被图谋的,”蓝河揉了揉头发,又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嘿——”笔言飞夸张的凑到他耳边,“刚进学校那会,硬是帮你把行李箱提到五楼,后面一周又带着你逛学校逛小吃街,没事还约你各种见面……再说那看你的眼神,啧啧,肉麻的很啊。”

 

“可我之前总觉得这是来自学长的关怀。”蓝河嘟囔。


“你可别是个傻子吧,哪家正常的学长会只围着学弟团团转,对学妹们视而不见。”笔言飞用手戳了戳蓝河的脑袋,恨铁不成钢。

 

蓝河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根被折断的筷子,一咬牙道:“不行,我可是直男啊。”

 

笔言飞嘴角一抽,指着筷子评价:“被折弯了呢。他力气挺大。”

 

蓝河一哼,两手又是一使劲把筷子完全折断了,恶狠狠的发誓:“宁折不弯。这是我身为直男最后的尊严。”

 

笔言飞吹了声口哨不想理他,转身带上了耳机又投进了自己的游戏世界。

 

蓝河想了想从裤袋子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名为“好心的叶修学长”:学长,我想了想,我不想搞基,你别追我了。

 

蓝河觉得自己这样也算是给自己留条路,不至于被穷追烂打。也不用当面拒绝,隔着屏幕谁知道对方什么表情呢。而且,他觉得叶修不会那么容易退缩吧,所以只是想让他收敛点……

 

隔了一分钟,手机信息的提示音“叮”的响起。蓝河打开信息框,只见对方简单的回复了一个字:“好。”

 

蓝河傻愣愣的,冒出了一句“我靠”,然后说不出别的话。

 

 

又是一个十一点四十分,蓝河转过那个街角,紧张的做好了“巧遇”的准备。踏过那一步,回头看,却是空无一人。

 

蓝河拿手拍了拍脑袋,心想这才是正常的啊。

 

他继续往前走了去,走到食堂内部。正逢学生们下课,涌进了大量的人,队伍从窗口排到了后面吃饭的座位区。蓝河站在队伍末尾,两手抓着书包带,肚子咕噜噜的响起饥饿的声响。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轮到了他。

 

站在窗口一看,顿时傻愣住,这可都是些什么菜啊。辣椒炒辣椒,黄瓜配香肠,韭菜炒蛋……蓝河随手一指,就打包带走了两个菜。

 

走回寝室,笔言飞正在吃着泡面,滋溜溜的吮吸着,看着就味道极香。今天笔言飞电脑都还没开,看了眼蓝河,调侃他:“哟,今天你学长没搂着你去二楼共餐一顿啊。”

 

蓝河把快餐盒往桌子上一搁,气鼓鼓的说:“我那哪稀罕这顿共餐。”

 

“哟,还发脾气了,”笔言飞把泡面一放,神秘兮兮凑过来,“怎么了你们这是。之前看着不是还是挺青涩的暧昧期吗?”

 

蓝河把笔言飞的大脸一推,然后把手机放上了桌子,气哼哼的说:“现在的男人追人怎么那么不坚持啊?说不就不了啊?”

 

笔言飞一看,顿时大笑,说他:“老蓝你这人,想耍欲擒故纵结果不小心崩盘了?”

 

“去去去,就你屁话多,”蓝河直着脖子,假意底气十足,“我哪里欲擒故纵,我这说的实话。”

 

笔言飞嗤笑一声,问他:“你怎么就知道自己直了。你谈过恋爱吗?你喜欢过妹子吗?你讨厌叶修吗?”

 

被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死党问了这么几个问题,蓝河低下头仔细思考了一下:“没谈过,没喜欢过,不算讨厌吧。”

 

“得,”笔言飞吸了一口泡面,“那你直个屁。”

 

“……”蓝河吃了一口黄瓜,想压压惊。

 

 

叶修穿了件黑色的工字背心,下面配着条灰色的运动短裤,穿着双人字拖。他脑门上还扎了个小辫子,实际上是因为刘海长了懒得剪,为了不挡眼睛就扎了个冲天炮。

 

他从柜子里翻出了一盒泡面,最后一盒红烧牛肉面。又从抽屉里拿了根香肠出来,搭配着泡面也算是一个美味。

 

同寝室的黄少天扫了他一眼,打趣:“哟,这个月第一次吃泡面啊?不去食堂饱餐一顿了?”

 

叶修咬着叉子,撕开了调料包。听到黄少天的调侃,淡淡回了句:“不去了。”

 

黄少天眉毛一挑,从语气里听出对方的无力,顿时好奇了起来:“老叶,你之前不是还说有目标了,预备毕业之前脱离单身狗行列吗?”

 

叶修又撕开了香肠包装,回他:“我这不是想尽办法追了那么久,人家不领情啊。昨儿还明确拒绝我了,我还能咋办。”

 

黄少天顿时一乐:“人家拒绝你就打退堂鼓?你这是怕什么啊。”

 

“诶,”叶修皱了皱眉,突然化身诗人,“我心爱的人啊,怎敢让他不高兴。”

 

“……”黄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震惊到,回过神来顿时嫌弃的不行,“你可够了吧,滚滚滚,吃你的泡面去。”

 

叶修站在饮水机前,幽幽一叹:“连水都没了,让不让人活啊。”

 

黄少天看了一眼他浑身的颓气,提议道:“下楼,楼外面的热水箱那接水去。”


“这样子下去不太好吧,万一遇见……”叶修想了想,又说,“诶,也不太可能,他寝室在另个方向,那我先下去泡面了。”

 

黄少天朝着他做出了赶人的手势,“去去去,别烦了。”

 

叶修就这么一晃一晃,顶着个冲天炮,穿着件黑色工字背心,套着条运动短裤,踩着人字拖,手捧着放好了调料的泡面盒直直朝着楼下走去。

 

热水箱前排队的人不多,他走过去俯下身子,打开了开关。从水龙头出来的热水热气蹭蹭直冒,像把人罩在蒸笼里。

 

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叶修顺势回头,有些傻眼。

 

站在他对面的蓝河穿着身白色衬衫,配着条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帆布鞋,他抬手揉了揉头发,颇有些紧促。他对着叶修一笑:“好巧啊,学长。一起吃饭吗,有点饿了。”

 

叶修瞟了一眼快被热水灌满的红烧牛肉面,沸腾的热水像会冒泡,咕滋咕滋的在他耳边响个不停。

 

他假装自己镇定自若,一手按停了开关,一手把塑料叉子插到了泡面盒子上,假装不经意的说:“嗯,我也有点饿了,我室友的泡面待会让他自己来拿吧。”

 

蓝河对他提议:“我们去吃啤酒鸭铁板饭吧。这次可以慢慢吃,反正我陪你啊。”


END


瞎写,不知道写的什么TOT

TUT阿貘想看的梗写不好 就写了这个 希望不要嫌弃


评论(36)
热度(266)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