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周江】不讨好9-10

周江only  私设爆炸 哥哥周x弟弟江

@♢收熟首兽♢ 姑娘的点文 完结前都会打扰了

前文在《不讨好》tag

09.

 

——夏目漱石曾说不要直接将I love you翻译成“我爱你”,而是应当含蓄翻译成“今夜月色真美”。

 

江波涛睁开眼,脑袋里还留着八年前那个夜晚的影子,那两句简短的对话一直盘旋在他的耳边。一场梦,反反复复的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江波涛揉揉头发翻了个身,结果正面对上周泽楷的脸颊,放大的精致脸颊距离他不过一指之间,就连对方发出的呼吸都能轻易的感受到。他簌地意识到这点,下意识往后滚了过去。

 

床铺容纳下两个人本就不是很宽裕,更何况两个人早已不是当初七八九岁的小豆包,而是正处于成长期飞速发育的两个大男孩。江波涛这么用力一滚,顿时就掉出了边界线。

 

“嘭”的一声,江波涛与地面亲密接触了一回。他呲牙咧嘴的从地面上坐起了身,两手还揉了揉疼痛的背部和脑袋。

 

“小江?”半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慵懒感。周泽楷自然是被这大动静吵醒了,他抬手揉了揉眼睛,还有些迷糊。

 

“哥……”江波涛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又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忍不住问,“没睡醒吧?”

 

周泽楷今年正上高二,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是重点班里的尖子生。他平常课业繁重,有时候晚上回到家还得做些老师额外布置的作业。所以周末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是个补眠的好机会。

 

真不该吵醒他的,江波涛懊恼的想。

 

周泽楷倒是没什么大反应,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然后他两手撑着身子就坐了起来。他上半身赤裸着,薄薄的棉被顺着他的腰线下滑,恰好停在重要的部分。他从床头柜上拿了自己的灰色背心套在了身上,手臂上的肌肉曲线依旧优美好看,虽然肤色白皙但仍透着应有的力量感。

 

周泽楷很英俊。这是从小到大所有人对他的评价,江波涛早已听的耳朵起茧,但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再次感慨了一遍。

 

晨间的光从白色的纱帘里透了出来,金色的光晕覆盖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看在眼里只觉得全世界都恍惚了起来。周泽楷慢条斯理的下了床,朝着试衣镜撩了下额前的碎刘海,反射的镜面里是江波涛紧紧盯着的神情。

 

“江,怎么了?”周泽楷摸了摸脸,然后转过身对着江波涛继续问,“今天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没有。”一直盯着他看的江波涛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他穿着睡衣从地板上站了起来,踩着双人字拖快步走出了两人的卧室。

 

周泽楷突然勾了勾嘴角,只觉得自家弟弟很招人喜欢。

 

10.

 

一晚上能改变什么?八年能变化多少?

 

江波涛想了想,觉得一晚上可以找到一个人的心门缝隙;而八年则可以完全打开那道铁门,甚至足够让他对内里的一切了解到一清二楚。

 

这并不夸张,毕竟他们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一起度过那么多年。

 

有关于一起入眠和搬到同一间卧室生活是哪一方提出的,早已不可细说。可能只是在恰当的夜晚,一个缺少安全感,一个需要温暖,就自然而然的黏附在了一起。他们互相依赖,在偌大的空间里成了对方唯一可信任的人选。

 

即使当初的周泽楷有恐慌,即使当初的江波涛很迷茫,但命运里像是有根线将他们牢牢的捆绑在了一起。一切都只是刚刚好,未来永远是不可猜的。

 

而现在,这世上没人比江波涛更了解周泽楷,连周氏夫妇也比不上。

 

他们不会知道周泽楷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书,喜欢听什么音乐,喜欢穿什么衣服;他们也不会知道周泽楷讨厌吃什么,讨厌看什么书,讨厌什么音乐,讨厌什么人。

 

江波涛坐在餐桌面前,吃了一口肉包子,有些沾沾自喜。但转眼一想,又似乎漏了什么,于是他问坐在一边看着报纸的周泽楷:“哥,我好像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人?”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将手里的报纸收了起来,问他:“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江波涛又用勺子挖了一口皮蛋瘦肉粥,含糊不清的说:“因为我们初中部的人,都很好奇高中部风云人物的八卦啊。”

 

他们兄弟两个同时考上了同一所学校,这所私立学校包括初中、高中。而周泽楷因为成绩、相貌、家世,一直被人津津乐道,说是风云人物也不为过。但没想到,现在初中生都那么八卦了。

 

周泽楷挑了个眉,抿了一口玻璃杯子里的豆浆,“初三的小孩,就别想太多了。”

 

江波涛闻言,嘴角笑容僵了一僵,下意识的反驳:“十五岁,已经是快成年的年龄了。”

 

“哦。”周泽楷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然后用筷子夹了个小包子进了江波涛的碗里。

 

江波涛将勺子搁在了碗边上,认真的说:“我们其实懂很多了啊,班里的女生还有特地写情书给男生告白的呢。”

 

周泽楷的心头跳了一下,强自镇定,“给你们班哪个男生写的?”

 

江波涛顺着话茬就出了口:“才不是我们班的,是给你写的啊,信还在我手里呢。”

 

“……”周泽楷一时之间有些无语,只能安静的看着对方。

 

坐在他旁边的江波涛却暗道不好,用手抓了抓头发,十分烦恼的样子,“我也不是故意不给你,就是……不知道怎么给你啊?”

 

但其实,江波涛真要给的话,周泽楷绝对不会拒绝。

 

周泽楷看到江波涛突然抓着桌布使劲揪的小动作,那是他紧张时候才会有的样子。江波涛确实很担心,他怕周泽楷怪他隐瞒,却更怕他说要看那封早就被他毁掉的信件。

 

坐在他旁边的周泽楷倒是十分淡然的说:“不用了,反正我也不会喜欢她的。”

 

江波涛松了一口气。然后眼睛一亮,加了句:“好,我会明确告诉她你的答复。”

 

周泽楷不知何时又翻了翻报纸,心不在焉的加了句,“我怎么可能会和小孩子谈恋爱。”

 

听到这话,江波涛突然觉得心里像是有颗气球突然被细细的针戳破了,正泄着气从高高的空中一路下坠。他可没忘记自己在周泽楷眼里,也是小孩。

 

这是比意识到那女生“觊觎”自己哥哥还要生气的情绪。

 

但更奇怪的是,这到底有什么好生气的?

TBC

短短的一更!但还是更了!

评论(20)
热度(207)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