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焦糖透透
欢迎找我玩(*´艸`*)

【周江】不讨好6-8

周江only  私设爆炸 哥哥周x弟弟江

@♢收熟首兽♢ 姑娘的点文 完结前都会打扰了

前文在《不讨好》tag

06.

 

餐桌上放着两杯热牛奶,两个半熟的煎蛋,两份烤至金黄的吐司。

 

——从前独自的份额突然变成了成双的数量,颇让人不习惯。周泽楷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下意识往木桌两侧看去,眼前的场景却有别于过去的几年。

 

那男孩坐在他的右侧的空位上,身穿着一件翻领白衬衫,配着一条棕色的背带裤,他依旧如初来时候微微低着头,透着乖顺的意思。

 

周泽楷以前总会想,什么时候会有人出现在这空荡的位置上陪他共同进餐,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眼前这个和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陌生人。除此之外,对方还是一个比他小了两岁,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瘦弱小男孩。

 

但周泽楷总觉得这似乎是为了刻意营造出一种让大家都满意的假象,或许某一天他的座位边上又会变回以前的空荡。

 

江波涛像是感应到了周泽楷有些复杂的注视。他转过头对上周泽楷的眼,温和的笑意荡在嘴边,心头虽有不解但仍是礼貌发声:“哥哥?”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打量,循环在耳边的那声“哥哥”软糯可爱,但他却有些不知所措。他只好一声不发的拿起手里的叉子戳破了荷包蛋里的流质蛋黄,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

 

周泽楷承认自己一开始确实是讨厌江波涛的。要知道任何一个人被突然侵犯独属于自己的领域时,都会下意识的有所防备,那防备的姿态或许高傲或许仇视。周泽楷虽没有摆到明面上,但他总是抿着的唇角与故意的忽视不见却是最大的无声宣战。

 

尽管江波涛早已做出妥协的姿态,但周泽楷仍觉得有些不放心。

 

他太不放心了,对面这个家伙有着不符合小孩的成熟,当他看自己的时候总有一种被看透的错觉。或许这也不是错觉……如果有一天真的被这家伙看穿,紧接着真的融入到他生活,真的成为他不可缺失的陪伴,他以后会不会觉得没了他不行?

 

周泽楷抿了一口牛奶,鲜腥味卷上舌尖,他抿了抿唇,果然还是接受不了鲜牛奶的味道。

坐在他身边的江波涛却突然向着站在他们身旁的老管家说道:“管家爷爷,我觉得哥哥不喜欢喝牛奶。”

 

周泽楷抬眸盯着江波涛看了一会,说不清的复杂。

 

07.

 

暴雨突如其来,黑压压的乌云席卷了这座城市。黑夜与嘈杂的雨声并存,闹的人不安宁。

 

江波涛躺在单人床上,不安的往被窝里又缩进了一点。这间房间虽然大,却愈发显得寂寞无比。他瘦削的身子裹在被窝里,像是渴求安全的幼兽。

 

他本以为自己拥有了一个家会开心一点,但没想到却是陷入了更大的困境里。他融入不进家庭的血脉之亲,他也对有钱人家的生活感到不习惯,而最大的问题却在于周泽楷。

 

周泽楷排斥他。周泽楷不喜欢他。周泽楷不想看见他。

 

江波涛裹在棉被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心情很不好,他聪明的脑袋头一次想不出问题答案。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对方?就算自己是不速之客,但都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对方也该接受了他的存在了吧……

 

江波涛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个来回。在这翻滚的间隙,他闭着眼把周泽楷的样子又仔细的回想了一遍。

 

对方有着白皙的皮肤,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不喜欢说话的薄薄唇瓣——即使不爱说话,但他的眼神里总会透着答案。就好比,那天早上,他对管家说周泽楷不喜欢牛奶的时候,对方的眼神里明显透露出了一点欣喜、错愕、不安。

 

江波涛猛地睁开眼,神色怪异的分析了一下那一闪而逝的眼神。欣喜、错愕、不安这样复杂的情绪居然也会出现在周泽楷波澜不惊的眼神里。

 

——他会不会是蜷缩的刺猬,背部带刺,内里却柔软到不设防?

 

窗外的雷鸣突然响起,轰隆隆的回响在江波涛的耳边,把他不安分的心思全部一扫而空。他所厌恶的黑夜,所恐惧的寂寞,所不耐的轰响全在这一瞬间迸发。江波涛咬了咬唇,知道这觉是睡不下去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这糟糕的空间里多一秒也呆不了。他掀开被子,坐起身,然后快速的穿上了地毯上摆着的拖鞋。他快步走到门前,按下门把手拉开门,然后快速逃到了房门外。

 

但其实这样深的夜,他以为大家都已经入眠。没想到客厅、楼道都还开着暖黄色的小灯,虽然看上去仍旧空无一人,但亮堂的氛围总好过那压抑的黑暗。他呼出一口气,紧接着却是茫然。

 

他要走到哪呢……好像也无处可去啊。

江波涛往前走了几步,却突然想起来白日里周泽楷练习钢琴的琴房。

 

08.

 

黑白的钢琴键,江波涛伸出一根手指头按压下去。分不清是哪个音阶响起的,但那突兀而起的声音着实把人吓了一跳。

 

他一手拍了拍胸口,一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接着,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沿着白色钢琴架子拂过,他摸到那些许冰凉的触感,最后他的手指又回到了钢琴键上。他按着琴键顺序轻轻按压下去,慢慢响起的声音清脆悦耳。

 

钢琴的声音太动人了,所以周泽楷才能弹出那么动人的曲子。江波涛心想。

 

“你进来干什么?”

 

那声音从江波涛的背后传来,透着清冷又低沉的音质。江波涛的背部下意识僵硬了一下,然后才慢吞吞的转过身,朝着正靠在门边上的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哥哥晚上好啊……”

 

此时的周泽楷穿了一身黑色的丝质睡衣,没有完全扣严实的领口露出他精致的锁骨。他的头发还有些凌乱,不复平常的齐整,像是在软绵的枕头上辗转反侧后才显露出的一点茫然。

 

江波涛打量了对方一会,却得不到任何的反应。

 

但他其实早该习惯了,从到这个地方开始的第一天,周泽楷就没有给过他任何回应。无论江波涛多么尽力的提升自己的存在感,无论江波涛多么甜的喊他一声哥哥,对方都只是抿着唇走在前头,不肯回头看他一眼不肯对他说一句话。

 

江波涛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但又觉得无可厚非。

 

于是只好打打转转的回到了之前的话题,江波涛说:“睡不着就到处走走,看到这架钢琴觉得……很吸引人。”

 

周泽楷抿了抿唇,然后脚踩着居家拖鞋就走了进来,第一次对着江波涛认真的说道:“钢琴确实很吸引人。”

 

江波涛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不知是因为对方的那一句肯定,还是因为两个人竟然达成了微妙的共识。

 

他看着周泽楷越走越近,然后对方坐到了钢琴前的座椅上。分明都是孩子,但江波涛却偏生从对方的手指上看出了“修长”“有力”的形容词,周泽楷的十指架在钢琴键上,远不同于江波涛之前对着钢琴键的试探。

 

他应该是个有天赋的音乐家,江波涛猜。

 

周泽楷偏过头,询问他:“想听些什么。”

 

江波涛抿了抿唇,回他:“今天白天你在钢琴房练的那曲吧。”说完又顿觉不好,后退了小半步,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周泽楷愣了一愣,心想原来白天感受到那偷偷的注视并非是他多想,原来江波涛真的总是偷偷看他。周泽楷回过头,低头看着黑白的钢琴键,轻声说:“曲子叫《Time to love》。”

 

江波涛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涨红了脸,他乖巧的应答:“哥哥,我记住了。”

 

周泽楷却再没看他,而是专注投入到了弹奏之中,他任由指尖轻快的在钢琴键上舞动,他任由自己突然寂寞的心情发泄在音乐里,他把那清亮的钢琴声填满到自己的心房假装听不见窗外的暴雨与雷鸣。

 

前一秒窗外暴雨雷鸣将他吵闹的辗转难眠,这一秒竟看见窗外月色如辉。

 

在他身旁的江波涛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最后的一个钢琴尾音收住的瞬间,周泽楷的眼神还沉浸在温柔的曲目里,他回:“是啊。”

TBC

看到好多老师都在撒粮,超级开心的(●´∀`●)

周江那——么好~

另外最近在学着写大纲……神TM大纲一句话要写一两千字呢【。

评论(14)
热度(261)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