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我木

时间很珍贵,不要废话

【周江】Secret Love

 @江受安利企划 感谢邀请

明星周x江  周江only   一发完结



你要知道明星是大众情人,不能属于哪一个人。

 

*

 

江波涛收起了手里的透明雨伞,抖了抖伞身,雨滴顺着旋儿散落在地。

 

他穿着身米色的针织毛衣,宽松的衣服样式衬得他愈发瘦削。浅蓝色牛仔裤的裤脚被收在马丁靴里,黑色磨砂的马丁靴低调却不失英气。

 

江波涛的相貌平平,本应当算是不惹人注意的类型。但他的眉眼精致,长长的睫毛扑闪犹如蝴蝶震颤的薄翼。而那黑色的眼眸里则像是蕴含着万千温柔星子,让人忍不住陷入其中。他的唇角带笑,是富有礼节与习惯性的微笑。

 

恰到好处的优雅,十分舒适的温柔,这男人十分的有气质。在车站等候的路人们不约而同的下了这样的结论。

 

但很奇怪,他在让人觉得温和有礼的同时,却又意外让人觉得有隔阂——这很矛盾,但却无可否认。

 

只见江波涛安静的收起了伞,然后沉默地站在了角落。

 

公交车到达站点的时候,车前灯闪了几闪,车轮在浅浅的水潭子里碾了几轮,溅起了一些水花。中年男司机对着急涌上车的乘客苦苦劝“别挤了,等下一辆吧”,但却毫无作用。人们依旧蜂拥而至,朝着狭窄的车门不断挤去,车上的人都像是罐头里拥挤着的鱼干。

 

江波涛是唯一悠闲的人。他坐在车站里唯一的横座上,翘着二郎腿,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抓着伞把。以一副旁观者的姿态看着面前的人们,他鼓起脸颊吹了吹额前的碎发,只觉得无趣。

 

公交车像是饱和的水滴,容不得再多一点重量。车门艰难的合上,司机操控着方向盘,忧心忡忡的往前开去。尾气在空气中游荡了一会,江波涛用手上下扇动了几下以求驱散这难闻的味道。车终究开远了,亮堂的车灯光在雨幕中慢慢模糊。

 

他终于忍不住回头对着广告牌念叨了一句:“他们都想回家呢,我也想。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周泽楷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尤其是为品牌西装做广告宣传时穿的这一套,格外的好看。

 

黑色的西装笔挺,内里搭着一件银灰色的衬衫,简单的条纹领带配着银色的领带夹,精英的派头一展无疑。他的神色冷峻,唇紧紧抿着,细长的桃花眼微微眯着,看起来危险又冷漠。

 

江波涛忍不住站起身,用手摸了摸广告板上这副放大版的精致面容。透明的隔板却阻断了人们的触碰,就像他们之间总隔着一点透明的阻碍。江波涛叹了一口气,嘴角的笑容微微褪去。

 

身后却突然传来刺耳的车喇叭声,打断了江波涛的思绪,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又恢复了一贯的常态。但他仍是固执的站在广告牌前,不肯就这样走开。

 

身后的喇叭声却又连着响了几下,大有一副不肯消停的架势。江波涛皱着眉不耐烦的转身,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人这么没公德心——制造噪音污染。

 

一回头,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车窗被人操控着慢慢下降,从那逐渐扩大的缝隙中显露出车内坐着的人。周泽楷脸上带着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镜,显然是为了防止被粉丝认出来。但就是这样的遮挡,也难以掩去他的帅气。弧线完美的下巴显示出他的瘦削,薄薄的唇瓣微微抿着透出一贯的清冷。

 

江波涛拿着手里的伞,却没撑开,或许是因为他们的距离真的太近。他向着那辆黑色跑车走过去,然后俯下身,对坐在驾驶座的周泽楷说:“小周,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十分理所当然的说:“接你回家。”

 

江波涛挑了下眉,嘴角的弧度却变得愈发柔和。他打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座里,然后按照一贯的流程拉下安全带。

 

周泽楷却一直没有转过头,他甚至摘下了墨镜,用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方。江波涛被那道视线紧紧锁定,终于忍不住用指尖蹭了蹭自己的脸颊然后发问:“小周?为什么这么盯着我?脸上有东西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伸出手将江波涛额头前微乱的发丝拨到了对方的耳后。他问:“想我了?”

 

江波涛眨了眨眼,脸颊上还留着点外头凉凉的雨丝,他抬手抹了一把脸像试图掩去波动的心绪。他回周泽楷的语气一如平常的温和:“不会啊,我们才一星期没见,我又不是那种喜欢黏在一起的十八岁小女生……”

 

话说到一半,江波涛又闭了嘴。本想说明自己一切都好,但强调过度,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他歪了歪头,解释道:“我知道小周你忙。”

 

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只一眼,他就分辨出江波涛的话里藏了多少不情愿。他抿了抿唇,毫不留情面的判定:“是想我了。”

 

江波涛被这短短四个字围绕,下意识飘忽起了视线。他也明白自己的话里多少是含了水分的,明明处于热恋期,却一个星期都不见恋人的踪影甚至连电话都没一通。别说是他,任何一个人都会心生不安。

 

但江波涛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不应该被情绪支配,不应该被这患得患失的情绪搞的心情不佳。他觉得自己应该正常点,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走到大街上看到有关于周泽楷的广告都会忍不住驻足。他觉得满世界都是周泽楷的气息,但唯一令人可惜的是,周泽楷不在他身边。但有时候他看着广告牌旁边围着的粉丝们又心生得意,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大明星周泽楷是我的人。

 

但这句话终究没敢说出来,只能压在心底。到了后来,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成了奇怪的重量。他甚至开始疑惑——周泽楷到底是不是属于他的。

 

 

周泽楷眼见着江波涛就这样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颇有些不满。他把戴着的墨镜完全摘了下来,然后向着江波涛靠近,像是蓄谋已久的坏人为了一击必杀在寻求正确角度。

 

他向着江波涛的嘴唇轻轻吻去,快速却又不失力道。

 

江波涛微微瞪大了眼,下意识的动作却是推开了身边的周泽楷。他紧张的看了看车外面,确认没有狗仔在他们的周围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小周,你啊。”江波涛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忍不住提醒道,“在外面要注意自己的行为,要是被狗仔拍下了照片,那就……”

 

“你怕?”周泽楷却突然蛮横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然后一手将墨镜重新带上,一边继续问,“怕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江波涛用手抓了抓针织外套的衣角,少见的认真:“你现在是明星啊,任何绯闻都对你不太好。更何况,刚刚是在和一个男人……”亲吻。

 

周泽楷不说话了。他坐直了身子,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操控着档位器,脚狠狠一踩油门,黑色的跑车就簌地开了出去。

 

 

雨一直没停,却不是倾盆大雨,只是滴滴小雨。却足够模糊车玻璃,刮雨器来回蹭动,“刷啦”的声响成了沉默场景里最烦扰的来源。

 

前头的红灯终于闪烁跳跃到了绿灯,惴惴不安的心理在静默的等待中发酵。江波涛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周,别生气。”

 

周泽楷藏在墨镜后的眼神低落下来,表面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不咸不淡回了江波涛:“嗯。”

 

江波涛往车窗外看了一眼,飞速倒退的绿化带像是聚不了焦的镜头拍出来的景色。他咬了咬唇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来得及说出口。

 

周泽楷一手控着方向盘打了个转,车身便转过了那个拐角,副驾驶座位上的江波涛受惯性作用往旁边一倒不小心磕到了手臂。回头看一眼周泽楷,他正踩了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自己的公寓楼下。

 

驾驶座上的周泽楷拔了车钥匙,松开安全带,在推开自己这边的车门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对着一旁的江波涛说:“有什么话,上去再说。”

 

江波涛点了点头,心里却忍不住想:他根本没有选择权。

 

 

周泽楷很生气,所以连亲吻都变的又狠又重,他把江波涛抵在门板上又狠狠咬了咬他的唇瓣。江波涛被他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法挣脱。他微微仰起头,承受着这让人觉得酥麻又觉得暴戾的深吻。

 

他们唇舌交缠,却又不肯服输。

 

周泽楷的眸子微微眯起,却带着点危险的意思。他侵占着对方的口腔,像是要剥夺对方所有的空气,他用舌尖挑逗了对方软软的舌头,又忍不住用牙齿轻轻碾磨了一下对方丰润的唇瓣。

 

江波涛的双手环上他的脖颈,像是做出服输的姿态。周泽楷这才微微降下些火气,连带着亲吻都绵软了下来。

 

江波涛的耳根微红,他觉得外面的雨声还不够大,不足以抵挡他耳边的“扑通”心跳声。

 

他们气喘吁吁的分开,像是拼命借机汲取呼吸的小兽,又软着身互相依靠。周泽楷把江波涛捞到自己的怀里,他把脑袋搁在江波涛的脖颈间,用毛茸茸的碎发摩擦着对方敏感的耳后根。

 

江波涛抬起手,环在周泽楷腰间,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小周,我刚刚不是故意推开你的。”

 

周泽楷这才闷闷的认真回他:“太生气了。”

 

江波涛失笑,不禁觉得对方小孩子脾气,他用手抚了抚对方的背脊,“我只是怕那些不好的,会影响到你的心情。”

 

周泽楷心中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无非是那些来自社会各界的流言蜚语,又或是一些黑粉恶劣的抨击,他凑在江波涛耳朵旁边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真的不在乎的。”

 

江波涛愣了一愣,又像哄小孩一样的笑着说他:“大明星诶,你的前途光明,可别毁在我身上。你现在被这么多人喜欢着,可别因为我被讨厌了。”

 

周泽楷抬起头,对上江波涛的眼睛,和他说:“可大众情人的路线,我不走。”

 

江波涛被这突然的靠近搞的手足无措,只觉得自己家男人的眼神深邃好看,睫毛浓而长。他向来明白周泽楷的样貌英俊,但没想到自己还是会在一瞬间失去控制。周泽楷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再添一把火,于是他又轻轻啄了一下江波涛的嘴唇。

 

小心翼翼又格外珍惜。

 

江波涛终于明白自己的担心与忧虑都是多余。周泽楷不论被多少人喜欢,但他最喜欢的从来只有自己啊。这话说起来倒是自恋,却百分百的正确。

 

江波涛的嘴角微微一勾,忽而觉得满心欢喜,就连那点心思都不再掩藏了,话题跳了又跳,最后只定格在了那句:“之前说不想,都是谎话。我想你的,你不在的时候,很想你。觉得全世界都是你,又觉得哪里都没有你。”

 

周泽楷满足的搂紧了怀里的江波涛,还用着少见的烦恼语气说了起来:“下次的档期一定会记得排少一点。”

 

接下来周泽楷却突然想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低头仔细想了想措辞,但太浪漫的话语实在是太难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所以他十分耿直的说,“可是,赚多点钱,才好养家。”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原来一直记得接他回家。

 

*

 

被千万人喜欢,不如我喜欢的那一个。

 


-END-


压线写完,真刺激【。

希望不要嫌弃。

评论(30)
热度(477)

© 懒熊 | Powered by LOFTER