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houldn't be so hard.

【周江】不讨好11-12

周江only  私设爆炸 哥哥周x弟弟江

@♢收熟首兽♢ 姑娘的点文 完结前都会打扰了

前文在《不讨好》tag

11.

江波涛很早熟。

早熟的具体表现为别人还处在对情爱半懵半懂的阶段,他却已经连自己的心动对象都明确了。即使这个对象有点糟糕。

但这种“糟糕”不是体现在对方身上,而是糟糕在某种身份上的关系纽带。

江波涛一手拿着做题用的黑色水笔,一手托腮看着窗外。白色的草稿纸垫在数学课本上,等他收回思绪回过神来的时候,白色的纸面上早就被黑色的笔迹填满了。

无一例外的三个字:周泽楷。

江波涛忍不住皱了眉,只怨恨心脏边上的围墙还不够坚固,总在不经意间泄露了所有秘密。

——是啊,他喜欢的人是周泽楷,是他名义上的哥哥。多糟糕。

江波涛将那张白纸揉的发皱然后团成了小球,一狠心直直扔入了脚边的垃圾桶里。

其实江波涛也不是那么聪慧的人。至少在感情这回事上,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领悟的那么轻松。

但幸而他正处于初三年级,算是升学阶段里的一个重要小折点。所以他可以用满满的书本把自己的空闲时间排满,他可以用一个又一个的难题来消磨自己的心思。所以,即使这一年里他偷偷减少与周泽楷的共处时间,对方也没察觉出一丝一毫的异样。

江波涛叹了口气,都快分不清楚这是好还是坏。

“叩叩”两声,是有人轻敲书房门板的声音。江波涛愣了一下,心中明白这个敲门力度应当是周泽楷无误。但他又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仿若刚刚所想的一切都被无意窥见了。

但他明白,会有这样的错觉,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心虚了。所以他抿了抿唇,像只缩进自己壳里的蜗牛,不肯说话。
  

外面的人站着等了一会见没动静,干脆自顾自开了门嘴里还一边说着:“小江,没打扰到吧?”

当真面对面了,却又不敢缩了,江波涛转过身坐直了身子,他对着走进门的周泽楷笑了一下,“哥哥,怎么了?”

彼时的周泽楷刚刚沐浴完毕,身上还套着件白色的浴袍。松松的带子系在他的腰间,根本挡不住精致的锁骨和微微袒露出的胸膛。他身上还有沐浴露的清香,刚吹完的头发松软蓬松,直让人觉得满心舒爽。

周泽楷走到江波涛的身边翻了翻他的作业本子,问他:“很难吗?”

江波涛回他:“不难,就是有点多。”

 

周泽楷歪了歪头,然后俯下身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最近有些奇怪。”

 

江波涛的心“咯噔”一下,整个人像是掉入冰窖直让人发颤,但他又隐隐有些期待。说到底,他希望周泽楷明白,又希望对方永远别明白。

 

江波涛的手指抓着椅子背,往后挪了挪,他抬头对着周泽楷耸了耸肩,故作自然的说:“哪里奇怪?一切都……很合理。”

 

周泽楷用手摸了摸下巴,仔细想想确实一切都十分“合理”。江波涛的日常安排很合理,他们的步调很合理。但周泽楷固执的认定他们之间存在了某些不合理征兆。

 

“你最近睡觉太晚了。”周泽楷盯着他说。

 

江波涛看了看天花板,尽量避开那道视线:“快中考了,我得多准备准备,能多做一点题目是一点。哥,你先去睡吧,我一会就来。”

 

周泽楷不理他的要求,暗自从堆成山的书籍里抽出了一张试卷,指尖点了点那写满的卷面:“可该做的都做完了。”

 

江波涛实在没招了,抿了抿唇,转而讨好的说:“哥,你放心,我今天一定会早睡的。收拾完东西,我就回房。”

 

周泽楷退了一步,看着满面笑容的江波涛迟疑的“嗯”了一声。然后心满意足的走出了房间,临走前还小心的合上了书房的门。

 

江波涛却突然软软的瘫倒在椅子背上,他觉得每天最煎熬的时间,就是和周泽楷同床共枕的夜晚。亲密无间的温暖,最温柔的怀抱,还可以偷偷亲他的脸颊说一声晚安。可要是被对方看着入眠,就觉得心脏几欲跳出胸膛,喉口会有一句话来回打转却只能不甘心的咽回肚腹。

 

幸而黑夜可以掩饰他赤裸裸的目光。

 

12.

 

江波涛乖乖的收拾完了书本。虽然其中来回折腾了几次,还故意翻箱倒柜假装为了找某本笔记。但再拖沓的节奏,也会走到结尾。

 

江波涛站在卧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他抱着侥幸的心理猜想作息良好的周泽楷先生应当早已入眠,他又告诉自己要淡定。

 

推开卧室门,室内一片漆黑,纱帘早已被拉拢,只有微弱的月光偷偷从缝隙泄露。江波涛呼出一口气,连连暗喜。他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进了房间,反身关上门的时候动作像是卡顿的一帧一帧,只为了不吵醒周泽楷。

 

他熟门熟路的摸上了床铺边,然后快速缩进了被窝。他还是比周泽楷矮一些,抬眼时正对上对方被淡淡月光勾勒出的英俊面庞。

 

江波涛用手指尖顺着对方的眉眼一路下滑,最后定在他薄薄的唇瓣。柔软的触感,让人心生杂念。但江波涛到底是不敢的,他只敢偷偷的仰起头,闭着眼在周泽楷的脸颊上轻轻的一吻,这瞬间快的就好像蜻蜓点水一般。

 

但还是被周泽楷捕捉到了,他们在黑暗里对上了眼。

 

江波涛愣了一愣,下意识的揭穿他:“哥,你装睡?”

 

“不。”周泽楷揉了揉眼睛,用着沙哑的嗓音理直气壮地回他,“之前睡着了。”

 

“……”江波涛缩到被窝里,闷闷的问,“那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周泽楷用手指轻轻点上了江波涛的眉眼,尽量模仿着刚刚对方的所为,“你这样对我的时候。”

 

江波涛非常慌,嗓子干哑的说不出话,此时声音犹如蚊虫嗡嗡:“……这样是不是让你讨厌了。”

 

周泽楷想了一想,回他:“就是有点痒。”

 

江波涛头一回捉摸不透周泽楷的心思。卧室里还是黑乎乎的,静悄悄的,他微微往床边上靠了靠,觉得这样能减轻自己给对方的厌恶感。却不成想,周泽楷手臂一捞,将快挪到床边的江波涛搂入了怀里。

 

周泽楷似乎完全清醒了,连嗓音都不再低沉,而是变得清冷,他问:“你不会晚安吻吗?”

 

“嗯?什么?”紧贴着周泽楷脖颈的江波涛愣愣出声。

 

“很小的时候……”周泽楷低头在江波涛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他说,“周女士告诉我这是晚安吻。”

 

江波涛觉得今天整个晚上都恍恍惚惚的,呐呐说不出话来,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他真怀疑,周泽楷是坏心逗弄他的,可是又觉得对方没有那么恶劣。

 

“晚安。”周泽楷眯了眯眼,环着江波涛腰部的手又收的紧了紧,他加了一句:“以后早点睡,我会等你的。”

 

“好的,哥哥,晚安。”江波涛回他。

 

大约只是太宠溺弟弟了吧,所以觉得礼节性的亲吻无伤大雅。江波涛思绪复杂。

 

可是好奇怪,江波涛的身子往下挪了挪,他的耳朵贴在周泽楷的胸膛。“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如此的快速与有力。

 

所以,哥哥亲自己的时候,也在心动吗?

 

TBC

居然还没完结 ..我无fuck说【。

大约15之内能完结【flag

评论(23)
热度(192)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